第0689章 魂飞魄散之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97
  第0689章 魂飞魄散之局?

    大荒西北隅,不周负子山上老者迟疑许久。

    抬起头看向前方那大片大片的天穹,一方面是好奇和期待——天帝帝俊的行宫路过这里,而且似乎里面还关着了人,这个可是个大热闹,另外一方面则是有种心有余悸之感。

    当年给共工那头铁后生一下撞在后腰子上。

    这五千来年才好不容易醒过来。

    这要是再来一次……

    嘶呼……

    不应当,不应当。

    老者心中给自己找理由。

    这一来,当年是共工和颛顼两个后生在那里争吵,吵着吵着打起来了,这才有了那倒霉事情,这一次的,似乎只是五百年一次天帝山路过大荒三界,诸神前来观礼。

    是热闹,但是无害!

    不至于打起来。

    二来……

    共工那后生可是四海八荒难得头铁的,我就不相信五千年过去了,这一个世代新生代里面居然还有这么头铁的,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第三。

    老者抚须看向这西北天域,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这里,可是石夷那小子镇守着的。

    石夷啊,防御再生,天下无双,执掌岁月,诸法不破,而且是个实诚人,有那小子在这里,就算是真的有第二个共工一头创过来,石夷也能够硬生生地拦住。

    综上所述,在西北天域观礼,是最安全不过的了。

    老者抚须,打算盘腿一坐。

    咔嚓一声,动作凝滞,刚刚还动作潇洒不羁的老者嘴角抽了抽,倒抽了好几口冷气,扶着腰慢慢坐下来,屁股挨着石头的时候,龇牙咧嘴,哎呀了好几下。

    眼角抽了抽。

    共工那小子实力真的离谱……

    算了,就在这儿看吧,安全,视野又好。

    石夷在,这热闹又打不起来,又没有共工那样的头铁货。

    三个要求都满足。

    所以是安全的!

    没问题!

    ……

    天帝山的速度远比肉眼所能够观测得到的更快。

    这一座在十方之外的神山周围环绕着浓郁至极的时空雾气,常规空间上的距离,在这里完全不是什么问题,那位驼背的老者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座青铜灯里面的火光在抵达巅峰之后,开始缓慢而安宁的变得暗淡下来。

    像是走了很久很久的道路,终于完成了此生的使命。

    是以能够坦然地去休息了。

    神将捧着一枚玉令走过来,那一枚蓝色的玉令上仿佛有着月亮的光芒,上面写着帝妃常羲的命令:“姒文命寿数将近,真灵崩碎,在天机卜算之时,会在路过大荒的时候消散。”

    “切勿误了时间。”

    驼背老者动作停滞了许久,祂知道帝妃常羲的目的。

    作为曾经给神灵带来巨大冲击的敌人,有时候,必须要让诸神亲眼看到禹王真灵的溃散,才能将过去的污点洗刷干净,以常羲的立场,这样的做法毫无问题,而且毫无疑问其效极大。

    为的是大荒的尊严。

    只是此刻,这位驼背的老者却一时间浮现出和自身立场相悖的想法。

    里面传来了禹王懒洋洋的声音:“怎么了?外头就听到了你们唉声叹气的动静了,难道说是今天的饭菜比我做的都难吃?我当时做饭的时候,你们的脸色都没有这么难看过。”

    老者和神将脸色一苦,都下意识回忆起来禹王秘传美食。

    没死都是因为神灵之躯的加持。

    老者踟躇了下,突然道:“帝禹,接下来,天帝山将会放慢速度。”

    神将惊愕抬头。

    但是这位掌灯老者却似乎下定了决心,嗓音宽和,道:“可能,帝禹你,没有办法看到大荒的天地了,不过在这里,天帝山里,倒是可以喝喝酒,老头子这里有帝君曾经赐予的神酒,哪怕是神灵都会醉过去。”

    禹王愕然:“就是你之前说的那一坛酒?”

    “是,就是之前禹王你想要喝的那一坛。”

    老者噙着微笑,低声道:“醉酒过去,然后什么都不会知道了。”

    “喝完这杯酒。”

    “然后在醉梦中结束这五千年的痛苦吧……”

    已然白发苍苍的禹王深深地看着那位天帝山的山神,最终这个平日里懒洋洋没有个正形的男人却没有像是以前那样大大咧咧地要酒,而是露出如同雄狮般从容的微笑,道:

    “你要违抗帝妃的命令吗?还是要违逆你神族的身份?”

    老者和神将心底一惊。

    禹王大笑起来:“算啦算啦,没有这个必要,那会让你们之后受到帝妃的责罚,说实话,那两个女人下狠手来比起我们都来得毒辣。”

    “我可没有兴趣在这个时候还要欠下什么。”

    “再说了,我还想要看看天地啊。”白发微微被吹拂着,禹王嗓音安静:“看看那长空和后土,看看阳光和玉露,看看我曾经走过的土地,或者说,是想要看看曾承载着我过去的那些东西。”

    “帝妃,是羲和,还是常羲,她想要看着我的末路?”

    “可惜啊,这是我心中的执念已经满足,而并非是我的末路。”

    “我亦想要再看看那大荒诸神的模样,只是看着那些家伙,只有我被捆缚起来,濒临死亡的时候,他们才敢露出嚣张的模样,我就会觉得非常地有意思。”

    禹王的声音安静,却让神将感觉到了一种说不出的颤栗感。

    那双眼瞳里仿佛燃烧着永不熄灭的火焰。

    人族的君王道:

    “我是披着甲胄,手持刀剑,以人族的身份厮杀而来到这里的,面对着帝俊,我亦昂然向前,你现在要让我,面对着这些被帝俊保护着的刍狗们后退吗?”

    禹王握紧拳头,锁链震颤声音像是战场上浩大的战鼓,像是铠甲摩擦时候的肃杀声音,低沉的声音如同雄狮,神将回忆起曾经的帝君说的话,他们平日里看到的那个禹,是沉睡着的雄狮,哪怕安静的时候,帝俊来此都能够感觉到在对方心底激荡的风雷。

    而雄狮总是会醒过来的,磨砺爪牙,发出震撼天地的咆哮。

    哪怕是老迈的雄狮将要死去,可是草原上被圈养者的羊和猪狗们也没有资格面对着雄狮的身躯嘲笑,王者死去之时仍旧是王者,唯独一位被帝俊说尊重的人族语气里充斥着对于主神和帝妃的不敬,道:

    “最后的一场战役,我也会赢得痛快。”

    “到那个时候,你再将酒撒给我的尸骨。”

    老者缓慢而郑重地点了点头。

    禹王看着远处的天空,道:“不过,说是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帮我一下忙,嗯,我想要留下几封信,是给朋友的,我现在这个样子,没有办法拿着刻刀,说实话我的字实在是很丑。”

    “当然,渊的字也一般。”

    “我们两个水平差不多。”

    禹王最后还是认真补充。

    “那小子,也就做饭比我好吃了那么一点点。”

    “不是我吹,我们两个联手,厨艺吊打三界四海。”

    老者嘴角抽了抽,回忆起那种剧毒般的厨艺,如果这个厨艺效果再强化那么一倍,倒是确实是能够把三界八荒的神都给药麻了。

    他取出了玉书,然后认认真真地刻录。

    禹王的嗓音平静,可是说了几句之后,还是觉得不自在,从神将那里接过了玉质的刻刀,在石头上写下来歪歪扭扭的话,一边写一边随口道:“不是我不相信你的字,主要是契这家伙吧,戒心很重。”

    “他搞不好会怀疑这不是我留下来的,然后直接给扔了。”

    “契,很久不见,你现在有一米六了吗?”

    “米这个,据说是人间的新单位,你知道吗?”

    “你这家伙虽然看上去散漫,但是事实上比起谁都要来得倔,或许会选择一个人藏起来,或许会选择自己扛着最苦的东西吧,但是没有这个必要,你也可以尝试着相信其他人。”

    禹王右手被锁链捆住,只能用手指在玉书上写着。

    真灵磨损留下的痕迹像是鲜血落在玉书上。

    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写着。

    “你不必要一个人扛着所有。”

    “没有必要这么蠢。”

    “契,现在终于可以向你道歉了。”

    “抱歉,当年我输了,连累着你也心神受损,否则你也不会输吧,若是还有往后……算了,就当做我在这里给你道歉了,也没有必要想我,你要是想要骂我呢,你就骂吧,反正我也听不着了。”

    “你爱骂就骂去吧,哈哈哈,反正是你自己嘴巴累。”

    “我听不着,听不着!”

    写最后一行的时候,禹王面容安静。

    ‘给渊的,抱歉啊,渊,如果我早知道五千年的岁月会有多难熬,或许我不会让你转世,当年那个天女带来这东西的时候,我本来应该拦下来的,但是我当时多少是有些迟疑了。’

    ‘我想着,要是你真的能活过来的话,多好。’

    ‘我真的好想要再见见你……’

    ‘只是,这一世,不要太蠢了,也不要再莽撞。’

    ‘如果可以的话,多陪陪女娇。’

    ‘嗯,我被戏弄的那一部分,你也帮我承受了吧。’

    ‘当年我把你从昆仑山上带下来的时候,我们说往后要一起喝酒,可惜我这个人总是忘性大,大概是又忘记了,其实我经常能够喝到好酒,哎呀,就是美酒滋味太重,我常常喝醉,喝醉了就会忘记你。’

    “忘记和你说要喝酒,忘记了和女娇说要回去,忘记了和契说的那些话。哈哈哈哈,你说说我这日子过得美不美?”

    最后给女娇留下玉书的时候,禹王的动作凝滞了很久很久。

    候人兮猗。

    清脆的声音,那少女似乎还在笑吟吟地看着他,说,我在等你回来啊。

    白发的人族君王笑起来。

    五千年孤苦之后,手指缓缓落笔。

    勿等,勿念。

    禹王轻声道:

    吾不归矣。

    我不会回去了。

    曾经三过家门而不入,最后发誓一定活着回去,却又再不曾回去。

    手腕一动,三枚玉书落入老者手指,禹王垂眸,以最大的幅度低下了如同雄狮般的头颅,缓声道:“姒文命,在此道谢了。”

    老者心中悲恸,张了张口,觉得心中堵得厉害,最后拱手深深一礼。

    ……

    在大荒的大城里面。

    卫渊掏出了从凿齿那里得来的战利品,成功地换了一堆的好东西。

    不得不说,这神灵就是有钱啊。

    狗大户!

    吊路灯!

    真香!

    卫馆主心情愉悦,不过还是靠着这些东西买了不少吃的和装备,瞧瞧这衣服,这气派,这法宝,这质量,一个字,豪!两个字,真香!突然看到了一名男子伸出手,潇洒至极地取出了一枚眼熟的令牌,往前一晃,之前那位相当清贵模样的老板居然恭恭敬敬地把他请了上去。

    而重点是,这个令牌,卫渊在凿齿身上见过,只是因为有凿齿的魂魄气息,所以就找了个地方扔了,迟疑了下,卫渊道:“店家,这令牌是什么?”

    “啊,这个啊,是神力腰牌,里面的每一个文字代表着一个层次的财富,寻常人连这腰牌都买不起啊。”

    卫渊突然察觉到隐隐不妙。

    “我这些东西,花了的钱,能换腰牌吗?”

    那面容清贵俊美的老板看了看卫渊采买的华贵衣物,兵器,丹药,然后眼露不屑,矜持地摇了摇头,显而易见差得远,卫渊嘴角抽了抽,最后道:“那么,腰牌上如果是一轮大日,周围环绕星辰,是什么级别?”

    那老板面露惊吓,态度都一下变得好了很多,几乎隐隐讨好,道:“您认识这样的人?”

    “只是见过,这个很值钱吗?”

    “当然。”

    老板斟酌了下言辞,道:“那一枚令牌里的财富。”

    “大概,够买得下这一座城。”

    他语气顿了顿,郑重加强:“一整座!”

    卫渊:“……??!”

    心态崩了!

    卫馆主嘴角抽了抽,右手抬起,按住心口,一时间觉得心疼得要死。

    心疼到无法呼吸。

    之前他和赵公明的交流历历在目。

    ‘我诅咒你今年比去年更穷啊魂淡!’

    ‘我家住着武财神关云长,我反弹!’

    ‘再说,我已经穷到没有办法更穷一步了好吧!’

    好的,武财神关羽已经走了。

    我说我没有办法更穷一步,所以你就先给我一笔横财。

    然后狠狠地让我变穷吗?

    这什么权能?!

    赵公明,为什么你明明是神州的财神爷,连跑到大荒都避不开你?

    身上的衣服和装备都不香了。

    外面突然传来了玉磬敲击的清脆声音,那店家却神色一滞,失去了先前的清贵和镇定,道:

    “这是……千年大事才有的玉音!”

    他匆匆走出去,卫渊也随之在后,看到一枚枚玉色光芒在空中交错化作文字,以相当大的排场,组成了一幅卷轴,就这样悬浮在空中,气魄恢弘。

    上面文字密密麻麻,而卫渊视线凝固,只是看到了其中两行,浑身鲜血冰冷下来。

    “明日人族逆王姒文命真灵重归大荒之前,魂飞魄散。”

    “诸可观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