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8章 大热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95
  第0688章 大热闹

    五十万……

    全歼。

    石夷闭了闭眼,许久才从这恐怖的冲击之下恢复过来,与此同时心中浮现出来的,是一种极端的愤怒,如果按照祂从人间看来的知识,那么这五十万修士同样是被压迫者,是被席卷着奔入这浪潮的。

    应当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而非是暴虐的杀戮。

    何况那已经不再是双方厮杀,没有正确错误的情况,从情报来看,那是故意将其牵引到了绝地,而后如同活埋一般地残忍的举动。

    更何况,被杀戮的是本应该被祂所庇护的生灵。

    如果说是主将的话,说实话石夷原本就有探寻到大军之后,直接肉身横淌军势,将主将抓了关起来,让大军不战而溃的打算,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罢了。

    事实上要是对面不听话,石夷也有考虑过把主将给打晕关个一百年。

    石夷不愿意让人间被这些超凡修士所破坏,但是这不代表着祂愿意眼睁睁看着大荒的生灵被人间肆意屠戮,人都有立场,哪怕是神也存在有立场这个东西,无论如何,祂乃是大荒西北天境的天神。

    亲眼看着一代代的生灵繁衍生息,逐渐老去。

    所以才会萌生出希望他们觉醒起来的冲动和想法。

    就像是曾经思想落后之国去接受了新思想的觉悟者。

    期待着的是自己所守护土地上生灵的觉醒。

    而非是被外来的存在屠戮殆尽。

    祂所期望的,是改变大荒,而非是让大荒被杀戮。

    卫渊,如果说这就是你的道路……

    石夷握紧拳锋,缓缓起身。

    旁边被这恐怖消息震慑震撼的诸多被他带来的修行者们失神,看到了石夷的动作,面容微怔,石夷道:“我出去一趟,你们在这里呆着,好好修行,好好学习。”

    “您要去哪里?”

    祂终究不是怒气上头,就杀穿出去,不去探寻真相的人。

    石夷理智而克制,道:“去探寻一个答案。”

    “论一次道。”

    在防御力这一层次上甚至于足以和伏羲比拟,哪怕伏羲对上都只能靠着先天八卦阵势将其封禁的天神踏出了这个自己选择的地方,循着那一道气息飞速离开。

    五十万大军被天灾吞噬倾覆的消息,几乎无法被掩盖。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大荒,那位天帝俯瞰人间,但是大荒的四大天境,以及各大天境的顶尖神灵无不震怒非常,已经派遣出了无数的强者寻找,天空中,十二轮太阴星,以及那一轮最后的大日金乌同时存在。

    将这大荒普照得一片明净。

    天帝山。

    五颗巨大的恒星在时间的云海中游动,炽烈的火焰能量当中,是四足支撑地面爬行的异兽,口中发出巨大的嘶吼,仅仅是宽度就能够比拟泰山的锁链捆缚住他们,也同时捆缚住了人族帝王的真灵。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们觉得,自己的速度提高了。

    拉扯那一座天帝山也变得轻松起来。

    “帝禹,帝禹?您有在听吗?”

    看守着这个封印的年轻神将连连呼唤了几声,那帝禹才打了个盹似地抬起头来,咧嘴笑起来的时候满不在意,似乎被五轮大日焚烧,被岁月之雾腐蚀真灵的不是他,一脸地没心没肺。

    “喂,小家伙,是到饭点了吗?”

    神将大怒。

    “首先,我不叫喂!”

    “然后,我也不是小家伙,我比你大!”

    禹王沉思。

    而后道:“所以,到饭点了吗?”

    神将:“……”

    不知道第几次地被这个家伙搞得没脾气了。

    这位帝禹怎么能这么没心没肺。

    每天不是吃,就是吃。

    “当然还没有!”

    祂没好气地开口。

    “那你叫我干啥?”

    帝禹懒洋洋地看着前面几千年不变的景色,神将想要开口怼回去,可是声音顿了顿,面容有些复杂,祂看到帝禹原本只是半白的头发,自上一次帝俊来过之后,就很快地变成了苍白色,整个人的真灵变得越发虚弱,嘴角反倒是带着微笑,很欢快的样子。

    祂不明白。

    “大概是到了最后回光返照的时候了。”

    在神将走出来换班的时候,那提着一盏灯的驼背老者道,祂看着手里的那一盏灯,灯光燃烧地旺盛着,这是禹王的命灯,是执掌星辰命数的帝俊在杀死禹王之后,亲自留下来的。

    在灯光彻底熄灭的时候,就代表着禹王的真灵将会彻底消失。

    “可是,我看着这灯不是很旺盛吗?”

    “旺盛吗?”

    “这才是最糟糕的啊。”老人叹息道:“灯光明亮就代表着魂魄正在剧烈燃烧,而他现在没有肉身,就靠着执念支撑罢了,这就相当于是没有办法再增加燃料的火炉,却突然火焰烧得过于旺盛,绝不是什么好事。”

    “一如凡人,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外表亮丽,内里空虚。”

    “这便是大病之征兆了。”

    神将愕然,第一时间居然是不敢相信和不忍,下意识脱口而出道:

    “不,这不可能!”

    祂思绪顿了顿,似乎是在为自己作为神族,却对神灵最大的敌人而心生怜悯不忍而寻找理由,道:“这五千年都这样过来了,他怎么可能突然就不行了的?”

    “大概是,之前得知了他故人的消息,所以如此的吧。”

    驼背老者轻声道:

    “他是靠着执念而在生死之后,残躯尤战斗不息三万里的。”

    “所以,他恐怕一直都期望知道人族的后来啊。”

    “现在得知了故人还活得好好的,甚至于已经能够有能力来探寻天帝山,毫无疑问人族是处于安定祥和的时代的,故人也还活着,对他而言,再没有比这更满足的事情了。”

    “人族是这样的,执念一旦满足,那股子支撑着他的精气神也会散掉,而精气神一旦垮掉了,那么他就距离死亡不远了。”

    神将反驳道:“可是,他是禹王啊!”

    “是禹王,但是禹王也是个人,不要因为功绩就认为他是无血无泪的机器啊。”

    驼背老者感慨道:

    “五千年孤零零在这里,不知道自己的朋友们怎么样,不知道自己的种族怎么样,只能每时每刻承受着神魂粉碎的痛苦,承受着时间之雾腐蚀的茫然,这样还能够维持住自我的意识,已经让我叹为观止了。”

    “当在这样的孤独之后,苦苦支撑了五千年后,发现朋友还活着好好的,人族也很好地存续了下去,难道不应该狂喜吗?难道不该心满意足吗?难道说你非得要觉得,他必须在这个时候都克制住自己吗?”

    “那你又是何等地残忍?”

    神将愕然:“我……”

    老者感慨道:“再说,以禹王之豪迈冲天,自是看淡了生死。”

    “你来这里也有千年,见到他难道不是该大笑时就大笑,该大骂时候就大骂吗?他此刻自然是狂喜不已,而那一口气,自然也就散掉了。”

    “这么多年,不知道多少的神族都因为沾染上了岁月之雾而痛苦哀嚎,当年的女丑,只是被大日暴晒就死在了大地上,你不觉得,让他继续承担这样的痛苦,才是一种折磨吗?”

    神将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只好转移了话题,道:“对了,凿齿被诛杀了。”

    “凿齿?!是谁做的?”老者果然悚然一惊。

    神将摇了摇头,取出一张纸,递过去。

    老者展开字条,下意识轻轻读出来:

    “诛神者,泉州卫渊。”

    老者思绪凝滞,瞳孔收缩,而后语气缓和:“泉州卫渊,卫渊……”

    祂苦思冥想,最后道:“这又是哪个缝里蹦出来的?”

    神将道:“这件事情,要告知于禹王吗?”

    他们以前都是把这些外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大禹,权当解闷。

    但是今天这个消息,似乎不大合适。

    老人随意摇头,道:“太阳星和太阴星都在外面巡查了,恐怕不日就会被找到了,这样的事情,就不用和禹王说了,现在任何消息,都只是会让他本就不多的真灵剧烈燃烧起来。”

    他叹息道:“让他多活一些时日也好。”

    “至少,再看一看天地。”

    手腕一震,直接将这一道消息焚烧成灰烬。

    ……

    “阿嚏!”

    卫渊打了个喷嚏。

    他现在在大荒的一座核心城市里面,建造的极为雄伟高大,甚至于有不比人间的京城魔都差,居然以浮空阵法笼罩全城,最高处以浮空石修建了浮空岛,岛屿上住着高阶修行者和诸神。

    而寻常种族的修士则是被他们踩在脚下俯瞰。

    而因为浮空阵法的存在,只需要有这里的某种点数。

    就能借助浮空阵法的效果在这座城市里腾空,阵法会计算出安全的轨迹,直接将借助这一股外力移动的修士传送过去,人间还只在科幻小说里存在的全立体化城市交通体系,居然能靠着阵法完成。

    “原来是这么解决的吗?”

    卫渊看着旁边一个身材两米八,浑身淡淡鳞甲的龙族修士拿出一枚腰牌,在虚空之中一划,上面的古代文字跳动了下,似乎是扣了一部分的点数,而后整个龙就sou一下被射出去了。

    真的是biu的一下。

    就和抛飞出去的鲱鱼罐头一样。

    精准且完美地避开了同样在空中以高速度移动的其他修士。

    最终稳稳地落在了空中某个店铺前面,被邀请了进去。

    “哎呦大爷啊,你怎么才来,姑娘们等了好久了。”

    一位丰腴的女子迎上去。

    那龙族修士大笑着道:“是有段时间没来了,我这鳞甲也该好好地洗一洗了。”

    卫渊缓缓收回视线,嘴角抽了抽:

    “太离谱了。”

    不过,大荒这种自然孕育引力,能够腾空到一个稳定位置的浮空岛,还真是神奇的东西,如果能拉回人间,估计会被拆了研究一下这种天然的引力排斥远离,搞不好又能让科技树往偏了跑一次。

    拍什么蜀山之类的,倒是直接搬来浮空岛。

    大羿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你先在这里换一身衣服,至少符合凿齿部的要求。”

    “顺便,买一批兵器。”

    大羿腼腆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意:“不能暴露你自身的神话概念,也最好不要动用刑天斧,你在这里用刑天斧和蚩尤战戟,必然会被大荒诸神围杀的。”

    卫渊点了点头。

    我懂。

    在大荒用人族战神兵器。

    这就和贴脸开打放嘲讽一样。

    至于钱……

    卫渊仰了仰头。

    刚刚把凿齿摸了个尸的卫馆主,已经不再贫穷!

    你赵公明再厉害,管不到大荒的!

    天帝山每过五百年擦过大荒,没到这一年,都会有整个大荒的诸神,至少是距离西北隅更近的诸神和超凡修士们出席,觐见天帝行宫,乃至于那位常羲帝妃都会出面。

    五头本体潜藏于恒星当中的巨兽缓缓爬行。

    时光之雾涌动。

    十二太阴在天空巡视着敢前来此地杀神的凶手。

    帝妃常羲的御驾缓缓掠过天空,而暗潮汹涌,前所未有。

    在这个时候,大荒西北隅,不周负子山。

    一个老头子扶着腰爬了起来,龇牙咧嘴。

    “嘶……终于醒了。”

    “共工那后生头怎么那么铁?石夷,石夷小子你在哪儿?出门了吗?”

    “嗯?奇怪,这十二元辰和十二太阴怎么都在天上乱飞?”

    面容慈和的老者屈指算了算,吐出一口气来,呢喃道:

    “真是奇怪,今年这卦象不好啊。”

    “嗯?这刀兵之相?嗯?”

    神秘老者沉思:“难道说……”

    “我刚醒就有大热闹可以看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