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7章 一战功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846
  第0687章 一战功成

    凿齿在见到大羿的瞬间,面色就骤然紧绷起来,右手抬起,那柄被称为长云素彤的战弓猛地张开,卫渊能够以肉眼看到了清晰至极的元气波动,规则和权能汇聚,化作了一支支暗金色的箭矢。

    周围散发出一道道涟漪波动。

    这一支支箭矢以肉眼,甚至于神识都完全无法捕捉的速度爆射。

    那一瞬间,几乎让卫渊想到了传说中导致恐龙灭绝的陨石流星雨。

    卫渊瞳孔收缩,直接感知到了让自己陨灭的危险。

    下意识准备拔剑。

    大羿身子一晃,从卫渊手中抓住了那柄人间战弓。

    卫渊几乎没有反应过来,战弓就已经被大羿拿走,腼腆青年双目明亮,同样的拉弓,爆射,几乎要毁天灭地般的凿齿攻势,几乎是在瞬间就被洞穿。

    轻松得像是戳破一个气泡。

    凿齿爆发的威胁,让卫渊都感觉到可能会死在那种攻势下,必须拔剑全力出手的强大气机被直接洞穿。

    仿佛时间停止。

    唯独那一枚暗金色的箭矢还能缓缓前行。

    卫渊反应过来的时候,凿齿手中的长云素彤弓嗡鸣着,而腼腆微笑着的大羿站在凿齿之前,脚步交错,手中的人间战弓如同一柄圆月弯刀,直接锁定了凿齿的咽喉。

    咔嚓。

    神将手中,由天帝赐予的战弓从中间洞穿。

    凿齿胸腹的铠甲崩碎,金色的神血不断地流淌下来。

    大羿收回了战弓:“你这些年,居然开始练习我的箭术。”

    “但是你当年,是以干戚来和我战斗的啊。”

    “真是可惜。”

    凿齿咬着牙,道:“不可能,不可能……我和你厮杀过,我知道你的实力,你不可能抵达这个境界,我的箭术已经超过了当初的你,你,你现在的状态,死后之躯,根本不可能再更前一步了才对!”

    “是,我已经死了,所以也不可能再变强了。”

    大羿伸出手,笑容不再腼腆,嗓音安静,道:“但是,谁告诉你。”

    “我当初用的是全力?”

    ??!

    凿齿怒道:“那是生死厮杀!”

    大羿言简意赅地回答道:“对你而言,确实如此。”

    于我而言,未必。

    他收回手掌的战弓,事实上在收回来的时候,战弓就在手掌崩碎了,动作顿了顿,满脸抱歉地看向卫渊,凿齿右手死死握拳,怒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大羿想了想,认真道:

    “多少也算是故人,况且,我已经杀死你了啊。”

    他指了指凿齿的心口。

    腼腆的青年抬起眉毛,道:“我没有想到,你这数千年,居然都沉浸于当初和我的交手之下,居然放弃了自己的武艺,选择修行我的箭术,其实你一直都没有真正地‘活过来’。”

    “杀死这样的你没有任何的价值,你这数千年积蓄的心境已经被打破了,凿齿。”

    “从今往后,你继续在羿的阴影下活着吧。”

    大羿从容转身,丝毫没有腼腆的模样。

    身上那种磅礴的自信气势让人完全无法动手。

    “可惜了,帝君告诉你,你已经超越了我,是为了帮助你从几千年的心魔中走出来吧,那柄属于我的战弓,恐怕也是帝君亲自破坏了九成,而后让你在这一世的年少时拉断吧,但是他如此苦心积虑地想要帮助你。”

    “你却在这心魔里走得越来越深了。”

    “他也会很遗憾。”

    “想要帮助你,却也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面对着大羿的背影,凿齿眼底挣扎,最后突然怒声咆哮,猛地踏前一步,浑身气势暴烈起来,伸出手握住了虚空中浮现出的神兵,双手握着战斧,狠狠地劈斩下来。

    “我不是你的对手。”

    “但是,我还有五十万的精锐,大羿,死来!”

    被刺破内心软弱处的凿齿沟通兵魂,顺势要重重斩杀下来,作为神将,他是能够借助自身的统帅率,靠着大荒地脉,强行沟通军阵煞气的,但是却什么都没有得到。

    没有战阵煞气。

    只有无尽的慌乱杂念,冲击到了作为主将的他心底。

    凿齿的意识被冲击地一片空白,思绪凝滞,动作一晃。

    气势骤然凝滞,而下一刻,背对着他的大羿猛地偏转,右手手掌握着一根暗金色的古朴箭矢,箭矢直接从一侧,贯穿了神将凿齿的脖颈,从另一边出来,金色的神血喷涌而出,箭矢上的纹路亮起,而后缓缓消失了。

    这是当年射落九日的箭矢。

    显存于世的最后一枚。

    凿齿的神魂开始崩散,而同时,也有一柄剑洞穿了他的心口。

    神将双目怒张,刚刚使用弓箭的对手,居然用出了这种级别的剑术,他突然意识到,这根本就是一场针对自己的杀局,右手五指握了握,这个时候想到了自己的盾牌,却已经迟了,最终无力坠下。

    双瞳当中的神光黯淡,最后消散。

    大羿反手将失去了彻底破灭神灵魂魄生机效果的箭矢拔出。

    大羿道“又一个故人死在了羿的手上。”

    卫渊沉默:“可惜了。”

    大羿摇了摇头:“任何生灵都要对自己的所作所为负责。”

    声音顿了顿,道:“诸葛武侯的计策……那个人,真是恐怖。”

    卫渊很想要微微抬起下巴,然后得意地回答一句。

    你也不看是谁养大的!

    但是考虑到自己的智商只是普通人水准,这么说搞不好会被烛龙放肆嘲笑,所以硬生生把这一句炫耀的话给忍住了,只是点了点头,道:“是啊。”

    从挑衅,到将其引诱远离神兵卫队,到最后大羿出手。

    全部都在诸葛的设计里。

    以及最终,少年谋主建议大羿放过凿齿,五十万军魂战死,凿齿就算是回去也不可能再度被重用,反倒是借助大羿放过凿齿的恩情,有可能让凿齿成为我方的一个可争取对象。

    凿齿在此战之后,必然在大荒饱受怀疑,自然容易招揽。

    而若是凿齿选择了偷袭。

    那么此刻他必会选择军魂附体,而五十万大军的残念,只会对他带来巨大的心神冲击,哪怕是大荒的神将,这个时候也必然会露出巨大的破绽,是杀死祂最好的机会。

    但是大羿是真的希望能够让凿齿活下来。

    腼腆青年安静注视着曾经的故交和死敌,最后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给凿齿挖了个简单的坟墓,将他下葬,而卫渊则是把战弓的碎片,以及剩下的箭矢都保护好。

    战弓上的芯片储存了战斗记录,夸父计划需要这玩意儿。

    而箭矢。

    这箭矢太贵了。

    这个理由就足够让卫渊花费足够的功夫把它们搜集起来。

    “第一步完成了,看来武安君和云长那边也差不多了。”

    卫渊把击杀凿齿后的战利品搜集出来,包括其手中的破碎战弓,包括一堆懒懒散散的东西,贫穷如他,自然什么都没放过,包括属于凿齿的干戚,那是一对相当沉重的兵器,具备有森森的杀戮之气,显而易见绝非凡品。

    卫渊有些好奇:“凿齿,祂居然没有神话概念吗?”

    “没有。”

    大羿回过神来,道:

    “至于为什么,因为使用干戚的神话概念,属于刑天,而刑天只是被封印了,而不是战死了,所以祂只能走神将的路子。说起来,你想要去天帝山对吗?”

    卫渊点了点头。

    大羿斟酌言辞,道:“虽然我之前已经说过了,但是天帝山处于十方之外,只是会途径大荒的某个角落,即便是羿全盛,也无法靠着力量去洞穿十方内外,从大荒奔向天帝山,所以,就连见一面都做不到。”

    “即便如此,你还想要去冒险吗?”

    卫渊点了点头。

    “我有事情必须去做。”

    “好。”

    大羿想了想,低下身子在贫穷的卫馆主搜集的战利品里面找了找,翻找出了一枚令牌,递给卫渊,道:“天帝山是帝俊的行宫,所以,哪怕只是路过大荒,都会有许多的权贵和神灵们去观礼。”

    “想要到最前面,需要一点技巧,不能轻举妄动,否则的话,打开阵法,哪怕是我,现在毕竟只有一战之力,未必就能带着你进去,就算是带进去了,也很难活着回来。”

    “这是凿齿的腰牌,代表着是凿齿的亲信,可以靠着这东西混进去。”

    “啊这,杀了他,然后用他的腰牌混迹去?”

    “反正他已经死了。”

    卫渊看了看大羿,大羿看了看卫渊。

    卫渊提起凿齿的腰牌,系在腰间,想了想,道:

    “在哪里?”

    “大荒,西域天境。”

    西域天境……

    卫渊转过头看向西方,吐出一口气。

    禹,你等着我。

    ……

    西北天境。

    面容斧劈刀削般,气质硬朗,短发凌厉的天神石夷抬起头。

    “所以说,未必是农民和工人。”

    祂道:“如果非要找这两类人,那是所谓的教条主义。”

    “死板僵硬,不知变通。”

    “真正的本质是,最受到压迫的那一批生灵,以及掌握了先进生产力却仍旧被压迫的生灵,也就是说,需要联合的,是那些练修行都没有资格的凡人,以及虽然有修为,却不得不一辈子都被压迫的修士。”

    “我们懂了!”

    如果卫渊看到的话,必然当场懵住。

    石夷直接开启了一个时间流速和外界有变化的结界,选择有悟性的各族生灵,传授他所领悟的《星火大道》,众生应当自己选择自己的道路,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但是这第一把火,石夷觉得要尽快烧起来。

    阵法外面,有几道赤色遁光飞来。

    “怎么了?”

    石夷嗓音平静。

    在祂回来之后,将女娲土交给了女娲十肠之神,以及看到了那白衣少女之后,忙完这一切才知道凿齿和百万超凡大军的事情,只是碍于和帝俊的君臣关系,只好从暗中想办法制止此事,至少要让人间知晓。

    那名修行星火之法最有悟性的男子面容茫然,隐隐骇然:

    “……凿齿,凿齿神将祂……”

    “祂被杀了。”

    “嗯?!!”

    石夷皱了皱眉,道:“不可能,有百万军队,至少已经汇聚了五十万的数字,凿齿神将统御的话,天下能击破他的几乎没有,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名青年嗓音艰难道:“五十万大军,五十万大军……”

    “被人中途拦截。”

    “是路上迟了吗?”石夷松了口气。

    眼前青年却摇了摇头,呢喃道:“拦截的军队统帅,击破了风道,将五十万各国联军驱赶到了风雷大泽,而后,借助天地元气本身的爆发性,引动了天灾。”

    有着苹果脸,笑容单纯的青年弟子看着石夷,艰难道:

    “五十万诸国联军。”

    “全部死于天灾倾覆。”

    “无一幸存。”

    “全歼。”

    石夷视线凝固,手中的书卷下意识用力,化作了齑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