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6章 我的箭矢,已超越大羿!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573
  第0686章 我的箭矢,已超越大羿!

    男人,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

    激将法,简单而粗糙,简直是个有脑子的人都能看得出来。

    但是……

    有用。

    神将凿齿的气息显而易见地波动了一翻,而后很快就冷静下来,作为神将,大荒的一流将领,他当然不可能会被轻而易举地搅动心境,嗓音漠然:“想要激怒我?”

    卫渊心中感慨果然棘手。

    而后,本来以他的想法,是要穷追猛打地继续拉仇恨。

    但是阿亮告诉他,这个时候不要说话。

    于是卫渊面对凿齿的反问,只是微微抬头,嘴角两侧扯起弧度,似笑非笑,学着阿亮,头微微歪了一个小角度。

    不知为何,凿齿只觉得看着对面的微笑,心头一阵火起。

    默默等待了几个呼吸。

    卫渊提起战弓,道:

    “算了算了。”

    他道:“你要是这样想的话,那就当是这样好了。”

    ???

    凿齿心头的火气不知为何又一次地撩拨起来,明明是对方没有怎么多说,但是总觉得有种被小看了的恼怒,还有什么叫做你这样想,就当是这样好了?

    明明语气还算是客气礼貌。

    但是话语里面那种隐隐透露出来的‘真的吗?我不信’

    ‘你怂了?’

    这种意思和味道,居然比说出来都浓烈。

    扑面,不,几乎是直接糊在脸上。

    阿亮,三国第一拱火大师。

    舌战群儒之后。

    当年连孙权都被拱火拱到了拔剑劈桌,一股勇烈之气。

    卫渊转身就走,凿齿勒住神兽,转身便走,但是越走越慢,每退一步,那股子火气就越来越重,此人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故意来消遣某家?难不成大羿真的留下文字说我是最弱?

    越想越气,自己比敌人更了解自己。

    所以自己脑补出来的画面和理由也是最能命中自己要害的。

    最终不过十余步,在察觉到卫渊真的转身就走,转瞬离开十里地的时候,凿齿终于火气爆发。

    忍一时越想越亏。

    退一步越想越气。

    MD干了。

    抓出战弓,回身。

    一股暴烈气机凝聚,化作了箭矢,直接朝着卫渊的背后猛烈地贯穿。

    又是欲擒故纵?

    卫渊感慨一声不愧是你啊,阿亮,旋身出招。

    没有用剑,身形偏转,道门数道法门一起用出来,再加上提前做出了准备,以妙到巅毫的姿态避开了那一道如同歼星炮一样的恐怖贯穿性光芒,裹挟的狂风和热流让卫渊感觉一阵口干舌燥。

    轰然暴响。

    距此三十里之外,一座山直接被贯穿,中间出现了一个巨大如同篮球场大小的空洞,周围充斥着被燃烧之后的灼烧感,阳光穿过,折射出璀璨的光,是山岩直接被烧成了琉璃。

    天空云海,直接被蒸腾干净。

    卫渊不敢恋战,脚步一点,身心飘然后退。

    右手握住战弓,只是手腕一动,伴随着机括声音,整个战弓变化模样,左手上带着露指战术手套,手套上有电磁流转,扣住弓弦,猛地用力,将战弓拉开。

    其实卫渊,乃至于很多普通百姓都有一个误解。

    那就是,现代神州的造物水准只能局限于普通人的层次。

    错了。

    只是造出来那些只有超人能用的玩意儿太耗钱,普通人也用不了。

    造出来没用罢了。

    卫渊右手用力,电磁排斥力,以及极妙无比的结构让他拉开了比他极限更大的战弓,狂暴的力量以阵法和人间电磁学的进阶知识方式聚集,一个个会让博士生献祭发际线的定律此刻一一在战弓上完成。

    此刻,有不知道多少位科学研究者献祭了自己的头发和发际线。

    其实,是人类本身的身体素质一直在限制科学体系。

    人族,拥有铸造出诸神才能使用兵器的潜质。

    历史上也不止一次出现了那些巨大无比的兵器创造物。

    甚至于可以以材料学等为基础,铸造出人类的力量完全无法拉开的战弓,铸造出以人的反应速度完全无法驾驶的载具,一脚油门直接见阎王,这一柄战弓,是除非拿坦克排才可能拉开的弓弦。

    但是在山神级别的力量前不是问题。

    力量传导,造价昂贵的箭矢上亮起细密的纹路。

    道门九天神雷破邪符,准备完成。

    电磁炮蓄力,完成。

    机械结构,固定化完成,使用者力量节省百分之三十五。

    神力灌注。

    超凡意境加持,完成。

    卫渊右耳里的蓝牙耳机传来一个个声音,在这战弓核心处,还有最新科技的计算机。

    如果说,眼前神将的箭矢爆发,简直就是奔着歼星炮去的。

    那么卫渊手里这一柄战弓的设计原型理论。

    就是歼星炮。

    缺乏能源?无法承受巨大的反作用力?

    不好意思,神灵,本身就是天地间最纯粹的力量执掌者。

    只是可惜,无法完成引力勾动。

    但是,已经是极端强大的兵器。

    以山神驱使的歼星炮,一瞬间,巨大的光柱爆发出去。

    那一道箭矢几乎亮成了一团火光和星辰,裹挟着雷霆,就这么狠狠地爆射出去,凿齿抬手,手中的箭矢再度射出,和卫渊射出的箭矢碰撞在一起,发出了巨大的爆破。

    巨大的蘑菇形云气爆发起来。

    “卧……槽?!”

    卫渊双臂交叉拦在这里,被呛了一嘴的辐射,灰头土脸,咬牙切齿:“装备部的那些家伙……”

    “那帮把发际线献祭了的科学狂人。”

    “难道是研究出了用神力开启核裂变反应的方程式吗?”

    科学,只是一种认识世界的方法论。

    只要一个东西,它确切地存在,它的性质可以确切地进行研究和分析,那么,它就可以融入到科学的世界观中,比如,金属性修士法力的延展性是多少,导电性是多少,对身体的强化度,元气在天地的存在方式。

    寻找特性,发挥特性,寻找规律,利用规律。

    唯物质永存。

    卫渊脑海中响起之前那个装备部戴着眼镜的小姑娘说的话。

    这一瞬间,贫穷的卫馆主终于意识到。

    自己刚刚射出去这一根箭矢。

    应该可能或许大概搞不好价钱是天文数字?

    搞不好自己从禹王时代一直打工,打工到现在都未必攒的够钱。

    卫渊嘴角抽了抽,脸色都白了。

    我的心好疼。

    心疼。

    太心疼了。

    在此刻,卫馆主遭遇到了比和神将凿齿交锋更巨大的伤害。

    而且是真实伤害。

    下一刻,凿齿撞破了核爆,直接朝着卫渊撕扯而来,凡人避之不及的核武器爆发中心,那位高大俊朗的天神直接从天而降,云气纠缠在身边,双目明亮锋利,凌空拉弓。

    蓄势,爆射!

    卫渊顾不得这箭矢是有多少钱。

    反正也没法卖掉。

    就算是卖,估计也没谁敢收。

    收了也没法用。

    这东西是以神力为基础引爆了核裂变反应的,修为不到真修级别,完全无法动用,连想都不要想,哪怕是道门真修,估计耗费全身修为道行,才有可能用得了这东西。

    看来,神州的夸父计划有所成果了。

    卫渊反应过来。

    那些隐姓埋名的英雄们。

    这种汇聚了几万人,十几万人勇气和智慧的兵器消耗品。

    恐怕,只创造出了九根。

    让他这位昆仑山神短暂具备了和凿齿正面对射的破坏力,卫渊一咬牙,脚步一点地面,翻身抽射,箭矢爆射而出,同时,被镶嵌在了战弓核心,把握住战弓变化的计算机核心将战弓的损伤度告知卫渊。

    让他能够更大程度的把握战局。

    ‘整体已经破损百分之十七,机括磨损度增加’

    ‘请注意使用保护’

    “好兵器,看来你不是信口开河。”

    凿齿嗓音清冷沉静。

    “你的也不差。”卫渊晃了晃手掌,右手的电磁辅助手套已经出现了破损,靠着电磁排斥反应帮助他拉弓和节省力量,科学原理是不会被改变的,辅助效果仍旧存在。

    凿齿嗓音从容漠然,带着雍容平静:

    “此弓,乃是天帝所赐,名为长云素彤。”

    “于玄丹之山取其金玉,于吴姖天门所铸,日月天枢之中受天地阴阳变化之气一千三百载,于此方成,奉帝君之名,上诛孽神,下讨不臣,前方无敌,所向披靡!”

    “其上云气如丝,缠绕不休,故名长云。”

    卫馆主晃了晃脖子,身躯疲惫,右手握着战弓,朗声道:

    “此弓,乃是我神州子民所铸。”

    “百姓?只是凡器?”

    “凡器?”

    卫渊放声道:“此弓,为神州001研究所新产,经历数十万人心血,于斯乃成,其中无论材料还是弓弦,甚至于机械结构,皆是呕心沥血所成,没有丝毫的含糊。”

    “量中华之物力,结以诸神之命!”

    “故名,弑神武。”

    “当然,我手上这一把,大概只是初号机。”

    凿齿放声大笑:“弑神?就你们吗?”

    “果然是人族来到这里的,胆量不小!”

    卫渊缓声道:“四方蛮夷,敢兴兵犯我者,皆殴杀之!”

    论这样霸道的话,神州语录里面有一大堆。

    凿齿面色微沉,道:“就你吗?”

    “你的实力,根本没有办法真的发挥出这样的攻势,手中的特殊箭矢,也只有一枚了吧?除去了这个,你还有什么?!”

    卫渊心底微惊,缓声道:“你在消耗我的箭矢?”

    旋即反问道:

    “那你有没有发现,我们距离你的亲卫队,已经超过了七百里?”

    凿齿微怔,旋即不屑一顾:“那又如何?”

    “我有天帝赐予的战弓,我已经将大羿的素彤弓拉断。”

    “我的箭术,已然超越了他,你一介凡人,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嗓音沉静而自信,带着不可一世的霸道。

    直到温柔安静的声音如此回答。

    “是吗?”

    凿齿的瞳孔骤然收缩。

    在这一个地方,山石之上,清秀腼腆的青年微笑。

    眼眸安静,嘴角朝着两侧扬起,面容清秀温和,声音温柔好听。

    “一招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