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5章 大荒迎财神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59
  第0685章 大荒迎财神

    关云长的军阵直接突破凿穿进入了对方的包围当中。

    波开浪斩。

    气势磅礴到不可置信。

    郎阳辉头皮发麻,这一刻他突破了自己的极限,直接以远超过去的速度完成了变阵,天神战魂化作了巨大的猛兽,以吞天噬地的气势直接吞噬向关云长。

    战魂苍龙被直接吞下。

    才稍微松了口气。

    武安君白起抬手。

    五指微握。

    因为是阴兵阴将,虽然没有士气的存在。

    但是,也因此,可以完全地被名将操控,磨合期低得离谱。

    郎阳辉感觉到眉心骤痛。

    瞳孔收缩。

    他感觉到,那正面的将领,只是安静抬起手,但是那种锋芒毕露的感觉就已经直接逼近到了他的眉心,对方的战阵根本不是大荒这样,可以化作神灵的力量。

    而是人的力量的集合。

    对方所处的位置和节奏,处于那种似乎要出手却又似乎没有出手的间歇,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却能够完全地牵制住郎阳辉,让他不得不分心他顾。

    已经突破过去的自我,堪称大荒诸国一流名将的郎阳辉额头冷汗。

    他明明已经是自己的巅峰。

    可是,为什么还会在经验上,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仿佛自己的一切都被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瞳孔看在眼中,无法突破。

    而在这个时候,武安君白起以极为恐怖的统帅率。

    将七万军阵的加持落在了关云长的身上。

    大秦的墨色玄鸟振翅,落入炎汉的腾龙战魂之上,仿佛化作了应龙之姿态,郎阳辉一时甚至于出现了无法思考情绪,而下一刻,龙吟和刀鸣声音同时暴起。

    一声长啸。

    明亮的刀光直接破开了战魂。

    赤色的火光围绕着关云长。

    赤兔马……不,那并非是赤兔马,而是卫渊的驳龙骑,是远超赤兔的龙马,长嘶鸣中速度不断地攀升,甚至于是直接踏着那巨大的神灵战魂身躯在奔走,关云长一双丹凤眼微眯,煞气纵横,右手死死握着刀兵,刀身斜拖在后。

    关云长。

    神州·武圣。

    在他之前,在他之后,或许也有猛将能够在战阵之中,斩杀敌将,但是关云长之所以为人所目眩神迷的,是因为他斩杀的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将军,是被《三国志》只言片语记录过的名将。

    白马之战,是双方投入超过二十五万兵力的大型军团会战。

    是角逐神州北部霸主地位的前奏。

    这是一个文臣猛将彼此纵横奔驰的时代。

    而关云长做的事情,就是在大集团会战的时候。

    直接率领百骑突破封锁,然后将对方十万大军的统帅直接刺死。

    刺杀之后,而后拔出腰刀,割下人头。

    连破袁绍军将领,而后在数万人厮杀的战场上,如同天神降世一般,活着回到了曹操阵营,被记录为‘羽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斩其首还,绍诸将莫能当者,遂解白马围。’

    一场角逐神州北域霸主的战阵!

    超过二十五万人的大型战役!

    要如何破局?

    曹孟德的谋士和智者们争吵不休。

    关云长答——把对面的统帅砍了就行。

    ‘斩其首还,遂解白马围。’——《三国志》

    在前四史之一的正史当中,以最含蓄的语言,给予了最高的赞誉。

    解白马围。

    这代表着在史家的眼中,关云长几乎是一己之力直接提前结束了二十五万人大军团的会战,保留了曹孟德的军事实力,以完成了接下来的官渡之战,这是古代战将巅峰的荣耀。

    除去了他,神州几千年里不再有这样浪漫到和传说一般的事迹,靠着一己之力结束大军团的会战。

    从前没有过,从后也没有过。

    而这也就代表着,关云长,就是神州古代诸多名将当中,最适合万军从中斩上将首级的存在,伴随着长啸,潋滟的刀光如同从天而降的神灵,关云长一双眸子猛地睁大,化作双手握刀。

    灿烂的刀光落下。

    神灵战魂破碎。

    关云长剧烈喘息,在他的背后,五十万军团的主将郎阳辉瞳孔收缩,捂着自己的延后,终于意识到了自己面对的究竟是什么,没错,他是一个时代的良将,是一国的风流名将。

    但是他面对的,是曾经纵横一个时代的真正巅峰。

    而且,是这些巅峰的联手。

    关云长反手抓住郎阳辉的发髻,伸手一提。

    郎阳辉的首级被提起来。

    驳龙马踏着步,关云长右手斜持青龙偃月刀,神色从容,于万军之中踱步,美髯风中微动,嗓音漠然平淡:

    “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军队士气瞬间溃散。

    是的,他们是绝对的精锐,是哪怕是死伤超过三成都不会溃败,士气维持住的精锐军团,但是问题现在不是士气,而是一个人族就这么在他们眼皮底下杀过来,顺手把他们主将的头给割了走。

    作为围绕着主将存在的兵团,这几乎瞬间将他们震慑打击到了心神涣散,或许在等待一段时间,他们会自然而然地重新汇聚起来,不至于哗变溃散,但是前方抬起手的武安君,几乎是同时挥下手掌。

    只是这一抬手,一挥掌。

    兵家战争艺术的巅峰,就在于此。

    嗓音平静。

    “风。”

    于是,阵势大乱。

    ……

    张文远安静地等待着。

    给他分配的是人数最少,出场最迟。

    他是安静的性格,但是心中多少有些怀疑,是否是因为自己是大魏的战将,那位武侯才故意不把关键任务交给自己?是否心底还残留有嫌隙,想到之前武侯对项王的话,他似乎也是在意这些的。

    他打开了锦囊,锦囊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小锦囊。

    而纸条上写着,在这里等待,听到乱象后一刻钟,全力冲锋。

    可惜啊……

    张文远心中复杂,当年其实白马之战里,他是和关羽一起出战的,当时的他已经是中郎将,关云长只是偏将军,还是客将,两人同为先锋,只是那一战后,关云长一战封侯,他是到了逍遥津。

    在逍遥津复刻了当年关云长的恐怖操作。

    只是复刻了,却没有完全复刻。

    阵斩孙吴大将,却没有斩了统帅。

    这样才在五年后才封侯。

    过往的记忆如同云烟般消散,张文远握着战戟,计算着时间,而后蓄势,统帅阴兵阴将,往前冲出,虽然说现在没有什么踪迹,但是他选择相信诸葛武侯。

    ……

    副将军姜玉宸喘息急促,面色煞白。

    恐怖,恐怖的破阵能力,以及极端恐怖的时机掌控能力,虽然说是有心算无心,虽然说是自己被伏击,但是郎阳辉是反应过来的,甚至于是以远超巅峰的状态进行了反击。

    但是,超越自己巅峰的郎阳辉,反手就被击溃。

    无论是时机把握。

    还是说,率兵冲阵,都仿佛是一个时代的名将在面对一个时代的巅峰那样的无力,一种让人有心无力的差距感,只是对方似乎没有打算围杀自己,所以自己还能率领一部分残部,此刻军队聚集起来,终于安心下来。

    抬起手喝水润嗓。

    心中只是苦痛,该要如何和那位凿齿神将交代。

    最终恨恨地一甩手中的水囊,环顾左右,心中豪气腾起,只觉得自己一生奋战至此,绝境和困境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过了,大丈夫生于世间,岂能被一次地折磨就击溃,左右环顾周围的将领,高声道:“都站起来!”

    “你们看看,你们是在做什么?!”

    他眉宇扬起,双目明亮,大声道:“你们都是国中精锐,都是背负了家中亲属的希望,和家国的期待来此的,难道是送你们来这里垂头丧气的吗?!想想吧,你们家中还有年迈的父母,还有年幼的孩子,你们家中还有你们的妻子。”

    “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六神无主,哪里还有一点点当初意气风发的样子。”

    他声音顿了顿,道:“记住,我们此行并非是为了胜利,至少,至少你们要活下去,我会带着你们,拼尽全力地活下去!你们也要奋战起来,回到家乡,无论如何,回去见一见你们已经年迈的父母,见见你们许久没见过父亲的孩子。”

    “家乡……”

    “阿姆……”

    姜玉宸将这些残兵的意志唤醒了。

    他心中一狠,拔出了腰间的玉剑,猛地斩杀了旁边的战马。

    战马嘶鸣惨烈,伴着血腥气一激,惨烈之气瞬间让这些精锐们一个激灵,意志重新复苏,姜玉宸吐出一口气,这位在危难之中,具备有重整残部,并且短时间内以家乡和亲人激发了他们求生欲望,旋即以杀戮和血腥气刺激他们的士气的男人眼睛横扫周围。

    “等着吧,今日之仇,他日必报!”

    这一番举动,已然隐隐有名将之风。

    一位位大荒将领和士兵们握紧了兵器。

    “必报!”

    他们齐齐地低语。

    “活下去!”

    他们的眼睛亮起光芒。

    他们的军魂重新汇聚,士气聚集。

    而后——

    “大魏张文远!”

    “奉诸葛武侯之命,在此,候之久矣!”

    归于寂灭。

    ……

    在距离后方军队很长距离之处。

    神将凿齿骑着一种奇异的似马非马,似牛非牛的异兽,四足踏着雷霆火焰,摇头晃脑地慢慢往前,作为顶尖神将,他其实不耐烦和那些凡俗种族军队一起出战,只是率领了三百的神兵卫队。

    等到最后抵达战场,才会一口气直接统帅百万大军。

    突而,天边一道流光如同飞星一般激射而来,闭着眼睛盘腿坐在神兽上的神将凿齿猛地睁开眼睛,伸出右手,直接将这一道流光接住,那竟然是一道箭矢,上面蕴含有浓郁的暴烈气势。

    “……大羿?!!”

    凿齿呢喃。

    前方崇山峻岭,青石之上。

    青年盘腿而坐,手中握着一张战弓。

    嗓音平静:“你是凿齿?”

    凿齿皱眉,不欲理会。

    卫渊握着战弓站起来:

    “我从大羿留下的书卷里面,传承到了大羿的箭术。”

    凿齿不以为意,脸色毫无波动。

    果然,神将心神坚固。

    卫渊心中暗叹,旋即按照阿亮的建议,嗓音平静自信道:

    “大羿说你是他最弱的一个对手,让我来寻你练手。”

    神将凿齿动作骤然凝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