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4章 谁敢杀我?谁敢杀我!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35
  第0684章 谁敢杀我?谁敢杀我!

    大荒·东部天境。

    地方广阔浩瀚,而在天地之间,一道裂隙,仿佛天之伤,跨越裂隙之后,将会直接抵达遥远的另外一个国度,在天星和大地之间,却又有一座巨大而浩瀚的法阵。

    纯粹的风行气息被托举起来。

    只要踏在这一条道路上,就会被天地的流风裹挟着前行。

    哪怕是凡人都能够以超越狂风的速度高速前行,也不用担心会受到任何的伤害,修为更高者更是可以靠着主动勾动法阵,以至少超越声音的速度高速奔走,投入修为越多,速度提升越快。

    甚至于可以提升到数十倍音速。

    这是一种依靠着地脉为基础,辅助以天地灵气回溯轨迹而成的大阵。

    当然,这一条道路的真正目的并不是为了顶尖战力。

    而只是大荒为了物资和军队流通所建造的。

    单纯的音速对于大军调动已经足够了。

    就在昨日,来自于大荒北境的诸国联军已经合流,按照大荒帝君麾下的命令,都是各国最精锐的军队和名将,哪怕是遭遇死战都不会失去士气,而今已经抵达了五十万的恐怖数字。

    大军沉默不言地前行,军队的气机联系在一起,隐隐化作了一位苍茫的神灵,这是独属于大荒的战斗风格,聚集众军之力,汇聚于主将之身,而后化作一尊战阵之神,以此伟力,碾压众生。

    可劈山断海,所向无敌。

    虽然是在行军,但是沉默之中,气氛其实并没有极端压抑。

    因为在所有参与此战的精锐眼中,这都是一场无需质疑的碾压之战。

    真正的对手是水神共工所统帅的水族,而非是大地上的人族。

    “听说神州地方不算小的,虽然远不能够和大荒比拟,但是被那些人族开发得很不错,物产丰富。”一名士兵嘿然笑道:“这一次得要多立下些功勋。”

    “我家女儿要出嫁了,要尽可能挣些军功,让她出嫁体面些。”

    “我的话,家中双亲都过得舒服,我打算这一次积累军功,做上个校尉,让他们能够搬到龙祥城里面好好养老。”

    说这个话的是个模样憨厚些,身穿黑色玄甲的人。

    这批修士是这一支五十万大军里的斥候精锐,远比寻常士卒的待遇更高,一身修为也已经能够短暂御空。

    大部分的军中精锐,是气通百脉,神通孕育的境界。

    像是他这样的,已经是百里挑一。

    从军十二年,终于是能攒出功勋,成为校尉,从前线退下来,去陪着父母了,这些斥候精锐叹息,其中一人突然道:“说起来,这一次打下来之后,我们中容之国打算要中间那一块地,据说很能种庄稼的。”

    “我们司幽之国的国主似乎希望能拿到江南那一代,水多风景好。”

    “玄股国似乎打算要东北那一片的山林地,呵,他们就是喜欢这个。”

    “那么,高原那边的是我们的。”

    “龙族自然是要这边的全部水系了。”

    “黄土高坡那一片区域,则是应当归属于我儋耳之国。”

    一张神州地图在这些斥候军中传阅着,一条条水系,一座座山都被不同的文字所写下来,被不同的颜色勾勒涂抹,最终不同颜色不同大小的手掌撕扯住这一张地图的不同角落。

    撕拉声中,将这一卷古朴地图直接撕碎。

    各自持有一端。

    “真好啊。”

    他们满足地低语,仿佛已经看到人间望风披靡,归于大荒所有的一幕,等到打下来,就能够得到更多的土地,更多的奴仆,就能在这一篇被焚毁的土地上重新修建属于自己国家的建筑,把亲人接来人间享福。

    “那些人族怎么办?”

    其中一名身材三米有余的大汉瓮声瓮气道:“当然是带回去了,国内缺乏劳力,又少女子,这一次正好能满足国内所需,然后把他们的那些什么长城之类的玩意儿都推倒,重新建造我们国的建筑,还说什么长城,人族的建筑,实在是太矮小了。”

    超凡修士低语,而前方战阵则是仍旧军容肃整。

    作为副将的姜玉宸道:

    “听说,之前有人族的战神出现了,先锋军的主将被斩首了。”

    身材高大,眉宇之间有着山岩般沉重的大将郎阳辉缓声道:

    “皆是愚钝罢了。”

    “亏他们还是军中宿将,居然会被刺客摸进了中军营帐当中,军队猛将,所长之处,在于行军布阵,集合众将伟力于一身,化作军阵战魂,所以能够所向睥睨,而他们居然松懈至此。”

    “明明处于敌方附近,居然让军队停止戒备。”

    “没能让整个军队阵法运转起来。”

    “对于军中修士来说,这几乎是和在敌人门前解开铠甲,放下了兵器一样愚钝的事情,被杀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怕是没有死在这一次战役中,他们也总有一天会为自己的轻慢和鲁莽而付出代价。”

    出身于大族,具备有神灵血脉的郎阳辉缓声道:

    “对于他们的教训,尔等也要谨记在心。”

    “解开军阵,放弃了战魂附体,那就是自取灭亡,堂堂大将军,也会死于刺客之手,徒徒惹人发笑;而只要你我列于军阵之中,如我等现在这般,位于中军,左右都是勇猛将士,五十万人伟力于我一人之躯。”

    “抬手即是天灾,动念便是战魂,又怎会陨落?”

    “五十万雄兵,天下三界,除去了诸位大神,谁能杀我?!”

    郎阳辉双目平静,注视着前方浩瀚的天地。

    这是那种五十万军阵统帅于一身带来的磅礴自信,是绝对力量带来的底气,让他缓声道:“又有谁,敢杀我?!”

    姜玉宸心悦诚服:“将军所言……”

    还没有说完,突然便听到了数声巨响,仿佛是一条苍龙终于自深渊低吟咆哮,整个虚幻的天风坦途突然剧烈波动起来,那种横贯千万里的风变化莫测,无法再提供稳定的前行动力。

    姜玉宸面色微变:“这是……”

    郎阳辉神色平静。

    猝然临之而不惊。

    伸手虚握,五十万大军的统帅瞬间贯穿,在这突如其来的乱流当中稳定住,那一只巨大的战魂神灵变化出来,背后生出了巨大羽翅,搅动了狂风和雷霆,缓缓落下。

    兵将在下一刻内缩,阵法顺势展开,乃是防御阵势。

    变化如同水银泻地,顺畅而平滑,彰显出一代名将的恐怖掌控力和超凡统率,而下一刻,采取战阵的习惯性经验,那些精锐斥候腾空升起,飞向天空,尝试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不会是风柱的自然崩溃?”副将询问。

    “不可能。”郎阳辉嗓音沉静,一双浅灰色的眼瞳冰冷自信。

    “是敌人。”

    “居然敢于在这个时候阻拦大军,我倒是要看看,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斥候队伍堂皇升空,驱散了风柱通道崩溃带来的云气。

    其中一名身穿玄甲,面容憨厚的战士极为卖力。

    毕竟是为了自己的父母,想到自己的父母,他心中温暖,力量仿佛都变得更大了些,猛地一扇,狂风流动,将那云气驱散,前方一片平静,男子松了口气,神色恍惚,耳畔突然听到了同僚的怒吼:“小心!!!”

    “嗯?!”

    他下意识抬头,下意识瞪大眼睛。

    云气散去了。

    一蓬黑色的星点从天而坠,在眼前越来越近。

    那是……

    “大秦。”

    有平静漠然的嗓音落下,遥远得仿佛来自于昏黄色的过去。

    “风起!”

    大秦——弓弩阵。

    军魂加持——武安。

    几乎是在对方升空驱散云气的下一刻,就被直接袭击。

    那憨厚的男子再也不可能看到自己父母了。

    一枚镂刻着现代阵法纹路的超合金箭矢洞穿了他的颅骨,内部冲压,导致潜藏的火药第二次爆发,直接将头盖骨掀翻,朝着下面摔下去,郎阳辉瞳孔剧烈收缩。

    前方,七万大军阵势森然。

    如果说,大荒的军阵属于是那种万众一心,那么眼前这七万军阵给予大荒名将的感觉就仿佛一柄出鞘的剑,仿佛一种精密的机关,姜玉宸松了口气:“只有七万……”

    只是瞬间,大将军郎阳辉就怒道:“立刻变阵!”

    姜玉宸愕然。

    我们可是有五十万精锐……

    他转过头,看到那位出生神族,纵横捭阖所向无敌的大将军瞳孔剧烈收缩,郎阳辉眉心不断刺痛,那种独属于名将才知道的,仿佛面对巅峰名将般的感觉让他整个人的身躯都紧绷。

    这种对阵时候的压迫感,让他回忆起少年参军的时候,见到的那位名将,当时就是这样的感觉,可是而今现在,自己已经是远超过当年那位大将军的名将,此刻的感觉,却越发恐怖。

    五十万军队,瞬间变化阵势,如同从山上顺势而流下来的江河。

    大军正面面对住了武安君的七万军势。

    打算以毫无疑问的硬碰硬直接吃下这一支军队。

    “……很聪明。”

    白起低语。

    如果说廉颇在这里的话,大概会和对方主将采取相同的做法,历代名将如果打算和武安君放对的话,不要想要和武安君搞什么阵法穿插,那简直是找死,不避不推,强行拉着武安君进行一对一的交锋死战。

    才是最有可能获胜的。

    毕竟武安君乃是游击围歼战点满的名将,而相对而来,不擅攻坚。

    旁边的道门阴将道:“武安君是指得对方的主将?”

    武安君摇了摇头:“不,是诸葛亮。”

    “什么?”

    那少年谋主习惯性地在诸多将士出马之前一个一个分苹果似地分锦囊,而武安君看完锦囊之后,便露出恍然微笑,只是此刻那锦囊悬挂在他腰间,也没谁赶去拿,手中提着墨家机关连弩。

    以秦军弩矢为基础。

    诸葛武侯对这神代弓箭进行了进一步改良。

    而后,三日之内,人间神州装备体系为这七万人的战弩进行了更新换代,区区三天时间,武安君第一次感觉到了神州恐怖的潜力,因为开启了全民修行,导致了那些科学研究者和装备体系的人能够创造超凡装备。

    神代墨家机关连弩,采用优良法力流通性合金材质。

    钛合金变种,强度极高,却又轻便。

    内部以阵法完成了电磁武器的远离,强化弩矢贯穿性。

    在完成兵家阵法的煞气覆盖之后,以电磁炮的速度爆发出去,弩矢分为两个部分,在第一部分高强度破甲破阵破罡之后,第二部分内部的冲压将会导致内部道门符箓剧烈爆炸,从内部崩碎的钛合金将会造成崩片伤害。

    三天时间,当武安君看到这一批装备出现在自己眼前。

    以及那个叫做张浩的青年显而易见三天没有合眼的模样。

    他们什么都没有说。

    但是好像什么都说了,他们说。

    不要输啊。

    不要输。

    武安君嘴角勾了勾。

    而后道:“诸葛武侯,料事如神,有趣。”

    “某攻正面,对方良将,必然全力以赴,而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

    “代表着侧翼空虚!”

    武安君抬手,五指握合。

    “大秦。”

    神代科技,墨家机关术,兵家煞气,现代兵器设计学。

    融合炎黄一切智慧的兵器再度张开自己的獠牙。

    武安君怒道:“风起!!!”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

    如雨的箭矢爆发而出,雷霆的光辉之中,属于大秦军魂的墨色玄鸟展开翅膀,猛烈地冲向前方的神灵战阵,神灵军魂手中兵器猛地下劈,而就在双方拼杀了一次的军魂交手,彼此动作迟滞的时候,猛烈的龙吟爆发。

    在大秦的玄鸟之下。

    炎汉的腾龙昂首长吟。

    壮阔的秦风之下。

    那正是大风歌的余韵。

    侧翼,一员猛将突出,以恐怖的速度奔驰。

    “你是……”

    那边的防御侧将领怒而开口,却只见到刀光一闪,头颅已经被直接斩首,超凡军阵,军容肃整,巍峨不凡,却在那一道身影面前如同波开浪斩,尽数披靡,将领首级坠地,一道身影却始终不停。

    赤面秉赤心,骑赤兔追风,驰驱时,不忘赤帝;

    青灯观青史,仗青龙偃月,隐微处,无愧青天!

    关云长。

    参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