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3章 出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60
  第0683章 出征

    仿佛是被束缚的猛虎重新磨砺爪牙,这四个人的气势几乎是转眼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少年谋主视线落向那边的长乘和钱来山神身上,嗓音温和却不容置疑:“两位,还请回避。”

    平时温和,至少是看上去很好说话的少年谋主,此刻声音却带着一种让人难以忽略的分量,山神和水神都只好暂时离开,不过好在没有被水鬼叉出去,至少是保留了神灵的尊严。

    诸葛武侯袖袍一拂,白泽提供的详细版本大荒地图直接在桌子上展开,并指一划,凿齿的行军路线直接浮现上空,几乎是同时,四位名将同时低语:

    “围杀。”

    “穿插。”

    “突破后反围剿。”

    “正面冲击前军,以破其气。”

    四根手指同时在画卷上一划。

    不知是否是巧合,整个连绵的军势突然就在卫渊的眼前被切割完成,抻面突破,以灭其气势,而后采取多线穿插,合流反向围剿,最终逐个击破,武安君道:“我们的兵力,有多少?”

    阿亮伸出一根手指。

    武安君道:“一万?”

    白衣谋主摇了摇头:“不,是十万。”

    “十万,这么多?”

    武安君有些惊讶,而阿亮缓声道:“十万,多吗?这是整个神州道门全部的积累,至少占据了全部积累的七成,这些里面,真修所化的阴将,只占据到了百分之一不到。”

    “剩下的部分,都是阴兵。”

    “是那些真修生前度化的诸多恶鬼阴魂,真灵回归天地,只剩下了身体的本能还残留着,最终以特殊的秘法符箓,经过数十年的洗练供奉,化作了护法阴兵。”

    “阴将尚可一战,阴兵的实力几乎忽略不计。”

    “只是能给诸位提供军阵加持罢了。”

    武安君沉默了下,道:“我等会尽力将他们带回来……”

    少年谋主道:“错了,你们,不能回来。”

    他手中的羽扇在地图上微微一扫,道:“大荒诸多国家被抽调出了大军,号称百万之众,其中甚至于不乏非人之族,以堂堂正正的浩大之势以攻我等,这样的事情肯定是牵扯到了整个大荒。”

    “这是个机会!”

    曾经以一己之力,靠着十分之一的根基逆伐九州的男人眼底散发灼热的光:“而相对应的,一旦我等能够彻底正面击溃这百万之军,不必围剿,只需要斩其将,夺其气,则大荒内部,必生隙乱。”

    “乱则有变,变则为机。”

    “机不可设,设则不中。”

    “我要你们几个,在完成此战之后,率领这十万英魂在大荒后方行动,兵家之中,若是处于必死之地,在敌内腹,该要怎么做,亮相信,不需要亮多说。”

    “我不会在这个时候指点你们,做什么微操。”

    “因为我相信诸位的战力。”

    白衣少年取出道门兵符,递过去,而后指了指桌面上的地图,道:“七成兵力交给武安君,拜托你负责正面,为主军;云长,你率领两成,在此处,左翼突袭辅助;张将军,剩下一成来自于龙虎山的精锐交给你,在敌方阵势打乱的时候,你从其后方冲锋。”

    “以及……”

    少年谋主有条不紊地交代着。

    武安君统帅率最高,当率领七成军队的时候,本体实力也会随之暴涨,关云长本身曾经在历史上具备有在大军交锋的时候,万军从中取上将军首级这个恐怖的记录。

    其统帅率也不断提高,后期也是寥寥几人,在三国末年靠一己之力发动大型战役能力的统帅。

    张辽相对而言就只是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兵形势。

    统帅兵马太多,反倒是拖累。

    卫渊很容易弄懂了阿亮的安排,只是似乎总是觉得忘记了什么,最后项鸿羽终于按捺不住,缓声道:“诸葛武侯,我呢?!”

    少年谋主讶然道:“这,亮乃季汉之人,而项王和高祖为敌,亮怎敢贸然指点?”

    项鸿羽:“??!”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说这个?!

    我裤子都脱了,就这?

    至于刘邦的事情。

    项鸿羽在自身真灵记忆复苏之后,对于这一点未尝没有什么芥蒂。

    可是这被少年直接点出来,反倒是有些被看破了似的,不愉沉声道:

    “羽虽是一介莽夫,却也知道轻重缓急,此战是为了炎黄,大义所在,项某怎么可能会被往日的恩怨情仇所影响?”

    少年谋主讶异道:“果真如此?”

    “项羽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我可立下军令状!”

    “好!”

    阿亮羽扇微摇,道:“既如此。”

    “项王的话,还请暂且留下,亮另有要事,非项王不能承担。”

    “哈?!!”

    写下军令状的项鸿羽张了张口,有种一拳打空的感觉,最后看到少年谋主神色沉重,还是点了点头,暂且按捺住了自己内心的焦躁,唯独卫渊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阿亮这家伙,打算要让韩信和项羽组队。

    嗯,现在项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以前的恩怨情仇不会再提。

    还立下了军令状。

    所以说……

    阿亮,你挖坑的手段怎么会这么顺手?

    你为什么可以一脸纯良地给人挖坑?

    而且项鸿羽就这么一脚进去了,而且,这家伙还是主动跳进去的?

    顺便还写了军令状,那不就相当于自己跳了坑,还把自己给埋了?

    阿亮,你好卑鄙!

    项羽傲慢而自矜,但是有一点,这家伙很守诺,立下军令状,再加上这么多人看着,他的傲气都不会允许他反悔,而兵仙韩信,嗯,众所周知兵仙韩信的情商基本为负,遇到阿亮,可能会第二天就非常愉快地跳坑了。

    然后两人在遥远敌国之中生死相交,必须全面依靠彼此。

    被设计得死死的。

    比阿亮统帅更强大的,都没他情商高。

    比他情商高的不如他有才华底蕴。

    除了寿命之外,横着比竖着比都两个字,无敌。

    最终阿亮拍了拍手,把地图交给几位将领,道:“上兵伐谋,不战而屈人之兵,是靠得利益交换和大势的压迫,这也是亮素来喜欢的,堂堂正正,阳谋之师,但是这一次,我们并没有上兵的选择。”

    “这一次只有胜,不准败。”

    “三天时间,三天之后出发,诸位还有三天时间去熟悉战略地图。”

    “关于地形,天象,以及周边具体形式的各类问题,这三天亮的助手白泽将会负责为诸位解答,三天之后,就要开始了,另外,如果需要各种兵器的话,亮这里也有。”

    “什么?”

    卫渊怔住,抬起头,看到少年轻描淡写从袖袍里面掏出一枚令牌。

    是卧虎令。

    在场除去项鸿羽外的三人都认出了这东西。

    白起皱了皱眉,正要开口,白衣少年道:“大秦墨家机关弩,这里也有,亮之前抽空将秦弩风格改变成为了机关连弩,能够爆射出法力汇聚所成的弩矢。”

    “帝陵的布置,就不要动用了。”

    武安君微怔,而后深深看了一眼眼前的白衣少年,他从没有说过帝陵的布置,甚至于卫渊本身都不负责这一部分的内容,毕竟,这位执戟郎只需要对始皇帝负责。

    他道:“武侯之名,果然不假。”

    卫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在自己手里就是一块加强化版本板砖的卧虎令,嘴角抽了抽:“啊这,冒昧问一句,阿亮你的积分功勋,不至于把这卧虎令搬空了吧?”

    “阿渊你在想什么,当然不可能啊。”白衣少年想了想。

    “最多也就七成半这样。”

    最多,也就,七成半……

    卫馆主脸上微笑缓缓凝滞。

    ……

    之后的三天里,卫渊都在梦境里面进行上古猛男天团对凿齿特训。

    务求在三天时间里面,让卫馆主掌握‘对凿齿特攻’。

    当然,有烛九阴在,卫渊都不知道自己在梦境里面打了多少场,反正等到最后他连好不容易能休息一下,梦里面都是凿齿的大脸,下意识一脚踹过去,结果听到一声大喊,猛地睁开眼睛,看到水鬼躺平,满脸无辜。

    “吓我一跳……”

    卫渊松了口气。

    对于那十万即将为神州而出征的英魂。

    纵然已经失去了全部的记忆,连真灵都早就被天地烘炉碾碎,也就只有身形还在,但是神州的习俗,还是要为他们送行的,卫渊和大和尚忙活了很久。

    当然,人是不够的。

    十万个啊,场地是有,卫馆主袖里乾坤里还放着瑶池。

    做饭的人手不够。

    卫馆主直接出门买了一袋子两千克黄豆,然后抓住口袋,腰身用力,猛地那么一撒,黄豆直接飞出去,然后双手啪地一合,直接懒得再结印,反正这个,喊啥来啥:“黄巾力士护身神咒!”

    一瞬间,身材巍峨的黄巾力士们出现。

    气势磅礴,结阵而立。

    黄巾力士统帅看到了周围密密麻麻的同僚。

    又看到了其余的道门阴兵阴将,神色大欢喜,虽然看到了关云长有些莫名的畏惧,但是这一次,战场的气氛让他手掌都在颤抖,卫渊呼唤的时候,回答的声音都响亮了很多:“诺!”

    “黄巾力士,愿为驱驰!”

    “好!”

    “过来拿好啊。”

    卫渊馆主大力赞扬了黄巾力士们的献身精神,然后递过去了一把削皮刀,一个土豆,道:“来吧,削皮吧!”

    黄巾力士众:“??!”

    在拖地,打扫,修房子糊墙之外。

    黄巾力士成功解锁了最新的用法。

    如果不是黄巾力士必须在天庭符箓阵法影响下才能发挥效果,即便是靠着在上面刻录符箓,也有时间限制的话,他们也应当是这一次出发的主力,但是其本身哪怕战死也会真灵不灭的原理是基于天庭大阵的基础上。

    这也导致了他们无法远距离作战。

    而靠着在黄豆上刻录符箓来施展,时间限制又太致命。

    想想看率领军队的兵家修士突然失去全部军队,所有士兵变成黄豆的情况,那在战场上简直就是惨烈,在黄巾力士们的辛苦帮助下,这一场饭菜很快准备好了。

    在瑶池里面开战前动员会,目的是去大荒和诸神死磕。

    连阿亮都得要直呼内行。

    真的是一点不浪费。

    当年修建瑶池的时候,肯定没有想过瑶池会被这么用。

    从古至今,可能也就卫馆主一个人玩得这么花。

    白衣少年端起酒盏,轻轻抿着酒,那些阴兵阴将们早已经失去了自我和真灵,只是英魂不灭而已,但是即便如此,卫渊却仍旧固执地非得要做践行之礼,说这个时候正好还是年节关头,不能省,真的是有点傻的。

    阿亮可以找出十七八个理由告诉他,这样做不会让这些阴兵阴将的记忆恢复,不会让他们有士气的提升,甚至于只是会浪费时间精力而已,但是阿渊在真的下定主意的时候,阿亮是拉不回来的。

    哪怕是这么傻的。

    不过,以前也常常有这样傻的人啊。

    在诸神和天帝相会的瑶池,黄巾力士们忙着操劳着,为早已经逝去之人和古代的名将,准备战前的饮食,放下兵器,我们早已在过去逝去;举起酒杯,在诸神的会场,我们最终举起伐天的旗帜,这不也是诸神都不敢妄想的浪漫么?

    “炎黄所重,一饮一食,人间饱暖,便是太平之道啊。”

    卫渊伸出手在少年谋主的头发上揉了揉。

    只有这个时候,少年才会恍然察觉,旁边这个家伙,是道门太平道的道主,这并不是说随便说说的,除此之外,天师府和特别行动组那边也云送来了一大批的装备。

    其中包括有无线电联络对讲机,只需要手中的装备即可联络。

    也有记录仪,可以用来记录大量数据,虽然无法立刻传导回人间,但是可以保存很久,里面有单兵作战的兵器,有单兵口粮,大量符箓,甚至于有以袖里乾坤准备好的单兵火箭筒,以及一颗隐蔽性基站。

    只要扔出去就会自行伪装。

    神州从不是什么挨打不还手的性格。

    “虽然我们是单兵出击,但是总觉得又不只是独自出击。”

    卫渊喝了口茶,道:“这些来自于特别行动组那边的支持,上面的零件肯定来自于天南海北,他们出现在我们手边,是聚集了不知道多少个人的力量,来自于风电,来自于研究所,而他们早上吃的或许是路边的肉夹馍,是鸡蛋灌饼。”

    “面来自于中原大地上的小麦,肉是农村里老乡养的。”

    卫渊想了想:“并非所有人都必须是战士。”

    “但是,神州的每个人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也是在与我们同战?”

    “放心,我们会赢,会活着回来。”

    卫渊拍了拍阿亮的肩膀,少年看着博物馆主的侧脸,不知为什么,恍惚间从他身上看到了另外一个青年的身影,来自于两千多年前,名为昭烈的志向,博物馆主神色平静,这一战,必须胜。

    直到大和尚拉了拉他,圆觉面容尴尬,道:“卫馆主……”

    “嗯?怎么了?”卫渊自信而沉稳。

    “那什么,今天这一次战前动员……”

    “哦,战前动员啊,辛苦你了,圆觉。”

    “不,我,我是说……”

    圆觉哼哧了好半天,最后递过去一张卡,道:“没钱了,全买材料花光了……”

    卫渊张了张口,目瞪口呆:“……我攒了好久的。”

    “可是,这是十万人啊。”

    卫渊嘴唇颤抖:“一,一点都没了?”

    大和尚沉思,道:“还是有一点的。”他拿出手机操作了下。

    屏幕亮给卫渊:“您的银行卡支出372元,账户余额2.33元。”

    卫渊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凝固,突然想到了前几天赵公明的话:

    ‘我诅咒你今年比去年更穷啊魂淡!’

    卫馆主右手五指握合,身上那种独属于英雄和岁月的痕迹消散一空,屁的英雄豪杰,屁的岁月之锚,穷才是真的,卫馆主发出了穷鬼的悲愤怒吼:“赵公明!!!”

    穷酸的馆主几乎咬牙切齿,语气哽咽:

    “你来真的!!!”

    “我要带着大羿去你家拜年!我要堵你大门,让你给我转运一百次啊一百次!”

    旁边的少年谋主微怔,而后微笑着看着这一幕。

    果然阿渊不是什么英雄。

    微微举杯:“诸君……”

    当天夜里,在整个人间都处于神州年节的快乐当中的时候,一支支来自于过去的阴魂军队悄无声息地离开这里,跨越了世界和世界的间隔,奔赴一场意义重大的战斗。

    人,是为了什么而活着的?

    人总有之所以为人的执着,之所以为人的缺陷。

    是爱情,是亲情,是金钱,是权利,或者是求而不得,辗转反侧之物,或者是最终握在手中,却有失去的东西,也或许,只是往日极为熟悉,却视而不见之物?

    在最后一部分军队进入的时候。

    早已经在漫长岁月中失去一切记忆的魂魄阴兵动作顿了顿,回首看向人间繁华,天地之间,红尘万丈,这失去记忆和过去的阴兵显得寂寥无比,他突而疑惑呢喃道:

    “春节……?”

    他回过头,踏入大荒,奔赴必死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