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2章 诸将听令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51
  第0682章 诸将听令

    凿齿的行军地图。

    卫渊神色凌厉了下,看来那些先锋军将领的魂魄已经都招了,不过,这种机密情报,肯定有相对应的法术神通烙印在魂魄里,防止把关键情报说出来,这样的情报,都能这么快地搞出来,烛九阴可真是老……

    博物馆主思绪顿了顿,面不改色,心中狂吹。

    可真是聪明机智,经验丰富,神通广大,兼具智慧和力量的大神啊。

    不愧是你,我的大脑!

    不愧是你,烛九阴!

    啊,赞美你!

    礼赞烛照九幽之……

    “你……!闭嘴!!!”

    烛龙清冷漠然的声音在卫渊脑子里炸开。

    隐隐约约有咬牙切齿之感。

    卫馆主了然点头,好,稳了,心底的腹诽没被察觉。

    貌似逐渐知道怎么和这条最古之龙打交道了。

    他认真思考脑海里出现的地图。

    凿齿的行军路线图倒是到手了。

    只是这一张地图极为地简单朴素,寻常人根本看不懂,或者说,就算是周围已经标注出了地名和轨迹,但是因为大荒地域实在是过于广大辽阔,单看地图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这个时候就要回去问白泽了。

    不知道那家伙的地图准备了多少。

    卫渊向相柳告辞离去。

    看着博物馆主的身影远去了,相柳才松了口气,额头渗出冷汗,刚刚不知道怎么了,对方突然散发出一瞬的煞气,把祂吓得差一点当场冬眠,不过,总算是把这位煞星给送走了。

    嗯?不对,等下……

    相柳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神色僵硬。

    耳畔传来了尊主的声音,嗓音淡漠:“将其所带的酒肉带下来。”

    “注意防水。”

    虽然嗓音淡漠,最后还是补充了一句。

    相柳面容凝滞,眼神呆滞,讷讷道:“领命,但是……”

    相柳艰难说:“但是,尊主,他又把酒菜给提溜着回去了。”

    “根本没有留下了。”

    “他带回去了。”

    共工:“……”

    带回去了。

    回去了……

    去了?

    东海之上,一时间波涛都凝滞了。

    气氛尴尬而凝重,许久后,共工的声音落在相柳的耳边:

    “嗯,本座……”

    “知道了……”

    ……

    卫渊一直到赶回到了一半路程,才意识到自己忘记把吃的放下了。

    实在是共工一直没有交流的打算,以及,凿齿的行军图这件事情太过重要,让卫渊下意识地把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上面,一时间就带着这些酒菜走了回来。

    现在再回去似乎也不大合适。

    简直就相当于是在故意戏弄共工一样。

    嗯,下次吧,下次一定。

    以共工的豪迈和不羁,他大概不会在意这些吃食,不会在意自己忘记放下这些酒肉这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只需要下次有机会笑着把事情说开了,就可以。

    用玩笑来化解尴尬。

    卫渊一路上没有停留,很快得回到了博物馆里,大和尚圆觉正在准备做饭,看到卫渊手里提着的食盒,愣了下,道:“卫馆主,你这是……”

    “哦,在龙虎山做的,咱们吃了吧。”

    卫渊把这个食盒递过去:“本来想要给别人送的,结果忘了。”

    “总不能浪费啊。”

    博物馆的前厅里面,四个神州武庙六十四将打底的名将老怪物在打游戏,或者微笑,或者漠然,脸上的表情在退去了第一次接触这些游戏的愉快之后,就只剩下无聊无趣的木然。

    但是虽然无聊,好歹也能打打游戏。

    “阿亮呢?”

    “在里屋忙活着……”

    “嗯,白泽呢?”

    “也在加班。”

    卫渊嘴角抽了抽,总感觉这个画风有点古怪。

    加班的白泽?

    轩辕见了都要直呼内行。

    不过说起来,白泽当年如果也有今天这样加班的劲儿头,估计在大荒和昆仑的仇恨值排行榜上还能够再往上面狠狠地窜上几窜,彻底碾压作为山海经食谱作者的某陶匠。

    卫渊把吃的放在桌上,和名将们打了个招呼。

    然后脱下外套,只穿着简单的黑色毛衣,推开了白泽的门,口里道:“白……卧槽你谁啊?!!”卫渊目瞪口呆,看到屋子里面,几台电脑同时工作,极为复杂的构图软件运转着,一位穿着白色衬衫,戴着金丝眼镜,露出白皙手腕和锁骨,头发微卷的男子在里面疯狂工作。

    “哦,是陶匠啊,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现在很忙。”

    “……白泽?!”

    卫渊呢喃,凑近了看才察觉到这个家伙居然是之前顶着死鱼眼和天然卷的死咸鱼,只是现在这一幅行业精英的模样让卫渊嘴角抽了抽:“不是,你犯病了吗?怎么变成这样了?”

    “不,只是我感觉到了过去的我是怎么样的咸鱼。”

    “在武侯每天三次的促膝长谈之际,我终于顿悟了人生,啊不,兽生的哲理,只为了自己而努力,是错误的,我应该将无尽的生命,奉献给无尽的为三界众生解放平等的伟大事业当中去。”

    “卧槽白泽你冷静点,你怎么了?”卫渊头皮发麻。

    当听到武侯的时候,终于明白了白泽的情况。

    每天八小时工作,休息时间武侯和他促膝长谈。

    卫渊嘴角抽了抽,一时不知道是这个满脸伟大事业的家伙更好些,还是之前的废宅咸鱼更好,算了,等到这件事情结束后,再让轩辕入梦,把白泽的属性值都给洗回去,这个太恐怖了。

    卫渊僵硬地找话题:

    “……你在画大荒地图吗?额,这个是CAD构图软件?”

    “CAD?当然不是。”

    白泽用中指扶了扶眼镜,理智而冷峻地道:“现在市面上的构图软件都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无法满足大荒地图的绘制需求,所以……”

    “所以?”

    “所以我重新编制开发了一款新的构图软件。”

    卫渊嘴角抽了抽:“……不愧是你。”

    白泽道:“所以,卫渊你来找我是……”

    “我找到一张凿齿的行军布阵图,白泽你把这一代的具体地图和地形都给我完善下……”

    “小事。”

    白泽点头,在键盘上敲击了记下,很快调动出了一副更加完善密密麻麻的地图,而后打印出来,递给卫渊,摆了摆手,示意卫渊出去,他还要继续加班,在卫渊带着古怪表情出去之后。

    白泽仍旧认真敲击键盘。

    一秒钟过去了。

    两秒钟过去了。

    在卫渊走入武侯屋子的时候,白泽动作凝滞,突然长呼口气,笔直的腰身一下弯下来,整理好的头发蓬一下散开,从行业精英变成了咸鱼状态,转身,踏步走,直接把自己抛子啊了沙发上,顺手一掏,从沙发垫子下面掏出了一瓶草莓牛奶。

    “想要让我加班?”

    白泽右手重重挥舞了下,道:“做梦!”

    虽然祂完全没有意识到其实自己已经在加班了。

    但是,今天,摸鱼的白泽和加班狂武侯的斗智斗勇仍旧在持续着。

    而卫渊在把两份地图都交给了阿亮之后,白衣少年若有所思,道:“阿渊你的意思是,足足百万的超凡修士,以及神将率领,并且押送着威力极端巨大的兵器正在前往人间和大荒的裂隙处?”

    “是……”

    “唔,容亮看看,这样的阵法,这样的区域地势……”

    卫渊将之前烛九阴从脑海中诸多先锋军将领的真灵里得到了,基础的神代大荒兵家作战风格的资料给告诉了阿亮,少年谋主视线扫过这地图,道:“是一个机会……”

    “机会?”

    “对。”阿亮羽扇指了指地图,缓声道:“先锋军先抵达了这里,而从情报来看,大荒许久不经历战争,这百万大军是从大荒诸国召集而来的,也就是说,并非百万。”

    “而是,十万,十万,如此乘以十。”

    “可分而击杀之,夺其气,乱其心!”

    少年谋主指了指一处直道,道:“这里,据白泽说,是大荒诸神建造的,风行通道,踏上去之后,哪怕是普通人都能以狂风的速度快速前进,但是也有问题,一旦将维持这一条风路的阵法节点破坏,百万大军将直接分散,无法聚集,甚至于会将他们抛在某些危险的地方。”

    “这里是雷泽,这里有烈焰和寒冰已成两仪之势。”

    “还有这里,山峦耸立如斧劈刀削。”

    “都是非常好的伏击地点,既然是神将,那么自然需要聚集万众之力于一身,没有了军队的神将,实力十不存一,那么,失去了百万之众合力的神将凿齿,便是最适合将其斩首的时间。”

    卫渊意识到了这一点,缓声道:

    “阿亮你是说,先破坏节点,然后趁机去和凿齿战斗?”

    少年谋主哑然失笑,摇头道:“错了,并非是先后,而是同时。”

    “猝然击之,以乱其心,其实阿渊你还是很担心的吧,那百万的大军,但是在亮看来,都是些土鸡瓦狗之辈,大荒之地广阔,虽然说曾经有过极为显赫强大的军队,但是,他们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少年谋主的羽扇轻摇,轻声道:

    “他们的战争,是在规则之中的,所有所谓的壮阔战争都是在帝俊给他们划下的游戏规则争斗,他们的名将,正如同棋盘名手,都是规则之中的名将,但是天下征伐,本应该不讲究什么规则。”

    “而恰好,我们这里,正正有四个全世界最不守规则的人。”

    “阿渊,你是经历了什么呢,会下意识选择独自去做。”

    少年推开门,外面客厅里倾泻的阳光自然而然照亮了这个侧屋。

    少年谋主羽扇顿住,站在一侧,笑容温和而安静:

    “你,并非独自一人啊。”

    卫渊失神。

    阿亮转过身,噙着微笑看向客厅里的四人,大声喊道:

    “诸位,游戏好玩吗?”

    项鸿羽头也不抬:

    “当然好玩,至少比起那规则都定死了的棋盘好玩多了。”

    主要是因为他多少是转世了,懂得游戏怎么玩,所以一开始占据了足够的优势,能够初步拉开和武安君的距离,而那边的关云长也点头道:“确实不错啊,很有意思。”

    张辽附议,顺便补刀。

    武安君也点了点头,却又遗憾道:“可惜还差一点,如果再真实一点,其实可以用来训练将领的基础理论,不过也不错,很有趣味性,比起棋盘好玩。”

    “这样啊。”

    少年谋主羽扇轻摇,微笑道:

    “那么,诸位想要真刀真枪率军厮杀一场吗?”

    “谁不想……嗯?!!”

    屋子里瞬间死寂。

    四人终于意识到了这句话代表着什么。

    他们齐齐抬起头。

    仿佛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亦或者风起云涌之时,黑云压城城欲摧,是那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凝重,少年谋主手腕微动,羽扇背负身后,注视着眼前的名将,恍惚间,一如两千余年前那样,嗓音平静温和:

    “诸将,听令!”

    哗啦,关云长,张文远,乃至于白起和项鸿羽齐齐站起来。

    他们下意识挺直了脊背,下意识手中握向兵器。

    他们猛地踏前一步,仿佛仍旧是当年厮杀于战场之上,纵横无敌的豪杰,仿佛身后仍旧有千军万马,仿佛身上不是舒适的现代衣物,而是沉重的铠甲,一瞬间,肃杀惨烈的气势瞬间充斥暴起,疯狂暴涨。

    旁边一起摸鱼的长乘和钱来山神直接被煞气糊了一脸。

    头皮发麻,浑身汗毛乍起,心脏疯狂加速。

    这,这是……

    一生转战万里的豪迈,纵横天下,所向无敌。

    自古名将,无不刚而自矜!

    所谓自矜,我即天下无双,闻战则喜!

    他们双手叉手,他们双目明亮而灼热,齐齐道: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