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1章 交涉失败,凿齿的踪迹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02
  第0681章 交涉失败,凿齿的踪迹

    片刻后,在卫渊不得不亲自画押写了字条之后,赵公明总算是下来了,那一个本来非常结实的新大陆卫星被直接抱出了一个巨大的痕迹,最终坠下摔入了海域里,被回流席卷。

    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哪位钓吧老哥钓上来。

    毕竟众所周知,钓鱼的老哥们除了鱼,什么玩意儿都钓得上来。

    其实也不怪赵公明的反应过激。

    任谁吃瓜吃得好好的,每天观察人类做日记。

    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有一天突然看到年少时的噩梦出现。

    当场赵公明直接就飞天了。

    好不容易才劝说下来。

    “所以……是要用箭矢……外出对敌……”赵公明终于明白了眼前的大羿不是隔了个几千年来找自己的梁子的,松了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没问题,当然没问题。”

    “给。”

    他回过身去了里屋,把那一枚箭矢取出递给大羿,不知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一枚箭矢赵公明保护得很好,虽然有岁月的痕迹,但是大体上没有丝毫的腐蚀崩溃,一如当年。

    大羿只是卫渊以道门法术捏出来的幻形。

    只是当他拿到那一枚暗金色的箭矢时候,整体却散发出了一种沉凝的气机,隐隐约约仿佛化作真实,而如果更接地气地一点说,大概就是有从二次元里面走到三次元的感觉。

    “嗯,稍微恢复了一战之力。”

    腼腆青年的眼角眯起来,嗓音温柔安静:“虽然有时间的限制。”

    “但是够用。”

    先前大羿已经和卫渊说过,这是靠着寄存在箭矢上的过去力量,用一点少一点,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招手把古代射日箭收起来,赵公明看了看箭矢,又看了看外貌清秀腼腆的大羿,道:

    “这么说,你当年把箭矢放在我窗户上,是说放过我了?”

    大羿点头道:“是啊。”

    “我一共有十枚射日箭,用了九枚,也就只剩下最后一枚能够把你彻底杀死,我把这个能让你魂飞魄散的箭矢放在窗户上,不就代表着,我已经放弃杀死你这个打算了吗?”

    “啊这……”

    赵公明张了张口。

    你说的很有道理,我居然无法反驳。

    但是当时他的感觉完全就是一个超无敌变态杀神狂魔在你家门口放了把兵器,一边放一边狞笑着隔着多远盯着你,那潜藏的意思就是‘你等着,等我把手上这几个名单都解决掉就把你杀了,骨灰都给你扬了。’

    毕竟,大羿在上古时候的名声很糟糕的。

    如果说是那位伏特加娘娘,大概会用‘控制不住自己杀意且满手血腥的清秀病娇少年正太’这样的属性去形容,腼腆青年讶异,而后迟疑道:“是我当时没有表达清楚吗?”

    赵公明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下意识道:

    “不,没有,你表达地很清楚。”

    “是我没有反应过来。”

    之后,卫渊成功拜访了老天师,张老道似乎又一次地输了游戏,神色呆滞,双目无神,仔细询问之后,似乎是最终被四个新手帐号直接给剃了光头,这种战略性的游戏里面,居然连一个兵的人头都没有留下。

    史无前例的惨败给老道士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

    当然,很快就振奋精神,表示自己要努力锻炼游戏技术,争取最后能够彻底地击败这几个对手,对于卫渊的来意,说是打算要从龙虎山借人借法宝,张若素肯定地点了点头,想了想,道:“此事不难。”

    “不过也不算是简单,这样,卫馆主你要么就帮我龙虎山做三次事,或者说在我龙虎山做个挂名的客卿,这宝物和符箓老道士给你准备好,要不然……”

    张若素声音顿了顿,图穷匕见:“要不然你申请个帐号。”

    “陪着老道打个游戏,之前是我一个单打独斗他们四个。”

    “现在你和我两个,咱们两个把他们打赢了,我就给你准备。”

    我看你就没有打算要提要求。

    就是找个游戏大腿来带带你打游戏。

    卫渊吐槽,这两个条件摆在一起,谁都知道要怎么选择的,随手把电脑挪过来,自信满满:“没问题,想当年我也是老街游戏最能打的那个,来,对手是谁……”

    嗓音戛然而止,卫渊看到了一排熟悉的名字。

    大秦武安君。

    西楚霸王。

    大汉关云长。

    大魏张文远。

    “是他们?”卫渊道。

    “是他们!”张若素肯定地点头,右手重重一挥:

    “削他们!”

    “你和我,咱们两个联手,铁定嘎嘎乱杀!”

    还乱杀……是我们两个嘎嘎叫,人四个乱杀,自信满满的卫馆主嘴角抽了抽,放下电脑键盘,斟酌了下言语,认真道:“要不然,咱们还是聊聊看做龙虎山客卿的事情吧。”

    张若素:“???”

    最终老道士鄙夷卫馆主居然从心而动,不敢和他联手的举动。

    并且自信满满地表示,自己会努力地从网络上寻找各种大神的攻略教程,就不相信了,那么多排行榜上的大神,居然还灭不了这四个粉嫩的萌新?

    卫渊心中吐槽,要是这样,怕是老道士你这辈子都赢不了了。

    自古萌新是怪物。

    那四个是怪物中的怪物。

    最终卫渊还是用自己的饭菜成功地说服了老道士,但是最终会是谁下龙虎山,帮着那位冠军侯霍去病遮掩天机,老道士却是卖了个关子,笑眯眯道:“这个的话,保密。”

    “或者,你和我打赢了这四个家伙,我就告诉你。”

    “啊这,那还是算了。”

    卫馆主看了一眼那一排四个帐号,诚恳道:

    “保密也是挺好的,有那种惊喜的感觉。”

    卫渊本身作为大秦锐士时候,是隶属于兵家兵形势的风格,哪怕是后期有所成长,统帅率也只有三千精锐,多了的话,他根本控制不住,军中内乱,便是哗变,更何况,超过这个数字的话,他无法以兵家阵法控制煞气。

    最终只会导致人员的浪费和军阵的臃肿迟滞。

    所以他更能明白那些历史巅峰名将的恐怖之处。

    “算了,那你先回去吧,之后,我会让那个人去博物馆找你。”

    老道士抚须笑道:“总之,完美地符合你的要求。”

    “那我就好好等着了。”

    卫渊看了一眼外面,影影绰绰看到了那位面容美好,黑发微卷的湖中仙女,所以起身告辞,站在龙虎山外,往东边看了看,那边是正在不断上涨的东海,沿海城市已经开始向内迁移民众。

    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出现一觉睡醒发现自家变成海景房的惨状。

    当然,也有可能发现自己家变成了海绵宝宝家的邻居。

    直接被淹到了海底。

    一睁眼就看到那些鲛人族的美人游动着飞走。

    “美人鱼战士和企鹅男孩合为一体……”

    卫渊玩笑般自语了一个有些年纪的老梗,沉吟了下,选择前往东海,去见见那位被人族封印了五千年之久的水神,手上还有从大荒的三万先锋军手里得来的录音笔,不知道能不能给共工一些影响。

    嗯,提前在龙虎山准备了饭菜。

    提着一些过去。

    只是这一次,卫渊显而易见预料失误,因为他还没有靠近东海,就被相柳阻拦住了,这位曾经樱岛的祸神八岐大蛇苦笑着阻拦住卫渊的道路,客客气气道:“馆主,尊主不打算见你。”

    命势奔走如同流水,共工懂得卜算似乎也正常。

    巅峰十大之中,任何一个都恐怕在这占卜上的造诣都极高。

    “不打算见我?”

    “可是我带了酒肉……”

    相柳侧耳倾听,而后道:“尊主说了,让陶匠把饭菜留下,人回去。”

    卫渊嘴角抽了抽。

    相柳叉手行礼,道:“五千年之恨不可休止,尊主说彼此之战已不可避免,故而战前不必多言,如果你真的非常想要和他说话的话,等到尊主击败你之后,祂也会把你封印上五千年,到时候没事可以去和你聊天。”

    声音顿了顿,相柳道:“另外,尊主说让馆主你选一选。”

    “到时候,是把你封印在陶罐里面。”

    “还是封印在放满了盐巴的陶罐里?”

    卫渊:“……”

    共工你对陶罐是不是太执着了?

    我记得我没有用装了盐的陶罐砸过你才对啊。

    卫渊心中吐槽。

    旋即想到,难道共工是打算给水猴子出气?

    掏出录音笔,甩手扔过去,道:“可以去听听了里面的话。”

    相柳松了口气,接住录音笔,本来打算收起来,而后动作又顿了顿,哭丧着脸看了看卫渊,又听到耳畔的轰鸣海浪,像是被夹在鼓风机中间的老数,最后一咬牙,右手一握,直接把录音笔捏碎了,而后连连拱手弯腰,苦着脸道:

    “尊主说,涂山氏的狐狸,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信。”

    卫渊:“……”

    旋即大怒:“污蔑!这是赤裸裸的污蔑!”

    相柳又道:“尊主还说了,你要送来的情报,几乎百分百是大荒那边打算摘桃子,你既然来这里了,所以这个情报就已经送到了,那么这些话,听不听都没有什么区别。”

    “至于大荒……”

    相柳双手拱起,缓声道:“大荒若是有心思来战,那便来。”

    “纵然是人族和大荒联手,吾又有何惧?”

    “五千年不履人间凡尘矣。”

    “怕只怕,这一场战局,尚且不够热闹,不够痛快淋漓,不够……让吾尽兴。”

    卫渊张了张口,无可奈何。

    这几句话里面,仿佛已看到了那位桀骜傲慢至极的四方诸神最强,虽然是来之前就已经有所预感,但是果然碰壁后还是有些怅然,不过,纵然提前知道了失败的可能性,该尝试还是需要尝试的。

    仔细想想看,能够和无支祁成为挚友,当年就傲慢到独自一神和昆仑神系以及人族,海外诸国厮杀甚至于一度占据上风的顶尖天神,共工自然不可能会因为大荒就和人族联手。

    毕竟大荒线不说,人族可是结结实实把祂关了五千年小黑屋的。

    面对共工,人族文官的祖传交涉术都没用,毕竟对面的头铁莽夫交涉术等级搞不好比自己还高。

    这时候,耳畔传来了烛九阴清冷淡漠的声音:“卫渊。”

    “嗯,我在,怎么了?”

    “你要的东西已经拷问出来了。”

    “我要的东西?”

    “对。”

    灰袍男子五指微握,道:

    “凿齿的行军路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