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80章 禹与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271
  第0680章 禹与渊

    大荒·天帝山。

    禹王被锁链封锁着,在这位于十方之外,世界暗侧的区域,陪伴着他的只有永恒的孤寂和沉默,刚刚隐隐感觉到了些许的窥探,以及那一缕熟悉的气机,只是转瞬那气息就消失不见,被一种悠远的气息遮住。

    伴随着脚步声音,一位脊柱弯曲的老者提着灯盏走进来,嗓音沙哑:“帝禹在说什么,什么渊?”

    黑发斑白,被锁链困住的男子大笑起来,道:“是啊,渊。”

    他仍旧得意洋洋道:

    “我的好友,我刚刚又想起了他做的饭菜,那可真是人间美味啊。”

    “不咸不淡,你有机会也该尝尝看的。”

    “可比这里好得多了。”

    姒文命一点破绽都没有露出来,转口道:

    “要不然,你把我放出来,我再做点饭?”

    脊背弯曲的老者面容泛起一阵苦味,哪怕是无血无泪的天神,都在一瞬间觉得胃部翻腾起来,这位帝禹的魂魄被带来之后,也曾经争吵着要做饭,出于对强者的尊重,天帝山的神灵允许了帝禹的要求。

    并且还非常热心地为帝禹准备了食材。

    最终一众天神们遭遇了数千年来最沉重的痛击。

    如果不是禹王也在面不改色地吃的话。

    祂们几乎以为这个浓眉大眼的人族王者是在饭菜里下毒了。

    不对,是在毒里面下了点面。

    不过,说起来,那一日还有另外一位也面不改色地吃了下去……

    禹王姒文命抬了抬头,一双虎目神光粲然,看向那边,一位身穿寻常衣物的男子右手提着一个酒坛走来,对方黑手一直垂落到腰间,身材高大,却自有雍容,顾盼之间,玉质金相,如群星万象,容貌俊朗的程度,在诸神之中也无可比拟。

    “帝俊。”

    那老者慌乱行礼,道:“帝君。”

    帝俊摆了摆手,而后直接让禹王的锁链暂且打开,道:“想要做饭的话,就去做吧。”禹王大笑起来,道:“真的是,你的性格,如果不是敌人的话,我觉得我们会很投缘的。”

    “渊,契他们都不想要吃我的饭。”

    “我这些年可琢磨出了不少的菜式。”

    双眉垂落的驼背老者眼角抽了抽,心底把这句话自动翻译。

    这些年琢磨出了不少浪费食材的法子。

    禹王这个人,从来使人讶异。

    他仿佛有着某种极为玄妙神奇的能力。

    能够把一切上乘的食材,都做成一锅炭的模样。

    这些食物哪怕就是生吃味道都不会差的。

    被这位大聪明一烹饪,说是能把饕餮毒死,驼背老者都相信了。

    MD,禹王做的饭,饕餮都不吃。

    但是当这位一身粗布衣裳,头发乱糟糟的人间王者做完饭菜之后,身穿寻常衣物,却仍旧显得玉质金相,眉宇俊朗雍容的天帝却拂袖和他坐在一起吃饭,老者看着自家天帝面不改色地把一个个黑不溜秋的玩意儿塞到嘴里,心疼得很。

    不是,帝君……犯得着吗?

    禹王大笑:“有意思,帝俊你实在是有意思,愿意和我一起吃我的饭的,你还是第一个。”

    帝俊神色冷淡:“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和我同列的。”

    禹王咧嘴一笑:“我就不一样了,我倒是不讲究这个,只要愿意的话,谁都可以和我一起吃饭,人多才热闹啊。”

    帝俊:“你很得意?”

    禹王得意洋洋:“当然,我吃饭永远一大堆人一起,渊,女娇,还有契,还有路过的山神水神,你就始终一个家伙,孤零零的没个伴儿,多无聊?”

    帝俊平淡道:“满嘴的胡扯。”

    禹王放声大笑。

    帝俊提起酒坛,和禹王的酒坛碰了下。

    禹王双手端起这天神佳酿,仰起脖子大口大口地灌酒,一部分酒液洒出来,落在胡须上,打湿了衣服,像是一只雄伟的猛虎,而帝俊提起酒坛,对嘴饮酒的时候,仍旧潇洒异常,如同尊贵的凤凰。

    一顿酒肉后,帝俊拂袖起身,道:“大概是最后一面了。”

    大荒的天帝脚步顿了顿,侧眸看向重新被封锁起来的禹王。

    “刚刚窥探的目光,是来找你的吧?”

    “我不会去追究。”

    “禹王,姒文命。”帝俊道:“再见了。”

    “嗯……是啊……”

    被封锁起来的禹微笑着低语:“再见了。”

    “帝俊。”

    帝俊背对着帝禹点了点头,大步离去,并不再回头,两人都知道这最后的再见意思是,帝禹的魂魄已支撑不住下一次的相见,看守着此地的神将抬起头,看到禹王似乎也沉浸在这种英雄之间惺惺相惜,彼此最后一面的悲伤氛围里面,心中一时间唏嘘,然后……

    禹王打了个饱嗝儿。

    神将:“……”

    好的,氛围直接没了。

    屁的英雄惺惺相惜,不知道为什么,神将觉得如果不是被捆着,禹王搞不好会挠挠肚皮然后躺在床上打哈欠,然后右脚脚趾扣大腿去挠痒痒,这样一个中年大叔样子。

    禹王此人,从来使人讶异。

    就不该对这家伙抱有什么期待感。

    神将心中吐槽,将帝俊送出去之后,看到天帝从容离去,而神将恭恭敬敬地送别了帝君,看向旁边的驼背老者,道:“帝君,似乎很看重帝禹啊……”

    “是,自古以来,禹甚至于无法排在帝君对手的前十之列。”

    老者道:“但是力量强大超过他的,也不曾有人做到和帝俊鏖战三万里的壮举,到了最后五千里的时候,禹王其实已经战死,却尤不肯倒下,魂魄持剑厮杀,壮阔惨烈,我现在回忆起来,仍旧心有余悸。”

    祂回忆那个厮杀的夜晚,面对诸神,浑身染血的男人如同猛虎苍龙一般咆哮厮杀着,双手同时握持了轩辕剑和曳影剑,人族的怒吼响彻整个大荒,那一战的禹王证明了人的尊严和意志,绝不逊色于神灵的傲慢。

    所以,在女娇的计策施展的时候,帝俊没有出面。

    这代表着帝俊本身认可人族代表的智慧和勇气。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帝俊要对他……”

    年轻的神将迟疑。

    老迈的天帝山山神回首看着那边懒散的豪迈男子,知道对方的表情之下,是在无时无刻都承担着磨砺魂魄真灵的巨大痛苦,回答道:“面对地方的英雄,真正的尊重是什么?”

    “是以全力去杀死他!”

    “这是帝君的看法。”

    “留手,是对彼此的侮辱,是对那一日孤身鏖战三万里最终气决而死,身躯不倒的人族王者的侮辱,正是因为发自内心的认可和尊重,帝君才会选择拼尽全力将他诛杀到魂飞魄散。”

    老人叹息:“所以,这也是帝君的桎梏。”

    “唯独禹王这样的人才能有资格得到帝君的友谊。”

    “而作为内心认可和尊重的好友,帝君又必须全力将其杀死。”

    在这交谈声中,禹王头颅垂下来,他的四肢和腰部都被锁链困住,那些细细的锁链往四面八方蔓延,越往外面蔓延,就越是粗壮,等到最后,这锁链的粗度甚至于比得上泰山的高度,没入了岁月和空间的浩瀚云海。

    伴随着时间之云的涌动。

    锁链捆缚着的东西出现了。

    这五根锁链,每一根都捆绑在了一颗巨大的炽烈大日之上。

    泰山高度般粗的巨大锁链,在这大日之上简直细微的如同发丝,而这些巨大的大日之中,有着并非金乌的异兽嘶吼着爬行,拉着这座天帝山以似缓实快的速度巡游三界十方无穷世界。

    此乃天帝行宫。

    五颗恒星落入四方,朝着不同方向流转,禹王的真灵就这样被死死地固定在了天帝山,伴随着天帝山的游荡,其魂魄被不断地磨砺粉碎,直到最终,将比落入归墟更为彻底地消失在天地之间。

    “可能,哪怕是禹王,这魂魄也支撑不住了吧。”

    老者叹息。

    ……

    与此同时,龙虎山。

    “赵财神,我没有恶意的。”

    “来,我给你介绍下,大羿,好人啊,看着这长得多清秀?”

    “比起刑天那满脸横肉不帅气多了?”

    “你看,婴儿肥,可以捏的,手感特棒,非常治愈!”

    “哈?捏大羿的脸是恐怖片?”

    “哈哈你在说什么?”

    “真的,不会对你动手的。”

    “快下来吧,真的只是想要和你好好谈谈。”

    卫渊仰起头,无可奈何,赵公明飞得几乎要飞出大气层,或者说已经飞出去了,这家伙现在直接抱住了大洋彼岸新大陆国的导航卫星,死死抱住,不肯下来,也就是还有自我意识,情急之下没有抱了神州的卫星。

    现在那一颗卫星几乎像是抱枕一样被揉碎掉了。

    卫渊和大羿站在高空大喊。

    赵公明怒喊:“胡扯!”

    “我知道你养了一头饕餮。”

    “你连猎人都带来了!你自己又是厨子!”

    “你就是想要把我打成金乌然后把翅膀给烤鸡翅膀了。”

    “我诅咒你今年比去年更穷啊魂淡!”

    卫馆主大怒:“我家住着武财神关云长,我反弹!”

    “再说,我已经穷到没有办法更穷一步了好吧!”

    “反正,是真的不打算和你打架,也没打算做什么,你快下来吧!”

    赵公明大喊:“立字据!”

    “你立字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