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9章 《赵公明的龙虎山观察日志》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33
  第0679章 《赵公明的龙虎山观察日志》

    禹。

    哪怕是已经度过了太过漫长的岁月。

    哪怕是眼前这曾经粗狂豪迈的英雄已经快要黑发斑白,但是卫渊仍旧一眼认出了对方,而在那边的禹王似乎也在同时察觉到了窥探自己的是谁。

    只是下一刻,来不及进一步的推占,来不及看到更多的信息。

    河图洛书之上的画面重新开始崩散,化作了丝丝缕缕的天机纹路,河图洛书的分灵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到无法理解的东西,发出了一声惨叫,而后直接分离。

    卫渊下意识上前伸出手,下意识喊出声来:“禹!”

    眼前仿佛化作岁月迷雾,前面是渐行渐远的禹王和契,而卫渊自己在此刻重新化作了当年身穿褐色衣物,黑发乱糟糟系成马尾的古代陶匠,只是那两个家伙越走越远,他下意识地想要迈步追上去,可是才走了两步。

    背后传来声音:“不要去。”

    “站在原地,卫渊。”

    卫渊脚步一顿。

    烛九阴?

    他认出这个声音,下意识停在原地,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掌按在他肩膀上,在这层层迷雾之中,灰袍男子的身影突兀地出现,而就在这一瞬间的恍惚,卫渊发现自己重新回到了清醒之梦中。

    只是整个清醒之梦却几乎当场崩碎,河图洛书分灵已经重新从一块变成了两块,就这样中间还多出了一道道裂痕,大有直接有丝分裂变成四分的趋势。

    整个以他的真灵为核心构建的清醒之梦,在这个时候出现了巨大的坍塌,清醒之梦的地面破碎,天空暗淡,仿佛被烈焰烧灼腐蚀,被岁月侵蚀,彻底化作齑粉的趋势。

    烛九阴站在卫渊背后,手掌按住他的肩膀。

    卫渊此刻才注意到,自己居然下意识站起来走向裂隙,差一步就会从清醒之梦的裂隙里摔下去,真灵从真灵裂隙的梦境摔坠,这样一个不好恐怕会直接三魂颠倒,当场昏厥重伤,走火入魔。

    卫渊当即冒出冷汗,“这,这是……”

    “是帝俊。”

    烛九阴收回右手,道:“小心点。”

    “帝俊察觉了?”

    “不,只是帝俊抵达了禹现在在的地方。”

    灰袍男子嗓音沉静:“帝俊并不擅长天机占卜衍算的部分,但是却极擅长防御和攻击,如果祂刚刚真的察觉到了你在推演祂。”烛九阴的声音顿了顿,不带有一丝玩笑的语气道:“那么祂已经出现在这里了。”

    “这个清醒之梦,就归祂了。”

    “你和河图洛书,刚刚只是被动卷入了帝俊的星斗阵术之中。”

    “被余波反噬。”

    余波反噬?!

    只是余波反噬,就差一点让他的三魂颠倒,让河图洛书自动分裂以分担伤害?!

    卫渊心潮涌动,道:“……祂,这么强?”

    烛九阴语气略带一丝嘲弄,反问道:“你现在也已经看出来昆仑三神彼此的关系没有你想的那么融洽,那既然昆仑三神彼此的关系没有那么好,那么他们又为何会保持表面上的联手和合作,长达数千年乃至于近万年之久?”

    因为外力……

    卫渊自然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因为若不联手,就只有灭亡这样的外力压迫。

    昆仑神系略强大于大荒,但是昆仑三位神主,大荒唯独帝俊。

    这样对比的话,帝俊的战力绝对要强于那三位单独。

    灰袍男子淡淡道:“算是给你个教训,若是帝俊察觉,亲自来此,哪怕是我,也只能带着你去九幽,护住你的性命已经是极限,就此失去参与棋盘的资格。”

    灰袍男子语气玩味,道:“不过。”

    “若是你愿意舍下人间的诸多缘法,远离人间,去我的九幽做一个厨子,本座倒是也乐见其成,如何?到时候便是帝俊和开明亲至,本座也护得住你区区一个厨子。”

    卫渊下意识想到了这一世第一次见到烛九阴的时候,烛九阴九幽地下修建的那个跟监狱似的厨房,嘴角抽了抽:

    “这个的话,还请允许我拒绝。”

    我卫馆主这辈子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对自以为是的天神说拒绝。

    烛九阴呵了一声,转而语气平淡:

    “至于祂的实力。”

    “上古十大之中,各位天神各有所长,但是,无论怎么样排列,帝俊都永远在前三之列。”

    “前三?第一第二是谁……”

    “祂就是第一。”

    烛九阴随意道:“那个境界的存在交锋,根本无法分出第一第二第三,那三位是并列的,你可以认为,哪怕是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十大巅峰,同样隐隐分出了梯队。”

    “其中帝俊是任何阵营都公认的第一梯队。”

    “诸神之帝,最强之神,至于娲皇的综合实力,处于第四位。”

    “但是伏羲却绝对的第一梯队。”

    “帝俊之所以当年不曾吞并三界八荒就是因为伏羲的存在。”

    卫渊道:“伏羲,祂比帝俊强?”

    烛九阴摇了摇头:“不,未必……因为祂们并没有亲自单独厮杀过,但是伏羲和娲皇联手,曾经是上古时代当时无愧的最强……即便是执掌群星,涉及岁月和命运的帝俊,也只能够在其之下,居于第二。”

    “换句话说。”

    烛九阴深深注视着卫渊:“存在有哪怕是神话概念众人皆知,也无法击溃的敌手,譬如蚩尤,需要轩辕,风后,力牧,庚辰,神农,刑天,女魃,玄女等一众神代一流高手联手才能击杀,帝俊同样如此。”

    “按照目前已知的情报。”

    “唯独巅峰期的伏羲和娲皇联手。”

    “才能压制帝俊。”

    灰袍男子语气平静复杂:“所以,对于禹当年居然单人独剑和帝俊独斗大荒之上,纵横三万里后才战死,本座心中,既觉得嘲讽,竟然如此不自量力,却又觉得敬佩,竟然如此。”

    “和帝俊彼此厮杀到奔走了三万里才战死,轩辕也未必能做到。”

    “何况是当初被天机反噬受伤的姒文命?”

    烛九阴感慨:“不过,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他,毕竟,当年与其说是厮杀三万里,不如说,是禹王将帝俊带着远离了人间城池三万里之外,当时两人战斗的方向,是直接远离人间。”

    远离人间……

    卫渊恍惚了下,仿佛看到自己的好友不顾一切的和帝俊出面厮杀。

    最终将其成功牵扯远离人间后,坦然战死。

    “也就是说……那是真灵?”

    “是真灵,甚至于,是残灵。”

    卫渊闭了闭眼睛,心潮涌动,激动,以及一瞬间就想要奔跑过去找禹的冲动逐渐被压制住,许久后才睁开眼睛,道:“禹在地方,是哪里?”烛九阴摇了摇头,示意不知,大羿想了想,开口道:“是天帝山。”

    “天帝山?”

    “嗯。”

    大羿点了点头,解释道:“当年我的战弓,就是帝俊在那里给我的,按照说法,天帝山是和昆仑山相对的概念,昆仑山具备同时存在有不同世界的概念,而天帝山则是没有固定的时间和空间概念。”

    “你可以认为,那是游荡在昆仑,大荒,三界暗面侧的特殊存在。”

    “如果说,昆仑代表着十方共存,那么天帝山就是在十方之外。”

    “非生非死,无过去,无未来。”

    “不可见,不可想,不可去。”

    “只有以特殊的方法才能抵达。”

    卫渊咬牙:“去不了吗……”

    大羿摇了摇头,道:“以我们现在的实力,就算是靠近了,也无法抵达天帝山,我虽然知道大概的方位,但是也没有办法进入其中,只能够在固定的时间接近那一座山。”

    他比划了个手势,道:“大概就是,天帝山会在一个固定的时间和三界大荒的常态世界交错而过,那个时候站在大荒的边缘,能够看到天帝山,但是却无法抵达,就如同海市蜃楼一样。”

    大羿察觉到了卫渊的想法,微笑道:“你想要去?”

    “我必须去。”

    卫渊回答。

    沉默了下,卫渊的大脑反倒思绪越发清晰,排除一切的干扰讯息,他遵循着内心的真正想法,道:“如果有赵公明财神那里的那一枚箭矢,大羿你能发挥出多少的实力?”

    腼腆青年眼睛弯起来,笑意越发温和,而后安静温柔地吐出两个字:

    “巅峰。”

    “好,我会帮你带回来,凿齿……交给我。”

    卫渊吐出一口气:“就像是我们交出的答卷吧,我,我们,会以人族现在的方式,击溃那位天神的神将,而后就拜托你了,大羿,至少,至少请你带着我去天帝山的入口。”

    卫渊握着剑,道:“这几天时间,在梦里训练一下如何对付凿齿。”

    他思绪顿了顿,突而道:“对了,说起来还是有点好奇的,上古十大里面,没有分出最强的,那么最弱的是……”

    “哦,是不周山神。”

    “是不周山呢。”

    “不周山神。”

    “老山祖。”

    这一个答案直接整齐划一的被说了出来。

    “上古巅峰强者之耻。”

    “虽然说撞倒祂的那位也属于是巅峰强者,但是吧……”

    神农氏斟酌了下言语,道:“祂的败法,过于艺术性了点。”

    “就是被另外一位巅峰击败,或者说落入陷阱,我们只是会惋惜,会觉得那些设下陷阱的太过于无耻,岁月长河流转,无数传说出现又消失,或许过上千年,大家就会逐渐忘记祂。”

    “但是就因为这个死法实在是太前卫了。”

    能够背负天柱,跨越三界抵达世界之海边缘,挟山超海之神。

    居然在吃瓜的时候被一后生直接撞腰杆子上给创死了。

    那天之前,大家提起祂,还是,伟哉,挟天柱以超四海!

    那天之后,就是吃瓜变成瓜的典范,瓜中之王,猹中之猹!

    真是够惨烈的……

    卫渊无奈吐槽——因为死法太艺术性被记了几千年,也是绝了。

    他从清醒之梦中出来,额头还感觉到了一阵阵的抽痛,骑乘驳龙,回首看到那三万前锋军已经开始撤离,大荒的天空压得很低,天空中十二轮太阴星同时存在,是有别于人间界的瑰丽壮阔。

    转身驾驭驳龙,回到人间,直奔龙虎山。

    ……

    龙虎山上。

    身上挂了起码十二个道门神职,既是门神,又是护法神,雷神,武神,顺便还要驱逐瘟疫的瘟疫神,风雨神,甚至于帮忙种田的稻神,以及武财神的赵公明同志,洗漱之后,坐在龙虎山最高的树上,开始了他几千年如一日枯燥的生活。

    《赵公明龙虎山观察日志·新版本》——

    凤祀羽的日常——找吃的,吃东西,找吃的,吃东西。

    一天三次祭祀祝融氏。

    最近似乎打算第四次开始了。

    奇怪,这小姑娘这么吃东西,居然不会胖吗?

    有香客问她,她居然说是神灵保佑,那个香客显然不相信。

    不过,这个借口和龙虎山倒是相配。

    原来凤祀羽也会说谎啊。

    阿玄的日常——做早课,修行,给凤祀羽做作业,给凤祀羽做吃的。

    给凤祀羽投食。

    给凤祀羽弹琴。

    最近正在开始用零食诱惑凤祀羽去好好修行上课。

    效果拔群。

    昨天弹琴的时候,凤祀羽睡着的时候枕着他的大腿,结果保持原本动作不动维持了足足三个时辰,面红耳赤,之后气脉不顺,走路一瘸一拐,被山下回来的师侄怀疑是犯了痔疮。

    当夜收到马应龙三支。

    注:凤祀羽以为是好吃的,险些偷吃掉。

    女魃——大佬,脾气差,还是算了,不要观察的比较好。

    因为某些原因,赵公明同志对于实力强又脾气差的家伙有极为浓郁的心理阴影,翻过一页,记录老天师如下——

    在连跪三百把排位后,被官方认为是故意来找茬的。

    封号九十九年。

    张若素沉思,张若素决定打算等到九十九年解封后继续玩。

    更换游戏。

    遇到四个组团的新手。

    决定去打秋风。

    被剃了光头。

    输了一个通宵。

    狂喷垃圾话,说这四个家伙都是非主流吗,居然用关云长,武安君这样的名字,等到有机会见到这两位本尊,一定要好好提一句,然后带着他们一起嘲笑这些家伙。

    湖中仙女——正在尝试尾随张若素,将西方不老泉和返老还童泉给天师下药。

    第十七次失败无果。

    正在筹备第十八次,目前打算用不老泉来和面做牛肉面,以及用返老还童泉做红糖糍粑。

    另注:凤祀羽打算偷吃不老泉特产。

    另注2:小阿玄正在尝试防止凤祀羽偷吃不老泉。

    另注3:林玲儿在思考不老泉能不能让那小活尸恢复正常,和凤祀羽组成攻守同盟。

    今日心情:这吃瓜,真是一件美事啊。

    今日最后一句——

    我看到卫馆主上山了。

    看来,天师的麻烦又来了。

    愉悦啊,哈哈hiahiahia。

    以及,在下面隔了好一段时间,有另外的字迹补充了一行文字。

    这和赵公明截然不同的文字。

    用古怪的语气记录道:

    “在我们听到声音赶到的时候,原地只看到了这一本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