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8章 大荒神山,天帝封印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05
  第0678章 大荒神山,天帝封印

    “哟,轩辕,你想要出去吗?”

    “我就喜欢你这样得不到又嫉妒我的表情,多来点,多来点。”

    “哈哈哈哈,蚩尤,我会连带着你的份儿一起打出去的。”

    在知道自己也可以出去参战,和凿齿愉快‘玩耍’之后。

    刑天得意洋洋地炫耀。

    最后被轩辕和蚩尤按住好一顿爆锤。

    而清醒之梦中其他几位,对于这样的画面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卫渊表示,文官聊着聊着就会上手,用亲切友好的方式解决问题的争议,这难道不是随处可见的事情吗?

    这多正常。

    所谓平息争端,平者,定也;息者,呼吸也。

    平息争端就是使得创造争端的家伙停止呼吸,问题就解决了。

    卫渊无视了那边打得拳拳到肉的三大莽夫,反手将那河图洛书取出来,烛九阴动作不变,被祂流放到无数岁月裂隙当中的另一块河图洛书分灵重新浮现,在卫渊取出来的河图洛书才刚刚喊出一声:“冕下!”

    还没有来得及看到周围的情况时候,就直接合体。

    剧烈的天机变化浮现,又尽数地被压制留存,只在清醒之梦中回荡。

    河图洛书的剧烈变化,让那边打得热火朝天的三大莽夫都停下来。

    然后理所当然地凑过来吃瓜。

    最终伴随着天机的骤然压低,古朴的石碑之上自然而然地浮现出来了玄妙万分的纹路,河图洛书的声音惊愕,而后似乎不敢相信,最终突然放声大笑起来:“啊哈哈哈哈哈哈,力量,我感觉到了力量!”

    “回来了,都回来了!”

    “我的力量终于回来了,哈哈哈哈,从今往后,我即是天机!我即是天命!我将不受任何人的束缚,真正地把握命运!编织众生!一切都将在我的掌握之中!”

    河图洛书之灵放声大笑。

    身边无数天机验算,隐隐幻化出无数种命运长河的轨迹,更是增添了诸多的狂暴,霸道,浩渺崇高的神性韵味,让人忍不住恐惧,忍不住敬畏。

    让卫渊觉得当年的伏羲把这货拆了是完全有原因的。

    换他他也拆。

    直到河图洛书分灵以反派登场般的气势放声大笑:“从今往后,再没有谁能够劈……”它终于逐渐意识到周围的氛围似乎有些奇怪,抬起头,看到前面蚩尤,轩辕,刑天,大羿,卫馆主五个人做成一排围观。

    “挺有范儿啊。”刑天盘腿而做,怀中抱头行动,右手摩挲下巴,左手挠后脑勺的痒痒,颇为惊异地上下打量着河图洛书。

    “是啊,我家白泽要是也有这个气魄就好了。”

    羡慕的声音,是轩辕。

    大羿腼腆微笑不答,蚩尤皱着眉头。

    河图洛书那豪气冲天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了……?”

    一个战神,两个战神,三个战神……

    这是捅了战神马蜂窝了?

    蚩尤摩挲下巴,缓声道:“这个是,河图洛书?”

    “是真品吗?”

    卫渊道:“应该是真的。”

    刑天爽朗大笑道:“没事儿,是真的是假的,咱们鉴定一下就行了,这俗话说得好,假的好不了,真的碎不了,试试就试试吧。”一边微笑一边反手掏出一把大斧头。

    轩辕手中的轩辕剑出鞘。

    蚩尤反手掏出十魔兵里面最适合劈砍的战刀。

    几个莽夫的鉴定术毫无疑问都是一脉相承的。

    河图洛书被一重重巨大的黑色影子覆盖,转头看到了那边的灰袍男子,直接大声喊道:“强大雍容的轩辕黄帝,伟大的神农氏,斗战不息的伟大战神刑天啊,所向披靡的兵主蚩尤啊,还有那伟大的大羿,以及博物馆主。”

    “您们卑微的小洛随时为你们服务!”

    兵器的残影瞬间停滞。

    刑天斧贴着左边,刃口锋锐,蚩尤魔刀则是在右边,在河图洛书的背面,大羿右手扣着四根箭矢,如同虎爪一般,箭矢的锋锐之处抵着河图洛书的后面,轩辕站在前方,轩辕剑抬起,抵着河图洛书。

    雍容的人皇噙着微笑:“这才对。”

    河图洛书的视角,四大神代的战神俯瞰着自己。

    刚刚是被描边了。

    如果不说出来,搞不好就是被直接暴揍。

    轩辕微笑道:“你刚刚说,你要编织什么……”

    河图洛书分灵干笑着道:“伟大的人皇之始,人族真正第一位帝王啊,您说什么,小洛不知道啊……我,我承认我刚刚声音是有点大声……”

    轩辕把剑收回来,点了点头,笑着道:“乖……”

    “我们刚刚也就开个玩笑。”

    “欢迎欢迎。”

    河图洛书在得到力量之后膨胀的第二秒钟就被现实殴打回去。

    上古文官秘传交涉术×4,效果拔群!

    河图洛书老老实实地呆着。

    刑天凑过去,语带兴奋道:“快点快点,搜搜看我的头在哪儿?”

    “当年轩辕这小子把我的头劈下来以后,禹王又把我的脑袋带走不知道藏哪儿去了。”

    在一众老大哥的注视下,河图洛书开始老老实实演化天机。

    如果说河图洛书还是本体的话,那它确实不必怂。

    但是本体不是被伏羲拆了吗?

    这形势比人强,不能不低头,而且它觉得如果它真的把所有碎片都集齐了,最后搞不好这帮人会找到娲皇,然后就可以直接召唤伏羲了,然后伏羲出来,就是再拆一次。

    这不是怂。

    这只是听从了内心的指引。

    在轩辕颔首,烛九阴点头之后,河图洛书开始推演天机。

    石碑之上,无数密密麻麻的天机纹路流动着,最终编织岁月,洞穿命运的痕迹,流光浮现,石碑上出现了画面,而画面旋即被烛九阴直接扩大,出现在整个清醒之梦中。

    ‘确定是要把刑天的首级带回去吗?’

    粗豪的声音,却带着凝重,卫渊下意识抬起头,下意识停止脊背,推演的画面里面,穿着简单衣物,气质豪迈的男子似乎是在低语,那正是禹王姒文命。

    “禹……”卫渊呢喃。

    这应该是分裂山海前的事情。

    轩辕帝斩刑天,葬之于常羊山,而禹王后来更把刑天的首级带走。

    作为人间的后手藏在人间。

    “有点奇怪。”烛九阴皱眉。

    很快,卫渊也察觉到了烛九阴所说的奇怪的地方,画面里的禹似乎是在和另外一个人交流,但是在这画面里面居然没有那个和他交流的人,只剩下了禹王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眉眼疏朗,气质豪迈的男子叹息:

    “确实,人间分裂山海之后,为了防止诸神进犯。”

    “需要有后手。”

    “蚩尤葬之于空桑,共工封印于东海,有这两个在的话,哪怕是大荒那些无法无天的家伙,也绝不敢在人间开启神话概念,那会本能地牵引住蚩尤的敌意,也会惊醒封印当中的共工。”

    “这是人间界最关键的两个后手。”

    “但是也要有应对次一级麻烦的准备。”

    “明面上的话,和昆仑完成了约定,西王母和庚辰会在人间。”

    “庚辰或许会认真地履行和人间的约定,但是西王母,算了,她现在的性格完全是懒懒散散,贪玩好吃,还喜欢漂亮裙子……”

    上古禹王仰天长啸:

    “大姐头啊,你现在怎么变得和一个小姑娘似的?!”

    禹王转头看向一侧的方向,提醒道:“这句话你可不能和旁人说。”

    “不准录音,不准留影!”

    “我对大姐头那是很尊重的,就是她现在变得我都有些不习惯了,当年明明特别能打,她穿戴过去的铠甲指点我一段时间,我十八岁前的目标就是能把她打败,结果每次都被抽得鼻青脸肿。”

    庚金之主西王母曾经指点过禹?

    卫渊讶异,这种禹过去的经历他完全不知道,没有想过,禹王居然有这个经历,等等,这样说起来,西王母这一脉是不是都有下山来指点人族英雄的传统?

    九天玄女对轩辕,西王母对禹王。

    不过看起来,西王母似乎脾气很暴躁啊,至少打架才暴躁。

    还是说,戴上面甲所以能够尽情地出手?

    你以为是戴上了面具,其实恰恰是掀开了面具。

    正好没人认识,能够尽情地发泄。

    卫渊心底吐槽。

    禹王叹道:“所以,暗面的话,就以淮水祸君无支祁,以及战神刑天,这样有底牌,次一级的威胁也有应对的方法,明面,暗面都有。”

    “哪怕我出了什么不测,人间也应该能安稳绵延下去吧。”

    “制衡共工的九州铁也还剩下点,就放在这里了。”

    “刑天首级就放在这里好了。”

    画面里面,禹王将东西留下,而后布置了一层层的阵法,随后禹王洒脱离去,这一片山峦,伴随着山海分裂,沧海桑田,不断地发生了一重一重的变化。

    刑天的眼神变化犀利起来。

    刑天第二个头的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这个位置是……”

    卫渊皱眉辨认,打算之后尝试寻找,而就在这个时候,埋着刑天头的地方突然晃动了下,然后这个头居然自己走了出来。抖了抖身上的土灰,放声大笑道:“啊哈哈哈哈哈,姬轩辕你个蠢货,你居然以为这样就能赢了我吗?!”

    “浩浩天地,我刑天又回来了!”

    姬轩辕:“……”

    缓缓转头,脸上的微笑逐渐危险起来。

    刑天眼观鼻,鼻观心。

    可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钻出一只食铁兽,咬住刑天的头发直接就跑。

    刑天大怒:“??!卧槽,那是我的头!”

    蚩尤拍手大笑道:“好,好,真乖啊!”

    在众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这只食铁兽抱着刑天的头翻滚,最后咕噜咕噜越滚越小,变成个团子模样,飞腾起来,落入一只手掌上,视线向上,是一名面容俊美的青年,一身白衣,鬓角发丝缠绕金色彩线,玉冠束发,丰神俊朗。

    右手托着那封禁者刑天首级的东西。

    左手一根糖葫芦,张嘴咬了颗山楂。

    卫渊猛地起身,惊愕:“??!开明!”

    “这家伙……”

    烛九阴皱了皱眉:“看来,迟了一步……”

    “禹的后手居然被开明给拔了……”卫渊心中有着一拳砸空了的感觉,旋即也有恼怒,甚至于还有一种奇妙的,觉得这发展很合理的感觉——禹王的脑子,也已经尽力了啊……

    不过,仔细想想,人间的后手里面。

    西王母下落不明,蚩尤沉睡着,共工准备破封和人间打一架。

    水猴子的实力因为佛门东渡的原因受到了削弱。

    庚辰转世。

    现在连刑天的头都被开明兽刨出来了,甚至于可能是在三五百年前就挖走了,开明,这老银币……

    卫渊咬牙切齿,而画面上身穿白色明代服饰的俊朗青年消失不见。

    啃着糖葫芦溜达远了。

    卫渊恨恨道:“开明……”

    “嗨,你们在找我吗?”

    本来什么都没有的河图洛书上,突然一下又出现了开明的脸,从一侧一下跳出来似的,凑得极近,几乎就贴着河图洛书的石碑,俊朗青年笑容灿烂,嘴角从两侧勾起,眼眸幽深,伸出手打招呼似得挥了挥手:

    “哟,你们好啊……”

    “吃了吗?没吃的话,今天打算吃什么?”

    “卧槽!”

    “尼玛!”

    “淦!”

    “草!”

    伴随着四声整齐划一不知意义的声音,在石碑前看着画面的卫渊,刑天,蚩尤,轩辕,被突然冒出来的脸吓得一个哆嗦,猛地后退,而后整齐划一,四只战神的右脚直接猛地一脚踩在那张脸上。

    我踹!

    神棍给爷死!

    画面消失,四只脚直接踹在了河图洛书上。

    河图洛书半句话没吭出来,原地转体三圈半外加托马斯回旋直接飞出去。

    而后听得得得得的声音,一道道箭矢几乎是攒射出去,直接把河图洛书在空中打出了十七八种不同姿势,而后翻转,河图洛书重重落地,扑街。

    这还没完,众人手中都拔出兵器,死死盯着那边。

    卫渊嘴角抽了下:“居然被开明察觉了?”

    灰袍男子仍旧有兴趣喝茶。

    卫馆主咬牙切齿:“烛龙,烛龙你说句话啊!”

    “怎么回事?”

    烛九阴嘴角勾了勾:“看戏。”

    “哈?”

    灰袍男子看到博物馆主怒目相视,随意道:“确切地说,是过去岁月的开明隐隐把握住了来自于未来的天机窥测,却又不知道来自于何方,来自于谁,所以故意做出了这一个动作反应,祂的性格自古如此。”

    “真欠。”

    卫馆主嘴角抽了抽,精准得下了决断。

    真是充满恶趣味的家伙。

    但是很棘手。

    不过,既然如此,刑天的首级落入了开明兽手中,那么刑天的出差计划也得要中止了,看了看那边怅然若失的刑天,以及放声嘲笑的轩辕和蚩尤,卫渊收回视线,看向河图洛书,回忆刚刚浮现出的禹王,神色微变,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先前无法卜算禹王,从刚刚的画面来看,难道说,可以了?

    卫渊把扑街的河图洛书扶起来,而后道:

    “禹现在的具体位置。”

    河图洛书:“……”

    要不我还是继续扑着吧。

    卫渊道:“你刚刚已经卜算出了禹的信息,试试看。”

    “避开帝俊,只卜算禹。”

    “啊这……好吧,我试试看。”

    河图洛书想了想,憋足了力气,石碑上的纹路猛地亮起,经历过艰难的碰撞,这一次,居然不再是先前说的不可能,不再是毫无所得,而是出现了一座似乎无穷高,无穷广,极端高耸神圣,被云雾笼罩的神山。

    画面拉近,进入神山内部。

    一个身材高大,五官豪迈的男子被捆缚起来,一道道锁链锁着他的手腕和脚腕,将他整个人拉高锁在虚空,动弹不得,他的头颅低垂,曾经的黑发里面已经掺杂了白发。

    卫渊思绪凝滞,猛地起身:

    “禹!”

    遥远大荒。

    那发丝斑白,被死死捆住的男子似乎有所感觉。

    抬了抬头,面容依旧,唯独黑发几乎半白,正是当年曾经立下无数功勋的人间王者,呢喃道:

    “这是……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