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4章 战神,但是是涂山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21
  第0674章 战神,但是是涂山氏

    花店里面,少年谋主一开口就是重量级的话语。

    只是那位天女却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状,眼瞳微敛,只是噙着平淡微笑邀请谋主进入,阿亮坐在待客的沙发上,有种计谋落空的感觉……这位珏姑娘的反应略有超过他的预料。

    少年谋主在心底里把天女珏的情报修正了一遍——

    看来不是不擅应对这些事情。

    而是面对特殊人的时候,才会表露出稚嫩的一面?

    攻高防低,限定版本。

    看来只有阿渊持有对天女特攻啊……

    少年谋主哂笑一声,那边神色清冷平淡的少女语气温和,如同对待自己弟弟一样,道:“喝点什么?咖啡还是茶?”

    “红茶,有劳。”

    而当少年谋主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感觉到红茶里面的馥郁花香,以及那种几乎是瞬间碾压之前喝过所有茶的口感香气,微微一怔,看向前面那位端庄美好,具备神性气质的少女。

    而后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并不是完全没有效果。

    虽然没有如同阿渊那样产生破防暴击。

    但是却让这少女的心情显著上升。

    表面上不说什么,可是沏的茶却直接抵达世界级别,少年谋主沉思,这个是不是就是那位伏特加娘娘说的,‘口嫌体正直?’表面上没有什么异状,心里面已经开心到转圈圈冒泡泡的那种?

    嘴甜也是有好处的啊。

    和嫂子打好关系有饭吃。

    阿亮自我调侃了下,嘴角浮现微笑。

    珏道:“所以,你来是……”

    “哦,这个啊,亮先前看娥皇女英两位娘娘,还有那些水神们暂且离去了,所以有些好奇,应该是和珏姑娘你达成了什么协议?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和亮说说吗?”

    天女想了想,知道眼前这个少年的可靠,道:“确实。”

    “那些水神们,被劝说之后,都不愿意加入共工的阵营,也不愿意和人间为敌,所以希望能够和昆仑这边联手,希望得到我们的庇护,毕竟,面对的是水神共工,那位的实力,以及对于水脉的操控,远不是寻常的水系神灵所能比拟的……”

    她将刚刚的事情说了一遍。

    阿亮安静听着。

    茶水渐渐变凉。

    羽扇微摇,道:“所以说,是希望珏姑娘你代表昆仑,庇护他们是吗?那么,容亮问一句……”少年谋主声音顿了顿,道:

    “那些水神,愿意付出什么呢?”

    天女神色微怔。

    羽扇轻摇,少年道:“庇护祂们,将会直接面对水神共工的怒火;而不庇护他们,祂们在共工阵营,对于共工的实力也没有多少的增加,也就是说,拒绝他们对局势没什么影响,而接纳祂们则是会惹来祸患。”

    “虽然有千金买马骨的典故,但是,马骨毕竟也是落入我之手中,可以庇护,但是对方也必须要为获得庇护付出代价,这当然是对名声有碍,但是,现在人间可不是说为了名声而吃闷亏的时候。”

    “当年禹王治水,也是在涂山会盟,山神水神听从调遣的。”

    “阿亮你的意思是……同盟?”

    “非也。”

    少年语气平静,道:“要亮说,珏姑娘,你和阿渊,甚至于其余所有昆仑山神,水神的思路,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诸位,既然想要听的话,不如光明正大地出来,没必要藏在一侧。”

    声音落下。

    神性气机涌动。

    一道道身影自虚空浮现。

    眼见被察觉,泰器山神,钱来山神,崇吾山主,水神长乘,以及另外数名山神水神都齐齐出来,这屋子里一瞬就略有拥堵,老山主微微一礼,道:“小阿亮得罪,得罪,我等并非有意旁听。”

    “至于阿亮你先前所说,呵……不可轻易接纳那些水神,我们也考虑过了,我等的打算,也是和其成为攻守互助的同盟,但是小兄弟你之前所说,我们的思路一直是错的,老夫可不能装作听不到。”

    外面有人骑着车从老街走过,阳光从玻璃上流淌进来。

    落在少年的身上。

    少年羽扇微摇,前面天女坐于中央,老山主一侧拄着龙头仗,背后泰器山神巍峨,西山界第一武神钱来山神气质暴烈,其余诸多山神水神簇拥着天女,气势强横,藏于阴影之中,泰山山神也在其中。

    一侧是数名顶尖的山神。

    一侧只是相对而言几乎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年谋主。

    武侯奇谋,个人战力也极不错,但是相比起这些能扛山而走,转瞬将千丈高峰直接砸下的古代天神,泰山山主比起来,他个人的实力几乎不值一提,但是此刻,气机上居然丝毫不落下风。

    钱来山神大笑道:

    “没有想到,你小子实力也颇为不俗,居然能察觉我等。”

    少年谋主喝了口微凉下的茶,哂笑道:“亮可没有察觉。”

    “毕竟我实力寻常。”

    众皆愕然。

    “但是,这些事情,并不需要用修为,亮便可知道了。”

    我又不是阿渊。

    少年指了指自己的眉心。

    “只需要简单的观察,判断。”

    “兵法基础,便是诡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亮虽不才,军阵之上的判断也能运用于平日的。”

    “不才……”

    崇吾山主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只是态度稍微郑重了些,转口缓声道:“你刚刚说,我们的思路是错的,不如说说看,小兄弟你的见解?也好叫我们这些老家伙们看看你这年轻人的思路,毕竟年轻人脑子活络。”

    亮死的时候都已经五十多了好吧。

    少年心底吐槽,不过一方面自己现在完全是以少年时的状态复苏。

    未来的那些经历,竟仿佛一场模糊的南阳之梦。

    另外一方面,五十多岁和这帮五千年以上的家伙比,确实是年轻。

    也难怪他们不服气。

    少年嗓音温和,道:“见解说不上,只是亮有几个问题心底不是很了解,诸位可曾见过西王母,开明,陆吾三位的过去?”

    老山主摇了摇头,道:“这,哪怕是老朽也不知道。”

    “那几位的过去太过遥远了。”

    “我们是后来被征召为昆仑神系的。”

    阿亮道:“原来如此……那么,亮猜猜看,诸位,还有阿渊想要尝试同盟的原因,是打算进一步地提升自己在山神水神体系当中的影响力,让那位开明不得不正视你们的存在。”

    “所谓反客为主之计策,为人驱使着为奴,为人尊处者为客,同盟是第一步,目的是从被开明兽单纯驱使的境况里走出来,成为昆仑需要郑重看待的客人。”

    “第二步,须乘隙。”

    “找到开明的破绽,加大自己在昆仑体系的影响力。”

    “第三步,须插足,声望足够之后,便要开始慢慢发布一些命令,从小事开始,一步步加大自己同盟的影响力,直到真正能够影响到了昆仑的主要走向,这便是第四步,手握天机,反客为主。”

    “这正是反客为主的计策,虽然在现世已经是一个普通的成语。”

    “但是这其实是一整个完整战略的排布。”

    “诸位的打算,大概是这样罢?”

    少年谋主语气温和。

    泰器山神神色微凝。

    钱来山神脸色绷不住,干笑道:“是,是啊……”

    “哈哈,我们就是这么想的!对,没错!”

    山神,绝不会睁眼说瞎话的!

    所以他一边爽朗大笑一边闭上眼睛。

    祂们根本没有想到这一步,祂们只是打算通过结盟增大自己的影响力,让开明不会轻易动祂们。

    怎么会有人在还没有结盟的时候直接预料到四步之后的计策?而且,这一整套计策几乎是绝对可行的,最终目标是直接把开明取而代之,这就是人间十哲?而且还只是在隔壁看着这边的交流就推测出了这么多。

    这,十哲,十哲全部都TMD是怪物吗?

    就如同烛九阴所说,这白衣谋主最大的破绽之一。

    性格温和,而不软弱,具备有人类一切美好的品德和高尚的情操。

    为家为国,外貌俊美,琴棋书画全部青史留名,墨家机关术千载之后还在传承,诸葛连弩是神州古典机关兵器的巅峰,木牛流马更是无数兵家眼馋到流口水的好东西。

    随便做的小玩具孔明灯,孔明锁都是后世经典玩具,写点家书就被书圣收藏,做个饭菜都是神州北方千余年的主食,为了避毒瘴就成为了云滇茶祖。

    从兵家,儒家,墨家,到琴棋书画,诸多杂技,治国外交律法。

    真正概念上的全方位六边形战士。

    连感情上都是没有一丝绯闻的纯爱战神。

    唯一被狂喷的黑点就是你特么把事情都自己干了,自己早死还让季汉人才青黄不接,专断独权,你不看正史你都不肯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完美的男人。

    所以这么完美的武侯当然具备有以己之心度人之心的宽宏大量。

    但是,他错就错在认为别人至少能跟着自己的脑回路一起跑高速,往往出现了一回头,啪,队友没了的惨烈局面,世界上,似乎也只有阿渊能让他稍微顾忌一下,大脑在告诉奔跑的时候时不时得回头看看,阿渊是不是又掉队了。

    而他刚刚所说的话,仔细琢磨甚至于可能会被人觉得是在嘲讽。

    就像是你考完试考了五十九分,一个家伙拿出一张满分试卷。

    微笑着说:“来,让我看看你的。”

    “你一定也是这么做题的吧,和我的分数一样对吧。”

    这不是挑衅是什么?

    学婊之中的学婊。

    茶味浓郁。

    老山主倒是性情宽厚,琢磨了下这结盟之策的完整,已经是心中叹为观止,而更让他心中震动的是眼前的少年谋主说这计策是错的,神色凝滞,道:“那么,小先生说我们是错的……”

    羽扇微摇,遮掩面容,少年嗓音平淡:“结盟之策的基础。”

    “是开明真的会因为你们的实力提升化作同盟而不对你们出手。”

    “但是,真的如此吗?”

    他眼底幽深,右手羽扇,左手面不改色给自己倒茶,缓声道:

    “你们,珏姑娘,甚至于阿渊,都默认了,昆仑三神之间的关系其实没有那么糟糕,祂们之间是有几千年的交情的,所以,才会对开明对西王母动手而不解,但是,如果说,换一个想法呢……”

    “并非是三方合力以支撑昆仑。”

    少年谋主羽扇横扫,而后指着珏,嗓音断然,将一直笼罩在众人大思路上的黑暗雾气给搅碎:

    “而是,本就彼此征伐,三足鼎立!”

    “故而,亮说,你们一开始,思路就是错的!”

    ……

    轰擦!!!

    大荒和人间的缓冲带之中。

    那位主将手中的玉剑撕扯出明亮流光,具备有撕开山海般的威力,转眼和那自称卫渊的男子换招,他也是一国顶尖的高手,实力之强,独步一片天地,见到卫渊掌中刑天斧朝着要害砸落。

    这主将心底也腾起一种惨烈决然,不顾不避,往这人心口刺去。

    既是顶尖高手,自然知道这个时候迟疑一丝便是必死。

    唯独死中求生!

    他重新拥有了自一介小兵成长起来,把性命寄托于剑上的豪迈!

    对面的战斧沉重,自己会胜利。

    他掌中的剑果然刺入心脏。

    主将大喜,而后就听到咔嚓一声,自己的神兵玉剑居然寸寸崩碎,化作齑粉,他看到那家伙心口哪儿居然有一座变小的石碑,自己的玉剑连一丝划痕都没有留下,反倒是那石碑大叫起来:“打啊!”

    “有本事打啊,吃饭了没?!”

    “来啊!打啊!没吃饭啊!”

    被算计了!

    主将神色凝固,那石碑坚硬无比,仿佛世界上只有几种巅峰神兵才可能劈碎,导致他身体出现僵直,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似乎比自己还慢的战斧猛烈加速。

    他故意的!

    主将怒吼,首级被劈斩下来。

    鲜血淋漓,刺激地驳龙长啸,而卫渊吐出一口浊气,至此,三万先锋军的全部将领校尉皆死,那主将真灵强大,被刑天斧劈了还处于完整阶段,咬牙道:“你就算是击溃我等,又有什么用?!”

    他放声大笑:“此乃是阳谋,堂堂正正,尔等必败!!!”

    “必败!你个莽夫,莽夫啊!!”

    “是吗?”

    那位战神左手掏了掏,手里多出一个奇怪的装置,按了下。

    白色如同笔一样的装置上有蓝色的光闪动着。

    而后,熟悉的嗓音从里面念出来。

    “我们的战法,根本不是亲自入局。”

    “而是直接将那加持过人间兵器原理的金乌之羽撒入人间。”

    “让人间同时被十轮大日轰炸。”

    “直接重创刚刚突破封印的共工!”

    “再度开启如万年前波涛汹涌的大局。”

    ??!

    主将真灵的神色缓缓凝固。

    卫渊微笑道:“我们家的好传统可不能丢掉,对了,这个可是新版本的录音笔,有剪接功能呢,否则的话,共工那种傲慢的性格肯定不会搭理我,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

    “嗯,选择战神关键词,和共工关键词,进行音频替换。”

    他稍微操作了下,录音笔里面传出来了熟悉的声音:

    “那共工呢?人族的共工传说,可是哪怕过去了足足五千年都没有彻底消失啊!”

    “至于共工,要我说,完全可以当做……”

    “放屁!”

    声音里面的那种傲慢,自信,不屑完全表露出来。

    那主将神色呆滞,而后真灵剧烈波动起来,惊恐咆哮:

    “你算计我!!!”

    卫渊抛了抛录音笔,“所谓言多必失,没想到,神州饭圈那帮家伙断章取义的手法,居然还能在这里派上用场。”

    青年把录音笔收起来。

    而后在主将真灵目眦欲裂的注视下,优雅躬身,右手轻扶心口一礼,黑发扎成马尾,温和道:“自我介绍下。”

    “卫渊。”

    “卫姓,涂山氏。”

    ……

    眼看着那真灵不甘心地溃散,卫渊五指微握,将那真灵握住。

    深深吸了口气。

    接下来……

    得去面对烛九阴了,想到那灰袍男子,卫渊嘴角抽了抽,心底自嘲:

    过去的我,你究竟做了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