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3章 人族战神,可不是传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50
  第0673章 人族战神,可不是传说

    人间·山海裂隙外。

    在处于大荒和人间的缓冲带,或者说,这里直接就是大荒超凡生物联军聚集在人间裂隙处的前行军,真正的百万大军还在后面,尚且没有真正进入这里。

    整个军队处于驻扎状态。

    各个地方都有蓝色的光柱升起,化作足以抵御陨石正面冲击的防御法阵,军中的营寨,以符合地脉大阵的方式组合在一起,哪怕是火山爆发也无法对其产生丝毫的干扰。

    来自于大荒各个传说中国度的修行者们军容肃整。

    哪怕只是前行军,但是被选拔来进行这个任务,本来就已经是唯独精锐才有的资格和待遇,这些军队曾经在大荒之中诛杀魔神遗种,本是各个国家的一线军队,是受到天神征召,才汇聚起来。

    在最中心的营寨里。

    来自于西北天境十八个国度的名将们汇聚一起。

    “大军还有多少天才能过来?”

    “约莫在半月之内了。”

    “百万齐至?”

    “是,这一次是帝君直接下了神令,要率齐精锐进入人间,毕竟人间,似乎直接关系到四方诸神之一的后土娘娘能否恢复全盛的关键,帝君曾经承受后土之恩,所以才要参战。”

    一名面容粗狂的将领回答。

    但是对于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些都是在战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的各族名将是不会相信的,当然,表面上大家还是要装作我们认真赞同,你说得对,伟大帝君不会有错。

    背地里的小心思谁也不知道。

    那似乎是龙族出声的将领抹了把胡须,道:

    “这一次的主将是谁?”

    “是大荒十大名将之一的凿齿。”

    “凿齿?”

    先前开口的将领惊愕,“祂,他不是……”

    “对,神将凿齿,和羿战于寿华之野,最终死于大羿的箭矢下。”

    “但是这位凿齿,是当年那神将转世,又被帝君亲自点醒了过去的记忆,一身实力,在十七岁的时候就抵达了当年的巅峰,亲自持枪,参与各地之战,以表复仇之念。”

    三万前行军的统帅低语:“我曾见过他。”

    “神代之中,传说唯独大羿能使用的战弓,你们可知道?”

    “那把射……”接下来的日字没有说出来,就被旁边的人捂住嘴,前者这才意识到,自己身为大荒将领,说出射日这两个字怕不是当场就要被神罚给灭掉。

    只好语带敬畏:“那把弓?”

    “是。”

    主将低语:“凿齿二十一岁的时候,把那把弓直接拉断了。”

    “大羿的弓箭?!”

    “是,帝君说,他的实力已经超越了当年的羿。”

    “岁月流转,后世众生之中,必然会诞生超过过去英雄的存在,这是一个常理,风流人物,代代都会有,否则的话,整个三界大荒,昆仑人间岂不是一天一天走下坡路?”

    “祂才是这一次真正的统帅,撑天之神重,是作为战将参战的。”

    “超越大羿……”

    众人彼此对视,呢喃自语。

    超越大羿的神将凿齿,以及,撑天之神重,统帅足以猎杀神魔的百万雄兵,目的只是踏入人间,参与和昆仑,和水神共工的一场角逐,他们隐隐然已经有所感觉,自己或许正是下一个传说时代的开端。

    也因此,心中莫名浮现出了一种壮阔感。

    “凿齿将军为什么现在还没有回来?”

    那龙族战将询问道:“以他的速度,前世就能够和大羿一对一在荒野决战,最后是因为他手持长矛和盾牌,灵活度输给大羿,才战死的,但是能够和那个大羿交锋也代表着他速度绝对很快才对。”

    主将迟疑了下,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么和你们说说也无妨,你们可知道我们这一次的敌人,轩辕后裔,炎黄部族当年之所以能够生生杀出了人皇威名是怎么来的吗?”

    “是两个,一则为战神,二则为神器。”

    “凿齿将军正在运送的,就是神器。”

    “神器?什么神器?轩辕剑,还是说什么?”

    那主将没有正面回答,而是道:

    “你们可知道,当年中原四凶之一的梼杌战死的事情?”

    “当然知道,只是可惜,这梼杌居然鲁莽到了离开地之四极,结果死在那儿了,你说这个做什么?”旁边一将领反问。

    “呵……要运送的,就是杀死梼杌的神器!”

    “或者说炎黄部族现在的神兵。”

    主将语气断然,道:“梼杌之战,就是那位开明卖给我们大荒的一个人情,梼杌之所以会选择离开自己的驻地,以失去神话概念的方式去战斗,也是因为开明尊神的计策。”

    “而目的,就是逼迫人族使出他们最强的武器。”

    “什么!?”

    “那一战的时候,我大荒将那叫做核武的兵器如何发挥效果全部看在眼底,并且以天机还原,加强,人族的才智确实可怕,但是他们本身太弱,神可以忽略他们所忌惮的那些安全当量,完成他们无法完成的实验。”

    “而现在,是以金乌之羽为原材料诞生的坍塌大日,足以在一息之内,诞生超过原本人族兵器百倍的威能,这威能太大,甚至于足以对神灵产生威胁,所以需要凿齿将军运送。”

    “我们的战法,根本不是亲自入局。”

    主将手中的兵器猛地抵着人间界地图,道:

    “而是直接将那加持过人间兵器原理的金乌之羽撒入人间。”

    “让人间同时被十轮大日轰炸。”

    “直接重创刚刚突破封印的共工!”

    “再度开启如万年前波涛汹涌的大局。”

    人在反向破解神的概念,而神也早已开始洞察人的神兵。

    自古如此。

    众将心潮起伏,其中那龙族将领道:

    “这样说起来的话,那么那位开明尊者……”

    主将迟疑了下,想到那温和微笑的神灵,还是摇了摇头,语气忌惮道:“开明神洞察十方,那种兵器,恐怕祂手中也已掌握,毕竟,这兵器的作用模式就是祂卖给我们的人情。”

    “若非如此,一无所知的我们怕是会吃一个大亏。”

    “只是人间是单纯的技术。”

    “我等是以九位殿下的蜕羽为基础引动大日神力,然后完成更强的能量爆发,至于昆仑,我也不知那位开明会怎么开发掌握……”

    龙族战将心潮澎湃,而后迟疑道:“既然说神器已有了,那战神呢?人族的战神传说,可是哪怕过去了足足五千年都没有彻底消失啊。”

    “至于战神,要我说,完全可以当做……”

    那主将语气顿了顿,道:“放屁!”

    “什么?”

    其余名将都有些惊愕。

    而那主将语气平静,右手笼罩着手中的战剑剑柄,道:“你我都是从战场上厮杀出来的,也都知道,战场之上,兵戈煞气,杀机地脉,甚至于参与战阵的修士实力,这些才是左右身负的关键。”

    “主将所需要做的,是控制着煞气,和天地气脉融合。”

    “化作战魂和虚神,继而反向强化了兵士的战力。”

    “自古以来五千年,从没有正面突破这些,靠着自己一个人去立下不世功勋的人,胜利必须要凝聚一切的力量才对。”

    “那蚩尤,大羿,还有刑天这些……”

    “哼,你又什么时候见过他们了?”

    主将道:“传闻中蚩尤有八十一个兄弟,每一个兄弟都代表着一个氏族,炎黄一脉更是把人族最初的部落凝聚成为了国家,要我看,这恐怕所谓的战神之名,也就是他们率领军队不断征伐,而后将军队的战功,都归于一个人身上。”

    他伸出手指了指周围的诸多将领,道:“比如,蚩尤九黎八十一个部族,率领数十万四处征伐,立下了赫赫战功,而却又将这个战功全部归功到了蚩尤一个人身上,这不就塑造出了一个仿佛神话的传说?”

    龙族战将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主将道:“哼,只是障眼法而已,是为了给那个时代孱弱的人族一个念想,作为人族的旗帜宣传的而已,那些没有什么眼力劲的家伙相信了,你我都是战场上历练出的,怎么也信这个?”

    “来,诸位今日休息,等到明天……”

    外面传来了吵杂的声音,正在吃喝的诸多将领皱眉不愉,道:“这个时候,早就应该要休息了,居然连隔音阵法都有些隔绝不了,军法官要好好得吃点鞭子了。”

    他站起身来,提起那柄花纹大斧,迈步走出去,眼底散发赤金。

    才伸出手触碰到营帐。

    哗啦!

    营帐垂落下的门被猛烈的气浪逆着冲撞席卷,一道森冷的斧光猛地逆着扬起,鸣啸的战斧直接将那龙族战将的首级斩下,身穿铠甲的身躯伫立在哪里,死不瞑目的首级已经被热血冲撞飞起。

    一瞬死寂。

    这主营营寨之中的诸将都下意识拔出兵器,其中主将怒道:

    “来者何人?!”

    赤色的驳龙人立而起,已经有足足三米之高,嘶鸣之声,骑在战马之上的男子右手刑天斧微握,身上有伤势,但是这些伤势却似乎只是让他的气势更为暴烈,赤色的火光暴起,主将视线掠过此人,看向其身后。

    可恶,军营阵法怎么会……

    瞳孔收缩,失去了思考能力。

    夜幕之中,阵法流光化作碎片。

    其背后的营寨里出现了一条畅通无阻的道路,四处血色,已经断裂的兵戈,足足十里的军营营寨,被一人凿穿,处处都是呻吟声,只是被隔音阵法阻拦,没有被察觉。

    那种一人凿穿军队的惨烈气势几乎是扑面而来。

    近乎千人的修士手持兵器,已经呈现一个包围圈的模样围绕着,但是隔着足足三十步,没有任何人敢于上前半步,战马平静步步往前,身后的修士精锐们亦步亦趋,眼底惊恐。

    主将脑子一懵,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一行文字。

    尧乃使羿诛凿齿于畴华之野,杀九婴于凶水之上,缴大风于青邱之泽,上射十日,而下杀猰貐,断修蛇于洞庭,擒封豨于桑林。

    人族,战神。

    这不是传说吗?!

    这是传说才对啊!

    战马长嘶鸣,握着战斧的手掌上留下些鲜血,声音漠然。

    “炎黄,卫渊。”

    主将心潮澎湃,从牙缝里挤出声音:“……战神?”

    “你猜?”

    反手,刑天斧划出暴烈的痕迹,狠狠地砸下。

    ……

    啪!

    棋子落下,整个棋盘上的棋子都震颤了好几下。

    “你输了。”

    武安君语气平淡愉快。

    楚霸王的右手握着棋子,打磨光滑的棋子硬生生被捏碎化作齑粉。

    现在四大名将的棋局排行榜,西楚霸王仍旧是垫底的,而第一名居然不是武安君,而是大汉寿亭侯武圣关羽。

    “某读春秋的!”

    关云长抚须,语气平淡。

    项鸿羽对于关云长没有什么感觉。

    反倒是那边武安君嘴角微微勾起的一丝微笑,就刷一下把心火撩拨起来,恨不得当场来一把全武行,少年谋主微笑着推荐给了他们一个新的游戏方式。

    “既然觉得下棋不够有意思,那么不如打打游戏?”

    “这是亮从行动组那里讨来的游戏,当然,已经全神州发行有一段时间了,模拟将领带兵战斗,颇为写实,虽然只能运用一些简单的战略,但是也比起棋子来得有趣味。”

    上了火气的几名名将毫无迟疑。

    直接注册帐号,打开游戏。

    古代军略类型的游戏,这帮老帮菜直接注册自己的名字。

    “大秦武安君。”

    “西楚霸王。”

    “大魏张文远。”

    “大汉关云长。”

    先是下棋,而后模拟军略的交锋。

    军略的交锋肯定无法满足他们,只会让他们心底越发躁动。

    那个时候再放出去,便是主将求战,故而锋芒毕露。

    少年谋主心中自语。

    这当然不是什么高明的计策。

    若是只有一个名将,甚至于不会有效果。

    但是很遗憾,这里有四个名将,彼此本来就隐隐有争斗之心,稍微一撩拨,就立刻自己争起来了。

    毕竟,男人都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

    名将更是,自古名将,无不刚而自矜。

    云长如果不傲的话,也就不是云长了。

    所以这计策反倒很顺利,阿亮看着这些老杀才们注册帐号,而后武安君提议:“一人一个方向,嗯?这里居然有个人等着,是所谓围剿新兵的玩家?”

    “兵力比较多。”

    “这游戏也有不少的规则限制发挥,这一次,我们四人联手。”

    四位名将审时度势之后决定这一次联手。

    关云长看了一眼对面的帐号,念出来:“龙虎超神,寂寞无敌?”

    “呵……”

    居然比关某还能装逼,削了你!

    项鸿羽道:“看谁的杀敌数字最多。”

    张文远道:“上善!”

    龙虎超神,寂寞无敌VS武安君,汉寿亭侯,张文远,楚霸王。

    战役,开始!

    而阿亮看着战局,这边的进度一切照常,白泽现在主动工作的心极为炽烈,已经开始从每天八小时转变为主动九九六,反倒是阿亮得劝他休息下,只是这边虽然顺利,他心底还是有些担忧外出的卫渊,旋即又有些头痛——那位冠军侯的阵法正在布置,很快就可以拉回来。

    但是有一个问题,那个冠军侯的性格,可能……比较毛躁。

    希望不要是把十七岁时候的冠军侯拉出来。

    真·撒手没之plus强化版本。

    卫大将军说你就在旁观晃悠晃悠看着,多看多学。

    “好嘞舅。”

    当时答应得好好的。

    第二天转眼就失联了的那种。

    那个最桀骜不驯也是最锋芒毕露时期的霍去病,性格恐怕……算了,不管了。

    让阿渊头痛去。

    少年谋主顺手甩锅,转而看向花店,见到娥皇女英和诸多水神暂且离去,想了想,推开了花店的门,珏讶异抬头,少年谋主嗓音温和,羽扇轻摇,道:“方便聊一下吗?”

    他的声音顿了顿,道:

    “嫂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