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8章 从岁月之中,取得否定诸神的力量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98
  第0668章 从岁月之中,取得否定诸神的力量

    纯粹的水行神性汇聚在一起,仿佛让整个老街都陷入了传说中的时代,连那些普通人的邻居都发现了,神色呆滞,注视着这仿佛远古神话重现的一幕。

    作为现代初步涉及修行的人。

    他们能够感知到这看似寻常的一幕代表着什么。

    那种来自于远古神性的苍茫和浩瀚,仿佛一条条的水脉重重压制下来,让他们呼吸都感觉到了困难,神代之力和寻常修行者的差距巨大到了绝望的程度。

    水流转动,一尊尊身材或者高大,或者巍峨,或者气质清冷,或者缥缈如仙的身影踏上了老街,给予人恐怖至极的压迫力,这便是神灵之力,是让人无法忽略的磅礴之势,仿佛在自己的内心都要留下烙印。

    仿佛有神圣的声音在低语着,颂唱着。

    那是自古以来祭祀他们的人族,在跪拜,这种气氛的影响让现代这些人都忍不住想要跪拜,自内心浮现出臣服之意,跪拜吧,唱诵吧,叩首吧。

    啪。

    棋子落下在棋盘。

    仿佛一股寒意自心底诞开。

    刺骨的冰冷。

    那种天神对于人族自然而然的压迫力消散。

    正在下棋的老人打了个冷颤,看向前面三十来岁的男子,后者道:

    “这局棋,下完了。”

    “什么?”

    老人愕然,下意识地一看棋盘,而后神色微凝,看到这位棋艺一直很差的白老弟,居然下了一子极为老辣厉害的好棋,自己的生机打算完全被堵死,不出几步就会溃败。

    这,你怎么可能……

    他抬起头。

    看到那中年男子转身走出。

    老人急切道:

    “不,小心,快点回来……”

    声音戛然而止。

    黑色的甲胄浮现在虚空,伴随着肃杀的声音覆盖在了温和的男子身上,五指微握,踏步而出,武安君平静站在了那诸神之前,双手拄着秦剑,剑锋直接抵着地面。

    神域气息,被生生冲散。

    暴虐的血煞之气冲天而起,人族五千年,杀伐之重,唯一一位足以和蚩尤之祸比拟,却又拥有克制理智的名将,也是目前名将之中唯一一位接触到类似神话概念的存在。

    武安,白起。

    烈烈桓桓,时维武安!

    神机电断,气济师然!

    那些水神动作顿了顿。

    扑头盖脸被蚩尤级别的血煞之气给糊了一脸。

    思绪凝滞,这种磅礴的煞气,让祂们心神都晃动起来。

    “要打架?!”

    左侧,传来了枪锋摩擦地面的声音,坚实的,被道术加固过的地面,如同豆腐一样被摩擦出了痕迹,高大俊朗的男子小心翼翼地把门关上,掌中一柄肃杀暴虐的墨色重枪鸣啸。

    西楚,霸王。

    羽之神勇,千古无二!

    前面那位身材高大耀武扬威的水神思绪凝固,看了看左边从楼上出来的武安君,又看了看右边仿佛上一刻还在做饭,身上还围着围裙,一只手提着霸王枪的男人,又看了看武安君。

    嗯?

    等下等下?

    这条街的画风是不是有点太糟糕了?!

    不是,这什么地方?

    有问题!

    这儿有问题!

    而这个时候,从老街前方,传来了战马嘶鸣的声音,一匹胸膛宽阔身材高大的战马如同踏着烈焰般从前方出现,身材高大的男子右手斜持青龙偃月刀,一双凤眸缓缓睁开,缓声道:

    “何妨孽神?”

    “可知关某青龙偃月刀……”

    二十四史唯一阵斩上将军记录持有者,威震华夏。

    老街尾端。

    前去送诸葛孔明书信而归来的张文远微笑着抽出战戟。

    “未曾想,还能够和亭侯联手。”

    “文远之幸。”

    “当年白马之战,亭侯阵斩上将,文远却无所得,今日我定要斩杀比亭侯更多的首级才行。”

    八百夺十万大军之气。

    登锋陷阵这个成语的根源。

    那位当先的水神皱眉。

    区区四个人,居然敢如此嚣张?!

    武安君数了数:“一,二,三……没有特别强大的气息,一共二十八个,嗯,四对二十八。”

    水神仰头,心中冷笑。

    看来也是个知道彼此实力差距的人。

    四对二十八,怎么看都……

    武安君缓声道:“优势在我,诸君,一如既往全歼……”

    “算了,不全歼了,留几个人头,我们需要问问情报。”

    武安君按捺住了自己的冲动。

    说出不全歼之后,居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问完以后?

    武安君的行为模板已经彰显了问完以后的下场。

    水神面色呆滞:“???!”

    不是?!

    等下,四个凡人对二十八个神,怎么都是你那边……

    关云长语气难得温和:“那就比一比吧。”

    青龙偃月刀斜持,刀锋拖地。

    浑身重甲的赤兔迈步,地面塌陷。

    张辽手中,战戟抬起。

    霸王枪只是随意横握,懒散到无所防备。

    秦剑双手抬起,三位兵形势名将的气息在这一瞬间被武安君融合在一起,达成共鸣,彼此实力流转,气机再度暴涨。

    四方包围之势。

    所谓包围的意思是,你们被我们四个包围了。

    正要开打,突然远远地又遁来两道身影,是两位容貌秀美的女子,其中一位身穿鹅黄色裙装,见状惊愕,急急道:“停手,怎么回事?我不是让你们来这里好生拜访吗?”

    她眼底浮现怒意,望向那个水神。

    水神惊愕道:“……这,娥皇娘娘,我确实是好生拜访了啊。”

    祂也很憋屈:“好教娘娘知晓,咱们可是按照神代的规矩,带着礼物,提前散发气息,以表示尊敬和没有敌意,恭恭敬敬地过来了的,可谁知道这四个莽夫,好没有道理,一见面就要开打。”

    娥皇愕然,而后哭笑不得。

    本来在暗中准备出手的卫渊也走出来。

    心中讶异。

    不属于山海界的水神,原本以为是共工的,没有想到,居然是娥皇和女英这两位,说起来,这两位有段时间没有见面了,之前见面,据说是在整理疏理各地的水脉水神。

    难道就是在做这些事情?

    却没有想到,是因为文化不同,神代时期表示尊重恭敬的礼仪,在这个超凡隐没刚刚复苏的时代,几乎算是贴脸嘲讽,差一点就打了起来,解释清楚之后,四位名将解除了武装。

    “原来是这样,真是抱歉啊。”

    四人如此说。

    颇为诚恳。

    只是不知为什么,所有人都能从这四个家伙身上看出满满的遗憾和失望,居然不是野怪,居然不能打架。

    项鸿羽折返回去做饭,这家伙转世之后直接变成了居家暖男。

    当然,本身个性还是很桀骜的。

    他的暖只针对于虞姬一人。

    甚至于会向卫渊询问做饭的菜谱,几乎把江南点心学了个遍。

    在做点心上,几乎要比得上卫渊了。

    复苏恢复到了全盛的关云长和张文远则是回到了屋子里。

    武安君白起身上甲胄散去,他是刚刚唯一一位开启武装的,毕竟作为兵权谋,虽然是十哲之首,但是和那三位硬拼是完全打不过的,非要说的话,武安君属于是五星级的辅助神卡,而那三个则是莽夫。

    而且全点的暴力输出模板。

    当然,这种全暴力输出流的名将更受欢迎些。

    比如关云长当年直接万军之中取了上将军首级。

    也把曹丞相的心给取了。

    你想想看换做是你,面对袁绍,对面实力比你强一大截,你自己都觉得这一仗自己怕不是要跪了,突然天将神卡,直接把袁绍阵营下第一猛将给咔嚓一下剁了,而且还是万军从中剁了的,对对面的士气碾压巨大。

    这个可是被记录于正史的。

    哪怕是袁绍都得考虑下,会不会有这么一个恐怖的大胡子,拎着两米三那么大的大刀片子直接冲破军队防御把自己的脑袋割了,真正意义上一战封侯。

    唤做是你,你会不会把各种好装备都给这张神卡装备上?

    把等级拉高。

    而当你掏心掏肺之后。

    突然发现,这张五星神将卡只是临时体验卡。

    这张卡是刘玄德的。

    转身带着一身神装和稀有称号直接跑路。

    那种落差感。

    对刘玄德仇恨值上升。

    对于曹孟德来说,那种心情就是看到自己掏心掏肺的白月光转头跟人跑了,宁愿去和那穷光蛋过也不愿意在自己这里呆着的憋屈,外加欧皇海豹必须死的非酋愤怒。

    而这些水神也只好无视了这几位名将眼底的遗憾和失落,抚须微笑道:“什么的,呵呵,那边是张文远和关云长,还不知道这位将军,又是哪位?老夫见着,颇为熟悉,倒像是曾经在以前见过似的。”

    白起语气温和道:“武安。”

    那老水神神色凝固。

    “秦武安君?赵武安君?”

    “秦。”

    “你你你……白起,你居然还活着?!!!”

    那老迈水神嘴唇颤抖,手掌都在震颤,而后两眼一翻,直接昏迷过去,显出了断尾蛟龙之相,白起愕然,而后沉思:“原来是你啊,没有想到,你还活着。”

    古书记录,武安行军,有白蛇拦路,木石倾倒,斩之结营。

    夜有仙人入梦。

    拔剑复斩之。

    又一次见到两千多年前噩梦的水神直接休克。

    卫渊扶额,回忆起来这些神代左右的名将,怕不是手上都曾经和神州的神灵打过架,不对,武安君在神代的时候把楚国国度给淹了,还打得楚国直接迁都,那么古楚国神系怕不是被武安君给打崩过。

    “不过,两位带着这些是……”

    卫渊指了指那些形貌各异,老老实实收敛了气息的水神。

    “是什么情况?”

    娥皇嗓音柔和,道:“我姐妹二人既不擅长战斗,也不如女娇那般擅长谋算,故而只好想办法去联系本地的水脉诸神,故而,这些是愿意站在人间这边,不愿和共工同流的水系之神。”

    卫渊抬头愕然。

    娥皇抿唇微笑,道:“当年禹王治水,似乎就是斩断水脉,尽可能削弱共工的实力,我们不能在战斗上帮忙,也只好做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了。”

    卫渊愕然,而后郑重道:“这可不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难道说,这两位的技能点全部点在交涉和后勤了吗?

    “请……”

    他作势邀请,娥皇摇了摇头,道:“这一次倒不是拜访卫馆主的。”

    “这一次,我们是来找珏儿的。”

    “寻找昆仑。”

    ……

    最终,提着剑的卫馆主看到娥皇女英去了对面的花店里,本来打算要自己来解决问题,就像是过去那样,可是他居然只是出来溜了一圈,就又尴尬地回来了,因为事情都解决了。

    阿亮给周围的邻居施展了隐藏记忆的法术。

    知道太多东西会比较危险和麻烦,神灵的威压留下来也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就像是看到了恐怖片一样,而且还是效果加倍的那种,会连续做好多年噩梦。

    卫渊总觉得,往后老街忘忧术,会像龙虎降压药一样,变成标配。

    阿亮活动肩膀回来,本要回去研究阵法,看到卫渊怅然若失的感觉,脚步顿了顿,拍了拍卫渊肩膀,卫渊下意识往左回头,却发现没人,阿亮早就躲在右边了,卫渊都有些无可奈何,现在这么皮实的吗?

    阿亮噙着微笑,道:

    “怎么,阿渊,你是觉得不用自己出手,有点寂寞了吗?”

    卫渊道:“那么明显吗?”

    少年笑起来,道:“亮说过,阿渊你的心情都写在脸上的,想要忽略都做不到,不过,若是觉得自己没有派上用场的话,倒是大可不必的。”少年谋主羽扇轻摇,道:“确实,这一次的话,危机被武安君和霸王解决,而娥皇女英和珏姑娘能完成当年禹的一部分任务。”

    “确实好像阿渊你不用那么忙了。”

    “但是,你不要忘记,我们都是因为你才汇聚在一起的。”

    少年谋主羽扇划过空中,指着卫渊眉心,温和笑着道:

    “从这浩瀚五千年的岁月中,取得否定诸神的力量。”

    “是唯独你才能完成的伟业。”

    “故而西楚霸王会和武安君联手,大魏的战神和大汉的战神也能彼此站在一起,故事里的精怪白蛇,佛门里的真修,这些本来会相见相杀的人,正是因为你才能共存。”

    “我,我们。”

    少年指了指自己,微笑着:“正是阿渊你五千年孤旅的意义啊。”

    “你从不曾寂寞。”

    卫渊心中微动,神色缓和下来,而后阿亮羽扇背在身后,耸了耸肩膀,道:“毕竟,莽夫也偶尔有妙招吗?这算是,从莽夫手中,取得了击败最天才谋主的计策吗?”

    少年顺势吐槽。

    卫渊摩挲着下巴,道:“那么让人感动的话后面都要接一句毒舌。”

    “阿亮你难道说……是害羞了?”

    “不习惯说这种感人的话?”

    白衣谋主脸上一滞:“……”

    “不会吧不会吧,诸葛武侯居然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少年谋主闭了闭眼,把羽扇顺势放下。

    卫渊疑惑:“嗯?怎么了?”

    “难道已经害羞到不好意思睁开眼睛了吗?”

    白衣少年踏前半步,右拳猛地砸出重重捣在了卫渊肚子上,卫馆主直接被击倒,嘴角抽搐,少年提起羽扇,转身回屋,啪一下把屋门关上,冷笑道:“竖子!”

    “亮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卫渊捂着肚子,刚刚没开法力,否则会震伤阿亮,反倒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拳,看了看关起来的门,喊了一嗓子道:“中午吃什么?”

    门内传来声音,道:“龙井虾仁。”

    卫渊拍了拍膝盖站起来:

    “好,看来,没有生气。”

    ……

    青丘国中——

    蚩尤秘境,一道身影缓缓踏入其中,避开了一重重的阵法封锁。

    而后来到了最后一重封印前。

    微微吸了口气,双手结印,打出一道道法印,青丘国的封印极为严苛,尤其是蚩尤之地,根据天时地利,以及岁月变迁,解开阵法的手段也各有不同,而他在这些年里,早就将所有变种都烂熟于心。

    但是,法印之后,阵法毫无变化。

    他的微笑缓缓凝固,一次次尝试无果,自己所知道的全部解法都没有效果,心中越发慌乱。

    背后传来了轻柔婉转的哼唱声。

    “候人兮猗……”

    他动作凝固,背后汗毛一点点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