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7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382
  第0667章 置之死地而后生

    卫渊将白泽关回了屋子。

    然后折返回来的时候,发现阿亮正在用一块柔软的白布擦拭那柄剑,剑不是什么名剑,以卫渊的眼光去看的话,那几乎和一块铁条没有什么区别,但是这却是淮阴侯韩信一直所持有的兵刃。

    少年谋主拂过剑身,道:“当年淮阴侯年少却无所成就,却仍旧背负这柄剑,但是这柄剑却始终没有出鞘,哪怕是受了胯下之辱也没有拔剑杀人,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卫渊道:“是忍耐?”

    “忍耐?”

    阿亮笑起来,道:“秦汉之年游侠成风,有什么好忍耐的?”

    “淮阴侯那时候落魄到连饭都吃不起还带着这柄破剑,是因为,只要这柄剑没有出鞘,他就可以告诉自己,自己是背着剑的游侠,提醒自己还有大志和底线,需要期许未来。”

    “而若是拔剑杀人或者连剑都没了,那他和那些破落户们有什么区别么,人只要走错一步,就很难回头,这柄剑,是淮阴侯自己欺骗自己,一步步熬过最难岁月的东西。”

    “也同样是他心底的桀骜和志气,此剑不失,他便永不会放弃。”

    少年谋主抖手将剑扔给卫渊,道:“阿渊你先拿着吧。”

    卫渊将这柄对他而言过于轻飘飘的剑收起来,想到那个气宇轩扬却又没什么城府的无双国士,转念道:“阿亮,你对白泽,是否有些……”

    “有些太过分了?”

    少年摇头叹道:“但是我并没有对他做什么。”

    “只是满足他的需要,这也有错误吗?”

    卫渊一时语塞。

    阿亮语气平淡,道:“还是说,这其实根本不是祂的要求。”

    “白泽的潜意识里所希望的是,他可以始终不去帮忙,而你我还需要恳求着他,哄着他,让他帮忙,让祂意识到自己是很重要的,是被需求的,这才是祂潜藏在不出力之下的真正需求,一种被需求的安定感。”

    “而祂想要得到这样精神上的满足,却又不愿意付出。”

    “不劳而获,还要打算被人需求。”

    “也不知道是谁将祂惯出来的毛病。”

    白衣谋主忍不住吐槽:“这什么冤大头啊。”

    “拜托,就连司马仲达那个蠢货遇到这个冤大头都可以直接吃空他好吧?”

    清醒之梦中,正在打牌的轩辕打了个大喷嚏。

    然后啪得扔出去几张牌:“四个二!”

    得意洋洋。

    而博物馆里,阿亮羽扇微摇,摇头道:“不管是谁惯出来的臭毛病,但是亮,可不会惯着祂。”

    作为十哲里面唯一一位全才,以及唯一一位加班而死的狂热者。

    你摸鱼还想要拿钱,不单单想要拿钱,还想要拿更高的精神尊重。

    你想得美啊!

    “故而,我便给予他所需要的,祂要什么给什么,但是却绝不惯着他,更不去求着祂,而祂失去了所追求的安全感和被需要的感觉,就会反过来寻找这样的感觉,所以,真正拿捏住祂的,只是祂自己。”

    “如果祂真的是只寻求逍遥和自在的性格,这样的计策也无法生效。”

    少年谋主羽扇微摇,叹息道:“故而,无欲则刚这句话很对。”

    “没有欲望才无法针对。”

    “哪怕是姜太公,遇到无法以名诱之以利劝之的,也选择了直接诛杀……唔,阿渊你怎么了?”白衣谋主看到前面博物馆主古怪的目光,洒脱微笑,道:“不过,亮说不会惯着这样的家伙,倒也不准确。”

    少年玩味道:

    “如果阿渊你变成废物的话,亮还是很乐意养着你的。”

    卫渊嘴角抽了抽。

    一拳直接重重砸在少年谋主的额头。

    “啊疼疼疼……”

    卫馆主吹了吹拳锋上的拳风,道:

    “大可不必。”

    他看向手里的剑,还有封狼居胥的战旗,语气沉凝下来,道:“不过,冠军侯,还有淮阴侯,这两位的话,也算是巨大助力了。”

    “是巨大助力,但是也不必报以太大希望。”

    阿亮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语气平淡,摇了摇头:

    “淮阴侯且不说了,冠军侯的弱点太过明显,擅长千里奔袭,但是现在,只需要神灵的天机术就足以让他无所遁形,需要配备足够的反天机修士,以及镇压气机的至宝隐藏气息。”

    “也就是说,配置需要升个级。”

    “时代变得太多了,还得提前给他们两个扫扫盲。”

    “另外,就是实力……”

    少年谋主的神色凝重起来。

    “就打个比方,阿渊你现在强大,还是楚霸王强?”

    卫渊想了想,道:“现在我比起他更强些。”

    少年谋主道:“是,那么,楚霸王杀冠军侯需要几招?”

    “撑天之神重全力和楚霸王正面交锋的话,现在的楚霸王能支撑多久?”

    “撑天之神想要突破战阵诛杀冠军侯,需要多久?”

    卫渊张了张口。

    阿亮语气平缓道:“正史之中,无论是冠军侯,还是淮阴侯都不是以个人勇武而传诵于世的名将,也就是说,天神完全可以轻易对他们完成斩首战术,而神话概念这个东西太过于离谱了些……”

    “之前暗杀阿渊你的那个天神,无论是对淮阴侯还是冠军侯,都能轻易完成斩首战术,神话概念,神话概念……”

    “兵家阵法需要再进一步了。”

    少年脸上这时候才浮现出,这都是些啥玩意儿,要和什么鬼东西打,你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的蛋疼表情:“三个人间界那么大的撑天之神,在地上打个滚都能灭了几十万军队吧?”

    “算了,不管了……”

    “反正把淮阴侯拉出来,他虽然是兵权谋,但是兵技巧也是点满了的,对阵这样神话传说里面的东西,以他的脑子应该是能找到法子的,大不了,再在语文课本里多加几个成语,什么背水一战之类的也不是第一次了。”

    阿亮头痛不已。

    卫渊也头痛不已。

    确实是,别的不说,他作为把霸王坑惨了的大秦那一世,和韩信也打过交道,甚至于坑霸王就是因为淮阴侯对其性格实在是太过了解了才制定的计策。

    那一世的霸王能把大秦时代的卫渊按在地上打。

    那个时代的卫渊能一只手把淮阴侯和张良两个按在地上摩擦。

    阿亮语气平缓:“所以,不能选择让他们单独放出去撒野。”

    “淮阴侯先不说。”

    “冠军侯,那属于神州古代顶尖的撒手没。”

    “扔到大荒里面直接第二天就找不到人了,卫大将军都拦不住他。”

    “必须要有擅长压制天机,而且遁速极快的道门顶尖存在跟着,还要有武力值足够的兵形势和他合流防止被天神直接斩首战术。”

    “然后就可以把他扔出去了。”

    白衣谋主道:“战将的作战风格,和神灵的神话概念一样彼此克制,兵权谋不能和兵形势打,兵形势也不能和兵形势在大军团作战上抗衡,我在想,能不能让兵权谋辅助兵形势,让这些莽夫啊不,我是说,猛将。”

    少年满脸无事发生的表情,道:

    “让猛将的战斗能力再度攀升一个层次。”

    “以及,如果说组成军队的成员里面,存在有超凡生物的话,那么兵家战阵的效果是否会更强?”

    “这些,全部都需要去尝试。”

    阿亮皱眉沉思。

    卫渊叹道:

    “还是实力不够强,要不然的话,冲上昆仑,剁了开明。”

    阿亮吐槽道:“剁了开明?问题你也莽不死祂啊。”

    “我问过白泽了,开明也是神代顶尖十大之一,和娲皇同列,你能莽死娲皇吗?”

    “开明没有把人间剁碎了都是因为有共工和烛九阴在好不好,阿渊你一对一甚至于打不过撑天之神,开明兽估计能把撑天之神玩死,等到你什么时候能够在九幽里单杀全盛烛九阴,你就可以去昆仑了。”

    “就是烛九阴,除非把九幽搬过去,否则也不可能是开明的对手。”

    “因为这家伙根本不肯从那座山上下来。”

    “而且,以大荒和人间的仇,你信不信你去打开明兽的时候,你会遇到帝俊,开明,归墟三方联手诛杀?就是烛九阴,想要掀这一张桌子,都只有十死无生的下场。”

    少年谋主皱眉:“祂们三方可能是彼此敌对。”

    “但是恐怕不会愿意人间再崛起的。”

    “现在祂们是以人间为战场的,所以,我在想,能不能把战场反推回去,至少不能在我们这里打,要不然我们最好也是惨胜,人族基础都被打烂了,不过,烛九阴,祂果然和亮的看法是一样的。”

    “什么?”

    白衣谋主想了想,道:

    “擅长游击歼灭的武安君。”

    “八百破十万的张文远。”

    “正史之中,唯一一个万军中斩杀上将首级,威震华夏的云长。”

    “多多益善,国士无双的淮阴侯。”

    “擅长机动,远距离攻杀的冠军侯。”

    “以及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西楚霸王。”

    “没有一个是擅长防守的名将,你难道没有发现吗,阿渊……”阿亮语气平缓:“武安君秦军入楚境决死而后生,张文远八百敢死壮士出城,云长万军从中取上将军首级,背水一战的韩信,破釜沉舟的项羽。”

    “有一个算一个。”

    “全部都是曾经做出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兵家戈矛。”

    “现在,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机会。”

    卫渊反应过来:“你是打算让他们去大荒?”

    “食敌一钟,当吾二十钟;忌杆一石,当吾二十石,再没有比这个更危险也没有比这个更有胜率的计策了……”阿亮语气平静:“阵法会由亮来亲自去准备,和他二人的交涉,我也会完成。”

    “阿渊,半月之内,让白泽将大荒的地势图全部画出来。”

    “冠军侯的狼旗,淮阴侯的兵锋。”

    “亮要在半月之内,让他们踏上战场。”

    “大荒啊……”

    阿亮眼底幽深。

    想到了当年出山之后的第一战。

    “这是以五千年炎黄伐天的一战啊……”

    卫渊点点头,突然想起一件事情,道:“对了,你说要给冠军侯配备逆反天机的道门修士和镇压气数的至宝,那么淮阴侯怎么办?他的弱点也太明显了……”

    白衣谋主羽扇背在身后,语气平淡:“这还用问吗?”

    “淮阴侯一切弱点的答案只有一个。”

    少年嘴角勾了勾,道:“西楚,霸王。”

    “他们的战略风格完全互补!”

    “世界上,不会有比兵仙和霸王联手更强的军队,哪怕大荒同样存在他们的神将,亮也不会怀疑这一点,兵技巧和兵阴阳属于兵家都会兼修的东西,一个是器械和训练,一个是天时气象,这两项姑且有亮。”

    “兵仙和霸王的联手,代表着兵权谋和兵形势的绝对巅峰。”

    “至于性格问题……”

    “阿渊你自去准备,一切有亮来处理。”

    “放心,有我。”

    卫渊张了张口。

    眼前的少年在给他指出来一片光明的未来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说,没事你玩去吧,麻烦事情都我处理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诸葛武侯说一切有他之后,卫渊突然感觉到了一种安心感。

    博物馆主体会到了刘禅的快乐。

    相父可以处理一切。

    一切交给相父。

    相父能解决的,会比任何人预料的都处理得好。

    相父解决不了的,那就属于刘家父子一起上都抓瞎的。

    小震不用跑,大震跑不了。

    我算是知道,刘玄德的战略是怎么被你养废的了,阿亮。

    你简直就是主公的废人制造机。

    话说你是不是一直都习惯性把主公当废人来养的?现在连带着我都这样?卫渊无槽可吐,想了想,还是给青丘国的女娇发了个消息,提醒她,来自于青丘的暗子。

    自己则是出去转了一圈,白泽认真入职。

    阿亮在研究阵法。

    卫渊发现,自己居然除去了做菜,什么都做不到。

    这个时候,卫渊突然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混杂着水汽以及神性的力量,而且,数目很多,卫渊猛地抬头,看到博物馆外面的老街被水汽晕染,天地一片昏沉的颜色,连阳光都折射,一尊尊的水神出现。

    并非是昆仑之属。

    不是昆仑的水神……

    共工?!

    祂要做什么?!

    卫渊瞳孔收缩,抬手,长安剑落入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