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5章 白泽+武侯:心满意足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21
  第0665章 白泽+武侯:心满意足

    “所以呢,你刚刚一共犯了这些问题。”

    “不过大体上还是达成了目标的,如果能够在这些细节上,稍微修改一下的话,效果能够更好些,至少,在说服力上是会有所提升。”

    “毕竟,泰山山神且不说,忠厚长者,其余的山神们可未必会相信一位看上去就不可靠的天女,你必须要给予他们成竹在胸的自信从容,才能让祂们答应在你身上下注,选择和你联手。”

    老街·花店。

    最终和泰山山神密谈一炷香时间,却仍旧没能找回记忆的阿照说完了珏刚刚在交涉里的那些毛病,喝了口茶润嗓,无论立场如何,阿照在发现自己是武则天之后,对于自己经验可靠度的自信笔直上升。

    大概就是发现,我貌似很强啊……

    嗯,无论如何,这些经验是真正意义上厮杀出来的。

    也是自己唯一可以作为筹码,加重自己在这老街上众人价值的东西。

    女娲土的阴影仍旧残留在她的心底。

    泰山山神所赠予的,以一次泰山封禅的因果所化的短剑藏在身上。

    这或许,是她唯一的机会。

    珏把这些东西都一一地记录下来,而后认真思考该怎么样改变。

    阿照喝了口茶,道:“其实,有一种比较立竿见影的,改变自己的方式,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试试看?”

    “嗯?什么?”

    “外貌。”

    阿照伸出一根手指,看向眼前的天女。

    清爽的马尾,不施粉黛仍显得明净美好的五官。

    大而柔和的眼部轮廓。

    以及,喜欢的白色,浅青,藕色这样无害的衣服类型。

    阿照按照自己经验里的记忆一一地批过去,道:

    “勿要说什么以貌取人,因为在彼此没有什么了解的时候,外貌气质是第一展现出来的,并非人人都是诸葛武侯,留侯张良那样的绝世天才,能够轻易地把握人心。”

    “所以,通过外貌气质,以及传闻,给予对方一个自己是什么人的预设,就是很重要的。”

    “是留个好印象?”

    “不止。”

    阿照道:“是按照目的,通过容貌和外在的部分,给予对方情报。”

    少女伸出手指在眼前的天女前晃了晃:

    “记住,给出的情报,是我们想要让对方知道的,明白吗?”

    “当对方的目的被我们看穿,而对方所了解的我们,又是我们想要让对方知道的,如同人在暗室,蒙蔽其视听,纵然经世之才,也做不好小吏的工作,往大了说,这也是许多次,官宦祸国的原因,是因为蒙蔽试听。”

    “而我们可以稍微利用一下这点,操控对方的视听。”

    “比如,你现在改变最简单的形象问题,就可以从‘当年那样的天女’,改变成‘沉稳凌厉的西王母’这个形象了,那位西王母娘娘总不会喜欢白色,浅青这样单纯小姑娘喜欢的颜色吧?”

    “她喜欢啊。”

    泰器山神和珏异口同声。

    阿照:“……”

    不知道为什么,这种仿佛遇到了泥石流一样,对方完全出乎自己预料的感觉,让她莫名有种熟悉感觉,先前被剑划伤的手掌都隐隐刺痛起来,她道:“无论如何,我们试试看。”

    “改变形象之后,可以给那位博物馆主看看。”

    阿照打电话找到了博物馆二层阁楼甲板的伏特加娘娘。

    ‘有空吗?有事情可能得你帮帮忙。’

    ‘啊这……其实我已经到了死亡线,稿子马上就要交了,很快就同人展了,我现在的稿子还差一点,我担心如果到时候我又鸽了她们的话,她们或许会上门把我炖成鸽子汤,所以这一次……’

    ‘是珏打算化个妆。’

    ‘??!好嘞,马上!’

    ‘不是死线吗?’

    ‘只要心里有自由,哪天都不是截稿日!’

    ‘那只差一点。’

    ‘我已经建立新的文件夹了!’

    花店里面,珏有些不适应地晃了晃身子。

    伏特加娘娘和钦原在旁边。

    一个手里提着各种各样的衣服,从旗袍到洛丽塔到女仆装应有尽有。

    一个手里多出了各类的化妆品,眼底发亮。

    钦原咕哝道:

    “其实,我也是会化妆的,我好不容易学习了的,斩男色。”

    伏特加娘娘好奇道:“那你斩成了吗?”

    元气少女昆仑神兽想到那张石头脸,脸色神色凝固,咬牙切齿:“没有……”

    伏特加娘娘道:“那不就是没斩成吗?”

    钦原挫败道:“是啊,后来我才发现了,什么什么斩男色,什么什么一生只有一枚的戒指,还有什么限定款,什么高级,都是资本主义的消费陷阱,是让价格虚高以收割劳动价值的手段。”

    “是通过各种信息的冲击化作浪潮,裹挟和左右民众的情绪和消费倾向创造出的割韭菜套路……所谓时尚在变,代表着新的韭菜又可以割了,这些商品的附加价值都是虚构而非真实的。”

    伏特加娘娘震惊:“你什么时候研究这个了?!”

    钦原抬了抬下巴,挺起坚实的胸膛:“我可是要做资本家的鸟!”

    “不,这玩意儿更像是……”

    钦原去前面帮忙。

    伏特加娘娘摸索着下巴,心底里咕哝着。

    更像是打算把那些人吊路灯的人该想的好吧?

    怎么感觉她完全没注意到?这家伙最近在看什么书……

    手机震动了下。

    群里面有人发问,太太什么时候能画完。

    伏特加娘娘随手回答;‘快了快了,马上就完成了,真的,在画了在画了。’

    关上手机,看到上面一堆的鸽子表情包。

    少女稍微有些负罪感,安慰自己道,已经建立文件夹了。

    我已经很努力了。

    创作者哪里有不鸽子的?!

    不存在,不存在,都是假的。

    钦原打算给珏化妆的打算被无情驳回。

    阿照给珏洗过脸之后,让泰器山神去外面看着门。

    而后伸出手给少女化妆,嗓音不知为何温和下来,道:

    “往后见诸神的时候,总不能还是一脸素颜的样子,当权者没有架子是值得赞扬的事情,而这值得赞扬的原因,是因为平日威压甚重,故而放下架子便可收获人心,而非是没有架子本身。”

    “故而,一些手段也是必须的。”

    珏点头,而后轻声道:“我懂……”

    “可那不就是相当于,祂们所赞同认可的是我的身份,而非‘我’了吗?换任何人,变化气息展露神话气息,祂们都会认可,祂们认可的终究是我的身份,没有谁是因为我而认知我的。”

    阿照的动作顿了顿,道:“或许如此。”

    “若是要以西王母的身份去和诸神交流的话,昆仑威仪还是要有的,这个和以诚待人不冲突。”

    “你的底子很好,不需要什么低粉,但是可以修饰脸部轮廓。”

    “让面容边得更为凌厉些,带着威严感。”

    “发型的话,单马尾太居家了,要换成更为成熟雍容的,钦原,帮忙挽起头发,画师,劳烦你去取衣物,就以墨色为底,以纯粹的金色交错,底部纹路可以有,但是只允许是深红色,存在于边角位置。”

    少女嗓音平淡,而后在自己手背上试了试颜色。

    “发型的话,就简单点。”

    “眼影的话,是神州这边传统用的正红色。”

    “你的气质过于清淡了,得压一压,只是我倒是好奇,你居然能够驾驭得住这样的颜色……”

    阿照伸出手,将珏的发圈取下来,黑发如同瀑布落下。

    而后一半挽起,一半却仍旧让垂下,不在意簪子,而是以黄金饰物在后面挽起固定,两缕长发自鬓角垂落在前,额前有刘海碎发,阿照仍旧以身体残留的记忆,将口红抹在了自己手指上,在珏的嘴唇上擦过。

    在这过程中,阿照恍惚失神,总仿佛有种照镜子的感觉。

    最后她后退半步,钦原和伏特加娘娘忍不住屏住呼吸。

    眼前的天女早已经不再是过去那样清淡温和,而是一种说不出的雍容冷淡,赤红色的眼影,以及修饰过的面部轮廓,让她给予人的感觉和气质截然不同。

    “清冷少女挂变成了御姐款式,这就是清冷少御吗?”

    “我悟了!”

    “赛高赛高,女皇赛高!”

    伏特加娘娘伸出大拇指,右手握着手机三十连拍。

    钦原两眼冒星星,感慨道:

    “简直就是真正的大资本家该有的样子啊!”

    “我也想要变成这样!”

    她满脸羡慕,眼前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也变成这样一种雍容的模样。

    然后在魔都最高的建筑高层,俯瞰着人间的繁华,穿着酒红色的露背长裙,手中摇晃着红酒杯,慢慢地喝酒,简直太赞了,可是莫名的,另外一个古怪的念头浮现出来——

    要是变成这个样子的话,哪怕是那石头脸都不会把我挂路灯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不会真的有人会把美少女给挂路灯吧?

    她脑海中浮现出最高楼的上俯瞰繁华的自己直接被石夷拿着晾衣架吊起来往路灯上挂的样子,自己奋力挣扎,那石头脸上半点表情都没有,大概就只有,你已经是个无可救药的资本家了,所以去死吧。

    钦原嘴角抽了抽。

    为什么觉得这一幕真有可能发生?

    心底莫名有点怂。

    可是,梦想是不能放弃的啊!

    大不了……大不了到时候我抱着他的大腿求他不要把我挂上去。

    钦原给自己鼓气。

    人生,啊不,鸟生目标发生变更。

    现在的目标,是成长为让石头脸不舍得挂路灯的美少女BOSS资本家。

    只是阿照皱了皱眉,道:“还……差一点……”

    “啊?这样还不够吗?”

    钦原愣住。

    “还不够……不够……”

    阿照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东西,伏特加娘娘安慰道:“哎呀你也不要在琢磨了,毕竟,你也没有看见过真正的女皇,能够化妆画出这么巨大的变化,简直已经厉害了,不要给自己压力。”

    “女皇……”

    阿照神色怔住,而后展颜微笑:“你说的对。”

    她拈起一枚伏特加娘娘的画笔,沾了沾金色的眼影。

    而后在珏的眉心点了下。

    留下了一点如同朱砂的痕迹,却是金色竖着流动的纹路。

    天女身上的清淡和温和,被彻底压制。

    神性和威严被凸显出来。

    阿照微笑道:“这样,就足够了。”

    “这,这真的不是女皇吗?”

    “太,太厉害了……”

    钦原和伏特加娘娘呆滞。

    当泰器山神进来的时候,见到那边的少女时心中震撼。

    祂一时间没分辨出眼前的是珏,只以为是某位神女,甚至于是可以和西王母娘娘谈笑风生的那种级别,下意识打算行礼,而后反应过来:“珏冕下呢?”

    天女珏颔首。

    “是我……”

    泰器倒抽了口冷气。

    第一次认识到人间的化妆技术有多离谱。

    第二个反应,这玩意不会在未来诞生出什么改变面容的神话概念吧?

    而后,还在的诸多山神水神们都被邀请过来,见面的第一反应都类似,完全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位是珏,而根据所有山神们的建议,改变了气质,甚至于连珏的真灵气息都做了遮掩,气质彻底从清风徐徐化作了金玉之相。

    “厉害,厉害!”

    “简直离谱了。”

    “太好了,真希望西王母娘娘也能看到这一幕啊!”

    崇吾山主忍不住泣泪满巾。

    伏特加娘娘各种姿势地拍照,安慰祂道:“放心啦老山主。”

    “我都全部拍下来了哦!”

    “未来珏和馆主的事情,西王母娘娘不会有一幕缺席的,我保证!”

    为了保证这一点,她甚至转过身来给全场所有人拍了个合照。

    然后,美滋滋地上传到了网络云端保存。

    外面动静传来,伏特加娘娘转身坏笑,跑到后面去推珏,道:“馆主要回来了,快去和他聊聊吧,咳咳,这样,你就装作是西王母,这样很有意思,我拍下来!”

    珏想了想,咳嗽了声,孕育气氛,缓缓睁开双目。

    褐色瞳孔仿佛有千风流转,气质冷淡而雍容,鬓角黑发微动,眉心金色竖纹仿佛亮起流光,属于神灵的气息,以及一种威严感涌动而出,诸多的山神水神下意识地弯腰行礼。

    作为昆仑神系,天女对祂们其实是有天然压制的。

    “不……这个……”

    老山主无可奈何:“就,忍不住。”

    泰器山神面容雍容躬身:“是忍不住。”

    “毕竟太像了。”

    老山主叹息:“是啊,太像了……太像这个年纪时的西王母娘娘了,冰冷淡漠,无边杀伐。”伏特加娘娘抬了抬头:“无边杀伐?西王母娘娘不应该是很懒散温柔的吗?”

    “是吗?”

    山主看了她一眼,道:“但是,她是四方诸神中,庚金的执掌者。”

    “金性,主秋,肃杀万物。”

    伏特加娘娘道:“她原来是个脾气暴躁的女人吗。”

    她感慨:“难怪山海界里面她是个虎牙萝莉,这怪谁啊,不是怨自己的吗?”

    而珏则是已经带着雍容的脚步迈出,黑发微微扬起,花店之上,仿佛人间神灵,清冷而淡漠,神性浓郁,凉薄杀伐,正要开口,前面骑车回来的博物馆主已经过来把一大袋子零食递给她。

    “卫……”

    “今天换衣服了啊,珏。”

    博物馆主笑起来:“很适合你啊。”

    天女动作凝滞,“唉?”

    花店吃瓜党瞪大眼睛:“唉??!!”

    珏迟疑道:“你认出来了?”

    “什么认出来不认出来的,我怎么可能认错?”

    卫渊有点不明白,道:“待会儿一起吃饭,我先把阿亮那小子的事情解决了,阿亮你还记得对吧?当初在南阳的那个臭屁小子。”

    他带着微笑低语道:

    “阿亮在,你也在,就好像回到你们拜访南阳的时候了。”

    转身,抱着一堆衣服一脚踹开博物馆大门:

    “喂喂喂,诸葛亮你给我利索点出来换衣服,不要逼我把你提出……额?”

    他看到白衣谋主噙着心满意足的微笑,从白泽那里走出来。

    而白泽……

    白泽同样,心满意足。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