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3章 flag不能乱立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816
  第0663章 flag不能乱立

    出现在天机术推演中的男子皮肤呈现出健硕的古铜色,一双眉毛凌厉仿佛出鞘的刀,大笑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明亮,既有孩童般的纯粹,又有世界最危险野兽般的凶悍。

    双腿穿着甲胄,深蓝色的护腰蔓延出黑色,上半身赤着,是人类肉体可以抵达的最完美境界,将野性和力量的美感彰显得淋漓尽致,在肌肉动作的时候,皮肤上的九黎刺青在光滑的皮肤上涌动着,仿佛怒吼着的大地神魔。

    九黎兵主,人族战神!

    有着清秀面容的天神几乎差一点爆了粗口。

    他占卜天机,是不是战神。

    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眼前这九黎兵主,在历史上战死之后,轩辕将他的画像布置于四方,就能够把那些妖魔和恶神给硬生生吓得跑掉,这就是人族的初代战神。

    可是没问题吗!?

    没问题个鬼。

    清秀天神毫不犹豫,瞬间下刀,以斩断自己的部分真灵气息为代价,硬生生地断开了和天机术的联系,否则的话,他毫不怀疑,蚩尤还会直接隔空一刀把自己留在这里。

    那可是蚩尤啊!

    这位天神额头抽痛,心底荒谬,在把天机斩断后,亡命奔跑。

    就好像是,本来想要用鱼钓一只猫。

    结果调出来一只野生大熊猫。

    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个鬼。

    猫是可以轻而易举地抱起来揉圆搓扁的。

    而熊猫的咬合力仅次于北极熊,能够在海拔两千米的山地以超过人族平底最快奔跑速度狂奔,熊族里面最擅长爬树的家伙,这位天神现在遭遇的冲击就是如此。

    本来想要摸猫,结果摸出一只食铁兽。

    天神揉了揉眉心,咬牙切齿。

    脑海中回忆止不住浮现出来当年蚩尤的凶威。

    蚩尤和重是不一样的,重的神话概念被发现会被针对。

    蚩尤属于那种,虽然祂的神话概念众所周知,你也没法解决的,上一次成功针对祂的方式是昆仑两位天女,昆仑最强武神,人族最强的人皇联手才能击溃的。

    堪称人族自古以来,战场之上,单兵最强生物体。

    坐骑食铁兽,也被蚩尤教导过体术,就很离谱。

    这个天神曾在诸神大战的时候,亲眼所见蚩尤的食铁兽抱着一名魔神从天柱上滚下来,食铁兽的后裔哪怕是繁衍到现在,都有十毫米的毛发和充足的脂肪,仍旧有‘死亡翻滚’这样抱住对手从山上滚下来的招式。

    从二十多米的高度摔下来都没事。

    何况是祖辈的食铁兽,当年那只魔神生物被硬生生坐成了屁垫。

    当时的遭遇给祂的内心留下了巨大的冲击。

    在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冲出去了老远的距离。

    脑海中逐渐恢复了理智,恢复了冷静,分析局势,眼前的所见,和自己的感知,却都告诉了祂一个结果——

    在神代战场之上,所向无敌的最强怪物。

    九黎兵主,人道始祖之一,战神蚩尤,复苏了。

    相比起蚩尤,那人族当代战神的招式风格和神话概念都不值一提了。

    跑,必须逃出去。

    把消息传递出去。

    ……

    博物馆里。

    算是‘亲眼’旁观了对方惊扰了蚩尤,然后转头就跑的卫渊,心中感慨,这就是蚩尤的凶威啊,哪怕是已经过去了足足五千多年的岁月,仍旧让天神都直接转身就跑。

    卫渊思绪感慨,旋即微微皱眉。

    阿亮道:“怎么了?”

    卫渊摇了摇头,迟疑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就这样放祂跑,是对的吗?”

    阿亮好笑道:“那你还打算要把祂留在人间吗?”

    卫渊想了想,道:“当然不是,可是,虽然说烛九阴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祂带着‘蚩尤复苏’这个假情报出去,但现在什么都不做白白让祂跑,难道不会被开明怀疑吗?”

    卫渊皱眉沉思,道:

    “如果说,打个比方,如果说我要设计我自己的话。”

    “那么肯定会考虑到我的性格。”

    “正常来说,我在察觉到祂占卜天机的事情时,就一定会去追杀祂,这样才显得真实,我如果不去追杀,任由祂带着情报离开,反倒是一个破绽……”

    阿亮诧异,而后欣慰道:“阿渊你也是有脑子的嘛。”

    “至少,在算计你自己这一点上的经验相当丰富。”

    “完全不逊色开明,可以站在祂的角度看计策了。”

    反手一句毒舌,而后想了想,道:

    “确实,这样的计策一定要让对方认为自己抢夺回来的东西是真的才能够真正发挥出效果,你的想法很有可行性,所以,就去做吧。”少年谋主羽扇微摇,“你是想要拦截,还是说打算追踪。”

    “只要最后是保证让祂经历磨难死里逃生带着情报离开,就都可以。”

    少年谋主羽扇微动,微笑从容:“你尽管去做。”

    “出了篓子的话,有亮来想办法。”

    “谋略,也是要从一次次的试炼里磨砺出来的。”

    自从刘玄德被一场火计给烧了之后,少年内心就深切反省过。

    他是怎么样,把在遇到自己之前有勇有谋的刘玄德培养成了连火计都没看出来的莽夫的?最终得到了个结论,事情不能什么都自己来,得让自己辅助的家伙也动用脑子。

    否则的话,脑子都会被养废掉了。

    有过一次把号养废经验的少年武侯,在尝试通过各种折磨把卫馆主的智谋这一行属性值点上去这一点,和烛龙袁天罡达成了友好共识,站在了同一阵线。

    卫渊确认了那天神的逃跑路线,将剑提在手中,道:“对了。”

    他回过头看向少年,道:“关于我如何才能让祂相信,自己是死里逃生带着情报冲出去的,阿亮你有没有什么建议?”

    “关于这一点。”

    少年谋主沉思,认真道:

    “阿渊你收敛点就可以。”

    卫渊:“……”

    在吐槽这一点上,我认可博物馆里没有谁在你之上的。

    卫渊提起剑,循着尚未完全消散的天机牵引追杀那位亡命的天神。

    嗯,这样的话,可以给对方留下,明明是动了蚩尤的天机,却引来了这一代的人族战神,毫无疑问,作为九黎立场的蚩尤,现在居然和人族站在了一起,进一步混淆对方的想法。

    在远离了阿亮和烛龙后,卫渊的智力值逐渐显现出来。

    他故意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一点都不像是打算故意放走对方。

    而是像打算将对方直接留在人间一样。

    收敛气息,慢慢地靠近,直到最终爆发最后一击,将对方收割。

    做戏要做全套,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觉得自己拿到了真的情报。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

    卫渊很快抵达了自己先前把背刺自己的家伙扬了的地方。

    发现这里的天机在经过对方的第二重粉碎后,已经变得彻底浑浊,各类气息交错在一起,像是一锅吃到最后的火锅一样,乱糟糟的。

    卫渊反手把这些气息搅碎。

    而后毫不迟疑地追踪着对方的气机而去。

    耳畔传来蚩尤的怒吼:“削死他,削死他,打起来!”

    这位老祖先刚刚明明已经打算上手了。

    最终却发现自己是比战魂,比起真灵气息还得第一层次的记忆碎片。

    大概就是这样说,蚩尤完全处于二次元,没法打架。

    是该说莽夫基因强悍呢,还是说这位祖先的战意浓郁,都已经被降维打击了,还想着要打架,卫渊带着一种看热闹的轻松感想着,不过,这算是什么,画梅止渴么,只能看不能吃。

    耳畔却听到了蚩尤的怒吼声音:

    “小子,待会儿见到那家伙,不管什么计策不计策。”

    “你先用我给你的招式,给他身上穿个十七八招。”

    卫渊面色一滞。

    “招式掌握不成功的话,我会告诉你你哪里还做到不对。”

    “这个就是抽堂作业。”

    蚩尤说出了这句话。

    至于怎么补课?那当然是蚩尤拿着蚩尤战戟。

    然后哪里不会点哪里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一时间有了当年不周山神的感悟。

    吃瓜吃瓜。

    坏了,我成瓜了!

    卫渊心底道:“这样不会暴露出我和你的关系么,要是开明兽推测出其实只是我故意伪造出的痕迹,怎么办?”

    烛九阴嗓音平淡道:“所以,要把握度。”

    “你可以,以不成熟的蚩尤招式,融入剑术中,故意露出破绽。”

    “只要火候把握住,可以反倒进一步坐实你和蚩尤学武,蚩尤复苏,并且和你关系不错的原因,而另外一方面,蚩尤被封印于空桑,在青丘国,你和祂相识,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卫渊思绪微顿,想到了之前自己在青丘国和蚩尤身躯的交锋。

    “青丘……可是当时的事情,开明兽也未必知道。”

    “祂真的不知道吗?”

    灰袍男子语气玩味:“以祂的性格,在知道了蚩尤之躯的时候,青丘国怎么可能没有祂的眼线?这一个故布疑兵之策出来的话,那么,青丘国的暗子也会坐不住了吧?”

    卫渊瞳孔收缩,脱口而出:

    “那女娇岂不是会有危险?!”

    “放你的一百个心。”

    烛九阴嗓音平淡:

    “在青丘国,想要做内奸暗子糊弄了她,简直可笑。”

    “以你的思维去担心女娇,未免太早了些,倒不如说你去了,反倒是会给女娇添麻烦……”

    “难道说你打算千里迢迢给女娇拖后腿吗?你到底是担心女娇,还是担心女娇不会被坑?若是如此,那倒是应该快快地去,好叫女娇也露出破绽,被开明兽察觉。”

    卫渊:“……”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外置大脑全部附加了毒舌属性值。

    你们的舌头是浸泡过鹤顶红还是说砒霜?!

    灰袍男子淡淡道:

    “我只是将事实说出来罢了,若你觉得心中受伤,我也没办法。”

    好,标准的渣男发言。

    卫渊吐槽。

    努力去尝试思考跟上阿亮和烛龙的思路,他并不打算一直靠着他们两个,耳畔仍旧传来了蚩尤打起来,打起来的怒吼,卫渊沉思,卫渊突然想到了烛龙和阿亮都提过,对不同的人用不同的策略。

    想了想,他道:“蚩尤老祖,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蚩尤战魂抬起头:“嗯??!”

    他冷笑道:“事到临头,难道是打算讨好于我,我告诉你,我与轩辕不同,你休想要打这个主……”

    “是食铁兽。”

    “好嘞,哪里?”

    蚩尤的神色缓和下来,而后手中多出一个清醒之梦当中的包裹,而后蚩尤打开了包裹,兴致勃勃地去看食铁兽,确实是可可爱爱的神州国宝滚滚兽,蚩尤脸上的表情都温和下来,毕竟历史上最早的,也是唯一的拿食铁兽当坐骑的猛男。

    而后,看得正起劲儿,就突然看到了神州现代化熊猫人表情包。

    ‘拜托,你很弱欸。’

    ‘食屎啦你!’

    “嗯?!!”

    一个个魔性的脸浮现出来。

    蚩尤的脸一点点凝固。

    这些艺术形式,对于五千多年前的古代战神来说,还为时过早。

    伴随着怒吼和咆哮声,大概是我的食铁兽不可能是这样,不可能,这五千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愤怒声音,卫渊反应过来,看了看出现的东西,嘴角抽了抽。

    糟糕,搞砸了,本来打算给蚩尤看滚滚电视台纪录片的。

    淦!

    没办法,熊猫人表情包太洗脑,卫渊的DNA都给污染了。

    本来打算施展缓和术的,结果蚩尤被成功狂暴化,卫渊后来直接补充了神州官方滚滚纪录片,让蚩尤明白祂的食铁兽还是这样,这才把狂暴解除掉,卫渊按剑,已经能感知到那天神的方向。

    嗯,因为对方主动斩断了天机术,受到了反噬。

    不过,说起来,如果蚩尤开战之前先看一下洗脑的熊猫人表情包。

    会不会主动给这位老祖宗上一个狂暴buff?

    带着这样的念头,卫渊看到了前面的天神,身形一晃,并指一弹,剑气遁光击穿了一侧的岩壁,那温和天神嘴角渗出鲜血,如同惊弓之鸟猛地转头,旋即察觉到不对。

    那是个分身。

    而后胸腹一痛,低下头,一柄剑直接洞穿了他的腹部。

    背后,当年的青衫先生语气温和,道:

    “许久不见了……”

    一报还一报。

    杀机一时凌冽。

    ……

    与此同时。

    博物馆里,白泽侧躺在隔间里面,葛优瘫着一边打游戏一边喝可乐。

    武侯复苏了,就可以下班了!

    武侯复苏了,就可以退休了!

    太好了!

    太棒了!

    我要一直咸鱼到世界末日,谁都无法改变我!

    伴随着敲门声,气质飘逸的少年谋主推开门,看到这个屋子里面布满了精妙万方的机械结构,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动力,就可以做到将零食送到白泽嘴里,能够把刚好一口喝下去的可乐送过去。

    让躺在沙发上的白泽可以躺着就享受到一切居家宅喜爱的一切。

    连痒痒挠都有。

    都不知道,是说祂懒,还是说祂勤奋。

    少年阿亮端详着这精妙的机械结构,眼底若有所思。

    白泽警惕万分道:“那个什么,卫渊已经同意了,你复苏之后,我就可以休息了啊,不准加班的!”

    少年谋主微笑道:“当然不是为了让你加班的。”

    “亮素来诚恳,绝不会强迫他人。”

    “只是对于阁下颇为好奇,也是感谢。”

    掌中羽扇轻摇,反手将羽扇背负身后,少年谋主噙着温和微笑,道:

    “所以,白泽是吗?”

    “方便和亮聊一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