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62章 上钩了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13
  第0662章 上钩了

    最后的记忆画面模糊,卫渊最后残留的印象,是那灰袍男子转身走过来,手中的伞遮蔽住了雨水,而后画面消散,卫渊闷哼一声,伴随着又寻回了一部分的真灵,眼前的一切消散。

    双目苍古的灰袍男子也模糊散去,变成了博物馆里正在翻书的少年谋主,阿亮挑了挑眉,道:“记起来了?”

    卫渊叹息,道:“是烛九阴。”

    “但是他最后好像是改变了主意,最后把我给救了,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而且,那个暗杀我的家伙还活着,之前就是他派出了第二个属下想要杀我,最后失手。”

    卫渊回忆之前那个力量和速度都在自己之上的刺客。

    “看来……烛九阴当时失手了。”

    “什么?”

    阿亮道:“以我的预料,估计在明代时候,烛九阴大概是打算用阿渊你钓鱼,结果最后鱼虽然钓出来了,他却选择了把你这个鱼饵救下来,导致那鱼跑了。”

    “所以才算是可信。”

    他拈了拈眉心:“把一切都当做棋子的那种人,亮可不敢和他联手,他既然救下了你,就代表着他从一个可以把什么都当做棋子的谋士,变成了有感情的那种人。”

    “世上从来都只是以心换心的,玄德当年也是这样。”

    “但是也因为救下了你,反倒是由你走出了一步妙棋,最终选择横冲直撞诛杀了那个时代人间的皇帝,把整个局面打乱,最后烛九阴发现救下了你反倒是得到了更大的战果,这才对你感兴趣,这一世来帮忙。”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一世你们认识,是祂找的你吧。”

    卫渊张了张口:“啊这……”

    “确实。”

    白衣谋主道:“唔唔,这样的话,一切都解释得清楚了。”

    “很好,接下来的话,渊你那一局棋就由我来吧。”

    卫渊愣了下:“哈?”

    阿亮撕拉一下撕开了旁边的零食袋子,扔了一颗梅干到嘴里,眼睛亮了下,然后又摸了一块,整体而言,他现在是少年时期的性格外加全盛期的经验值,一边吃一边道:“就像是之前我说的啊,你难道忘了我刚刚在你那个梦里说的,假如我是阿渊你的话,我在明代会怎么做吗?”

    “那个故布疑阵,然后塑造一个不存在的人牵制住开明?”

    “是啊。”

    少年谋主本来想要拿扇子。

    可是手指上沾上了梅干上的糖霜。

    只好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上的糖,道:“我虽然不在,可是你不要忘记,烛九阴可是在那个时代活动了的,所以,他可能会什么都不做吗?这绝不可能。”

    “在我刚刚来到这个时代,知道了你面对的危险和大劫时候。”

    “我曾经自己推演过,如果我是隐藏于你背后的那个谋主,面对着共工,大荒,以及昆仑开明这些存在,我会怎么做,以此来对比我和他谋略的差异点,只是结果却让亮很诧异。”

    少年谋士笑了笑,道:“……我会选择和烛九阴一样的谋略。”

    “某种程度上,我们的战略是类似的。”

    “所以,亮会做的事情,烛九阴也会做。”

    卫渊反应过来,道:“你的意思是……”

    “对,烛九阴也会采取疑敌惑敌的手段。”

    阿亮轻声笑了下,道:“在你第一次假死之后,烛九阴直接把你埋了,然后以你的身份去布下不同的后手,伪装出了这么一位并不存在的角色,然后让这个角色和开明交锋。”

    “开明兽绝对会慢慢察觉到不对劲。”

    “而这个时候,阿渊你偏偏又醒过来了,而且歪打正着打出了一记极为精妙的绝杀,连开明的节奏都被你打乱,现在他反倒是相信那个虚构的角色真实存在。”

    “所以,我会觉得烛九阴很恐怖。”

    白衣谋主叹了口气,道:

    “祂本身不能光明正大地出现和开明交锋,他在暗,开明在明,而靠着在暗中这一点优势,通过不断地预测开明兽的行动,提前做出后手的布置,相当于是在和未来的昆仑开明在人间对弈交锋。”

    “这已经是极为恐怖的事情,而更恐怖的是,在明初到现在。”

    “足足数百年的交锋,烛九阴没有出过一次错漏。”

    “开明兽都无法取得优势。”

    “稳得简直恐怖。”

    “不过这也代表着,烛九阴的全部精力被牵制住,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和开明兽胶着拉扯,并且期待着改变局势的人出现,而那个人……”

    卫渊道:“是我?”

    白衣谋主摇了摇头,指了指自己,自信道:

    “是我啊!”

    卫渊:“……”

    好像要揍他,怎么办?

    少年谋主自信满满,道:“现在,这个虚构的角色,将由亮来接手,和开明兽对弈,我在明,烛九阴在暗……额,阿渊你在做什么?”

    卫渊转身。

    把桌子上的报纸折叠起来,变成了一根棍子样的模样。

    然后用宽胶带绑起来。

    转过身,博物馆主手腕一动,手中的报纸棍子刷一下敲在阿亮的头顶,带着爽朗的微笑靠近:“你再给我耍谜语人那一套,阿亮,我今天就把你打成谜语人,要不要试试看?”

    阿亮:“……”

    少年谋主咬牙切齿:“不讲武德。”

    卫馆主理直气壮:“我是文官,当然不讲武德。”

    卫馆主使用了技能——交涉·物理。

    效果拔群!

    莽夫对谋主的唯一有效技能。

    片刻后,阿亮摸着额头的包,老老实实道:

    “也就是说,亮打个比方,你当年假死之后,烛九阴用你的身份证开了个帐号,靠着你的垃圾装备打进了世界赛,还和当时的世界第一打了几次,成为他最重视的对手。”

    “但是这只是个小号,是个马甲,连身份信息都是假的。”

    “烛九阴本来可以去做其他事情,但是为了牵制住开明,所以不得不利用这个马甲搞事情,两边就这么僵持住了,而后来,阿渊你虽然回来了,理论上,是该烛九阴把这个马甲交给你打的时候了。”

    “可阿渊你又用不了这个马甲,因为会直接露馅。”

    “这个时候,我回来了,所以这个马甲当然归我了,我替你打。”

    “烛九阴也能空出个手来。”

    “懂了吗?”

    因为某些原因,阿亮点满了如何和莽夫交流的技能点。

    卫渊沉思,道:“我好像明白了,这个是大好机会啊……”

    首先存在了这么一个虚构的对手。

    这个对手是烛九阴的马甲,结果现在马甲下面从烛龙变成卧龙。

    就这么说,开明兽已经习惯了原本的对手,阿亮完全可以针对开明的行为习惯来做相对应的谋划,更简单的比喻,两个人在游戏里solo。

    原本开明兽是针对对手的英雄是物理英雄来出装准备的。

    选择了防御物理的手段。

    结果现在我方更换英雄,从剑圣变成了法师类英雄,点满了穿透。

    而对面法防为零。

    两边约架,这边是以为肉搏,冲过来的时候,我方改变战略准备了辣椒水。

    “好卑鄙啊……”卫渊感慨。

    少年谋主揉了揉额头的包,没好气道:“这是机会,是烛九阴耗费了几百年给开明准备的大礼,而另一方面,这个马甲交给我,就相当于烛九阴彻底遁入幕后,开明就需要一对二。”

    “而这个机会也就这么一次,第二次开明兽就会反应过来。”

    “所以,一次就要给开明来个狠的,能有多狠有多狠,然后顺势站稳脚跟,人族和人间就可以尝试从被动转化为主动出击……面对这种局面,唯独以攻代守,才能够把握住胜机。”

    卫渊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在明代后期,自己遇到西王母的时候,后者对自己所作所为很满意。

    如果说联系到阿亮说的话,倒是可以推测出来了。

    是烛九阴搞得鬼。

    卫渊完全不知道,自个儿在沉睡的时候,烛九阴这家伙顶着他的‘帐号’做了些什么骚操作,这么想想看,简直就像是考试结束之后,主考官直接帮你重新改了一遍卷子,连出题老师西王母都被惊到了。

    这家伙脑子这么好?

    这算不算是帮着在未来丈母娘那边狠狠地刷了一波好感度?

    卫渊心中自嘲,旋即旋即想到,自己那一手刀,怕不是把烛九阴的努力全部砸碎了,代打了几十年,结果一手刀之下,灰飞烟灭,好感度全部清零,搞不好还得倒扣一大笔,就忍不住苦笑。

    我这手……

    我这手,怎么就那么欠呢?!

    要是西王母现在在前面……我肯定……

    还是会忍不住一手刀。

    不过这样想起来,道衍能从明初活到现在。

    恐怕也和烛九阴脱不了干系。

    卫渊现在唯独只有一个感慨,幸亏是让小青离开神州了,否则的话,以烛九阴那个时期的冷漠无情,祂会用卫渊的身份和名义,把小青利用到什么程度,卫渊完全不敢去想。

    甚至于,卫渊自己假死被藏起来的地方就是小青被封印的地方。

    烛九阴百分百已经有了把小青利用到死的谋略。

    只是误打误撞,被卫渊打破了。

    这样看起来,烛九阴的脾气也真是好。

    卫渊突然意识到,自己和烛九阴的相识,从一拳砸在烛九阴眼眶开始,到引来刑天的盐罐砸眼睛,到打翻烛九阴的棋盘,还把他代打几十年刷出来的‘NPC’好感度直接清零,又把祂预定的棋子放跑等一系列的经历为主……

    烛九阴长时间处于被自己的棋子打翻棋盘附带跳脸攻击的惨烈局面。

    ‘卫渊此人,从来使人讶异’

    卫渊突然想起来这句烛九阴的口头禅,前所未有地有所共鸣。

    嗯,仔细想想,这句话好像是烛九阴对开明兽说的。

    把过去的暗线和智者们的争锋联系起来的话。

    受害者向另一个潜在受害者吐槽的画面感越来越强了。

    问:谋略如水而下,变化莫测,鬼神难定,谁能胜之?

    答:泥石流。

    莽夫天克谋主。

    而在这个时候,卫渊突然察觉到了一丝丝不对劲。

    或者说,有清晰的被天机勘测的感觉浮现出来,这是成为昆仑山神之后的本能,眉心跳动不止,卫渊敛了敛眸子,瞬间意识到了一点——

    是对他出手的那个袭杀者。

    那个被他击杀之后,以蚩尤战戟又补了攻击混淆天机的暗子,已经被对方发现,并且,对方在尝试还原天机,卫渊皱了皱眉,忍不住觉得荒谬,一方面,是因为那个神灵的肉身已经被他以剑气搅碎,骨灰都给扬了。

    对面居然还能清晰找到,还原天机。

    而另一方面。

    则是震动于,对方的行动模式和烛九阴预料的一模一样。

    对方的天机直接锁定了卫渊……

    眉心真实梦境里面的蚩尤。

    在卫渊扬骨灰的地方,曾经在明初背刺卫渊的那位天神伤势已经恢复,自语道:“看来,是遇到了旁人插手……不过,那人的杀招应该而已已经暴露出来了……拼死一战,自然会把杀招绝学暴露出来,能反向推测神话概念。”

    “这样的话,下一次就能针对其杀招做出针对性的伏杀了。”

    祂伸出手,眼前死去的天神身躯还原。

    却突然发现出另外的杀招痕迹。

    皱了皱眉,疑惑自语:

    “主使用兵器是战戟?”

    “不应该是剑吗?奇怪……为何,这戟的痕迹如此的眼熟……”

    他极为谨慎,想了想,从这个肉身上将死去神灵的些许痕迹拉扯出来,这是巫族的天机风格,通灵万物,那个死去的神灵意识残留了些许,出现在面前,清秀的男子思考自己该要怎么问。

    眼前的神灵其实是岁月倒影里面留下的影子,无法交流。

    但是可以勉强回应询问。

    询问的内容,必须要足够精准,却又不能过于地清晰。

    如果询问模糊的话得不到想要的答案。

    过于清晰则是会被卜算的目标察觉到问题。

    想了想,这位颇有谋略且足够谨慎的男子询问道:

    天机卜算——“杀汝者,是否是人族战神?!”

    不知为何。

    那个以巫蛊之术通灵出的岁月倒影前所未有地疯狂地点头。

    询问的男子若有所思。

    是人族战神,而且浓度极高,反应居然这么剧烈。

    那没问题了,没找错人。

    祂驱散了到最后还在疯狂点头的岁月倒影,而后负手而立,从容平淡——

    以一个暗子,兑子人间战神的情报,这买卖实在是太赚了。

    现在,就卜算反向推测出,这位人族战神的战斗风格和神话概念。

    然后针对其特性布局,彻底绞杀他!

    带着谋略者的从容,带着最后收网的淡漠和胸有成竹,随手施展天机术。

    眼前天机洞开。

    而后,一张脸庞浮现出在他的眼前。

    面容清秀的天神微笑凝滞,而后缓缓凝滞。

    蚩尤的记忆魂魄嘴角咧开,双目燃烧着不灭的战火。

    可还记得,九黎兵主?!

    Surpri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