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7章 诸葛武侯,谋略之冠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450
  第0657章 诸葛武侯,谋略之冠

    “请,请喝茶……”

    水鬼难得身躯略有僵硬地上茶,没有嘴炮,也没有去取那些快乐水,画师伏特加把自己埋到了沙发里面不敢抬头,她这样的性格就像是大多数沉浸于自己世界里的人,平时嘴炮打得越响,真遇到事情了就会越怂。

    网络上我重拳出击,现实里我内向羞涩。

    想到自己刚刚说的话,恨不得当场跳楼。

    不过,没准武侯不知道女装娘化之类的呢……

    旋即想起来,这位仿佛仙人一样的谋主,给当年天下无双的军师冢虎司马懿亲自送过女装。

    希望破碎。

    不好意思,人家不但会玩,还玩得很花。

    伏特加娘娘把抱枕抱得更用力了。

    让我死,就现在。

    董越峰老教授已经激动地像是个学生了。

    造成这一切的原因就是那坐在沙发上的少年军师。

    一个靠着自己。

    硬生生给诸葛这个姓氏加了岁月传说度buff的男人。

    导致现在现实里遇到个复姓诸葛的人,第一反应就是这个人应该学习不错,脑子很好使,上一个给后裔这么刻岁月buff还是轩辕氏,这两个名字一个予人智谋机变,一个则是予人苍茫厚重。

    董越峰仍旧还是激动莫名:“诸葛武侯?”

    少年谋主含笑颔首,态度宽和。

    老人一连问了好些问题,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回答,但是卫渊作为那个时代的亲历者,却能够听得出来,少年谋主回答地诚恳,老人是有收获,而且在感情上心满意足,但是阿亮自己不想说的话,一句都没说。

    最后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忍不住道:“这,武侯。”

    “您能给我签个名吗?”

    “签名?”

    少年道:“这却无妨,只是亮文字一般,却要见笑。”

    随手写下一行祝祷的文字。

    董越峰听到眼前气质飘逸的谋主说自己不擅长写字,嘴角抽了抽。

    诸葛亮的文字,历史上不多,如同龙鳞凤爪。

    比如,《远涉帖》是诸葛亮随手写的家书,至于历史上的地位。

    为王羲之所临摹。

    为宋徽宗所珍藏。

    是,您是不擅长。

    也就是后来被王羲之临摹学习,被宋徽宗珍藏而已。

    这两个,足够了。

    而晋代王羲之,宋代徽宗,远不是《三国演义》问世的时候,不存在后世诸多人说是因为三国演义诸葛亮才被神话,在艺术领域,神州浩瀚数千年,没有谁比王羲之更高。

    以他那种疏狂的性格,会去临摹敌国丞相在战胜归来后写的家书。

    只能说,这一幅家书的文字戳中了王羲之,不,是戳爆了。

    季汉那个把司马懿差一点打爆的诸葛亮,在司马家的朝代,百分百的禁忌。

    果然是草书,董越峰感慨,毕竟诸葛亮的草书被《宣和书谱》认为蜀国草书第一,“您真的喜欢草书啊。”少年随意道:“是啊,因为写起来比较快,比较省时间。”

    董越峰嘴角抽了抽。

    老教授觉得自己被天才无意中击沉了。

    他感慨道:“不过,您这样好的文字,没有多写下些文章,实在是有些浪费了。”少年模样的谋主摇了摇头,嗓音温和道:“亮虽是儒家,儒生也分有君子之儒和小人之儒。”

    “专工翰墨,青春作赋,皓首穷经,不过是小人之儒。”

    “笔下虽有千言,胸中实无一策,百无一用。”

    “至于那些只懂得寻章摘句,拉帮结派的,不过是世之腐儒,国之蛀虫,何能兴邦立事?区区于笔砚之间,数黑论黄,舞文弄墨,相互攻伐,自诩清高,却实无一作为,又有什么用处?”

    少年谋士显而易见并不喜欢这些。

    他说的很温雅,但是熟悉他的卫渊几乎看得出,少年谋主几乎把废物两个字写到了脸上,他道:

    “唯独胸怀匡扶宇宙之才。”

    “泽及当时,名留后世,守正恶邪,庇护家国,才是君子之儒。”

    声音顿了顿,洒然微笑,道:“当然,亮观而今当是盛世。”

    “这样只是亮自己的想法而已,可不是什么大道理,诸位都是渊的好友,才说出来抛砖引玉而已……”

    董越峰当然是知道眼前少年的秉性的,毕竟历史上着墨很多。

    不过,真的诸葛武侯啊。

    先是真的始皇帝,而后是真的诸葛武侯,真的不敢相信。

    董越峰看向卫渊,感慨道:“而今想想,真是不可思议啊,遇到馆主你这段时间里,比我大半辈子的经历都来得精彩了。”老人感慨,水鬼沉思,突然道:“不过,诸葛丞相你虽然这样说,可是你的文章也在课本里面啊。”

    “文章?”

    少年谋主愣了下。

    兵魂连连点头,道:“是啊,出师表啊。”

    “还有诫子书。”

    他道:“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

    水鬼点头道:“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这都是高中走廊必备的了。”

    老教授抚须道:“年与时驰,意与日去。”

    问,当你睡了一觉醒过来之后,一堆你不认识的人当着你的面,满脸热情高声诵读你给自家儿子写的家书日记,你是什么心态?顺带一提,这些人告诉你,你自己的遗嘱之类的东西已经变成私塾必修课了。

    亲,你的日记已经全世界都知道了哦。

    少年谋主脸上的表情凝固。

    熟悉他的卫渊表示,这代表着阿亮的内心遭遇到了巨大的冲击。

    翻译一下现在的微表情。

    不是,你们后人这么离谱的吗?!

    我给我儿子写的东西你都看?!

    这玩意儿相当于我的遗嘱啊好吧?!

    现代人没有道德!

    卫渊咳嗽了声,将众人动作止住,道:“这是阿亮给他孩子写的,我知道你们很惊喜,但是,还是有些不合适了。”众人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欣喜之下做出了不合礼的行为,卫渊看着那边的阿亮。

    本来想要玩笑般地念一声:“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但是却止住秉性。

    不想要让阿亮想到那些过去的不开心的事情。

    等到董老离去,众人散去。

    他也只是伸出手按在少年谋主头顶揉了揉,道:“今天吃点什么?”

    阿亮随意:“和以前一样就行了。”

    卫渊自信满满,就以现在的那些好吃的好喝的,不得要把阿亮给镇住,哪怕你是诸葛武侯,你也得给给我呆住,前所未有地有干劲儿,突而想到阿亮还有些来到现代的必要手续得来一下,动作顿了顿,道:

    “对了,户籍怎么办?”

    卫渊稍微解释了下。

    “管理民户统计数据的那个?”

    阿亮道:“先入你那一户就行了,这屋子挺大的。”

    少年谋主耸了耸肩膀,一点不客气道:“侧屋是我的了。”

    “随你,琴瑟和书笔之类的之后再买。”

    “当然,我看你这里也有些担心,是画符的吗,我先用了……”

    少年谋主一点不客气地把东西都抱起来,语气顿了顿,道:“然后,把麻烦也说一说吧。”卫渊脸上神色凝滞了下,少年怀里抱着一些生活用品,随意道:“能够轻而易举地让我一个这个时代的黑户入户。”

    “又是从正规渠道,呵……”

    “你愿意让我回来,是因为你怀念我,但是如果说这个时代以及朝堂让我回来,那只有一个解释,这个时代需要我,而需要我诸葛孔明的时代,唯独是那种必须一力支撑的大逆局……”

    少年谋主嗓音从容笃定到卫渊没法再伪装。

    卫渊张了张口。

    阿亮耸了耸肩,道:“你是不是想要问,我为什么知道是正规途径?为什么不能是你自己的路子?”

    他指了指博物馆主的脸,嘴角勾了勾,道:

    “你的表情,实在是太容易被看破了。”

    “什么东西都写到脸上,我想要装作忽略都做不到啊。”

    卫渊:“……”

    为什么这句话,会这么耳熟。

    阿亮抱了抱被子,软乎乎的,然后用力一抛,走你,被子直接抛飞仍在了床上,很遗憾,天才是不喜欢打扫屋子的,因为有阿渊在,所以不需要,至少在一起长大的卫渊面前懒得装了。

    物质和精神相互影响,以少年身体出现的阿亮,经验存在。

    但是个人的性格会更倾向于南阳那意气风发的天下卧龙。

    在面对相同局势的时候,所采取的战略也会因为个人性格的偏向性不同而各有所向,他握了握手,道:“还是年轻的时候好啊,那个阵法最终塑形恐怕是根据你来的,看来,你始终不愿意让我出山啊。”

    “这都一千八百年了,还是希望回到我离开南阳的那一天吗?”

    少年军师抬了抬眸,嘴角含笑。

    脸上满是调侃。

    被卫渊反手一个战神上头,枕头直接砸在头上,闷哼一身躺在床铺上,后仰着一边鼓囊着怎么力气这么大了,头沿着床的一角后仰着,刘海散落,阳光温暖而真实,一如南阳,呢喃自语。

    “……居然,真的回来了。”

    卫渊确认回来的是少年时期最皮实的那个阿亮。

    或者说表现出来的性格特征更倾向于那个时间点,这其实很恐怖,因为这家伙之后那数十年的经验也是真的存在,再加上年少时最大的成长特性,现在的他恐怕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全盛,他还能变得更强。

    物质是流动发展的,如果认为诸葛武侯的极限只是历史所记载的。

    就是犯了刻舟求剑,用事物不变的世界观去看待世界的错误。

    卫渊看了看周围的其余人,把大概的共工,大荒之类的事情说了下。

    而后连夜上了龙虎山。

    老天师今天情绪低沉,这一次坦然地邀请卫渊进来,没有再玩闹,是的,卫渊今日的表现,他都完全看在了眼底,这位博物馆主,本质上其实是一个好人,是有着炎黄秉性和脊梁骨的,以往的每一次上龙虎,带来的麻烦,也都是不得已。

    自己不能带着过往的偏见。

    要真正尝试去认识这个博物馆主。

    老人噙着微笑,道:“你上山是为了什么?”

    卫渊道:“给我阿弟上户口。”

    “哦,小事,这事儿没必要来龙虎山啊,对了你弟弟是谁?”

    “诸葛亮。”

    老道士微笑凝固:“诸葛亮?哦哦,确实是有人会给自己孩子起这些名字呢,哈哈,你悄悄,真是时髦啊,哈,哈哈哈……”

    他笑容慢慢消失:“诸葛亮?”

    “诸葛亮。”

    “武侯?”

    “武侯。”

    “奇门方士祖师爷?”

    “祖师爷。”

    “这,需要户口本这么郑重的吗?”

    “是肉身重塑。”

    “……”

    这一天晚上,龙虎山上回荡着老天师的怒吼:“你你你,你给我出去!!!你个妖孽,老道劈了你!!”

    烛九阴曾说,卫渊此人,从来使人讶异。

    老天师也顿悟了这一点,在对卫某人改观之后,这个男人以实际行动告诉了老人一个道理。

    你高兴得太早了。

    ……

    叮当。

    卫渊再度回来的时候,他转移出来的户口簿上又多了一页。

    这个是仪式感。

    只是他回来的时候,发现刚刚还社死的画师已经恢复如初:“啊,丞相当时完全没有听到那个话啊,我还以为会怎么样呢。”伏特加娘娘满脸微笑。

    卫渊沉默了下,道:“阿亮说他没有听到吗?”

    “那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直接问?”

    伏特加娘娘自信道:“当然是从旁侧击地看出来的啊,我可是悄悄试探了好几次的,绝对没听到!”

    不,如果阿亮愿意的话,他可以让你相信他的任何话。

    让你被他玩到死都尊重他。

    如果不是后期季汉要他一力支撑,如果他身体更好些……

    卫渊点了点头,绕开了自信满满的伏特加娘娘。

    水鬼正在尝试武侯亲传的饮料,妄图把四象五行融入其中。

    就连刚刚剑拔弩张的几大名将气氛都缓和下来。

    卫渊问了问兵魂刚刚发生了什么。

    兵魂道:“他好像也没有做什么啊,感觉是不是年纪的问题,感觉上那就是个孩子。”他咧嘴笑道:“给人感觉很守礼貌,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孩子啊,我对他的感觉很好。”

    圆觉笑呵呵道:“这个新的小施主聊了聊佛法,他对白马寺传承好像很了解啊,和他交谈,总觉得言辞里面颇多禅机,是真的经历过世事的人啊。”

    每个人话语里面的诸葛亮都不同。

    唯一一点,所有人都秉持好感,而每一个人认知里的诸葛亮,彼此交错的时候,没有一个特性是相互排斥的,所以反倒给予人,这就是真正的武侯的感觉。

    卫渊古怪地打开门的时候,阿亮正在玩电脑。

    红绣鞋的小鞋灵在教他。

    等到小鞋灵出去之后,卫渊道:“我看刚刚白起,项羽他们似乎没那么紧张了,或者说,没那么排斥你了,你做什么了?”

    “下了三局棋而已。”

    就卫渊出去龙虎这几个小时,阿亮已经换了一身衣服。

    现代的那种立领衬衫,外面套着儒袍,还带着一副金丝平光眼镜,这个让水鬼看上去更加的斯文败类的装扮,放在阿亮身上,笑起来的时候,儒雅温润很多。

    阿亮道:“和白起下的棋胜。”

    “和项鸿羽的棋输。”

    “与张辽将军的话,我只是告诉他,云长现在在蜀地,不如去见故人。”

    “就这?”

    少年随意道:“就这啊。”

    他看到卫渊茫然,道:

    “是以武安君可知我的军略。”

    “楚霸王则能出一口气,二人皆可满足。”

    “张辽将军重情重义,云长和他意气相投,此世孤独,故人相见本来就是好事,我托他带了一封手信去蜀地,他也承我的情……”

    卫渊哑然,道:“我以为你也和他们一样,不会被规则束缚的。”

    少年微笑反驳:

    “不被规则束缚这个想法本身,不就是一种规则?”

    “以正以奇,尽在掌握,谋能应机,出乎预料,才是兵家,而且我本来就不擅长奇谋,在规则之中作战,将对手也拉入我的规则里正面交锋,还算是顺手。”

    “不,擅,奇,谋?”

    卫渊嘴角抽了抽,很想把这家伙揍一顿。

    天才的凡尔赛真的让人很不爽,但是最不爽的是,对天才中的天才来说,这是实话,可是在卫渊耳朵里,这就是在凡尔赛,他毫无犹豫一击手刀重重劈下,少年谋主下意识双手抬起,啪一下接住。

    两臂袖袍滑落。

    他没好气道:“多少岁了,幼不幼稚?!”

    弯下腰捡起刚扔掉的羽扇。

    不幼稚的话你不也挺开心的?

    卫渊腹诽,道:

    “不过,阿亮你不是不喜欢和人打交道吗?这次为何……”

    他指得博物馆众人,几乎三个小时把好感度刷满了?

    这很离谱。

    少年谋主平淡道:“我确实是不喜欢和庸人打交道。”

    “但是他们是你的朋友对吧?”

    “你所珍视的东西,我一样会珍惜,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卫渊神色柔和。

    阿亮拍了拍羽扇,顺势一扇,此地直接被极深道行的奇门遁甲遮蔽了天机,道:“好了,正好只有我们两个人。”他羽扇抬起,瞳孔安静地仿佛一片海洋,噙着微笑,道:

    “也是时候让我见一见,那位隐藏在你魂魄之中的,之前的谋主了罢?”

    “!!!”

    卫渊神色凝固。

    心中波涛如海。

    他根本没有来得及提,这是最大的秘密。

    竟然被轻而易举地堪破?!

    阿亮没好气道:“又要问我怎么知道的?”

    “这不是一眼就看得清楚吗?”

    “一眼就看清楚?”

    少年军师伸出手指:“其一,我的魂魄早早已经崩散,羽扇不过是道标,肯定是有谁在历史中把我碎裂的真灵保护好;其二,而今局势,除去大荒和共工之外,还有些事情无法解释。”

    “大荒在等待什么,昆仑开明兽若真是对人间有意,为何不入场。”

    “共工步步而来,其势逐渐提升,既是坦荡,也是诱饵,祂又在思考什么?这些组合起来,显而易见还有暗中存在,和人族有利的势力,导致了这一制衡僵持之势。”

    “也是而今之所以还能维持稳定,没有爆发乱事的根源。”

    “而你提到了河图洛书,此物既然谋算天机,那么,这位必然需要反向制衡,瞒天过海之计策,需要在视若寻常之事上下功夫,那么,他所暂存之地,必然是事件漩涡的中心。”

    “而这种地方,若是要我选的话,只有一处。”

    少年手中羽扇微动,仿佛从容地将这个时代的波涛汹涌笼在了羽扇之下,而后羽扇掠过空气,指向卫渊眉心。

    “这里。”

    谋夺天下,逆伐九州之人。

    诸葛孔明。

    天下的大局,唯一的破局点,在他眼中没有丝毫的遮蔽。

    卫渊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感知到了某种无言压迫。

    如果说和阿亮为敌的话……

    他想了想,突然觉得,假如眼前的少年是敌人,那实在太过于恐怖了些,而面对着这样的局面,或许只有司马懿的选择才是对的,只有坚守不出。

    历史上除了司马懿,曹魏也不是没有猛人,敢于和诸葛武侯正面刚的,基本全没了,连张郃都阵亡,哪怕是送女装都死守着不出去,才是唯一的生路。

    “至于为什么是谋主。”

    少年毫不客气地吐槽道:“如果不是谋主的话,我怀疑这个局势,早就天下大乱然后靠着各路英杰磨砺出来的阶段了,哪儿还能有这么好的和平盛世?估摸着是哪位实力足够,谋略足够的人物一手撑天。”

    “毕竟阿渊你没有脑子。”

    卫渊:“……”

    孩子太皮怎么办?!

    一定是欠的。

    管他什么天下智谋之冠,该揍就揍!

    卫渊直接上手把这家伙的黑发揉得炸了毛,才将阿亮的真灵带着,前往了眉心的清醒之梦,而梦中的灰袍男子双目苍古,难得的郑重,两人一礼,灰袍男子端起茶盏,嗓音低沉。

    “烛龙,烛九阴。”

    少年谋主微笑从容,羽扇纶巾。

    “诸葛,孔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