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6章 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全盛武侯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77
  第0656章 不存在于历史上的全盛武侯

    “这是神代文字,是仓颉根据天地万象所创造的,真正意义上能够撬动天地伟力的符号,非要说的话,大概可以类比西方的原初卢恩文字,当然,效果谁更强,这个不好说,毕竟没有打过。”

    “但是用来完成阵法的话,效果比道门的云箓之类强很多。”

    “非常非常多。”

    顶着死鱼眼的白泽认认真真地写下了无数的文字。

    水鬼也在旁边看着,怀里抱着青铜爵,若有所思,道:

    “文官?”

    这两个字里面,好像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博物馆里的文官。

    懂的都懂。

    白泽随口道:“也不能这么说,你们后世也应该记录下来了,比如《河图玉版》,《禅通记》,仓颉其实原本是帝的,被称之为仓帝。也曾经受河图洛书,号曰史皇氏。”

    兵魂疑惑:“可是,据我所知,仓颉应该是轩辕帝的史官。”

    白泽耸了耸肩膀:“是,怎么说呢,仓颉确实是仓帝。”

    “可他很倒霉地遇到了轩辕。”

    “然后就变成了轩辕的臣子。”

    白泽扬了扬下巴,骄傲道:“这也是轩辕之所以为轩辕的原因。”

    “折服人族一切首领和帝王,将分散的部落整合为一,厚德载物,黄为土德,轩辕才是人族一切故事的开始,所以他是黄帝,是轩辕,真正意义上的人皇!”

    兵魂,还有旁观的董越峰老教授肃然起敬。

    哦,伟大的人族英雄。

    三言两语,他们仿佛看到一位睿智而雍容的帝王将天下的英雄纳入麾下,成就伟业的壮阔史诗,老教授甚是遗憾,自己没能见到这位伟大的人族先祖,卫渊嘴角抽了抽,回忆自己认识的那个轩辕。

    觉得轩辕和仓颉当年搞不好是来了一场上古文官之间的友好交流。

    仓颉掏出了河图洛书。

    准备讲道理。

    然后轩辕掏出名为轩辕剑的大铁棒。

    准备讲道理。

    仓颉,扑街。

    拖走。

    别人在上古是打晕美女扛山洞,你打晕男人。

    当场把史皇氏的人王给打晕了绑走。

    不愧是你!

    姬轩辕!

    卫渊吐槽。

    白泽这家伙,也会给自己的大腿贴金啊。

    卫渊道:“仓颉,是不是很能打?”

    白泽点了点头,道:“其实还好,他和舜帝一样,都是重瞳子,至少在那个年代,重瞳子的人一般都比较聪明,你看舜帝驱四凶,拿着四凶当防御缓冲和大荒隔离开,仓颉的话象形造字,人文先祖。”

    “不过,下一位重瞳子就很奇怪,我总觉得他技能点点偏了。”

    白泽古怪转头。

    看了下博物馆的大厅里面,那边项鸿羽正在和白起下棋。

    这两位史诗级别的臭棋篓子,在经历了象棋,围棋,军棋,甚至于飞行棋之后,现在是五子棋激烈对战中,杀得难解难分。

    嗯,十八连败了。

    伴随着一声低吼,项羽重重一下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武安君嘴角浮现微笑,白泽回过视线,嘴角抽了抽,道:“第三个重瞳子是霸王,出了两个文官之后,终于出了一个武力值爆炸的,难道说这种体质出bug了?”

    卫渊沉思:“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你有没有考虑,不是体质出bug了,而是时代出bug?”

    “这家伙扔到刑天那个时代,一定能接刑天的班。”

    “是个好文官苗子。”

    白泽恍然大悟:“你说的对啊!”

    老教授董越峰嘴角抽了抽,满脸茫然。

    等等,什么情况……

    你们对文官的定义,是不是有点问题?

    外面项鸿羽下棋失败之后,虞姬来安慰他,奉行一生一世一双人,如同大雁,分离之后亦不再娶的大秦纯爱战神仿佛遭遇了一拳,仿佛路过的狗子突然被踹了一脚,嘴角的微笑缓缓消失。

    他赢了,却也好像输了。

    杀气腾腾地邀请项鸿羽再来一局,打算直接把他杀穿。

    董越峰老教授按了按眉心,看着这些自然而然开始牵扯空气中灵气流光的文字,道:“那么,为什么不把这些文字广泛地传授呢,既然说比道门云箓的效果更好,那么把符箓文字里的云箓换成仓颉文字,不是能发挥更强的效果吗?”

    “不是这样算的。”

    白泽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当年仓颉的文字就没有特别广泛地传播给所有人,只有巫祝懂得,现在大荒用的文字,也不再是仓颉文字,而是后来模仿仓颉所创的语言。”

    “因为仓颉也是被记录于历史的人王。”

    “他很聪明,观天地万象铸造文字,这些文字是模仿诸神而来,本身就具备撬动天地力量的资格,这样的文字不可能随便传出去的,因为会惹来各种各样的灾祸,比方说……”

    白泽举了个例子:“在现代人创造的克苏鲁神话里面。”

    “如果把能直接和克苏鲁之类的外神沟通的文字广泛传出去。”

    “那不是在找死吗?”

    “同样,把直接能沟通天地灵气的仓颉文字传出去,也是在找各种麻烦,所谓身怀利器,杀心自起,你们也不想发生小孩子和母亲赌气,说什么我最讨厌你,我再也不想见到你。”

    “然后用仓颉文字说出去这段话,引来了什么恶神之类的事情吧?”

    “恶神要是没兴趣还好,要是有兴趣,你猜猜祂会怎么完成‘再也不要见到母亲’这种气话的愿望?毕竟,对于大部分只是存在超凡力量的恶神而言,实现这样的愿望简直太简单了,杀了一个不就好?”

    白泽很有社畜气质地翻了个白眼,道:

    “再说了,要是现在神州还是以仓颉语言普及的话,网络上那帮人随手说一句‘我以十年寿命担保这一发不歪’,‘什么什么这一版本的设计稿能过的话我献祭一年寿命’‘以下铺一辈子单身保证什么什么’。”

    “你们要真用仓颉造语言说。”

    “额,或许这样老董你不理解。”白泽把头发挠了挠头,道:“这基本上可以认为,是有了主体,有祭品,又以古之人王仓皇氏的文字,默认以仓皇氏之主轩辕帝的名义对天地众生发起的单方面广范围献祭。”

    “严格意义上,属于神代第二层级高规格仪轨的简化仪式。”

    “当是口嗨,没怎么在意。”

    “不好意思,路过的恶神真能给你发了,顺便把你十年生命力拿走,仓颉文字传出去的话,以神州的口嗨程度,这里直接就会变成大荒昆仑四海各大邪神恶神最大的市场,遇到守序的还好,不守规矩的泥石流恶神。”

    “十年寿命的话,他会在你还能活十年的时候把你杀了。”

    “献祭单身这活儿估计没人接,要是有哪个恶神刷业务的话搞不好真有谁会干,至于完成方法,控制人类不去找对象很难,这个严格意义上属于命运范畴,属于神州禁忌。”

    “但是没收作案工具,物理意义让你下半辈子单身是没问题的。”

    “那帮泥石流真的能做出这破事。”

    白泽一边组装召唤武侯的阵法,一边吐槽警告。

    “这样啊……”

    水鬼沉思,道:“那要是改变性取向呢?”

    白泽:“(丿○Д○)丿嗯??!”

    兵魂:“Σ(っ°Д°;)っ嗯??!”

    众人刷一下下意识地远离了水鬼。

    白泽沉思。

    “那那些恶神可能会把你的作案工具没收的时候。”

    “把你后面也给堵了?”

    “所谓空前绝后;前车已覆,后车亦戒。”

    “总之,不要用人的道德和逻辑点来判断那帮子上古泥石流。”

    “好了,组合完成!”

    白泽拍了拍手掌,前方出现了一座复杂无比的阵法,以上古人王仓颉的文字为牵引,以岁月之神石夷的气机为基础,靠着窥探命运的未来得到了方法,最终,以卫渊自身的魂魄作为指路明灯。

    董越峰瞪大眼睛,眼底期待。

    “武侯啊……”

    他低语着:“两汉以来无双士,三代而后第一人。”

    两汉为东汉西汉,而三代可是夏商周。

    这句话的意思是,这就是两汉之后的国士无双,是夏商周神代之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至于为何提及两汉之后的国士无双,因为在汉代,还有另外一位国士无双,兵仙韩信。

    当然,这位除了兵马战略盖世无双。

    其他地方基本是负分。

    而武侯属于真·六边形战士。

    白泽眼底期待而欣慰:“干完这一票,我就可以退休了。”

    “等到武侯出来之后,我就找个地方摸鱼。”

    “买几个游戏,把小说都看完,顺便把想看的电影都看掉。”

    水鬼沉思。

    “我觉得在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不可能做到了。”

    “这个味儿太纯了,就和那些强调打完这一仗回家结婚的人一样。”

    水鬼和白泽这两个放在神鬼里面都属于异类的家伙开始互怼。

    堪称博物馆的卧龙凤雏,和外面的两大臭棋篓子一样,所谓的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过,卧龙凤雏,真卧龙要出现了啊,卫渊伸出手,阵法层层展开,在这个时代的人间,完全是神代第二层级规格的岁月阵法。

    回来吧……

    回来吧……

    ……

    好困。

    仿佛是在沉睡着。

    沉睡的思绪缓缓汇聚,最后的记忆里,是天星坠落的五丈原,那时候,心中的感觉并非是痛苦,甚至于并非是不甘心,而是面对着绝望命运,倾力一搏之后的坦然,看着这群星,也看着自己的命格如星坠落。

    最后的画面里,是那一日打开了门,刘玄德站在门外。

    回首的时候,和阿渊说,等到回来,就归隐于南阳。

    可惜,只是负约。

    鬓角早已经白发,本已是天命如此,突然一只手伸出手猛地握住,白发苍苍的无双国士在轮椅上猛地抬起头,看到的是同样在他逝去那一夜里,一夜白头的道人。

    “……你来了?”他疲惫低语。

    “抱歉,亮没能赴约啊……”

    语言里带着智者的温和和看破万物世事的从容。

    那道人不答,只是死死抓住了军师的手腕。

    “嗯?”

    明明也是天生便身体虚弱的道人不知道哪里来了的巨大力气,一下将那苍老的国士拉起,而后拉着他往前走,早已经衰老到不能再如常人的武侯踉踉跄跄被拉起来。

    踏过了一个个过往。

    五丈原,上方谷。

    白帝城。

    跨越了那一个个尘世的战场。

    原本衰老濒死的身躯仿佛焕发了新的力量,重新变得有力。

    脚步渐渐地越来愉快。

    最终前面的道人鬓角长发也变得黑色,变成了当初的少年,汉中,故土,荆州,南阳,最终好大好大的力量,猛地一拉,前面是一座悬崖,武侯没有迟疑地跳下,坠入深渊的错觉瞬间逆转,而后踉跄了下,有种从台阶上跳下来的感觉,眼前恍惚了下,仿佛又看到离去南阳之时的漫天繁花。

    “待我归来,南阳耕种以老。”

    脚步踏在现实。

    “丞相,丞相对吧?呜呜呜呜你们怎么可以把我关在外面?!”

    “明明丞相的各种CP那么多,我要看第一手资料啊啊啊啊!你们有本事召唤英灵,你们有本事开门啊,不,声音太大了是我的错,但是万万恳求你们召唤完了一定让我看一眼啊!”

    “放心啊,我不会画丞相的娘化版的,真的不会!”

    “最多我画了自己看啊!”

    在外面拍门的伏特加娘娘身子一晃,刚刚的阵法封禁消失,她终于能进来,一个没防备,差一点一个踉跄,抬起头,却微微怔住,眼前却没有常常出现在各类作品当中的那位儒雅男子。

    门打开的动作激荡,宽大的儒袍微微震动。

    并非是最终以一州逆伐天下的无双谋士,并非是以一己之力支撑住那个时代最璀璨光芒的三代而后第一人,不是疲惫的理想主义者,不是道路上失去所有同伴而越发苍老的诸葛武侯。

    少年谋主一身白衣,袖袍翻卷,缥缈绝尘。

    几乎不像是这个时代该存在的人。

    在神州历史上被公认的绝对全才,浩浩五千年无数列侯之中,唯一一位以武为封号的人,具备以一人之力力挽狂澜,以一州之地逆伐天下,甚至于一州之地逆伐天下都要成功了,最终却寿数将近,并非死于对手,而是死于天命的绝世天才。

    以同时具备意气风发的少年锐气,和一生征战丰富经验。

    甚至于不存于历史的全盛之姿态——

    降临于此。

    他眨了眨眼,嗓音不再是疲惫而是英朗,一如当年出南阳,疑惑道:

    “阿……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