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5章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03
  第0655章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泰山山神秘境存在于泰山附属之处,在饮茶寒暄之后,泰山山神正色询问:“还不知诸位前来的,大事是什么?”

    阿照喝了口茶。

    心中想着,毫无疑问,这个时候应该陈述以厉害,而后想办法让泰山神和己方站在同一个立场上——天女和泰器山神一开始也确实是这样做的,不过,之后却没有晓之以利,让阿照觉得做的很下乘。

    像是满级号看到后面的人选择了错误的解答思路。

    珏只是坦然地将现在的局势,共工复苏,神州即将面临大劫说出。

    泰山山神神色缓缓郑重。

    看了一眼泰器山神,道:“山可以地脉辨别秉性,我相信所说的是真,大劫当前,既然被尊为五岳之首,我也当然应该为神州出力,愿意和诸位同行。”

    泰山山神毫不犹豫。

    在珏取出了的玉书上,留下了一个古朴泰字。

    以此为契约,而契约的双方原本是泰器山神,但是珏却选择了自己亲自和这位古老的五岳之首契约,以表达郑重,这样,一旦泰山山神,或者说珏本身做出背叛契约之事,都会受到反噬。

    珏看着手心浮现出的金色流光,五指握合。

    双瞳隐隐有一缕浮光。

    不知是否是错觉,泰山山神从少女眼底的黑色流光里,仿佛看到了伴随着岁月时光,一切的豪杰,英雄,岁月,沧海桑田,尽数都在岁月中风化成砂砾的苍茫剪影。

    万物风化,沧海桑田。

    只是这似乎只是错觉。

    几乎立刻就消失不见了,眼前仍旧是温柔安宁的天女。

    而感受到来自于昆仑的地脉连接之法,泰山山神自我越发凝聚,等到祂彻底掌控了来自于神代的山神之力后,自身实力还会再度上升一个层次,那张和夫子有三分相似的脸上浮现出一种舒缓的感觉。

    这也就看出了祂和夫子的不同。

    珏想着,那位老人是不会因为自己的力量而出现这种表情的。

    不对……

    真的会有什么力量是夫子所无法掌握的吗?

    少女心中如同那博物馆主一样轻声吐槽。

    唯一,唯一在她心里留下了浓烈心理阴影的英雄。

    能把昆仑天女吓唬哭的老爷子,也算是千古无二了。

    珏将玉书收起来。

    在往出走的时候,阿照低语:“你不应该这么快就给他的。”

    少女看向旁边的天女。

    不知为何,她既觉得这个单纯到甚至于有些蠢笨的天女无可救药。

    居然会相信以心换心这样的事情。

    人心诡变莫测,此一时彼一时,父子也能反目,兄弟也可同室操戈,为了利益而同床异梦的夫妻更是不知道多少。

    只是这么蠢,她却又不知为何,有种无法放下不管的感觉。

    阿照轻声道:“人一得到了自己渴求的东西,就会变得懈怠,此刻的欲望满足,会追求更大的欲望,简单点说,饱暖思淫欲。比如刚刚,你明明只需要答应在事成之后,将昆仑神代之力赐予祂就可以驱使。”

    “你现在将神代之力分给了祂,那下一次要如何去驱使祂?”

    “靠祂的良心么?”

    “驱使?我们是结盟。”

    “盟约是不可靠的,唯独利益可以永存。”阿照反驳。

    “只有利益不可长久,唯独以心换心。”珏反驳。

    阿照不知为何会感觉到生气。

    她可以在最近看到的历史上找到各种各样的例子反驳少女的观点。

    最后道:“这一次是利益站在一起,所以泰山山神可以拉拢。”

    “下一次呢?”

    “切记,唯独没有被得到的利益,才是最美好的。”

    “只有触手可及却始终无法得到的东西,可以拉动着属下努力。”

    “而即便如此,人的欲望都会不断膨胀,所以不能轻易满足他们的要求,而当某个人的欲望和渴求已经庞大到远远超过他所能带来的价值时候,那么他的才华也如鸡肋,没有什么价值了。”

    “一个虽然才华普通,但是欲求也就只是安稳生活的人,远比一个虽然有才华,却又有巨大欲望的人更安稳更好把控,而不能被完全掌控的人就代表着随时可能是危害,才华越大,这刀刃便越锋利。”

    少女阿照语气恢复平淡。

    双目大而柔和,如同佛陀俯瞰天下,容得下山川万物。

    雪后晴空,自有其曼妙。

    旁边是天女,天女珏若有所思看着她。

    阿照拂过鬓角黑发,道:“看什么?”

    天女凑近了,一股干净清爽的淡淡香气,让阿照下意识地后退,她不喜欢和人太近,尤其是眼前这个容貌清丽温柔的天女,天女看着她,若有所思道:“所以,阿照你这样告诉我,是想要证明你的价值吗?”

    “有价值的人不会被抛下。”

    少女阿照身躯僵硬了下。

    为什么这家伙会在奇怪的地方这么敏锐?!

    珏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放心。”

    “我是不会抛下你的。”

    不,你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你如果知道的话,道不同。

    阿照心底反驳,而后微顿。

    我是谁?为什么我笃定了她知道我是谁的话就会和我为敌……

    她陷入一种茫然。

    泰器山神走出来,而正要下山的时候,泰山山神视线看向阿照,道:

    “这位……姑娘,似是故人。”

    “如果方便的话,不知可否聊几句?”

    珏站在一侧,点了点头,噙着微笑道:“我在这里等你。”

    还是那么放心。

    阿照皱眉,而后跟着泰山山神一并前往刚刚的秘境里面,泰山山神看着这位少女,作为泰山之主,祂相较于其余修士而言,具备有更为强大的感知能力,而最重要的是,因为泰山封禅,祂和通过这一神州古代最盛大超凡仪轨和自己结缘的魂魄,有着相当敏锐的感知。

    祂看着眼前失去记忆的少女,就回忆起当年伴随着唐高宗登山的那位雍容女子,仔细看看的话,尽管外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那一双柔和的眸子,以及眸子里的雍容沉静,却一如既往。

    而作为参与过泰山封禅的皇后。

    泰山山神对眼前少女的状态冥冥中有所感应。

    祂道:“你似乎,陷入了麻烦里面?”

    彻底失去记忆,失去了引以为傲的身份和地位。

    又陷入了彼此交错纷乱的灾劫之气里,怎么看都是大麻烦。

    尽管是不喜这位女帝所做的一切,泰山山神仍觉得似乎不能坐视不理,也算是尽了因果。

    老者叹息,反手取出了一柄古老的礼器,那正是大唐时期的那一次泰山封禅所用的,是一柄古剑,而后化作了氤氲着的气机,道:“所谓一因一果也,你我相识一场,此物或许可帮助你,从这灾劫中脱身。”

    毕竟是当年大唐最盛时期所举行的,最大的仪轨。

    神州古代,可还有比泰山封禅声势更隆盛的典仪?

    当然,要在大宋那一个之前。

    想想那个,哪怕是泰山山神都有些嫌弃了。

    阿照接过了这柄古剑,把玩了下。

    突而道:“所以,我是武则天?”

    “嗯?!!”

    泰山山神思绪凝滞。

    ……

    卫渊带着那些道门先祖的阴兵兵马符文。

    离开了龙虎山,他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一枚枚兵马阴符,居然会比撑天之神的拳脚更为沉重,更为地难以承受,在从龙虎山告别之后,因为时间远比起卫渊之前预料的早,他没有选择回博物馆。

    想了想白泽的嘱咐,寻找真灵。

    卫渊决定自己要去找找看阿亮的真灵,没准被塞到哪里了呢?

    现在就差这个了。

    阿亮是因为逆天而行,以一州之地逆伐天下而亡的,真灵崩碎,那么正常情况下是很难以寻找到的,可能存在他真灵的地方,要么在武侯祠,要么就是在武庙,或者说五丈原这个执念之地。

    不过如果说是最后一个的话。

    阿亮该不会变成了一个一千八百年的地缚灵了吧?

    执念不死,这得是什么级别的恐怖存在啊……

    卫渊想了想,诸葛武侯怀揣死前的不甘化作厉鬼。

    这buff叠得太恐怖了。

    这怕不是佛道两家的法子都没用了。

    奇门方士?

    这一脉就更不用说了,你难道要他们去面对自己这一脉历史上最惊才绝艳的祖师爷吗?拿头打是吧?不过,什么佛祖菩萨的庇佑不大好使,真要有这么一幕,最好拜拜武财神。

    没准看到关云长的面子上能混过去。

    卫渊连忙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全部扔出去。

    而后反复推敲思考之后,觉得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假如白泽的推断是真的,烛九阴所化的袁天罡,和武瞾,在想到这里的时候卫渊思绪顿了顿,而后继续思考下去,假如当时的武庙初步计划确实是考虑到了真灵完整。

    那么阿亮的真灵应该是有所保存的。

    而最有可能的,也是最容易被之后计划执行者找到的地方,肯定是百分百容易察觉到的那种,容易察觉到只要了解这些人,肯定就知道的地步,那么,要么就是最被纪念的地方。

    要么是最遗憾的地方。

    要么干脆就是武庙本身所在。

    卫渊整理了心境,按下了那种激动,确定了方向,重新去寻找。

    武侯祠,之前已经去过了,确定不存在。

    卫渊紧随其后,去了五丈原的地方,靠着已经逐渐模糊的记忆,找到了当年季汉的军阵所在之处,但是施展的法术,并没有寻找到阿亮的气息。

    又不甘心跑去了南阳。

    跑去了当年阿亮年少的时候居住过的琅琊郡。

    甚至于不死心,又跑去了蜀地的武侯祠,还是没找到。

    “难道说是在武庙?”

    卫渊若有所思,打开软件,搜索武庙,武侯祠,以及因为阿亮的特殊原因,他甚至于在和武庙同等级的文庙里面也有祭司,除此之外还有明代帝王庙里面也有他。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到地图上出现了无数个红点点,隐隐咬牙切齿。

    一个个排查,得要排查到猴年马月去啊。

    严格意义上,思路没有问题,至于这搜索难度,这不是阿亮的问题,是他的。

    被后世各种纪念,怪我咯。

    卫渊仿佛看到那少年摊手惫懒一笑的模样。

    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

    神色重新恢复震平静,驾驭流风,继续去寻找,一个一个找呗,还能不找了咋的?

    ……

    一直到夜里,白泽才看到了卫渊的回来。

    这家伙把一板子的AD钙奶都用吸管插进去,然后同时去喝。

    相当地慵懒。

    而且穿着不知道从哪里买来的睡衣,堂而皇之懒洋洋地坐在沙发里面打游戏,见到卫渊回来,那双死鱼眼翻了翻,打了个招呼:“哟,回来了啊。”

    挂件原则之——必须要若无其事地融入大腿的生活!

    所谓蹭吃蹭喝。

    只是白泽还是敏锐地发现了卫渊的情绪低沉:“你怎么了?”

    “被谁欺负了?”

    白泽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吃你的和你的,至少愿意表面上安慰你一句,虽然他的安慰方式是从自己这边出发的,安慰道:“咱们纠集大腿一波儿杀过去!”

    “我还是找不到……找不到阿亮的真灵。”

    卫渊低语。

    白泽愕然:“找不到?”

    祂看到博物馆主脸上难得出现了挫败的表情。

    后者呢喃道:“南阳,卧龙岗,各地的武侯祠,文庙,武庙,我都去过了,石头还只是石头,泥塑也只是泥塑,它们不是阿亮,阿亮不在,没有……”

    卫渊看向白泽,缓声:“阿亮的真灵,真的还在吗?”

    这是他一直不愿意面对,不愿意思考的一个问题——

    白泽所说的,就真的是对的吗?

    他像是当初的青牛一样低语。

    “我找不到他了……”

    心境低沉,寻找了这么久而一无所获,哪怕是卫渊的坚韧都感觉到绝望,或者说,一直以来,作为道门的真修之一,他是知道与天争命的后果的,神魂破碎哪里那么容易就回来?只是他下意识回避这个问题,下意识用白泽的话语欺骗自己,而现在,伴随着一个个地方的排查都无法寻找到阿亮的真灵。

    似乎是该面对真相了。

    “你是傻了吗?”

    白泽用看脑子坏掉的眼神看着他,道:“诸葛武侯的因缘之物。”

    “不就是在这里吗?”

    白泽伸出手,指了指那被保护好的白色羽扇。

    “这里的思念的因缘,浓烈到我一眼就看到了啊。”

    “我是让你去找其他大腿的,不是让你找武侯啊,你的脑子是不是瓦特了?”

    卫渊怔住,看向那一把羽扇。

    大汉最后的大将军姜维将这羽扇递给了当年的道人。

    ‘这是,丞相的遗物……’

    而后,道人带着这羽扇,隐居南阳,最后抚着羽扇逝去。

    身死军阵,星落五丈原,魂归炎黄。

    唯独这一柄羽扇,算是对当年躬耕南阳之约最后的回答。

    “武庙计划,最有可能的,也是最容易被之后计划执行者找到的地方,肯定是最容易察觉到的地方,是绝不可能遗漏之处,是永不会找不到的地方。”

    “哈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卫渊喃喃自语,突然笑起来,像是遇见了什么能让他记一辈子的事情,笑得险些前俯后仰,笑得白泽都眼神古怪,笑得那灿烂的笑声里面却有说不出的悲伤。

    笑声渐息,他打开了柜门,取出那羽扇,轻抚着低语:

    “六出祁山,星落五丈原。”

    “我带你去走你不曾走完的路。”

    “去带你坐着高铁,从武侯祠去一趟中原,很快的,半天都用不了,这一次你不用用一辈子那么长了……”

    当年的道人语气温和,隐隐似乎哽咽。

    “做了一千八百年的梦啊……”

    “醒来吧。”

    “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