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4章 阴兵起符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762
  第0654章 阴兵起符箓

    昆仑——

    万山之祖,诸神王庭。

    人间界的昆仑,虽然超凡脱俗,却也自然匹配不上这样的称号。

    但是泰器山神散发出的威压却悠远古老,令人心惊,泰山山神斟酌了下,还是显出身来,是一位身材高大,气质宽厚的老人,珏很惊愕地发现,这位泰山山神的外貌和气质,都非常接近于那位夫子。

    嗯,身高也一样。

    简直就像是下意识地在模仿一样。

    算算时间,夫子活跃的时代,泰山山神应该才刚刚凝聚出意识,还没有闲心思化作人形,见到那位老夫子,以夫子为模板化形捏脸,好像也很正常……

    天女忍不住心中好奇。

    不过。

    难道说齐鲁的山神也会倾向于比其他地方的山神化形更高大吗?

    就像是这里的葱一样。

    据说齐地有葱化形成妖过,选择幻化的外貌。

    是一名足足两米三的彪形大汉。

    一点看不出来这是一棵葱。

    靠着一手大葱糊脸辣眼睛横行一方。

    最后?

    最后遇到了东北和齐鲁接壤地方出生的黄大仙,被做成了大葱蘸酱。

    少女记得博物馆主在翻阅神州奇妖录的时候唉声叹气了好一会儿,好几天没缓过劲来,一直说太浪费了,太浪费了,完全可以和那大葱妖怪打个招呼,就半个月给那家伙理个头,把葱青给剃一部分。

    可持续发展。

    居然大葱蘸酱造完了?

    傻啊你。

    你还是不是神州本土化妖怪?

    丢人!

    想到青年懊恼地恨不得穿越回去把黄大仙揍一顿的表情。

    少女忍不住抿唇微笑。

    而泰山山神视线先是在高大巍峨,渊渟岳峙的泰器山神身上顿了顿,而后看向祂身前的少女,拱手道:“神州泰山,此番有礼了。”

    “您客气了。”

    少女下意识要还礼。

    泰器山神轻咳嗽了声。

    珏惊醒,而后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以昆仑名义行动。

    作为珏本身,和作为昆仑,所采取的行为必不可能一样。

    天女只好噙着微笑点头,温和道:“当年我们也曾见过的。”

    “嗯?”

    泰山山神惊讶,而后仔仔细细端详了珏,突然惊愕道:“您是……”

    “当年夫子登泰山之时,我也在的。”

    泰山山神道:“西王母娘娘?!”

    珏:“……”

    少女脑海中第一反应。

    我已经这么老了吗?

    第二反应。

    对不起对不起娘娘,我没有说你老的意思。

    没有没有。

    西王母娘娘是永远的十八岁。

    少女虔诚祈祷中。

    心底补充道:

    十八岁零八万四千个月的妙龄少女。

    泰器山神咳嗽了一声,道:“非也,这位是天女珏。”

    声音顿了顿,为少女造势道:“亦是下一代的西王母娘娘。”

    珏维持住面容的庄严。

    泰山山神回忆起当年,忍不住道:“原来是您啊,哈哈,当年我还记得,你上山时候面无表情,下山的时候,还是被那御者背下泰山的,难为那少年了啊,摇摇晃晃背了你一路。”

    “当年的泰山可没有现在台阶,险峻无比,更有猛兽群妖。”

    被称为下一任西王母的珏都有些面容泛红。

    泰器山神缓声道:“当年之事,毕竟是两千多年前了。”

    “今日前来,乃是有事想商。”

    泰山山神道:“是我疏忽冒昧,寒舍虽小,也请前来一叙。”

    祂带着几人前往山神秘境。

    少女阿照沉默不言,站在后面噙着微笑注视着这一幕。

    还是稚嫩啊。

    不擅长做这样的事情,太过勉强了?

    她看着前面的天女珏,若有所思,虽然有尽力想要去做好,但是却容易被打断思路,刚刚被泰山山神把握住了主动权和节奏,幸亏是泰器山神打断了,否则的话,这位未来的西王母娘娘就会被动起来。

    她饶有兴趣地跟在后面。

    ……

    博物馆里,在得知连锁召唤计划属于是白日做梦的卫渊很遗憾。

    给白泽在博物馆里划了一个区域让他去琢磨阵法,夜里修行,项鸿羽也暂居在了老街,当然,还有张辽,卫渊觉得这多少得去找找老天师,老街这地方都快不够住了,得多修点房子。

    不过,老天师对于这样的状况,应该也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有一颗大心脏。

    卫渊点了个赞。

    医保部门的工作人员点了个踩。

    卫渊早上出发的时候,珏还没有回来,而白泽就像是发现游戏出现新的装备和副本的玩家一样,居然肝了一个通宵,不过毕竟属于是神兽,肝一肝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代表人物,无支祁。

    想到水猴子,卫渊心底情绪又有些低沉,看了看早间新闻。

    神州沿海城市已经开始考虑内迁了。

    海平面正在以非常坚挺的速度开始上升,目前已相较之前上升一米。

    照着这么来,一个月内,神州沿海岸城市将会全部被淹没吞噬,将会有大量人口不得不内迁,随着水位的上涨,水电站,水坝之类短时间还扛得住,时间长了,也会超过极限。

    卫渊再度认识到水神的恐怖。

    祂甚至于没有出手的意思。

    只是复苏就让水位上涨,让许多城市,无数人的生活直接破碎,到时候神州最大最繁华的沿海港口类城市,将会全部瘫痪,人口逆流冲入内地,随之而来的交通,民生,经济问题直接就是一记重拳。

    上升一米,魔都和江南就会受到威胁,四米的话魔都直接沉没。

    水神只要愿意,水位上升五十米。

    神州的华北平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直接淹没。

    祂都不需要打,可以一边喝茶一边看着神州陆沉。

    而后祂再创造自己期许的未来。

    那未来或许美好,或许盛大,但是已经和陆地神州无关。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共工性格至少光明磊落,若是祂直接一气将水位拉升,而非是提前给出预征,宣告战争开始,那么无数人连撤离的机会都不会有,一瞬即可让神州一半区域进入海域,直接化作灾劫。

    而祂将会以水域作战的姿态威凌于此。

    也因此。

    卫渊低语。

    绝对要阻止祂。

    以及,先把兵马整出来……

    卫渊怀揣着这样的念头,抵达了笼罩在烟雨之中的龙虎山,老道士看到他之后就打算溜,被卫渊按住肩膀,卫馆主挤出笑脸来:“老天师,勿要如此见外嘛。”

    “你居然叫我天师?!”

    老道士倒抽一口冷气,蹬蹬蹬后退,打了个寒颤:

    “这次是什么麻烦?!”

    “世界要毁灭了吗?!”

    卫渊嘴角抽了抽:“这,哪儿那么夸张?”

    “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

    老道士沉思,道:“有事张道友。”

    “无事……”

    卫渊跟着道:“无事……”

    老道士沉思,嘴角抽了抽,没好气道:“你有没事儿找过我吗?!”

    “啊这……”

    博物馆主尴尬道:“这,还是有,有那么一两次吧?”

    老天师无可奈何,反正卫渊来了,也赶不走他,只好把他迎入了屋子里,一盘花生米,一壶茶,一盘水果,天师道:“说吧,这次又是什么?直接说,不要再一惊一乍了,一口气说完。”

    “我挺得住。”

    他右手里面握着一瓶急速救心丸,满脸舍身就义的惨烈。

    卫渊摇头苦笑,袖袍一拂。

    雌雄龙虎剑浮现,连带着剑匣一柄落下。

    卫渊推了推剑匣。

    老道人怔住,而后猛地弹起,咔嚓一下打开剑匣,雌雄龙虎斩邪剑安静躺在其中,森寒之气凌冽,哪怕是放在神代,为历代天师所持有的这斩邪剑吞噬无数的妖邪恶神,具备有神兵之资。

    “这是……”

    “正品的雌雄龙虎剑,之前答应过的。”

    老道士狐疑道:“你居然会真的给我,不过,真的没有什么事儿?”

    老道士还是不相信。

    卫渊捧着茶喝了口,尴尬道:“其实是有的。”

    老道脸上的欣喜凝固。

    看了看雌雄龙虎剑,又看了看卫渊,又看了看龙虎剑。

    而后脸色一点一点地变得惨白起来,颤颤巍巍地打开旁边银白色的保险箱,里面整整齐齐码好了速效救心丸。

    “你,你说。”

    “我挺得住。”

    卫渊无可奈何,沉默了下,把事情说了一遍。

    关于诸多名将真灵复苏,以及以真灵投放入大荒牵制住大荒后背力量的计划说出,最后叹息道:“这些名将需要兵马,没有哪个兵家的将领不需要兵马的。”

    “而道门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家家都有养阴兵的法门。”

    说到这里已经足够了。

    老道士也不说话了。

    毫无疑问,卫渊是打算从各家各派处得来阴兵作为名将麾下兵马。

    张若素道:“你为什么不直接当着他们的面取出雌雄龙虎剑。”

    “以此神兵送还道门,恳求他们交出兵马符?”

    卫渊沉默了下,摇头自嘲道:“我做不出来。”

    “征伐大荒怎么可能不死人?张道友你我都是道门的,也都知道,各家各派的阴兵兵马里,一大部分来源于前辈的真修残留,天地人三魂,天魂入符箓升入天上,化作了符箓大阵一部分。”

    “人魂是真灵,消散于天地烘炉。”

    “地魂则是阴魂,阴魂不散,化作兵马,庇护后辈子嗣。”

    “也算是给自己,给后人们留下个念想,别的不说,现在有些道门的弟子就是由这些阴兵,所谓的护法神将指点着成长起来的。”

    “现在我是要让他们交出自己的长辈们,然后送自己的长辈魂魄去死,我不和你说谎,我曾经也统帅过兵马,打仗不可能不死人,就连霸王,他的江东子弟也都尽数死尽了。”

    “当年响应刘玄德的豪杰乡勇,虽沛公出讨天下的同乡。”

    “最后死得也都凋零。”

    “哪怕是以诸多名将为统帅。”

    “这些阴兵也必然,几乎必然会在大荒魂飞魄散……”

    “是必死的。”

    “我有些开不了口。”

    “更不必说是用雌雄龙虎剑胁迫他们答应了。”

    “不过还是要开口的,我这不是和你来说说话找找自信吗,呵……张道友你也不必帮忙,这件事情最终终究是得要我亲自开口去说的。”

    卫渊喝了口茶,眼神微敛。

    我自己去面对那些人,自己去开口。

    老道人罕见地没有说话,一杯一杯地喝酒,最后叹息道:“都听到了吗?出来罢。”卫渊怔住,他在龙虎山中没有去卜算周围,没有想到在隔壁,一位位老道人都在,是三十六洞天和福地的修士。

    张若素轻声道:“……占卜天机,本是来此寻找抗衡水神之法。”

    “没想到倒是听到了这个。”

    卫渊眼神变得复杂。

    那边儿的老道人们注视着卫渊,最后林守颐轻声道。

    “可是为了个人私利而战?”

    卫渊摇头。

    旁边瞎了两只眼睛的老道低语:“可是为我炎黄而战?”

    卫渊点头。

    然后这才意识到对方看不到,道:“是。”

    林守颐轻声笑了一声,取出一枚黑色养魂木所制的腰牌,眼神复杂。

    “上清茅山宗,七代祖师封禁妖龙,于水中激战力竭而亡。”

    “这是他的养魂木阴兵,其本尊魂魄并我上清宗历代先祖阴魂所化兵马,皆在于此了。”

    老道人将腰牌放在卫渊手上。

    另一位青衫老人取出青色竹简:“真人刘子光道统,道门青屿山,祖师乾元子,投身乱世以治瘟疫,气运反噬兵解而亡,愿出征此战。”

    “道门真人白云门下,福地灵墟,修道七十载,天下乱世灾劫,以身入劫,身死化阴兵……”

    “道门金庭山,祖师投身乱世,于八王之乱之时……”

    “道门洞天天目,天盖涤玄天,阴兵兵马之符,隋唐之劫而亡……”

    “道门光天坛,此符祖师于宋末入劫,身死道消,化作阴兵。”

    卫渊托举着这些腰牌兵符,手掌颤抖。

    还有一点。

    寻常道门修士,根本无法化作阴兵的神将,将领需要的除去了修为高深,还需要背负刀兵之气,也就是,唯独那些在乱世之中以身入劫的道门修士,才有资格化作阴兵兵马的将领,统帅阴魂恶鬼。

    这些都曾是在天下大乱的时候挺身而出的人。

    现在他们又要站出来庇护神州了。

    去奔赴一场必死无疑的战斗。

    那瞎子道人摸索出道门符箓,放在卫渊手中,道:“这是我虎溪山的,还有,这个是三十八福地逍遥洞的,由老道士代为保管。”

    “逍遥山?”

    瞎子老道嘿然冷笑:

    “本来就道统示微,没了真传。”

    “百多年前,倭寇犯边,一山十二个道士下去了,没有一个回来的。”

    “道统绝了。”

    卫渊怀中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的阴兵兵符皆在。

    那些道人们看着自己的祖师们最后的托付,最终卫渊将这些腰牌层层放在了桌子上,一枚枚道门兵符亮起,这是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斩断了自己和祖师兵符的关联。

    一枚枚兵符亮起浮在空中。

    这些老者嗓音沙哑,拱手最后向祖师一礼。

    “诸天气荡荡。”

    “我道,日昌隆。”

    其中那双目暗沉的目盲老道人转向卫渊,干燥满是皱纹的手掌握紧了他的手臂,用力地握着,道:“喂,太平道的小子。”

    他道:“不要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