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1章 石夷离去,卫渊回返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60
  第0651章 石夷离去,卫渊回返

    面对着神农氏的询问,灰袍男子丝毫不露破绽,仿佛整个笼罩在了云雾里面,难能看得清楚。

    但是其此刻祂对于己方阵营的重要性,毫无疑问。

    神农氏再度叹息道:“你是我们这边的,实在是太好了。”

    如果没有烛九阴,卫渊大概率会选择竭尽全力地毁尸灭迹,然后以各类的天机术尝试扭曲天机,尝试潜藏自我的存在,防止被察觉到,但是这只是防止,而不是彻底地断绝那种可能。

    现在的处理显而易见比起轩辕,刑天,卫渊会选择的方式高明许多。

    不过,烛龙和卫渊之间的默契和关系,是从何而来?

    为何这位九幽之主会来帮忙?

    这个念头在神农氏脑海里面转了一圈,没有问出来,或许轩辕和刑天会不问出来不痛快,但是神农却知道有时候保留一些东西,彼此会相处的更轻松,不必要追根究底。

    他微笑着转过头,然后颇有一丝自得,下意识看向刑天和轩辕。

    你们两个,还差得远呢啊。

    虽然我不如烛九阴,但是却也比你们好。

    看到这两人开始因为轩辕的下套,开始打起来。

    姬轩辕道:“我比你聪明智慧的多!”

    刑天仿佛受到巨大侮辱。

    勃然大怒:“胡说!”

    “谁都知道,我脑子比你好!”

    姬轩辕大怒:“我赢了!”

    刑天大怒,伸出手啵儿一下拔下头来。

    一上一下两张嘴大声道:

    “我有两个头!”

    神农氏嘴角抽了抽。

    僵硬收回视线,喝茶。

    我错了。

    他们不是会直接问出来。

    他们根本就察觉不到!

    这位人族宽厚的长者一时间茫然无措,开始回忆人生:

    “我为什么会和他们比?”

    “我已经沦落到这个程度了吗?”

    ……

    最后一个客人拿到了盒饭,心满意足地离开。

    石夷把小吃车上挂上了停止营业的牌子。

    旁边的钦原早就很累了,瘫坐在椅子上,听到声音:“给你的。”

    “啊?”

    少女抬起头,看到前面的天神递过来一份小吃,心底咕哝着说,本神兽可不会吃你炒的那种炒面,又不甜,还巨辣,打开之后居然是蜂蜜烤肉和梅花糕,钦原下意识瞄了一眼,看到摊位上只有简单的东西。

    最多只能炒些家常菜。

    虽然说这个石头脸和那个卧虎,一个好像是神,一个修为都很高。

    所以炒菜很好吃……

    等等?

    钦原发现了问题,脸色微微呆滞。

    是天神,修为高,和炒菜好吃有联系吗?

    卧槽你们难道说是靠着修为在炒菜吗?

    是不是太浪费了?

    有这力气,去下矿多好!!!

    资本家之魂在熊熊燃烧!

    “是神可真好,速度那么快。”

    钦原夹起梅花糕狠狠地咬了一口,语气泛酸,不过她可不在乎是不是神,作为世代久居于昆仑山的那种神兽,什么山神啊,水神啊之类的她见得多了,就连山主那种大人物都见过的。

    钦原得意洋洋地表示自己并不是那种没有见识的鸟。

    说山神,说水神,说自己甚至于远远见到过山主。

    少女伸出拈过梅花糕的手拍了拍石夷肩膀,道:“哎呀,你这样的小神呢,其实也不要太在意,既然在昆仑和大荒没有什么好的出路,还不如来人间呢,和我一起,咱们发挥我们的力量。”

    “一起合作,做大做强啊!”

    她用了自己最清纯无辜的眼神,几乎都要布灵布灵地冒出星星来了,面对这个石头脸的无名小神,她可是早早做了功课,以昆仑之鸟的身份,提前起床两个小时化了直男完全看不出来但是却相当耗费功夫的妆。

    连每一根发梢都用了心思。

    身上还喷了香水,控制了时间,保证来到这里的时候,度过了香气浓烈的前调和中调,来到了后调的清新隽永,通过观察,石夷这一款直男最吃这个了,但是毫无疑问,石夷不愧名字里带着石字,完全无视了钦原的努力。

    不,倒不如说,这家伙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一番准备多废功夫。

    钦原挫败,筷子戳了戳梅花糕,道:

    “话说你是什么神?那座山头的?”

    石夷回忆了下,自己的职责是镇守西北天门,没有事看管下断裂的半座不周山,严格意义上来说,没有什么山神水神一样的道场,所以摇了摇头:

    “没有山。”

    出身昆仑的钦原声音提高了两度:

    “没有山,那你岂不是很惨?”

    “额,你平时做什么?”

    石夷语气平淡:“看门,顺带看顾一个病重的老爷子。”

    一人持剑,跨越岁月,镇守西北天域。

    看护不周山残留所化的不周负子山。

    没有问题。

    钦原反应过来,恍然大悟:“保安?”

    石夷沉思,点了点头:“也差不多。”

    “难怪我都没有听过你的名字啊。”

    钦原咕哝着,而后关切道:

    “那老爷子怎么了?”

    “哦?祂?前些年有几个年轻人打架,老爷子站在那里看热闹,里面有个脾气不好的,吵不过人就走了,速度有点快,把老爷子撞倒了,最后应该是植物人了,只是后来出了点问题,老爷子有点精神分裂了。”

    “唉?!!这么惨……”

    “那撞人的那家伙呢?”

    “祂?”

    石夷想了想共工,言简意赅道:“那一次是避开了惩罚,只是后来死性不改又惹事情,最后数罪并罚,被判了无期徒刑。”

    钦原残留的正义感让她重重点头:“该!”

    “这样的家伙,见了面肯定地好好骂他一顿!”

    石夷道:“我劝你不要这样做。”

    祂斟酌着言辞:“祂的脾气,不是很好。”

    钦原震惊。

    打架,撞人,犯罪逃逸。

    脾气还差!

    难道说……

    少女一双杏仁眼瞪得滴溜溜地圆:“这是个街溜子?!”

    “不对,我们那里也有街溜子的吗?”

    “街溜子……”

    石夷呢喃,而后似乎忍不住,笑了一声,嘴角的笑意还没有彻底打开就已经被收敛,石夷起身,那边的钦原咕哝着道:“不过说起来,神灵不都有类似擅长的地方吗,你擅长什么?”

    “时间上,稍微有一点心得。”

    “时间啊,这可是很强的。”

    钦原挥舞了下拳头,出了几次直拳,道:“那你会那个吗?就是时停。”她摆了个招式,双臂交叉,低声喊道:

    “砸瓦鲁多!”

    “然后在这个时间里面把对手欧拉欧拉,欧拉至死。”

    石夷道:“时间和岁月,想要彻底停止,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

    毕竟天地万物,想要控制时间的话,那肯定绕不开帝俊女娲之类的顶尖强者,钦原不了解这个,撇了下嘴,道:“我说石头你在大荒也就是给人看门当保安的,不如就真从了我吧!”

    少女拍了拍坚实平坦的胸膛:“我们一起,做大做强!”

    她对于让石夷同意都不抱什么希望了,只是这一次石夷却道:

    “我有事情,需要回返大荒。”

    “唉?回去?”

    钦原愣了下。

    有种投资了的好股票第二天就直接关门了的错觉。

    石夷推着小吃车,钦原双手背在身后情绪低沉跟在后面。

    结果来到了书店。

    石夷去买了许多的打印纸,然后订好。

    又买了一整套的《马列毛选》。

    珍重地把自己的小吃车委托给了不耐烦的昆仑天鸟钦原。

    ‘亏大了亏大了,这一次可亏大了。’

    钦原因为自己浪费了时间还没有什么收获,心里懊悔,最后这么长的时间,居然就只是得了一辆满是油渍的小吃车,当然,用满是油渍形容其实不那么恰当,因为石夷对自己的小吃车很宝贵。

    每天都有认真地擦拭清洁,非常干净。

    但是钦原还是觉得自己亏得要死。

    “这车就先帮我保管吧,如果你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去开个店。”

    石夷声音顿了顿,道:“另外,你今天化妆了?”

    模样元气,梳着日系狼尾马尾的少女道:“你看出来了?”

    右手卷着鬓角的黑发,撇了撇嘴:“也不瞎啊。”

    石夷沉吟了下,直截了当道:“你会利用美色来诱惑我。”

    “卧……槽?!!”

    钦原,心脏骤停!

    石夷,暴击。

    哪怕是没脸没皮一直以资本家为目标的钦原都面容赤红,险些被这一记死亡级别的询问给击穿掉,谁见过这么直接的?看破不说破好吗?而事实证明,她远远不能说了解石夷。

    石夷道:“我只是好奇,你诱惑我是为了让我加盟。”

    “也就是说,你为了利益,难道也可以出卖色相到那一步吗?”

    那一步?

    哪一步?!

    钦原看着眼前阳刚坚毅的天神,面容赤红,后退两步。

    心中又羞又恼,或者说在害羞之后,便是被侮辱轻视的那种愤怒升腾起来,却偏要赌气般咬牙道:“是啊,怎么了?!哼,只要出够价钱,做到那一步也不是不可以。”

    这个价钱,当然是我来定。

    石夷面色没有波动,让钦原心中更生气。

    石夷沉思,而后天神五指微张,这段时间打工攒下的钱存着的银行卡直接递给钦原,缓声道:“这是我这段时间打工的钱,不算多,你先拿着。”

    钦原再度无法跟上石夷的脑回路。

    大脑卡壳:“你你你……”

    石夷皱了皱眉,把银行卡塞过去。

    语气没有波动道:“你还没有走出那一步。”

    “我想,既然可以为了利益而走出那一步。”

    “那么也可以因为利益而不走出这一步,你我相识一场,我至少不希望你走入歧途,所以,我花钱买下你未来的可能性,希望你未来永远不要走入歧途,希望你的未来永远行走在正道之上。”

    钦原呆滞。

    天神手掌按在钦原的头发上,嗓音温和,缓声道:

    “不可轻视自己。”

    “不可轻视他人。”

    “更不可将自己和他人的尊严肉体与生产价值划等号。”

    “这是我给你的离别礼物,他日有缘,当会再见。”

    石夷把一个礼盒,以及银行卡放在钦原怀里,而后抱着一堆书,并不回头,坦然离去,钦原呆了好一会儿才回过头,左手按了按翘起来的刘海,咕哝道:“什么买下人生未来的可能性,耍什么帅啊。”

    “礼物……”

    她看着礼盒,才突然突然察觉到,那个烧菜烧得很好的石头脸,其实长得很不错,剑眉朗目,面容坚毅阳刚,连她这样掉到钱眼里的神兽都觉得面容泛红,来往行人看到那元气少女罕见含羞,倒是诱人。

    钦原深深吸了口气,打开了盒子。

    会是什么呢?

    花,巧克力,或者说其他什么……

    一个白发苍苍的大胡子老头印在封皮上。

    钦原的思绪凝固。

    事实再度证明,她完全搞不懂那个家伙的脑回路。

    “资,本,论?”

    少女咬牙切齿念出三个字,翻开,书签上写着一行文字。

    “一个人占据大量其他人的劳动成果,最初只能通过掠夺。”

    “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钦原心动的心咔嚓一下跳了楼。

    右手握住这本书,重重砸在地上,咬牙切齿:

    “搞毛啊!!!”

    “臭石头不要让我再见到你啊!”

    “我踩!”

    伸出脚狠狠地踩了两脚,转头就走,可是都走出小巷了,还是鬼使神差地转过头,把那本书拿起来。

    下次见面,我要砸在他脸上!

    而石夷此刻已经重新抵达了人间的裂隙。

    那些打印纸,已经化作了大荒文字的《马列毛选》精选集。

    他打算直接带着这些东西前往大荒。

    在裂隙处,高大的撑天之神重平静伫立。

    ……

    另一个地方,卫渊睁开双眼,看着旁边的神灵尸体。

    按照烛九阴的吩咐,直接以蚩尤战戟,施展出了蚩尤当年的得意招式,在这尸体上留下了极为狰狞的致命伤,搅乱了此地的天机,而后按照常规流程,干扰天机,毁尸灭迹,把灰都扬了一条龙处理。

    这也是烛九阴所说的。

    首先按照下策,当对方还原了尸体天机之后。

    面对的就是‘蚩尤复苏’这一个结论。

    这是连环计策。

    卫渊刚刚突然想到,其实可以守在这里,以这神灵的尸体作为诱饵,应该能够顺藤摸瓜抓到对方,只是被烛九阴否决了:“疑以叩实,察而后动,对方只要不蠢,来的就只会是被你抓到都没有什么损失的弃子。”

    灰袍男子语气平淡:“到时候就不是你顺藤摸瓜。”

    “而是你被对方顺手钓出来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不得不承认烛九阴说的对。

    以及,对烛九阴这些神代老银……

    “嗯?”

    耳畔传来轻描淡写的冷哼。

    卫渊思绪微顿。

    ……对这些老成持重深谋远虑的老前辈的敬畏。

    确定烛九阴没有再关注这里之后,卫渊吐出一口气,看了看怀里盒子里的岁月气息,神色平静下来。

    接下来,就是把你叫醒了。

    阿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