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9章 这什么人间险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593
  第0649章 这什么人间险恶?!

    凌厉的攻势,强悍致命到了足以使得不死花的气息应激而动。

    这代表着这一招足以让卫渊直接开启下一世。

    如果说不死花的效果还够支撑他再来一次的话。

    卫渊几乎是本能地避开这一招,回身看到那一抓在洞穿原本自己心口位置的时候,猛烈地握合,灵气,声音,甚至于连光都被握住,而后猛地一捏,化作了一团湮灭,发出轰然的鸣啸。

    卫渊瞳孔收缩。

    如果被击中了的话,这一招足以让他的心脏瞬间变成渣。

    也就是在五千年历史上不知道第几次被掏心窝子。

    卫渊直接练出了本能的反应能力,这才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击。

    对面的存在显而易见地惊愕了下。

    似乎在说怎可能避开?

    卫渊心中吐槽。

    你要是每次转世都被捅一下心窝子,你也有这个天赋反应了。

    对背刺伤害抗性百分之九十。

    反手拔剑,但是对方显而易见早有准备,是有备而来,低喝一声,再度出手,速度直接超过卫渊的视线反应,或者说,光,粒子,乃至于声音全部被扭曲,遮蔽,卫渊眉心狂跳。

    如果拔剑的话,自己的心口会被直接洞穿。

    这一幕画面直接出现在他眼前。

    白泽说过,一切神话生物都具备有趋利避害的天性。

    昆仑山神,执掌人间第一流的剑术,多少也触碰到了这个领域。

    卫渊选择相信了作为半神半人之身带来的本能。

    双臂交错,天罡三十六法之中一系列被糅合使用,天地元气被抽离化作水汽,而后划江成陆,衔接指地成钢,几乎是瞬间,卫渊撞入一团比人间城池还要巨大的云气。

    水汽瞬间逆转,化作了纯粹金行之气的巨盾。

    巨大数百丈,而后瞬间凝聚。

    而且是以神性气机凝聚其中。

    卫渊的脑子虽然在烛九阴面前和没有差不多。

    但是战斗本能却足以匹敌第一流的神代战将。

    或者说,那是这五千年来历次转世遭遇危险不断积累的经验。

    “如此巨大,分散力量,愚蠢。”

    来者冷笑着瞬间贯穿这巨大防御,却突然察觉不对。

    卫渊五指握合,天罡神通再现。

    心中低语。

    雷霆,招来!!!

    轰!!!

    整个城市的人都被那突然炸开的暴虐雷声吓了一大跳,抬起头,看到明明没有云雾,却又有无数细密的雷光炸开,轰击在了同一个地方,爆发出灿烂而恐怖的流光。

    以卫渊的道行,并不能分心他顾施展天罡级别神通。

    他强行牵制住对手,反手拔剑。

    只是在他拔剑的时候,对方瞬间强行冲破天罡雷法的封锁,直接出现在卫渊身前,双手一上一下封锁向卫渊眉心和咽喉,左边膝盖猛地抬起,直冲着卫渊下身撞去,让卫渊额角抽动。

    不得不想办法当下这阴狠又致命的招法。

    短打近攻,显而易见知道不能让卫渊施展剑术。

    对方的实力强悍。

    每一次出拳,都仿佛吞噬光芒灵气,卫渊隐隐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功体受到撼动,气机隐隐不受控制的趋势,如同要像是流光粒子一样被其吞噬于内。

    类似神话概念,还是权能?

    卫渊勉强接下来一招,往后来开距离。

    对方的力量,速度,全部强于他。

    一拳又一拳,几乎是压着他在打。

    卫渊视线扫过周围,两人一边打一边遁走,已经离开了城市上空,周围是荒原区域,来者直接化作了一团阴影,扭曲了卫渊对于周围的掌控和感知,人需要以视网膜的反光来捕捉万物,而现在整片区域的光消失不见。

    方圆三百里天象变化。

    天地如同来到黑夜。

    另外有神话级别的存在,哪怕是修行者也无法掌握周围。

    如同陷入混沌深渊。

    来者缥缈如阴影,卫渊完全无法捕捉其所在。

    而刺客在察觉到这一点之后,也冷笑一声,全力爆发杀招。

    短刃刺入血肉,来者脸上浮现微笑,却觉不对,那不是心口。

    是手掌!

    卫渊左手握住了刃口,强行以玄奘留下的佛门底蕴抗衡,右臂曲肘猛地横砸,这个距离上,对方似乎没有料到他会这么狠,没有来得及做其他防备,被他以猛烈的力道砸在太阳穴上。

    被砸地显出原形,砸得双目隐隐失神。

    卫渊仍旧以曲肘的动作,腰部凝身发力,肘尖以丝毫不逊色的恐怖力道狠狠地回着砸过来,再度在另一个方向上的太阳穴上给予对方重创,这一次直接运用天罡神通加持肉身。

    法力消耗巨大,但是却让对方双目失神,思维混乱。

    那刺杀者此刻大脑如同浆糊,余光注意到卫渊抬手拔剑。

    下意识猛地后退,将匕首拔出,与此同时以权能控制住卫渊的右手。

    卫渊握剑的右手顿住。

    来袭者心中豁然一松。

    赢……

    旋即却觉得腹部骤痛。

    瞳孔骤然收缩。

    低下头,卫渊左手并指抵着他的腰腹,一股磅礴锐气爆发。

    “故里。”

    此剑剑招,名为故里。

    触碰神话概念的一招。

    主杀伐。

    战斗侧。

    一瞬间仿佛同时被无数柄剑,无数剑圣级别的招式斩过。

    那男子的腰腹要害,在空间概念上仿佛被收束,仿佛被折叠,化作了一根笔直的线,而后被初步触及昆仑概念的剑招斩过,故而,其身躯每一缕区域都仿佛同时遭遇了这一招。

    如果说之前的卫渊一招就是一招。

    执掌了神话概念,就相当于同时有一千一万个卫渊一起用出一招。

    无差别的攻击在敌人身上。

    把空间折叠了再一剑劈了,也就是理论上只要他神话概念笼罩的范围足够,哪怕是一千人,一万人,都能一剑斩杀,这才是所谓神话概念之所以为神话的原因。

    剑圣亲自用剑把你的肉给切成臊子。

    卫渊喘息略有急促,嘴角微微勾起,心中自语:

    “我用不用剑,其实没有太大的不同。”

    反手将这胸膛被贯穿的家伙抛飞,被神话概念级别的剑术切割,即便是刚刚逼迫到卫渊颇为狼狈地对手也被打得濒死,神话概念相生相克,这个对手其实很强,力量,速度,体力都在卫渊之上。

    短打近攻,卫渊只有防御挨打的份儿。

    但是同样,这样的天神也无法抵挡他的剑意锋芒。

    卫渊额头渗出冷汗,复盘刚刚的短暂交锋,低语道:

    “在你奔着不允许我出剑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否则的话,我就算是能赢,也没法把你留在这里。”

    故意表露出自己需要拔剑才能爆发出真正实力的表现。

    以此作为诱饵。

    而真正的杀招在左手的剑指。

    甚至于是故意以左手去接对方的招式,让自己受伤。

    以此来进一步的降低对方的警惕心。

    步步连环,就是为了最后这一招,毕竟,不管这家伙是谁,守在这里,强行逼迫他近战,毫无疑问是知道他的剑术,知道他的剑术还来暗杀他,如果不是蠢蛋,那么就代表着这家伙的实力比他还强一线。

    或者说,是在暗杀,近距离这样的条件下。

    有能诛杀他卫渊的可能性。

    但是现在这样的神却倒在他的面前,直接濒死。

    “兵法,诡道也,故能而示之不能,用而示之不用。”

    卫渊心中对于烛九阴让他动动脑子的说法有了感悟。

    以及,以及所长击彼所短的意义。

    那个暗杀他的神灵显出身来,整体灰蒙蒙的一片,仿佛云气雾气,若非是以剑术阐释昆仑之理,恐怕根本无法对他造成有效杀伤,此刻重创濒死,却仍旧神色淡漠。

    “实力很强,是谁派你来的?”

    卫渊选择直接询问。

    换来的只有一声冷哼。

    祂讥嘲道:“区区一介凡人,哪里有资格和我说这些?”

    “对对对,那你岂不是连凡人都不如?”

    卫渊右手握剑,在控制住对方的同时,并指点在其眉心,尝试以驱魂之类的手段去尝试读取这家伙的意识,但是不错所料,一无所获,那暗算他的神灵嗤笑道:“区区一介凡人,居然也妄图窥视神的想法。”

    被群嘲了?

    卫渊嘴角勾了勾,而确实是,卫渊虽然有一身道术。

    但是他的道术神通比起他的剑术来说还不算什么。

    根本无法触及神域。

    相当于等级不够,无法突破对方魂魄防御。

    卫渊嘴角微敛,脑海中念头转动了下,伸手扣住这神灵直接遁去,寻找到了个安静的地方,布下阵法之后,大步而来,掌中之剑瞬间斩破这神灵四肢气脉,让其瘫软在地。

    而后手掌直接扣住其眉心。

    自身魂魄强行碰撞,似乎是打算直接从真灵里寻找自己想要的东西。

    那神灵微愕,旋即大喜。

    这愚蠢的凡人,居然胆敢来和祂的真灵撞击?

    岂非是寻死!

    即便是剑术超凡脱俗,但是脑子似乎不大好使?

    祂鼓足最后的气力,用自己的真灵碰撞那家伙的魂魄,打算反客为主,而不出所料的,对方的魂魄不堪一击,几乎没有什么反抗,就被自己击溃,只有狼狈逃跑的份儿。

    这神灵的神魂死死追逐,不肯放弃。

    最终只见得眼前一亮,居然抵达了一个不可思议之境,祂放声大笑着追上了前面的那个凡人,大声道:“哈哈哈,抓住你……了?”

    祂嗓音凝滞,祂的瞳孔剧烈收缩,看到那被自己抓住的人间剑客后面站着两个男子,左边的俊朗洒脱,单手扣着一柄通体金黄色的剑,予人一种堂皇厚重的皇者气魄,右边威武高大,单手持斧,有斗战不屈之意志。

    “轩辕……刑天……”

    那神灵身躯僵硬,呢喃自语。

    轩辕噙着微笑微微仰了仰头,道:“你的手,在做什么?”

    神灵僵硬地低头,看着自己拎着那剑客衣领的手掌,看了看抬起来打算攻击的右手。

    缓缓松开手,然后僵硬着后退。

    啪。

    右手抬起,最终砸在自己的脸上。

    轩辕和刑天微微颔首:“好。”

    而神灵步步后退。

    祂撞击到了一个强壮的身躯,转过头,看到赤着上半身,皮肤上绘制有九黎刺青的高大青年,看到他带着獠牙的项链,气质野性粗蛮却又有语言难以形容的力量感,眼神冰冷地看了祂一眼。

    “蚩尤……”

    一位腼腆的青年将这清醒之梦唯一的入口处关上。

    “大羿?”

    那位暗杀之神思绪茫然,转过头,看到那博物馆主突然凑过来,刚刚凌厉而霸道的眉眼里突然就变得温暖含笑,笑眯眯地凑过来:“对了,你好,你能继续表演一下刚刚那个吗?对,就是那个。”

    他嘴角噙着微笑,伸出手指比划了下,而后语气威严嗓音低沉:

    “区区一介愚蠢的凡人。”

    “来,我们这里都是凡人,请表演一下吧?”

    “不要客气。”

    那位神灵抬起头。

    看到青年背后坐着一排。

    从左到右五个脑袋,轩辕,蚩尤,刑天,大羿,神农。

    然后看着那黑发干净,眼眸温和,嘴角笑意温暖的青年,心中憋屈。

    这小子的脑子里,都是装得什么?

    这什么人间疾苦?!

    有平淡的嗓音道:“……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

    青年双手一摊,道:“难道你会放着不去管?”

    “我说了,我虽然解决不了,不是还有你在吗?”

    “咳咳,这次是我不地道,我待会儿多做几道菜。”

    那声音沉默了下,冷哼一声:

    “……哼,果然是涂山氏。”

    涂山氏?

    神灵脊背一紧,转过头,却没有见到在神代都恶名满天下的涂山一脉。

    而是看到那边坐着身穿灰袍,气质悠远苍古的男子,看到祂神色漠然,淡淡道:

    “自我介绍一下。”

    “烛九阴。”

    神灵瞳孔骤缩。

    几乎毫不迟疑,立刻尝试遁走,但是转头就看到上古猛男天团,在尝试跑路三秒钟就被揍了回来,烛九阴平淡道:“你认得我,你恐惧我,是你的幕后指使者,告诉你,见到我要跑吗?”

    “不是!”

    那神灵下意识反驳。

    烛照九幽之龙幽幽注视着他,平淡道:“是与不是,我自会分辨。”白皙手掌伸出,直接点在那神灵眉心,霸道无比地冲刷真灵,那惊恐的眼瞳很快就化作了茫然空白。

    烛九阴松开了变化透明了些的真灵,喝了口茶。

    一幅幅画面浮现出来。

    这神灵前面,出现了一位面容俊秀,气质干净的男子: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个人解决掉。”

    “在河图洛书观测到的多种未来可能性里,这个人都是一个重要的节点,留着是祸害,不能够让祂活在世上。”

    “他会做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那气质干净的男子道:“如果说他没有性情大变,他会妨碍我们。”

    为了暗杀卫渊而来的神疑惑道:

    “那他性情大变会变成我们这边的吗?”

    男子嘴角抽了抽:“不,他性情大变的话,会下手无情狠辣地妨碍我们。”

    “总之,将他拿下。”

    “是。”

    身躯如同薄雾,拥有相当强大实力的暗杀神低语:

    “要如何解决祂?您有什么建议吗?”

    气质干净的男子沉吟,道:

    “避免和他的正面交锋,尤其不能让他拔剑。”

    “另外,暗中朝着他后心攻击。”

    男子笑了一声,道:“在明代时候,便是这样解决他的,只是没有想到,不死花的效果居然如此之强,让他再度地活了过来,不过,不死花也是有上限的,这一次,将他心脏的不死花也一并解决吧。”

    “是。”暗杀卫渊的神灵点头,这一段记忆画面消散。

    “……明代……”

    “河图洛书观测的未来节点?”

    卫渊缓缓低语,这短短的一小段记忆里面,暴露出了太多的信息。

    节点,明代的阴谋,让西王母转世的原因之一,不死花。

    还有河图洛书。

    这些东西太多太杂,一时间甚至于无法剖析清楚。

    “想不清楚的话,可以慢慢想,这本就不是一时半会想清楚的事情。”

    烛九阴喝了口茶,平淡道: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想想如何解决祂的尸体。”

    “解决祂的尸体?”

    “是,无论如何,这是比十二元辰稍强一个层次的神,而且是战斗侧,你杀了祂,很容易就会被卜算出你的位置,你所擅长的东西,你是如何杀死祂的,你的战斗风格。”

    卫渊怔住:“这么说,这个家伙是弃子?”

    “不是弃子,但是也差不多。”

    烛九阴解释道:

    “如果说杀了你最好,杀不了你,也能明白你现在的实力和情报。”

    “最核心的,是明白你的神话概念,以好下一次针对你布置绝杀,如同重,正常的遭遇战,没多少胜得过祂,但是有所准备的情况下则不同,这是打算弄清楚你的杀招,而后为杀你做准备。”

    卫渊沉思。

    刑天看了看轩辕,而后和轩辕一起做沉思状。

    卫渊脑海中拿不定主意,看向烛九阴,问道:“那你有什么意见?”

    灰袍男子语气平淡,毫不迟疑:“拿去东海,给那一条相柳吞了。”

    “借助共工眷属的身份搅乱对方的天机,让对方的卜算指向共工,彻底搅乱局势。”

    “然后杀了相柳。”

    “让共工先和那边打一架。”

    “把局势彻底乱起来。”

    卫渊:“(||°Д°)?!!”

    刑:(⊙x⊙;)

    天:·(··)

    轩辕:━Σ(°Д°|||)━

    三个头铁猛男脸上基本只有一个表情——“卧槽你好狠!”

    烛九阴嘴角勾了勾,轻描淡写道:

    “所以,你打算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