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8章 比斗,以及烛九阴所说的危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50
  第0648章 比斗,以及烛九阴所说的危机

    “一份炒面带走,油少一点,加两个蛋,一个肠。”

    “我这边要肉的,有牛肉炒面吗?”

    “我要一份盖浇饭。”

    “师傅能快一点吗?”

    “来咯,来咯,鸡汤来咯……”

    伴随着外放视频看着搞笑视频的杂音,更多的是等待摊主炒菜的人,最为离谱的是,明明就是两个小吃摊,居然排起了两条大长队,来往的人也在不断地汇聚过来。

    一方面是因为总是会好奇的。

    神州常常出现凑热闹看热闹的情况。

    导致最后吃瓜吃到最后发现并没什么瓜,或者吃到最后,瓜是自己。

    另一方面是这两个小摊上美食的味道实在是太诱人了。

    卫渊把一份炒面递过去,看到那高中生模样的客人迫不及待的吃了一口,脸上浮现出惊讶和心满意足的表情,作为厨师得到了最大的嘉奖……

    个鬼啊!

    卫渊嘴角抽了抽,看向旁边一丝不苟做饭的某大荒一线强者。

    防御力匹敌十大天神的那种。

    石夷非常认真地炒菜。

    为什么,说好的比斗会变成这个鬼样子?

    前面的客人凑过来,道:“麻烦快点师父。”

    外放的视频里面传出魔性的声音:

    ‘TNND,吃,为什么不吃!’

    卫渊收回视线。

    “要什么?”

    那位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看了看视频,脱口而出。

    “鸡汤面。”

    ……

    时间回到一个小时之前。

    “或者,你赢过我。”

    当石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以及那句在大荒时放走了你,显而易见,卫渊的秘密,昆仑山神和他自己是一个人这个秘密,已经彻底暴露,卫渊心境微沉。

    如何寻找到石夷。

    这一点本身是困难,卫渊靠着重成功找到了石夷。

    因为刚刚摆在重面前的道路,只有要么打一架,石夷来。

    要么主动找石夷来两点。

    这个是靠势压人,所谓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至于重,卫渊完全没有考虑到这家伙的想法,换句话说,如果说他们两个现在不是在人间,而是在大荒,或者说东海之上这样的地方,两人百分百在下一秒钟生死厮杀,你死我活,毫无半点的迟疑。

    能多挤兑一下对手的话,何乐而不为?

    卫渊只是觉得自己的言行是不是太温柔了。

    但是更大的危机在于,石夷这边的态度。

    要是石夷抵达之后再打一架,那可不是什么美妙的事情。

    和石夷打架,卫渊宁可去和重打,作为最强的剑客,卫渊绝对不想要体验一下自己的剑完全没法给对方破防,或者说打完以后对方满血这种毁人心态的事情。

    搞不好要道心崩溃的。

    自诩也算是一代高手,结果连这家伙的油皮都没砍破。

    大概像是某些游戏里面,终于打了十个小时把BOSS磨死了。

    结果发现对面开了二形态,血条直接翻倍,而自己还不小心被打死了,之前的十个小时的流程,你还得重来一次,剧情还无法跳过,然后打完这个形态之后,还有三形态,继续十小时,如此反复。

    和石夷战斗的画风很容易变成社畜去工厂拧螺丝钉。

    毫无体验。

    多少的神代高手就是这么给怀疑人生的。

    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石夷的所谓比斗,居然是这个。

    比赛做饭,以吸引来的客人为主,人数多者胜。

    卫渊叹了口气。

    至于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或者说,为什么石夷会知道他擅长做菜的,自然是有人告诉他的,而这个罪魁祸首,也就是现在吸引了许多青年来排队的那个家伙。

    就像是前面的那个吃鸡汤面的青年,许多人的视线都下意识看向两个摊位中间——

    那里站着一个约莫一米六多的少女,很日系的狼尾短发,杏仁眼。

    穿着棒球服,运动鞋,嘴角总是笑着,元气十足。

    而且是那种中性的好看,可以是清秀的少年,也可以是英武元气的少女,只要不遇到珏,或者九尾狐之类的,放在普通人,甚至于修士里面,乱杀。

    昆仑之丘有鸟焉,其状如蜂,大如鸳鸯,名曰钦原。

    毕竟昆仑雪莽玉龙,能被选拔在昆仑生活的异兽。

    外貌是绝对差不了的。

    小知识,昆仑山只允许这一种鸟上去,除此之外便是青鸟。

    严格意义上,钦原的划分,应该是神兽级别。

    这也是其他异兽会听她话的原因。

    而另外一个众所周知的秘密——昆仑三神,黑衣陆吾,儒雅开明,昆仑神系第一美人兼富婆西王母,全部都是颜控,严重程度依次累加。

    相对应的,大荒的兄弟们长得就很糙了。

    神代异兽级别的蜜蜂鸟,当然元气十足。

    石夷在刚刚卫渊问起为什么比这个的时候,回答道:‘有人说我的饭菜只是和你差不多,但是理论上而言,食物不过是火候的掌控,是食材的搭配,难道技艺可以超过时间的精准吗?’

    ‘我对于此事,倒是好奇。’

    石夷是真的好奇。

    卫渊能看出来,以及,石夷对于钦原的出现,也是措手不及的。

    那张坚毅如斧劈刀削的阳刚面容,在钦原出现之后,就变成了面无表情生无可恋,而卫渊也很快明白了为什么,这两个摊位最开始的排队的人,是钦原招来的,而之后就靠着热闹和香味,自然而然吸引客人。

    元气少女凑到石夷面前,伸手指着排队的两条长龙:

    “石头我来找你了,真的,你看看这排队的人多少?!”

    少女一双杏仁眼亮晶晶的,满脸都是,看看朕为你打下的江山啊。

    然后簇拥上前,双手拉住石夷的手臂。

    此乃计策。

    以一定的肢体接触,瓦解对方的内心!

    钦原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这个心里脏兮兮的,立志成为大资本家的神兽努力用清纯可人的目光看着石夷:

    “你来做菜,我来宣发,没问题的啊!”

    “我们一起做产业,做产业好不好?一起做神州最大餐饮店,做大做强啊!”

    石夷面不改色地炒菜,身躯后仰,但是鼻尖还是闻到了花香和淡淡的甜味,像是蜂蜜酒,反手五指扣住那烦人的蜜蜂鸟,拉走,重新炒菜,看向前面的客人:“要什么?”

    咔嚓咔嚓。

    那青年把手里的方便面捏爆,嘴角抽了抽,咬牙切齿。

    “吃饱了。”

    石夷疑惑:“嗯?吃饱了,你吃什么了?”

    狗粮啊!

    卫渊吐槽,真是个石头脑子这个都看不出来,一边飞快地做好了另外一盘面递过去,虽然说,石夷对此毫无反应罢了,而钦原那家伙其实也是为了其他目的。

    但是外人看起来就是被喂了一嘴的狗粮。

    不过,钦原这家伙,本体应该是鸟,只是形状像是蜜蜂。

    当然,也能采花粉酿蜜就是了。

    他一边利落炒菜,一边看向石夷,想了想,还是传音道:

    “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情?”

    “你是神不是吗?”

    现在重不在旁边,卫渊可以问。

    “为什么不行?”

    石夷反问。

    卫渊无可奈何,不要用问题来回答问题啊。

    石夷一丝不苟地做菜,道:“是因为觉得是神,所以不应该做这样的事情,如果说你的本能有了这样的判断,其底层逻辑,是因为下意识地觉得神灵就应该高高在上,而这些工作则是比较底层的是吗?”

    “如果说你有这样的想法,代表着阶级观念还在你心中有残留。”

    “你还是受到了荼毒。”

    石夷郑重道:“工作不应该有贵贱之别,而生灵也不应该因为出身,财富,力量而有高下之分,因为贵贱之别和高下之分,以及阶级观念起源于奴隶制度和封建,其根源带着剥削和压迫的残留。”

    “而这本身就代表着不平等。”

    “我推荐你从墨子兼爱到《资本论》,以及《同盟宣言》一起看。”

    卫渊:“……”

    继被水猴子教导科技之后,再度被大荒荒神教导社会价值观。

    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问题?

    卫渊无力吐槽。

    谁是现代人?!

    他反应过来:“所以,你来找我比赛,是要和我聊这些?”

    石夷面不改色:“我只是想要看看你的觉悟。”

    “事实上,就连很多从事这一行的人本身都会觉得自己的行业不如那些做办公室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靠着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养活家人,本身是可以带来成就感的,而非是觉得不如人。”

    “那么必然是有什么东西将这成就感剥夺了。”

    石夷沉思道:“有无形的压力在人的生活中,给人们增加了不必要的任务,让人们每日的劳作里一大部分都要先满足这些存在,剩下的一部分才能够用来供养家人和自己。”

    “这让人们感觉自己的生命,劳动并不是为了自己。”

    “也不是为了集体和国家。”

    这位大荒的岁月之神道:“为家为国的话,伟大的目标会带来内在的驱动力,你们的历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而现在的生活带来的却是茫然和无措。”

    “这代表着,所有人都能隐隐约约地意识到,自己的生活既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那种伟大的目标,不知道有什么意义,也看不到光明的希望,迷失于道路上,你是否觉得,这样是错误的?”

    “当然是错误的。”

    “应当要打破这样的是吗?”

    “自然如此。”

    石夷点了点头:“很好的觉悟。”

    他炒菜的速度仍旧均衡,一丝不苟,语气轻描淡写道:

    “不过很多人其实不觉得自己有被压迫。”

    卫渊道:“人族有兵书记录的三十六计,第一计策为瞒天过海。”

    “这句话其实不是说那种像是欺骗的低劣骗术。”

    卫渊有感而发,低语道:

    “备周则意怠;常见则不疑。阴在阳之内,不在阳之对。太阳,太阴,这一个计策的意思是,习以为常的事,会让人失去警戒,最大的阴影潜藏于公开于天下的事情里面,而不是说这光明世界的背面。”

    “太阳,太阴。”

    “公开暴露于所有人面前的东西,才最适合潜藏隐秘。”

    “这一点,才是瞒天过海之计,从这里来解释,或许,很多习以为常的东西本身存在就是不合理的压迫吧,当然这也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我仍旧认为,打破一切的剥削,维持平等才是正道。”

    “很好。”

    石夷点了点头,递过来一份炒饭:

    “现在我们是同志了。”

    卫渊:“……”

    “??!”

    等一下……你……

    卫渊回忆刚刚的交流。

    眼睛慢慢瞪大。

    卧槽!

    反向传教成功。

    ……

    坚毅阳刚的岁月之神和卫渊交换了炒面,结束了比赛,低语道:

    “既是岁月之神,自然期望看到这样的梦想之世能够出现在未来啊。”

    祂道:“我本来想要去和人间的组织联系,但是有你似乎也可以。”

    卫渊:“???”

    石夷道:“我打算回一趟大荒,顺便还了一个人情。”

    “然后看看那大荒。”

    “我自诩维持公义和秩序,但是现在我突然有些怀疑了,我所维持的公理,究竟说是真正的公理,还是说基于帝君统治之下的公理,而若是我的公理,不过是为了维持神灵高高在上,视众生万物为蝼蚁的基础上。”

    “那么我的公理,是否才是最大的压迫?”

    岁月之神,正因为岁月,是以可以维持清晰。

    卫渊迟疑:

    “你要反叛帝俊吗?”

    石夷沉思,认真道:

    “不,你最多说那是大荒西北天境革命根据地。”

    卫渊嘴角抽了抽。

    草!

    你入党是为了这个?

    神代特色的大荒模式?不过人间可没有经验给你学。

    不过他也看出了石夷脸上的玩笑。

    石夷道:“我现在看完了《资本论》,有什么新的书推荐吗?”

    卫渊想到了白泽那吐槽般的话,下意识地道:

    “《马列毛选》,怎么样?”

    “我会买的。”

    石夷点头,并指将一道附带有神话概念的气息落入了卫渊的饭盒里。

    “那么,这东西交给你了。”

    祂道:“小心‘重’,祂,很不简单。”

    卫渊点了点头,想到白泽对石夷立场的判断,语气顿了顿:

    “小心大荒。”

    石夷怔住,注意到卫渊的神色郑重,点了点头,道:“好。”

    ……

    “没有想到,就这样拿到了?”

    卫渊拿着手里的岁月气息,还有些不敢相信。

    太简单了啊。

    当然,如果说卫渊展露出的秉性不符合石夷的要求。

    石夷会不会反手把卫某人给挂了路灯可不好说。

    不过好歹是通过了……

    烛九阴说的危险也没有遇到啊,难道说这家伙也算漏了?

    卫渊沉思。

    而在他御风掠过天穹的时候,思绪微顿。

    心口突然微痛,低下头,那一株不死花居然受激显形。

    在他背后。

    一道即便是他的感知都无法察觉,其高度直达神域的身影暴起。

    突而划过一道寒光,直撕扯向卫渊的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