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4章 超强行动力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白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20
  第0644章 超强行动力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白泽

    白泽是带着无与伦比的自信踏入博物馆的。

    看了看背后那位八百破十万的名将,心情是舒爽无比,张辽身材健硕,复苏的时候就变成了短发,凌厉的短发,安宁的眉眼,以及沉凝缓和的气质,一眼看来就知道是军伍出身。

    有了大腿的挂件,就是这么地自信。

    从今天起!这一条老街上全部男人都要高看我!

    白泽,飒爽登场!

    然后他看到武安君和西楚霸王在下象棋。

    两人端坐在那里,下棋的时候居然能够让人感觉到恐怖的杀伐暴烈气息,白起含笑点了点头,逐渐开始一点点回忆起过去的项鸿羽咬着牙齿,寻找出路,一双浓眉皱起来。

    “来了?”

    “哦,嗯,来了。”

    “坐啊。”

    “啊,嗯,好。”

    白泽才硬起来没多久,一进门就萎掉了。

    张辽啊,八百破十万的猛男,屌不屌?!

    吊炸天。

    可和霸王比一比,或者和武安君比一比呢?

    军略有武安,猛攻有霸王。

    这位留下止小儿啼恐怖传说的兵形势名将就显得褪色了些。

    霸王且不说。

    武安君的含金量那是千古公认围歼战游击战第一人。

    就像是美人需要比较。

    自古将军如美人,不许人间见白头,而这比较名将也是要比的。

    譬如曾经号称转进如疾风,十三日破孟达,三战三捷数月定辽东的司马懿,只有遇到诸葛武侯才变成了以天下兵戈面对一州之地都死守不出被李靖李世民嘲弄的懦夫。

    而被尊称为‘曹大司马之勇,贲育弗加也,张辽其次焉’,勇武可比张辽,有‘运田单之奇,厉愤怒之众’,擅长猛攻突进,官渡之战率领小股精锐突破截杀袁绍粮道的猛将曹仁。

    后世游戏和二创里面大部分都是极为擅长防御力的将领。

    比如某《真XX无双》里面的曹仁,重装铠甲和人形高达一样。

    就是因为他在名望最盛的时候遇到了巅峰期的关羽。

    导致他这辈子最知名的战绩就是誓死防御,抵挡住了关云长的兵锋。

    一个走侵略如火风格的将领硬生生就变成了个防御的老乌龟。

    名将和英雄们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在同一个时代遇到了更强的。

    更痛苦的则是从生死仇敌,你死我活,不处于同一天天空下。

    最终硬生生地被塞到了同人小说,变成了CP。

    而武安君的战绩,也需要和其余的将领比较的,比方说王翦。

    秦灭楚之战,可是席卷一统天下的浩瀚大势。

    再加上王翦六十万大军稳扎稳打啃下来的。

    王翦六十万灭的还是迁都后一蹶不振的楚国。

    而那个豪迈霸道,高唱离骚,武德充沛,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众的春秋五霸之一,强大无比,慨然有气吞天下之志和气魄,甚至于有这样底蕴的楚国,是被武安君打断脊梁的。

    而用兵不过十万。

    十万秦军凿穿楚国,在敌国内部战斗。

    被称呼为‘孤军客战楚境,期于死地求生。’

    把一个春秋鼎盛风流的大国打得迁都,失去大量国土,焚烧楚国国君陵墓,而事实上,长平之战只是后果惨烈,远不是白起战阵艺术的巅峰。

    横向比较鄢郢之战在春秋战国时代的冲击力,大概是上个时代,世界混战,神州突然有一支军队向上挥戈,杀穿边疆的山脉,在那个联合体的巅峰期老毛子国土内作战,一路横穿反向穿插。

    一年之内,老毛子首都变成了神州北郡。

    兵器库全部充军,把重要纪念馆都烧了对面都没能放出个话。

    只能灰溜溜跑去另一边儿苟着。

    是所谓天下震惊。

    如此就可以想象为什么当初大秦直接封他为武安君了,这战绩简直太吓人,放在任何一个时代这都是天降猛男,是足以支撑一个国家霸业的那种猛男,五千年都就那么一两个。

    封!直接跨格封,封君!

    列国的兄弟们先不要慌。

    先让老秦人慌一下。

    你们没见过这样的猛男不要紧,重点是我们老秦人也没见过啊。

    其名望导致了哪怕是被秦王赐死,老秦人无不怜之,于咸阳立祀。

    八百破十万只是胜利了一次战役的张辽,和武安君比真的不够,而那边的霸王,千古无二的神勇,毫无争议的兵形势第一人,作为同一类型的猛将,张辽和其相比似乎也不够。

    其实某种原因也是因为张辽的对手含金量不大够了。

    白泽沉思。

    他具有很高的自我批判精神。

    不努力啊,不努力!

    怎么能够如此懈怠?!

    白泽觉得自己的大腿实在是太不努力了!

    真的,人怎么能这么不努力呢?!

    他要是八百破十万破了曹孟德。

    直接封神好吧!

    白泽开始反思。

    其实,也是我的错……

    大腿,还不够多!

    ……

    在白泽硬气起来没有一分钟就在残酷的现实之下恢复冷静的时候。

    卫渊正在花店里。

    事实上经历了昨天的尴尬,至少表面上是尴尬的,卫渊有点不好意思进来,但是偏偏烛九阴所说的东西又极为重要,不能不告诉珏,卫渊在经历了一翻思想争斗后还是敲开了门。

    片刻后,花店的门打开一条缝隙,少女把头探出来。

    卫渊从珏的脸上明显得看出来茫然和震惊,以及混杂着‘你现在过来是为了什么’,‘难道还打算继续’‘你怀里不会还揣着户口本’一样的多元复合化警惕表情。

    “我今天没带的。”

    卫渊下意识脱口而出。

    被说出了心思的少女面容微红,咬着牙瞪了他一眼,然后开了门。

    “我又不想要知道。”

    卫渊进了门,坐在椅子上,天女则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两人一片沉默。

    少女耳朵慢慢变红,跟进度条一样。

    卫渊微微吸了口气,在氛围转向到另一个方向的时候,提前开口道:“珏,关于昆仑的事情,我昨天想了想,想到了几个疑点和现在的问题……”

    “嗯?”

    提及正事的时候,珏很快收敛了杂念。

    卫渊定了定神,将大概的局面,将烛九阴的剖析,以自己的方式和理解重新讲述了一遍,虽然他其实很想要再多问问看,但是被烛九阴的眼神逼退了。

    那种眼神大概蕴含着‘告诉你有用吗?’‘跟你说再多你的脑容量也理解不了,搞不好还会过载烧掉变成红烧猪脑子’一样的含义,哪怕是卫渊这样经历过事情的人都不得不败退。

    只是就眼前所看到的那一部分,都已经足够惊悚恐怖。

    至少卫渊看到珏脸上的表情从冷静,震惊,失神,茫然到最后一系列的变化,最终少女的手指下意识搅在一起,抿了抿唇,勉强安静下来,而卫渊也算是知道了烛九阴的‘快乐’。

    所谓智者的雍容,就是喜欢看到一语道破局面时,其余人的震惊失色吧,比如福尔摩斯就非得憋到最后才说出答案。

    而后卫渊便记起来自己也是一众失色的人之一。

    更可能是最震惊的那一个,不,那三个之一。

    卫渊心中自嘲。

    而后道:“无论如何,要小心,珏,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来和我商量,对于开明兽,此刻必须警惕,从另外一方面,也要去寻找西王母的转世,寻找庚辰,积累在诸多山神里的声望,之前的选择是没有错误的。”

    少女点了点头。

    卫渊声音顿了顿:“另外,西山界的山神们是可以信任的。”

    “嗯?”

    看到珏的惊讶眼神,卫渊道:“很简单的推测。”

    对于烛九阴来说。

    “毕竟,昆仑山,陆吾,不周山遗骸都在西山界,除此之外……”

    他回忆昨日烛九阴淡漠所言,声音顿了顿,道:

    “钟山也在西山界地界。”

    “开明兽那样的聪明人,就算是真的要掌握什么力量,也不会选择西山界,因为诸多山系地脉相连,想要彻底掌控西山界,就代表着必然要应对那种复杂的局势,而哪怕是陆吾沉睡,不周山崩殂,也还有烛九阴。”

    “而烛九阴,正是开明兽最不愿意遇到的对手。”

    昨日那双目苍古的男子语气理所当然。

    负手而立,说出那句‘陆吾沉睡,不周崩殂,天倾西北,尚且有吾一手撑天’时候,更是语气平淡到让人觉得他说的就是实话,明明轻描淡写,却霸道漠然地让卫渊都叹为观止了。

    怎么可以有人把装逼这一门手艺做得如此风轻云淡没有烟火气的?

    卫馆主忍不住心中吐槽。

    我本以为政哥装逼已经是天下无敌,居然还有此人如此勇猛。

    这又是谁的部将?

    至于效果,看看那边满脸羡慕的姬轩辕和刑天就能看得出这句话有多戳这两个钢铁老男人的心了,姬轩辕当年的战歌歌词里面大概的意思就是‘你们要听话,不听话我就剁了你们脑袋,细细切做臊子’这文化人就是不一样啊。

    两人那表情,就差一个滑铲抱着烛九阴的大腿大喊一声:教练,我想学装逼了。

    不过,同样为神代顶尖。

    同样执掌‘界域’这一层次。

    同样涉及到时间线。

    同样不在神代以力量彰名却又决不能让人忽略的强者。

    烛九阴毫无疑问绝对是开明兽的不愿遇到的,而相反的,开明兽也肯定是烛九阴所不喜欢碰上的对手,卫渊叹了口气,心底里总觉得这恩情太重了,需要好生报答。

    嗯,得……得……

    得多做几顿饭才行。

    而烛九阴判断的基准里面还有另外一部分没有说出来的话。

    哪怕是卫渊也能看出来。

    ‘五臧山经所属的辽阔世界里面。’

    ‘在全部都看到了西王母被囚禁的可能,居然只有西山经的山神们前来,其余四臧山经的选择已经清晰到了残酷的程度,有的时候,不做选择已经是最明白的选择了。’

    卫渊不打算说,但是他也看到少女神色,显而易见猜到了这一点。

    旋即自嘲,自己的思考能力也就是中人之姿。

    连自己都看出来的事情,珏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他起身微微蹲下,和珏双目对视,语气温缓道:

    “放心,珏,有我在。”

    “遇到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和我商量,我一定会帮你的。”

    然后我再回去问烛九阴。

    卫渊仿佛已经听到了那灰袍男子不咸不淡哼了一声。

    卫某人装作没有听到,而后笑着转移话题,道:“之前是那位阿照帮你分析了局势,这一次也把她邀请到博物馆吃顿饭吧,好歹是一条街上的邻居街坊,来往还是要有的,我也得要好好谢谢她。”

    “嗯。”

    珏远比卫渊预想的要冷静很多,已经恢复了镇定。

    卫渊松了口气,而后玩笑道:

    “对了,如果要提亲的话,烛九阴够资格吗?和昆仑匹敌。”

    “够了的……嗯?!!”

    珏下意识回答。

    而后才反应过来对方问了什么,眼眸瞪大,一时间连那种来自于开明给予的压迫感都被忽略了。

    面容涨红,猛地看向前面的博物馆主,结结巴巴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

    晨光下,噙着一丝笑意的青年看到少女脸上的阴郁散去了些,放松下来,这个时候尤其是不能让珏胡思乱想,面对如此的压力,越想会越觉得窒息,喘不过气来,卫渊经历得太多,已经能习惯的面对这种痛苦。

    只是看到少女泛红的面颊,吐气如兰,仍是放缓语气,下意识笑着问道:

    “今日怎得不说,登徒子了?”

    珏怔住。

    几仿佛看到那曾经的大盗。

    而后反应过来,赤红着脸一下把卫渊推出花店去,啪的一下关上门。

    后背靠着有着古朴雕花纹路的木门,胸膛上下起伏。

    最后咬着牙喊了一句:

    “登徒子!登徒子!登徒子!”

    卫渊怔住,嘴角带着笑意。

    那个第一次认识清冷淡漠的天女仿佛都已经消失了。

    已经入红尘。

    他脚步愉快转身,回到博物馆里,推开门的时候,恰好看到了正在陷入自我反思当中的白泽。

    以及那边沉稳有力的名将。

    等等……魏国张辽?!

    卫渊认出了那个男人。

    或者说,最早见面的时候,他还是吕凤仙麾下的将领。

    旋即惊讶。

    前几天才说了,白泽这么快就把他复苏了?!

    等一下?

    这家伙……行动力这么高?

    这也太自律了吧?

    卫渊狐疑地看向沉思的白泽。

    觉得白泽有作为新时代加班007的潜力。

    白泽打了个冷战,察觉到了不对,猛地抬起头,看到那边的卫渊。

    趋吉避凶的本能几乎在心底里滴滴滴地响起来。

    卧槽,点子不对,扎手,风紧扯呼!

    正要走,一只手啪的按在他的肩膀上。

    “白泽啊,哈哈哈,我刚想着去找你呢,你就来了。”

    降龙伏虎之巨力压下,卫渊噙着微笑:

    “来,我房间挺大的,我们去聊一聊?”

    关于你加班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