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40章 回礼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842
  第0640章 回礼

    卫渊走出淮水。

    转头看着身后的淮水依旧波涛汹涌,一时间心中情绪复杂,倒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天色已经彻底地沉沉压了下来,城市里面灯火通明,只是因为下雨所以朦朦胧胧的,卫渊想了想袖袍里面塞进去的那个水神。

    平时被塞到袖里乾坤里面的驳龙没谁说话,早就憋得厉害。

    现在已经凑过去开始和水神唠嗑儿。

    想了想,先不着急,去随便找了个地方,吃了晚饭。

    一碗桐柏山周围的大碗烩面,面宽汤鲜,羊肉熬制的白汤,店里面一口锅文火炖着羊骨架,汤汁纯白如牛奶,热气腾腾,面出锅放点菠菜,两勺白汤,一勺牛肉,最后再一把香菜碎和葱花,滴了两滴香油去膻。

    整个城市湿漉漉的。

    这片土地上的面食风味各有不同,不过卫渊倒是觉得舒舒服服。

    吃完一餐。

    袖里乾坤里面,水神被捆仙绳很有艺术感地捆起来。

    前面一只驳龙坐在那儿,手里掐着一根烟。

    唠嗑就唠嗑,只是那水神突然发现,驳龙前面突然出现了装着孜然和辣椒面的小瓶子,自己突然就被一根木棍子穿过绳索架起来,下面突然就出现了火堆。

    那驳龙一边化作人躯,一边给水神按摩。

    一边按摩,还一边拿出各种粗盐,孜然之类拍打揉搓自己的身体。

    “??!”

    驳龙憨厚问道:“你是河鱼,还是海鱼?”

    水神愕然。

    而后震怒:“吾乃河神!”

    驳龙道:“那也就是河鱼了?”

    “河鱼腥味重,我得多加点料酒,去腥增香。”

    “海鱼肌肉更扎实,是做鱼脍的好材料啊!”

    “??!”

    ……

    卫渊吃过这一顿晚饭,顺着水往外走。

    心里面一个个念头浮现又落下。

    关于无支祁,关于水神共工,以及之后的人间争斗。

    以及,一个疑惑之处在心底也逐渐浮现出来,先前这个疑点被自己所忽略了,可是现在一顿饭之后,重新思考,却能够感觉到刚刚那水神的出现有所问题。

    太巧合了。

    与其说是来找无支祁,倒不如说,是来找自己的。

    目的是自己这边?

    卫渊敏锐地把握住了问题的关键点。

    毕竟对方一见面就表露敌意,还说出了自己的跟脚和目的。

    这两个单单拆分开没什么问题,但是凑在一起就显得特别奇怪。

    无论是尽管是共工部属但是见面之后不表露敌意,还是说虽然表露敌意,却不露出跟脚,都要比这水神之前的表现来得聪明的多,要么就是祂很蠢,要么就是故意这样做的。

    不知不觉已经走出了十多里,抬头看了看星光,卫渊把那水神拎出来,直截了当地审问,不出所料,后者完全装傻,道:“你最好快快把我放了,否则的话,尊神共工必然要你好看!”

    交流失败,卫渊重新把水神塞进去。

    顺便给驳龙提供了一大份的酸菜鱼料理包。

    无视了水神的怒吼。

    卫渊左思右想,都无法分辨出到底是那个更可能。

    从蛛丝马迹里面看出问题,可窥一斑见全豹的,是智者的手段,卫渊沉思之后,在心中的一股郁郁之气的驱使下,选择了更直接的方式——

    加快脚步。

    只是他没有去回去博物馆,在越过几座山后,视线陡然开阔,背后之剑藏于鞘中,山外青山城市灯火依旧,卫渊夜色之中急行奔向东海,速度越来越快,直到最后几如同一柄长剑破水而出。

    伴随着速度越来越快,其剑势越发雄浑壮阔。

    但是这一股剑势却没有推动到最巅峰。

    还差一步,将出未出,是喜怒哀乐之未发,也是剑势最暴烈的时候。

    直接从当时他和无支祁引导出的淮水出海口处踏入东海。

    东海入海口处,相柳所化的青年早早守在那里,后者身穿神州古代服饰,一身墨色衣服,玄为水德,相柳本来只是在这里守门,却有所感知,抬起头,看到月色之下,一人纵剑而来。

    “是你?你要做什么……”

    相柳二代目完全没有想到眼前青年居然会这个时候来东海入海口。

    “我有事情要见共工。”

    想想想,想那么多做什么?

    直接问共工不就行了?!

    纵然如此,那股驱使着他来这里的那股郁郁之气却是说不清道不明,绝不是这一点能解释得了的,卫渊追寻思索找不到个由头,索性随他去了,背后之剑剑鸣越发清越。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让你就这么过去……”

    相柳断然回答。

    可是看了看前面青年背后那柄尚未出鞘,剑势就刮得眼珠子疼的剑。

    这放过去是死,不放过去也是被打得半死。

    相柳二代目迟疑了下,从心而动,又压低声音道:“就这么放你过去的话我待会儿得给吊起来打,要不然你先打我几下,就当做是闯关了?给点面子啊,要不然我这才上岗一年,你就这么闯过去了,不大好吧?”

    “那什么,有点伤自尊。”

    哪怕是此刻的卫渊都有些无奈。

    “你当年在樱岛时候桀骜不驯的样子呢?”

    相柳看了看现在一身严严实实的衣服,想到当年就随意披着一件袍子,咳嗽了下道:“当时我年轻不懂事,见谅,见谅,要不然你就打我两下?别客气啊。”

    卫渊点头答应。

    相柳反倒是大喜,直接扎了个马步,胸膛之上浮现层层鳞甲。

    “来,冲这儿打,大力点,我好交差!”

    “不要客气。”

    “好。”

    卫渊一步踏出,不像是江湖侠客飘身而来,更像是出膛炮弹,兵家武功那样直来直去,右手按在相柳胸膛,五指微微用力,相柳面色一变,身躯直接被重重打飞,撞入波涛之中。

    “卧……槽?!”

    一股剧痛让他几乎眼前发黑。

    嘴角一腥。

    这,距离樱岛一战也没有过多久,他的实力怎么可能提升得这么快?!

    原本的八岐大蛇,现在的相柳尊者,低下头,看到自己的衣服碎裂,他的衣服其实都是鳞甲所化,也就是说卫渊刚刚一掌直接将他胸口厚重鳞片给按碎了。

    “说打就真打啊,一点都不客气……”

    相柳身躯向后,撞破一个个海浪。

    最后一个东西突然勾住了他的后脖子,然后直接被一下钓起来。

    波涛之中,单手钓起了这八岐大蛇的,是个赤着双足,身材高大却不修边幅的渔夫,正是卫渊曾经见过的方封,或者说防风氏巨人最后的后裔,他抖手将相柳抛在了木船上。

    看向前面的卫渊,感慨道:“好久不见了啊,卫馆主。”

    “你当时给我的咸菜还剩了不少,还想着之后再问你要点,却没有想到我们居然会是这样见面。”

    “方封……”

    高大男子微微一拱手,微笑道:“水神共工麾下,巨人族防风氏。”

    “在此见礼。”

    “吾主有感东方剑气纵横而来,命我来此相邀。”

    卫渊点头,落在那木船上。

    唯独相柳二代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早说啊你,早说我还装着那么敬业挨打做什么?!真的是,为什么倒霉的总是看门的?!

    防风氏看出祂心中腹诽,哂笑一声,一脚将这大蛇踢出去。

    手中沉重船桨在海中一搅,便是搅出一个半径数百米的漩涡,仿佛水龙卷,直入海底伸出,这船却没有被水流席卷着,而是稳稳当当地穿过了这漩涡,重新来到海底。

    卫渊之前来过的共工所在之地重新展露在眼前。

    只是现在心情和当世也算是截然不同。

    共工的本体已经开始冲破封印,那种恐怖的压迫力不需要靠近就能够感知到,因为封印的溢散,周围散发出光芒。

    那其实不是法力的激流,而是自然诞生的,如果让现在的水猴子解释的话,祂一定会说这是因为有高能量存在导致周围的原子全部进入激发态。

    而激发态原子在从激发态恢复到常态又会释放能量,散发出蓝色光芒。

    总感觉在科学上自己居然输给了一只远古猴子,一想到这一点,卫渊有点想要笑,可是一想到现在这局势,卫渊也实在是笑不出来,共工坐在这水中神殿之中,长发垂落,面容俊美,一双瞳孔落在卫渊身上。

    而卫渊的注意力则是落在共工身旁那名黑衣青年身上。

    卫渊思绪微顿,辨认出了这右耳紫色宝石吊坠,双瞳呈现琥珀色的青年气息,缓声道:“……山君……”

    他缓缓收回自己的视线。

    共工嘴角勾了勾,语气愉快道:“你果然会来。”

    不知为何,看着共工,卫渊心中的郁郁之气又升腾起来,他伸出手,直接从袖袍里面把差不多都给开始烧烤的水神拉了出来,直接扔向共工,不见如何动作,那水神直接凝聚在中间。

    似乎是给驳龙烧烤给震慑住,这古代神灵没见到过这么吓人的审问方式,一出来就喊道:“你冷静点,我真是水神,是尊主共工派来……”

    祂嗓音戛然而止,看到了那边面容俊美的共工。

    看到那位天神长发垂落,左手支撑下巴,右手握着一卷书,白袍如水,嘴角浮现一丝笑意:“本座派的?”

    那水神僵硬地低下头,一点一点转头看向博物馆主。

    你特么……

    思绪几乎凝固。

    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

    按照常理,你们之间不是应该彼此厮杀吗?!听到那句话,你不应该是彼此的敌对更强吗?不应该立刻回去讨论如何防止共工召集神州全部的水神,而后尝试进行针对性布置吗?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们的大脑是怎么长的?!

    卫渊道:“果然,祂说是你的属下,去找无支祁参战。”

    共工道:“你为何知道,祂不是我的属下?”

    卫渊道:“无支祁会为了你断后,三次阻拦禹王;你在无支祁被封印后,也选择了和禹王,和庚辰正面交锋决一死战,这样的关系,你自然不会选择逼迫无支祁和人间敌对。”

    “因为你已经知道了,无支祁在人间找到了喜欢的东西。”

    共工道:“从理性上说,无支祁实力很强,我自然需要祂的力量。”

    卫渊回答:“但是骄傲如水神,自然不屑于做这样的事情。”

    于是共工放声大笑。

    “我果然很欣赏你。”

    左手伸出,五指握合,那面色苍白的所谓水神直接被共工捏爆,竟然是当着卫渊的面直接诛杀抹去,白袍大袖的水神淡淡道:“不过,你来这里是为什么?总不至于是为了要加入我这边吧?”

    卫渊一时哑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心中隐隐郁郁之气。

    他来这里当然也是存在了试探之心,现在确定了那个拦路的神灵不是共工麾下,联想到山海界的山神们也能在人间寻找到无主之山用,毫无疑问这所谓的水神要么就是来自于大荒的,要么就是其余什么地方的。

    属于第三方,应该是重那边的。

    撩拨人间和共工之间的矛盾。

    打了坐山观虎斗,或者说坐收渔翁之利的念头,看着浓眉大眼的,真是个专业的老银币,就是这几千年专业拱火,没有想到自己成了火里头的木柴。

    智者克制一切,但是禹王和契已经证明,头铁的莽夫天克智者。

    可即便如此,卫渊还是觉得不舒服,这个时候,按照理性,他应该不卑不亢和共工交锋,尽可能多试探些东西,或者说尝试能不能够缓和和人间的矛盾,多争取一点时间,可是这些东西真的对共工来说有用吗?

    还是说无论有用没用,是否都应该试一试?

    需要尽可能缓和矛盾。

    “我只是想要问问……”

    卫渊缓缓开口,声音顿了顿,那句能不能不打,或者说语气宽和的话,比如说神州和你能否共存之类的,怎么也说不出来,就像是嗓子被堵住了似的。

    共工一挥手,自然有鲛人族的美人送上美酒,酒色幽幽,酒香宜人。

    黑衣山君道:“请饮酒。”

    海族显而易见已经被共工收服,耳边传来了隐隐柔软的曲调,让人迷醉,鲛人族常出美人,面容秀丽,青春可人,看着这样美好的脸庞,似乎是无论如何难以生气的。

    这里是共工的地盘。

    眼前是顶尖的神灵。

    不可逞一时之气,能屈能伸。

    一个个念头浮现。

    可卫渊伸出手,却想到了烟雨蒙蒙的神州土地,被笼罩的城市,上涨的水位。

    握着酒顿了顿,而后突然似乎想通了,猛地仰头把酒喝下,烈酒入喉,精神一振,随手将那被子一抛,酒气还没散去,突然抬手握剑,长剑出鞘,剑气森寒,而后毫不留情,猛烈霸道地朝着一侧山君席卷而去。

    一口郁郁之气借助酒气爆发出来。

    山君面色惊愕,后退,双臂拦截。

    长剑直接斩破三层防御,切入黑衣男子肩部,卫渊左手直接卡主山君脖颈,旋身而斩,几乎要将祂整个地劈斩开,共工惊愕,手中的书猛地一砸,裹挟水龙,直接重重冲击卫渊,卫渊不逼不让,硬抗了一招。

    “住手!”

    “放肆!”

    防风氏和黄河河伯一起出手。

    旋身一剑,剑术长安。

    剑气暴烈!

    两人闷哼一声,后退数步。

    水龙长吟散去,山君踉跄着坐倒,如果不是共工出手,他几乎被卫渊一剑斜着斩开,即便如此也是鲜血涌出来,一股血腥气猛地溢散,这水里多出了一股肃杀之气,那美酒,美人,歌舞带来的虚幻和平氛围登时被斩碎,而卫渊心绪豁然洞开。

    从来没有谁打了我们的脸,还要咬着牙低头服软的。

    这口气,咽不下去!

    咽吗?

    咽NM!

    卫渊掌中剑长吟不止,扣剑长啸,心胸郁郁之气终于散去,眉宇恣意,望向共工,洒脱一拱手,现代的文明外衣里的游侠秉性迸发而出,道:

    “这是回礼。”

    “我这个人骨头硬,咽不下这口气。”

    “心眼也小,也没法做到你都直接不给面子到让神州水位身高,全国暴雨不停,我还能笑着和你说话,所以说大概算不得什么英雄,也就图一个心念痛快,不憋屈,总觉得如果说是这时候虚与委蛇还要和你喝酒赔笑,我们不就是跪着要饭了?”

    共工道:“神话概念级别的剑术。”

    卫渊抱剑:“一报还一报。”

    “可惜,没能杀了祂。”

    卫渊望向共工,心中郁郁之气一扫而空:“等你出来,我们先打一次。”

    “到时候,决生死。”

    卫渊拂袖而出,直接把后背暴露出去,只是共工也没有出手,也就是面对共工,卫渊能如此大胆不做防备,他走出东海,看着烟雨朦胧下个不停的城市,昂首长啸狂奔,一身气机越发汹涌磅礴,几乎压制不住,顺着河道直接逆着回到神州。

    剑者笔直,剑折刚不易。

    南山之竹既坚且韧,月缺光不损。

    夫子,渊果然是学不会那些忍气吞声低下头的做派。

    卫渊总是觉得自己今日所作所为有些不那么妥当,不过想想看的话,自己也不是阿亮那种算无遗策的人,做不到步步为营,面对困难,智者有智者的解决方式,而他这样的莽夫也有莽夫的道理,况且,以共工的秉性,假若是示弱,反倒让祂看轻了这里。

    这几千年来,没有哪一次的危机,是靠着一次次退缩和软弱得到解决的。

    求和平的方式从来都是你手里有剑。

    别人打你一个巴掌,你必须使足了劲儿狠狠地给他两个!

    否则一步步地退缩,跪着要饭,又能吃多少?

    犹抱薪救火,薪不尽而火不灭。

    卫渊心念痛快淋漓,哪怕是已经决定提前去和共工一战,知道这一战凶多吉少,也没有什么畏惧的,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不觉已经走回了博物馆,看到那边花店里的珏,卫渊想到了那个短信。

    ‘人生的共犯。’

    卫渊脚步微顿,本来打算先去花店直接问问情况。

    却又鬼使神差地拐了个弯。

    回到博物馆,上楼,开锁,掏出户口本,塞到怀里,刚刚在共工神殿里能够悍然拔剑的剑客此刻却有些迟疑,最后说服自己,谁知道呢,那万一珏的意思是……万一呢,虽然就和那些小概率事件一样,但是万一呢?

    再不济要是猜错了,把户口本塞起来不就对了?

    不让她知道,就等于我没有把户口本带过去。

    卫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揣着户口本走到了珏的门口。

    叩响了花店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