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9章 不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31
  第0639章 不负

    漫天的黑压压一片,无数的敌人,强大到不可匹敌的地上人王和天上的武神合流,大荒的百灵也汇聚,听从昆仑的山神扛山而来,即便如此,祂手中兵刃仍旧没有丝毫的迟疑。

    淮水分兵。

    夔龙和土伯这两位昆仑神灵全力也只是阻拦住淮水的暴走。

    一日夜的时间,祂已经连续击溃羹龙,桐柏这两尊古之山神,将鸿蒙氏,章商氏,兜卢氏,犁娄氏这四名人族首领打得战意溃散,于众目睽睽之下狼狈地逃命去了。

    水君手中的兵器高高举起。

    那和天地万物为敌的水中精怪们放声咆哮着,声势一时大震。

    哪怕是禹王这样的性格,都将那四名人族首领直接囚禁。

    天地一片昏沉。

    狂风和暴雨从天上席卷着飞落,听说那个叫做相柳的家伙已经被诛杀,愚蠢而可笑啊,为何心中竟也有一丝悲凉,前方名唤庚辰的昆仑第一武神邀战,他是自己的第几个对手?

    呵……第六个?还是说第七个?

    记不清楚了。

    哪怕是武神,也只是敢于车轮战而已,哼,懦夫。

    而手持轩辕剑的人王伫立在后面。

    来吧。

    这一战也该做个了结……

    淮水底部,无支祁猛地睁开双目,神灵几乎不会做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过往的记忆再度浮现出来,是曾经和唯一好友生死与共,和整个世界为敌的荒唐和豪迈过往。

    金色的瞳孔在水底散发光芒。

    一片冰寒冷静。

    抬手喝酒,但是那甜腻的口感却有些难以遏制住沸腾的神血,反倒是觉得粘稠,毫无疑问的,淮水祸君真正的至交好友是谁,在这片土地上的文字早就完全记录下来,那是哪怕禹王这样的人都不会怀疑的事情。

    在神州古代神话里永远无法翻阅的篇章记录如下。

    禹理水,三至桐柏山,惊风走雷,石号木鸣。

    夔龙土伯拥川,天老肃兵,功不能兴。

    祂抬起头,感知到那种蒙蒙的雨水气息,以及水神共工复苏的趋势,五指翻覆,周身锁链震颤,无支祁可以是沉迷于游戏的生灵,但是淮涡祸君不是。

    那是曾靠着淮水涌动就直接压制夔龙和土伯。

    是曾三度阻拦禹王脚步。

    最终为了替共工拖延时间断后。

    被昆仑,百灵,山海,武神,人王联手车轮战才封印的古之神君。

    ……

    淮水外界。

    卫渊脚步顿住。

    他一只手提着快乐水,一只手拎着一堆珍藏版的游戏。

    带着这么多好东西来,当然是有重要事情和无支祁说一声的。

    毕竟共工复苏这么大的事情。

    只是前面却看到一名周身水神气息的男子,后者身材高大,手持一柄裂波斩浪长戟,阻拦住了卫渊去路,主要是他看到卫渊这个打扮还带着东西过来,表情还很奇怪,道:“你是谁?”

    “你是谁?”

    那名高大男子扫视卫渊,道:“吾乃水神之属,来此是寻祸君出征,归于吾神……”声音没有落下,手中的兵器裹挟了浑厚之势,带着分山裂海般的气机猛烈地朝着卫渊砸落下来。

    “断不能让你见到水君!”

    这一招出手急促而狠辣,裹挟有如同江流逆转般的雄浑力道。

    但是砸出的时候,却觉得手中一空,心中重重一跳,急急回防自身,却看到那青年出现在自己身前,恰巧就是在分水战戟无法顾忌的地方,面色骤变,似乎完全没能想到。

    眼前一花,青年出现在他前面。

    怀里抱着东西,右脚抬起,顿了顿,仿佛一柄猛烈劈斩下来的斩马刀,猛地砸下,速度极快,水神只来得及抬手一架,兵器拦住,卫渊右脚已经砸下,水神闷哼一声,完全没有想到对方身上居然蕴含这么巨大的力量。

    身子一晃,直接半跪在水面上。

    淮水轰然暴响,直接下沉三尺三寸。

    “好手段……”

    水神低语,却突然觉得一阵刺痛,明明手中的兵器拦住了。

    但是肩膀却有剧烈撕扯感觉浮现。

    仿佛被人直接斜着劈斩分开,瞳孔收缩,下意识低头,却看到自己身躯完好,只是虽然完好,但是魂魄却分明有被切割的痛苦,有真切地被斩杀的实感。

    “你!”

    “这是什么手段?!”

    “剑术。”

    那捉襟见肘的水神大怒:“胡扯!天下哪里有这样的剑术?!”

    卫渊右腿抽击化作正踹。

    水神竭力拦截,却始终差了一丝。

    这一脚重重踏在祂胸口。

    动作顿了顿,气息却更为暴烈,青年语气平静。

    “我用出来的。”

    “就是剑术。”

    水神面色苍白,直接飞退三十里,沿路河流水流暴起如白龙。

    却尽数被收束。

    一身黑衣的卫渊急速前掠。

    而这一脚竟然让水神都意识涣散了下。

    等到反应够来,自己阻拦的对手已经逼近,怀里抱着东西,单手并指对敌,不知为何,背后那口剑却始终不肯出鞘,唯独剑气剑势温养得厉害,哪怕只是单手,却将自己压制得死死的。

    而且祂甚至于还能感知到,如果不是担心全力出手会令余波波及到周围的人间城市,此人一剑出鞘,自己恐怕拦不住多少,这种感觉,这完全是哪怕放在神代都足以杀出名号的强者。

    人间界什么时候有这么恐怖的存在了?!

    一连交手。

    对方给他只有一种感觉。

    锋芒毕露!

    不讲道理的锋芒毕露!

    哪怕是防守,牵引,卸力,那种仿佛下一秒钟就要猛烈斩下将自己给劈碎的预感却很强,作为神灵,趋吉避凶是本能,但是现在这本能就将无数种可能被直接切碎,斩断的下场疯狂地传递给他。

    祂咬牙镇守,翻身站定,五指握合,打算强行操控脚下之水,但是此地本就是淮水水系,祂又不是这里的水神,动作自然一滞,卫渊一指点出,剑气纵横,直接狠狠地撞击在这水神胸口。

    周身气息直接被封锁。

    反手掏出当时老道士打算把卫渊捆了去送给女儿国时的捆仙绳。

    当时打算还的,老道士没要,说是给他作个赔礼。

    这时候刚好。

    “你要做什么?!!”

    于是在水神惊恐的目光中,卫渊直接把他捆了起来。

    然后反手直接一袖袍把这被剑气贯体的水神笼入袖袍里。

    直接塞起来。

    闭了闭眼,怀里的东西被风托着,伸出手重重揉了揉脸颊,恢复了情绪,然后才一脚踹开了淮水水面,重新朝着无支祁那里赶过去,无支祁盘坐在了淮水底部。

    一如既往,双瞳金色安静。

    “你果然来了。”

    无支祁对卫渊的出现没有什么意外的。

    祂又不蠢,当然猜得到这家伙肯定会来找自己,想忽悠自己参战。

    但是祂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和共工为敌。

    有谁会因为后来的朋友,而向过去的生死之交出手吗?

    卫渊嘴角勾起微笑,把怀里的东西递过去,哈哈大笑道:“这不是,很久没有来见水君你了吗?喏,这个可是最新版本的游戏合集,老头环也有了,这里还有不少快乐水。”

    无支祁直接回怼道:“怎么不叫猴子了?”

    “有事情就是水君?”

    “这,哈,哈哈……”

    卫渊干笑着,把这些无支祁喜欢的东西放下。

    而后很明显是有些其他事情要做,没有走,盘腿坐下,拿出快乐水自己也喝了口,也就是自己也有几分避水和御水的手段,要不然的话,祂恐怕也是没有办法做到这一点的。

    寒暄了几句,卫渊喝了口快乐水,道:“共工差不多是复苏了。”

    “嗯。”

    “我们人族这边和共工说实话,仇挺大的了,估计是得打一架了。”

    无支祁喝了口快乐水。

    卫渊也觉得提这个没什么意思,站起来把这快乐水全部喝完,想了想,整理思路,语气温缓轻松道:“所以,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没有办法常来了,游戏够你玩一段时间了,还有快乐水,你省着点喝,打起来可没工夫给你产这玩意儿了。”

    “等到我回来,再和你聊。”

    “嗯?!”

    无支祁怔住,猛地抬头,金色瞳孔看向前面。

    “你?!”

    卫渊愣了下:“我怎么了?”

    “不……”

    无支祁思绪有点乱了下,皱眉缓声道:

    “你不来要我帮你和共工战斗吗?”

    “你?”

    博物馆主疑惑道:“我为什么要让你帮忙?”

    他笑着摇头道:“我去北印可以带着你,我去山海可以让你帮忙。”

    “但是唯独共工却不可以让你帮忙的。”

    青年噙着微笑,坦然道:“我和你是朋友,但是我也知道,你和共工同样是生死之交,难道要我道德绑架,逼着你去和你另一个朋友厮杀吗?你当我卫渊是什么人,我是宁死都做不出这样的事情的。”

    “为了利益和自己的立场而利用朋友是为不仁。”

    “裹挟大势压迫朋友去和故交厮杀,是为不义。”

    “我曾经听人说过,志士可以动之以大义,爱财者诱之以利,爱美色者则以美人,贪权势者则给予未来,爱民者能够用名声威胁,世界的一切都可以利用,万物都是可以交换的筹码。”

    “可是这样总归是技,我辈与人交,不过求心,不屑于此。”

    “夫子言吾日三省吾身,与朋友交不信乎?”

    曾经的大唐游侠儿摇摇晃晃起身:

    “这一战,我不想你掺和进来。”

    无支祁眸子微垂,冷然道“哼,你也怕在战场上看到我?”

    “你嘴硬个球。”

    卫渊不客气地反驳一句,而后感慨道:

    “说句也许是我自己太看重自己的话吧,不过人总是会把自己看得太重,倒也是正常。”

    “只是这一场厮杀无论你帮谁,感觉你都会不好受吧。”

    “如果禹和政哥厮杀的话,我应该还是能想到那种情况。”

    他摇了摇头,转身便走,真的没有打算去开口。

    无支祁目送他远去。

    脚步顿了顿,反手拔剑。

    剑气纵横而出。

    直接劈斩在了锁链的缺口上,劈斩在由卫渊自己铸造的那一环,伴随着清脆的声音,代表着神代封印的锁链一点点崩碎,卫渊收剑的时候,侧着脸看了无支祁一眼。

    隔着碎裂纷乱,溃散如流光的古代封印。

    无支祁眸子微微瞪大,仿佛看到淮水河岸上那怒吼朝着自己挥砸的人族青年,两张脸合而为一,于是在漫长的岁月之后,有人低语——

    “恭喜你,自由了。”

    “吾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