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8章 缙云夜奔,淮水封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7604
  第0638章 缙云夜奔,淮水封锁

    共犯……

    卫渊的思绪确实是有一刹那的茫然。

    饕餮看到这厨子分神,本来想要溜,可是放不下那约定好的七成饱饭,又忧心这家伙是收到了什么绝代美食的消息,否则的话,怎么可能露出这样的表情。

    饕餮转头瞄了一眼短信,满脸失望,而后不屑:“你犯事儿了?!”

    卫渊抬头:“当然没有,只是朋友发来的短信。”

    “是有事情要商量,帮忙。”

    博物馆主看着手机,心思千回百转,毫无疑问,这句话的意思是珏有什么事情要商量,共犯二字,代表着是某种危险,或者说挑战权威角色的含义,那么就是说,珏有某些困境需要分担帮忙。

    理智确实如此。

    但是感情上却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

    要是这句话不是这意思呢?

    要是这共犯,真就是那个人生共犯呢,那若是自己当做商量事的态度去回答,岂不是过于脑子头铁,所谓的钢铁秉性,可要是珏确实是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有事情要商量,自己胡思乱想地太多,又实在是丢人。

    最后卫馆主面不改色回答:“好的。”

    想了想,觉得这个冷冰冰的两个字不大好。

    又补充了一个表情暖场。

    然后把手机收起来。

    饕餮上上下下扫视着他,满脸狐疑:“你确定只是朋友让你帮忙?”

    “确定。”

    “你在撒谎!”

    饕餮断言,震声道:“谁给朋友去帮忙,会笑成这个样子?!”

    卫渊下意识抬手摸了摸嘴角:“我笑了吗?”

    “你就没停过。”

    “又不是美食,又说是朋友,还笑成了这个样子,有问题……”

    确定自己不会被做成一锅乱炖的饕餮围绕着眼前人转了一圈,满脸狐疑,手掌摩挲下巴,突然冷不丁地道:“是女的?”

    卫渊一惊。

    饕餮得意洋洋道:“猜对了?”

    “你不要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懂的。”

    很懂?

    卫渊扫视着这个四大凶神里面唯一的混子,当然,作为最初的夏官缙云氏的儿子,据说其母亲是一位神代大妖,外貌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剑眉星目,身材高大匀称,这样的人,几千年来自不可能如同自己这样孤零零的……

    饕餮右手一指卫渊:“是富婆对吧!”

    “那种包养你的富婆!”

    卫渊思绪戛然而止。

    “哈?”

    饕餮得意洋洋道:“我其实也想要找一个的。”

    “据说找一个富婆包养自己,只要我喂饱她,她就能喂饱我。”

    “我也想找……”

    “???!”

    什么喂饱?

    卫渊觉得似乎有一辆车从自己脸上碾了过去,沉默了下,道:“我想问问看,你最近有看什么书籍之类的?”

    饕餮满脸警惕。

    把衣服一裹蹬蹬蹬后退。

    在确定卫渊不会把自己的秘籍抢走之后,才勉强同意。

    在确定了饕餮最近的书单里面充斥着和《如何吃白食》,《神州富婆电话全集》,《教你如何抱大腿,吃饱饭》,《软饭硬吃一百零八招之,你在叫我做事?》并且在最后两本书后面看到了白泽的名字之后,卫渊嘴角抽了抽。

    拍了拍饕餮的肩膀,感慨道:

    “你也很苦啊。”

    一样是孤零零了几千年。

    卫渊拎着饕餮去找老天师要饭钱。

    阿玄突然警惕,总觉得自己龙虎山的存量可能会被吃崩掉,想要赶快去通风报信,却被拉住,回过头,看到了凤祀羽陷入沉思当中,少女抬头看向眼前的小道士:“包养是什么?”

    “可以吃饱饭?”

    阿玄呆滞不知如何是好。

    而凤祀羽的脑回路已经完成了和饕餮的共鸣。

    少女踏前一步,双目期许望着少年道人:

    “阿玄,阿玄。”

    “你包养我好不好?”

    “我也想要躺着吃饱饭。”

    “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阿玄脸色通红,蹬蹬蹬后退,被小吃货堵在墙角,啪的一下,少女手掌直接拍在墙壁上,屋子都晃了晃,面颊靠近,一双眼睛澄澈而大,毫无邪念,倒映在少年道人的眼底:

    “好不好,好不好?”

    “唉?!小道士你怎么了?”

    “你怎么晕过去了?!”

    ……

    卫渊拎着饕餮,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开了龙虎山天师的屋子大门。

    一如那所谓王熙凤,人未至而笑先闻。

    爽朗大笑着:

    “哈哈哈,张道友啊,我又来了!”

    张若素:“??!”

    “你走,我不想看到你,不好意思,我们不熟。”

    反手一个封印术,大门咔嚓一下就要化作禁制,金光流转,卫渊右手直接握住大门,死死地把禁制给拉开,嘴角笑容灿烂,手掌直接肉身开禁制,青筋暴起:“何止是熟啊,我们不是好友吗?!”

    “好友有难,那不是得两肋插刀?”

    “死道友不死贫道,告辞!”

    最终在经历了再度将老天师的血压弄得飙升之后。

    饕餮的要求得到了满足。

    毫无疑问,在喂饱一只饕餮,和让神代顶尖天神之一的共工,带着被关了五千年小黑屋的仇恨值出现这两个之间做个选择并没有那么困难,只是在老天师看了自己的库存之后,卫渊和老天师两个穷鬼。

    彼此对视一眼,发现加起来都没法给饕餮一口吞的。

    而恰好,老天师年少时候游历四方,有着丰富的穷鬼经验,做过吟游诗人,参加过比武大会,也打过妖精之国的秋风,抢过巨龙的金币,要论贫穷经验值,没有谁比老天师更丰富了。

    据不可靠消息,年少时差一点被拐去当了牛郎去出卖色相。

    区区空手套白狼,老天师表示很熟了。

    这块儿业务就和给陌生的老家伙办理身份证明一样熟悉。

    为了喂饱饕餮。

    这老道士直接带着后辈弟子在龙虎山后山结阵,一大堆授箓级别的道士们在经历了长达一个半小时黑魔法入门教程之后,直接结阵召唤地狱七十二柱魔神一起降临,打醮结阵,驱使神魔,本来就是道士的老本行。

    这换个操作规程而已。

    “小意思小意思。”

    老道把那禁忌魔法手稿一扔,双手结道门法印:

    “我觉得我这个比起那边儿那个效果更好。”

    “左右不过是打开空间节点,完成两个界面的交互,其实和我龙虎山洞天福地很像的,和封禁山海裂隙的原理也差不多,熟手的很。”

    只是这个时候,卫渊看到老道人左手是东方的道门箓文,右手所写的却是北欧神系的源初卢恩文字,尽管知道张若素年少时候仗剑天下,但是也没有想到这种据传说是北欧神王奥丁所创的文字他都会,微微一怔:“这是……”

    老人道:“我觉得多少是西方的,卢恩文字比较好使。”

    “左右都是撬动天地元气的媒介,没有什么区别。”

    “不,我是问你怎么会这东西的?”

    张若素头痛道:“我和瓦尔基里,还有英灵殿有过点冲突。”

    “冲突?”

    卫渊嘴角抽了抽,望向那边正在彼此喝茶的湖中仙女和天女魃,看向老道士满脸鄙夷,招惹了两个神代的仙女还不够,你还有第三个?老道人暗骂了卫渊一句,道:

    “维持住阵法,和你想的不一样,不是那个关系。”

    “就是北欧神代为了第二次的诸神黄昏,准备召集英灵殿。”

    “然后呢?”

    “我当时也不知道那个试炼是这个,主要是我一路走过去,兜里没钱,那帮北欧蛮子的话我又听不大懂,稀里糊涂就参加了,挺麻烦的,要驯服一头八足飞天战马,还要把世界树的树枝做的战弓弓弦拉上,最后射出十二支黄金箭矢,洞穿在空中的长矛冈泽尼尔尾部的装饰环。”

    “最后就得到了一枚金币。”

    “你赢了?”

    “没。”

    “我拿那金币和一个叫做苏特顿的巨人换了一壶酒。”

    “然后就打算继续我的旅途。”

    “结果我才喝醒了以后,那两个瓦尔基里就堵门了,说我有资格进入英灵殿,我当时一看契约,不就是死了都得给那奥丁打工吗?然后我就跑路了,大概就是这样,那两个家伙从欧洲追到了我澳洲,好不容易才甩开。”

    我神州的天师。

    给你北欧的神王打工,那不扯淡么?!

    老道士腹诽一句,直接双手一拍:“开!”

    地狱之门打开。

    地狱位面中,巨大的嘈杂声音震动不休。

    往常的召唤那就大概就是敲敲门,打个门铃。

    说的话也就是差不多‘大哥你吃了没?大哥有空不?大哥大嫂过年好啊,我们这儿准备了好东西,要不然来人间耍耍?’总之姿态放得很低,可某个杂毛老道士左右手神代召唤术。

    开启的东方版本地狱魔神召唤术。

    大概效果就相当于两条彪形大汉疯狂砸门的效果。

    一边儿大喊着睡你麻痹起来嗨.JPG。

    一边儿狂笑着surprise!

    那效果,没话说。

    弗内乌斯在魔神殿前行礼,满脸蛋疼的表情:

    “大魔神,外面那帮东方的修士又来了。”

    “嗯??!”

    别西卜沉默:

    “我感知到了卢恩文字,或许是其余传下来的黑魔法修行者。”

    “不要出去,去看看什么情况。”

    一众魔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罪有勇气的魔神骑着黄金狮子除去了一趟,然后祂就光着两条腿跑了回来:“大魔神!外面儿全都是你说的那道士,最前面就是那自称饕餮的!”

    别西卜沉默,最终推开地狱之门的门缝。

    悄咪咪往外瞄了一眼。

    然后他看到了一个白发老道士狞笑着站在前面,一众年纪不同,却都是统一着装,手持暴力兵器的神州人族齐刷刷站在外面,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进的黑恶势力团伙气息。

    旁边一个年轻人负手而立,前面摆了足足八把厨刀。

    饕餮两眼冒红光:“来了!”

    不得不背下西方黑魔法阵法补课的道士们‘狞笑’着一变指法:

    “师兄弟们,结阵!”

    “勿要让他们跑了!”

    别西卜:“……”

    古代黑魔法:献祭这个祭品,换取大魔神的力量!

    现代神州大法阵:献祭这个大魔神,换取一顿火锅。

    坏了,我成祭品了!

    而卫渊手中长剑铮然出鞘,反手劈斩,饕餮眼冒红光,一道残影直接在别西卜视网膜上残存,而后湖中仙女就看到那位才冒头的七十二柱魔神之首反手把门一关,锁死!

    被龙虎山紧急调过来,给道人们补课的西方修行者茫然。

    看着那位大魔王跟跑路一样,地狱之门跑路似的哗一下消失不见。

    一片死寂。

    死寂中。

    又开了一个小门,一只手伸出来,直接把那禁忌黑魔法手稿给烧了。

    连灰都给扬了。

    然后闪人。

    地狱位面通向东方的门直接被魔神直接反锁,锁死!

    “谁来都不准开!”

    “就是那上帝来串门,告诉他,从另外一个门进来,听到了吗?!”

    ……

    卫渊掌中的剑倒插在地,皱眉:“废物,居然跑了。”

    “我还打算再多更新两篇的。”

    不过第一位魔神的坐骑已经被蹲了。

    烤狮掌,红烧,清蒸,做了满满一桌子。

    结果饕餮吃完之后,道:“不够,约莫有一城饱了。”

    卫渊嘴角抽了抽:“那个可是魔神!”

    “你之前不是吃了几头了吗?”

    饕餮理所当然:“是啊,所以说是一成饱了!”

    卫渊:“……”

    那可是魔神坐骑的血肉,气血充沛,寻常人吃一块能顶三五天修行所需,卫渊分出一块里脊肉分给其余道人们都够他们生受的,饕餮吃完之后,满脸期待看向卫渊。

    卫渊看向老道人,伸出手。

    老人颤颤巍巍掏出一张银行卡:“贫道也知道,这人间大劫,人人不得脱身,此物就于你了,是老道我一生积蓄,勿要在意,尽管去花吧,我这方外之人,用钱财无用。”

    “天师高义。”

    卫渊反手一顶高帽子。

    伸手去拿银行卡。

    银行卡一动不动。

    这银行卡在老道士手里像是生了根似的,不愧是能够打开世界树之弓,和巨人族称兄道弟的道门真修,这力气大得离谱,卫渊微笑着,是所谓剑道宗师,人间剑圣,老道人满脸洒脱,不愧一代天师,风轻云淡。

    表面上是和和睦睦。

    手掌上早就青筋暴起。

    天罡神通,降龙伏虎巨力都用上了。

    要不是两人对力量的操控足够精细微妙,这银行卡早成渣了。

    最终还是年轻的卫渊更胜一筹,一句你排位一百连跪了没?打破了老道士心防,刷一下把银行卡抽走,收到怀里,道:

    “不过,饕餮的话……张道友,你把神州核废料在哪里告诉我。”

    “嗯??!”

    “这家伙根本无视辐射,或者说,对人来说有害的辐射,对他来说没有意义,甚至于可以说,那种附带能量的东西,对饕餮来说和口服液,和高钙饼干似的。”

    老天师眼底亮起,而后道:“那……”

    卫渊面无表情:“你如果敢让饕餮吃生活垃圾,我想他不介意把龙虎山拔起来然后啃了。”

    想要靠着饕餮把现代生活垃圾处理掉的老道士只好讪笑着打消这个念头,卫渊叹了口气,带着饕餮下山转了去,在特别行动组负责人的带领下,将各大核试验区域都转了一遍。

    得到了广大科研工作者的热烈欢迎和依依不舍。

    “真的不能研究下你的胃吗?”

    “我真的想要知道啊。”

    而最后往往都是以那一句“千万还要再来啊,我们会给你准备好的。”

    “一定要来啊。”

    “不要忘记我们啊!”

    “千万要回来啊!你不在的话,我们可怎么办啊!”

    他们恨不得把饕餮永远留在这里,好吃好喝供着。

    饕餮感慨着:“现代人族,这么热情好客的吗?”

    卫渊看着饕鬄手里用富含有核辐射的水做的饮料,嘴角抽了抽。

    废话,你直接把核试验和和核科技的后顾之忧都吞了。

    相当于直接解除限制器,他们当然宝贵你。

    辐射也可算是一种能量的释放,这样级别的能量粒子流对人来说是致命的,但是饕餮根本已经超脱于人,诸劫不坏的地之四极,对他来说,普通水就只是水,而这样附带有对外蕴含能量的水流,那可是特色口味的饮料。

    这家伙刚刚吃火锅的时候直接火锅通电,入口酥麻。

    真·麻酱锅。

    “吃饱了吗?”

    把神州全部核废料,或者说,蕴含有高强度核辐射的高纯度物质吞了个干净的饕餮擦了擦嘴角:“你吃饼干会饱的吗?现在约莫有个三成饱了。”

    卫渊:“……??!”

    额角青筋跳了跳。

    超凡你吃魔神。

    科技侧你吃核武。

    饕餮,你差不多得了啊。

    你要我怎么把你填饱肚子?

    饕餮道:“不过吃了一大堆扎实的东西,我想吃点其他味道的。”

    卫渊看着满脸你给不给吃吧的饕餮,只好带着饕餮去了小吃街,四凶得意洋洋,各类小吃,荤素不忌,心情愉快,反正现在喂饱饕餮已经是特别行动组的要求,那边都已经开始动用今年的资金了。

    饕餮手里拿了一个棉花糖,软绵绵的,咬了一口,沉思。

    回忆起了上一次碰到的那个小丫头。

    “哎呀。”

    一声低声,然后是道歉声音,身材高大匀称的饕餮低下头,愣住,走路出神,没有注意到饕餮的小姑娘抬起头来,道:“唉?!那个大胃王的大哥哥?”

    “是你……?”

    饕餮认出这个之前和自己交换好吃的的小女孩。

    “你这是……”

    小姑娘晃了晃背包,道:“我要去兴趣班啊。”

    “妈妈又要我去学这个学那个。”

    “补习啊……”

    饕餮感慨,当年他也被老爹逼着学这学那。

    记忆里的老爹永远面无表情那么严厉。

    自己明明不想要学东西都被逼着学。

    因为有那边付账的卫某人,饕餮很痛快地分了一部分棉花糖给那小姑娘,而她的母亲情绪低沉,似乎又认得陪着卫渊和饕餮的行动组成员,所以对那高大的青年放心下来。

    “对了,之前你父亲带你去游乐园了吗?”

    饕餮没话找话,随口问了一句,想到当年的父亲也说过带着自己去山水间玩,结果那家伙又跟着叫做轩辕的家伙跑出去打架了,当时自己就很气恼。

    小姑娘摇了摇头,语气低沉:“妈妈说爸爸工作很忙。”

    “所以没空陪我玩。”

    饕餮沉思,随口问道:“你不生气?”

    “不失望?”

    小姑娘下意识看了看自己的母亲,想到了爸爸加班的时候,妈妈也很难受的样子,摇了摇头,轻声嗫嚅道:“不。”

    “真乖。”

    饕餮把五彩斑斓的棉花糖吃到嘴里。

    沿路和那小姑娘一边闲聊,把她送到了那家兴趣班,而卫渊则是从特别行动组成员那边知道,这小姑娘的父亲唐鸿哲,就是夸父计划的骨干之一,心中也有些温软下来。

    可以看得出来,这一家人对孩子很好。

    至少是很用心的,让孩子从小学音乐,练习钢琴,老师是一位模样美丽,气质端庄的都市丽人,琴房安静,看着那小姑娘走进去,饕餮突然道:“你想要出去玩吗?”

    “唉?”

    小姑娘转头看他。

    卫渊察觉不对,饕餮突然已经一个踏步,直接掠前。

    哗啦。

    放着钢琴琴谱的书包落在地上,琴谱滑落出来,高大俊朗的神代凶神将小姑娘抱住,一瞬间远离了某个堵门的厨子,这家伙背对着窗户,对着卫渊龇牙咧嘴,露出一嘴的尖锐牙齿:

    “你傻了啊,我可是凶神,我为什么要听话?!”

    “还说什么不服管教,笑死了。”

    “不听话,才是我该做的事情好吧!”

    他双手把小女孩护在怀里,后背直接撞破玻璃。

    哗啦一声,浅蓝色的窗帘被风吹散,小女孩眼睛瞪大,伴随着饕餮往后一跃,蓝天,阳光,大片大片的棉花糖挤入她的眼睛,似乎是心脏跳动都拉满,万物时间凝滞,直到心脏重重的一次跳动,万物回归原本的节奏,饕餮坠落,重重砸在了绿化带的灌木丛里,把两侧的人吓了一跳。

    下一秒,直接弹坐起来,这一下把人吓得更厉害。

    “卧槽!诈尸了!”

    “救护车,救护车!”

    饕餮晃了晃头,把头发上的枯叶甩开。

    “想要玩吗?”

    “可是妈妈说……”

    “想要玩吗?”

    “想要出去玩吗?!”

    饕餮看着她的表情,从她眼底看到了过去的自己,咧嘴一笑:“答案正确……”听到窗户上传来的声音,那陶匠按剑坐在窗台上,饕餮头皮一麻,道:“跑路!”

    他一下站起来,然小姑娘坐在自己脖子上。

    “坐稳了!”

    “唉?!”

    素来做事情随心所欲的饕餮踏步,瞬间掠过大片的绿化带,护罩庇护住这个分享美食的朋友,于是世间万物都涌入眼中,饕餮猛地起身,一瞬间冲破了人间的封锁,直接冲入天上云海。

    太阳浮动于云海之上。

    白色的云气舒展着涌动,饕餮展开双臂:“你送给我棉花糖,这一次我就送给你一场云,不过,糖是不可能给你的,因为我也要吃,这个实在是没有商量,不过,这里很好玩吧?”

    唐暖暖眼睛瞪大,孩子爱玩的天性让她眼眸亮起。

    小脸因为兴奋红彤彤的。

    “对了对了,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饕餮本来要自豪地回答自己是四凶饕餮,可是不知为什么,鬼使神差的声音一顿,而后道:

    “吾乃炎黄一脉,人间最初的夏官,缙云氏之后。”

    “怎么样,厉害不厉害?!屌不屌?!”

    “接下来,去哪里玩?”

    ……

    等到太阳西垂的时候,小女孩唐暖暖睡着了,她的妈妈本来心底又急又怕,可是看到女儿脸上的笑意,不知为何又生不起气来,带着孩子走了,饕餮坐在游乐园前面的花坛边缘。

    嘴里咬着刚刚小女孩送给他的棒棒糖。

    卫渊道:“经费批下来了,接下来吃什么?”

    “特别行动组估计已经把十年经费拿出来,再这样的话他们都快申请上头拨钱了。”

    饕餮道:“算了,不吃了。”

    “嗯?”

    “我好像有些饱了。”

    饕餮把棒棒糖拿出来,用糖纸包住,放在口袋里,想起了自己留下的战鼓,若有所思。

    而后问道:

    “你说,厨子,回忆是不是比美食更能够塞满内心呢?”

    “回忆是不是更能让我吃饱?”

    “哦?”

    “算了,你和禹王的脑容量差不多,问你和白问没什么区别。”

    饕餮不屑地说了一句,伸了个懒腰站起身,瞳孔映照着赤色的流霞,道:“答应你的事情,我会做到的,一个月之内,九州铁会摆在你的面前,你大可以放心,要签订契约吗?”

    卫渊深深看了饕餮一眼,摇了摇头,洒脱道:

    “其实契约不可能束缚得了你对吧。”

    “你自去吧。”

    “哼!”

    史载,这一日神州水位上涨三厘。

    共工初步复苏,缙云氏雪夜奔离龙虎山。

    而后,天清气朗,诸事寻常。

    卫渊在自龙虎山回去的时候,脚步迟疑,转道去了淮水。

    只是这一次,在淮水之前,有敌人阻拦了他的道路。

    为共工水神之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