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5章 始皇帝究极进化体系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072
  第0635章 始皇帝究极进化体系

    哪怕是珏,在看到这一行字的时候都怔住。

    开明兽,昆仑三神之中最神秘的那位。

    其中陆吾维持法度,西王母作为核心,开明则是隐居于后。

    昆仑神系巅峰之一。

    换句话说,实力和定位等同于位列九幽的烛九阴,逊色于巅峰四海之时的共工,是昆仑神系最强的存在之一,占据九重天门,镇守时间线,人间三十六天罡神通隔垣洞见对应的天神。

    神话概念为类似于观测天地万物。

    彻视洞达,坐见十方,天上地下,无有障蔽。

    六合内外,鬼神人物,幽显大小,莫不了然分明。

    实力未知。

    只是人族单体最强的大羿也没能踏入九重天门之中。

    被开明兽阻拦在外。

    当时似乎是平手。

    “不要相信,开明。”

    珏迟疑。

    这句话是,不要相信开明,还是说,告诉开明不要相信什么东西?

    第一个解释,那就意味着作为昆仑山神之一,昆仑神系最顶尖战力的开明不值得信任,开明对于昆仑的在意毋庸置疑,这个不值得信任,恐怕是代表着,昆仑三神之间出现了裂隙。

    彼此对于昆仑在未来大劫的走向上出现了不同的想法。

    是大道之争。

    而第二个可能性,则是开明很可能被某这东西蛊惑。

    珏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位气质温和的天神所据守的九重天门。

    而蛊惑的后果,很有可能是带领着昆仑在劫难中走向未知。

    但是无论哪种解释,都代表着昆仑三神之一的开明出现了问题,而这样的问题和西王母此刻的情况是否有关联?那位号称洞彻万物幽冥,无不了然于心的天神,此刻到底处于什么情况?

    不过珏在担忧的时候,心中却也突兀地浮现出一个杂念。

    明明同样是偏向洞察和全知类的权能概念。

    开明兽是昆仑三神,无论怎么数都不会从神代前十的高手里跌出去的拔尖高手,其本身执掌的神话概念,直接是人族未曾完成的无上神通,坐见十方,六合内外,了然于心。

    十方者,天,地,东,南,西,北,生,死,过去,未来。

    六合者,天地合,阴阳合,生死合。

    六合内外的意思是,哪怕是跳出天地外,不在五行中的修为,是不入阴阳和生死的境界了,同样在开明的双目注视中,而范围则是坐见十方,天地生死,过去未来,包涵时间和空间的一切。

    或者说,开明就是昆仑神系镇守时间线的那位。

    加上昆仑山诸界共存的特性。

    昆仑的后方有开明镇守,稳得不能再稳。

    河图洛书是被诸神忌惮且渴望,亦正亦邪的神物。

    编织未来,照见命运。

    为何那位白泽,却只是留下了‘圣人出,白泽至’的名号?

    况且,‘圣人出,白泽至’,为什么那么像是‘大楚兴,陈胜王’?

    简直像是诸子百家里面杂家搅动乱世的手段?

    这句话,真的不是为了他自己传出去的吗?

    哪怕是天女珏,都在这个时候觉得莫名拉胯了起来,不,是太拉胯了点,尤其是和开明放在一起的时候,差距巨大地离谱,明明天赋就算是不如也都是类似的,全知万物和洞察十方,明明是同类型的神话概念。

    结果差距却巨大。

    哪怕是少女的心性,脑海里都下意识浮现出了废这个字。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

    这样太失礼了。

    少女意识到自己的念头,连忙把这个失礼的想法仍出脑海。

    珏沉思,将这个杂念放下。

    觉得是自己想得太多。

    至于大楚兴,陈胜王,那是为了搅动乱世乘势而起。

    圣人出,白泽至,白泽总不至于是为了能够被‘圣人’收留,才故意传出这个名号吧?现在需要思考的,摆在面前的,是真正恐怖棘手的,也是前所未有,从不曾处理过的局面。

    面对这样的局势,该如何处理?

    最直接的方式是……

    直接寻开明试探。

    如果说,这句话是提醒开明兽小心天门,这样可以提醒到祂。

    但是如果,如果说这是为了提醒珏自己小心开明兽——

    少女怔住。

    那么,自己恐怕,最好的结局也是被囚禁了。

    自此远离这一条老街。

    远离那柄人间剑。

    ……

    隔壁的博物馆里。

    两个挂件齐齐踏前,眼睛瞪大。

    而后白泽松了口气,往后跌了几步,坐倒在沙发上,道:“还好还好,没真出来,没有真的出来。”他额头居然被吓得渗出一片冷汗,面色发白。

    “这只是共工的战书或者说通知而已。”

    “他的性格,绝不会偷偷摸摸憋一个大的。”

    卫渊想到那个俊美高大的天神,确认这确实是共工会做的事情。

    “不过……只是开始吗?”

    “如果说真的全盛会是什么?”

    白泽道:“如果说真正脱困……”他迟疑了下,道:“大概整个人间界的海水都会直接逆着升腾百丈,然后直接朝着神州涌过来吧……祂的脾气完全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卫渊刚想要说这离谱。

    可是再想想,这位是当年直接一头槌把不周山神干出腰间盘突出的爷,如果他脱困不搞出点大动静,就不是祂了,转头一看,白泽直接坐下

    开始撕开薯片狂吃。

    卫渊诧异:“你不担心?”

    “我?担心,担心有用吗?”

    白泽盯着一双死鱼眼:“反正共工没有脱困,就不用担心。”

    “共工要是真的杀出来了,也就没必要跑了。”

    “反正跑不掉。”

    卫渊斟酌了下,缓声道:“以现在的人间,对上共工有一成胜算吗?”白泽干脆利落地摇头:“没有,一成都没有,就现在的局面,共工真醒过来的话,就是碾压局。”

    “我知道你很强。”

    “你只是刚刚触及神话概念而已,共工是顶尖神话概念好吧?”

    “那可是共工啊,神代顶尖战力,当年封印共工可是人族和昆仑神系倾巢而出才完成的,而且你为什么会对关了你五千年小黑屋的家伙留手?共工复苏之后,必然水淹了这里。”

    “哪怕庚辰都不是共工的对手。”

    “当年禹王的父亲,手中握着娲皇的息壤,都失败,禹王自己花费了多少年一点一点废去了水脉,最终才将共工封禁在了九州气运金铁所铸的封印里面,我知道你剑术不错。”

    “那你自己想想看,你是不是手持轩辕剑和曳影剑的禹王对手?”

    “禹王当时都是花费巨大时间,甚至于能调动昆仑山神,外加海外诸国万国盟约,这样才把共工给封印掉。”

    白泽挠头,最后咸鱼躺:

    “毕竟,水神共工可是四方诸神之一,另外三位。”

    “火神祝融,还有西方王母,以及后土。”

    “哦对了,火神是最弱的。”

    “他当年就是因为被共工刺激到了才想方设法地变强,最后又弄来了天之四极的权柄,结果现在把自己搞得反噬沉睡了……”

    卫渊道:“火克金,西王母比祝融强吗?”

    “真打起来,未必。”

    白泽沉思:“但是西王母很富。”

    “可以砸钱。”

    “而且昆仑三神要一起上,那祝融铁定扑街。”

    卫渊:“……”

    脑海中浮现出当初那将幼年体西王母打哭的手刀。

    沉思。

    算了,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那个麻烦,先交给未来吧。

    未来的我,拜托了!

    揉了揉眉心:“白泽你既然是全知,那么,全盛共工多强?”

    白泽沉思:“首先,这地方只是人间,共工的实力受到了巨大限制,而大荒之中可是有神代四海的,而大荒神代能够让展开神话概念的重黎二神撑天而没有影响到其他生灵的生活。”

    “而这两个家伙的神话概念有九万里那么高,你应该可以推算出大荒的基础面积,或者至少有个大致印象,然后反向推出神代四海的范围,最后一点,我必须要谴责一下神州文字。”

    “神州文字?”

    “是。”

    白泽死鱼眼翻了下:

    “水,海水是水,井水算不算水?那金水呢?血水呢?如果这些都算的话,毒水呢?古时候神州的水字,应该是现代的液体,共工的权能,其实比印象中的更大,我甚至于怀疑祂代表的是万物的液态模式。”

    “而他的实力。”

    白泽顶着一脸堪破生死的死鱼眼笑了下。

    “嗯,你听说过《太阳熄灭之后》吗?”

    “科幻灾难小说?”

    “不,其实它可以是纪实文学。”

    当最早起来的大和尚出来晨练的时候,看到了那边卫渊和白泽蹲成一排,陷入沉思茫然当中,像是一起进入了贤者时间,卫渊想到的办法,只有一个,现在立刻上龙虎山,那饕餮之前答应去找到封印共工的九州之铁。

    得先把共工这混蛋给塞进去,接着封印。

    然后疯狂暴兵。

    白泽则是想了半天,总算是找到了一个机会,或者说可能。

    “其实,非得要找的话,共工也给自己留下了破绽。”

    “非得要和共工硬刚的话,除非你有让山海大荒之水逆流的实力,以及比不周山神还要结实的身板,否则不要想和他硬碰硬,但是祂曾经为了得到轩辕的人道概念,转世为人。”

    “虽然之后又回到神灵状态,但是多少留下了痕迹。”

    “会受到‘人道之器’的特攻。”

    “这也是为什么,铸造九鼎的材料九州之铁能够成功将水神共工封印的缘故,所以说,我想来想去,人间现存可能阻拦住此刻共工的,只有一个人。”

    不用白泽说,卫渊也能明白。

    “始皇帝?”

    白泽点头,又摇头:“不是现在那位。”

    “始皇帝和禹王单打独斗谁强不用我说。”

    “正常状态下的始皇帝和共工交手也会被杀的,但是他,他很奇怪你知道吗?神州人道之器,为首的是轩辕夏禹剑,第二位是九鼎,第三是传国玉玺。”

    “而那位始皇帝本身就是传国玉玺之主。”

    “而且收天下之兵铸造了十二金人,里面就直接有九鼎剩下的材料。”

    “还得到了轩辕剑魂的认可。”

    白泽终于说出了自己为什么非得要去抱大腿的原因。

    要想想,当年三皇五帝,白泽也就抱了轩辕一个人的大腿,后来第二个出来想要抱的大腿是禹王,结果遇到了女娇,被天克,又遇到了禹王,抱大腿差一点就被架火烧了。

    这家伙眼睛很挑的,大腿不是那么简单就抱的。

    轩辕,人皇之始,无需质疑的君王,轩辕剑真正的主人。

    禹王,开辟人的国度,分裂山海,九鼎之主。

    同时因为自身器量,具备使用轩辕剑的能力。

    始皇帝,传国玉玺之主。

    大概率推测能够御使九鼎和轩辕剑。

    白泽迟疑了下,道:“也就是说……始皇帝是有可能抵达,三大人道之器全部汇聚一身的,最强人皇状态的可能性的,而如果说能够以女娲造人之土为他塑造身体的话。”

    “那个状态下的始皇帝,或者说,根本就代表人皇这个概念。”

    “足以作为人族最强战力,至少对于共工这样因为过去经历而会被人道气运针对的神灵有很强的克制,可能对付其余神灵是正常发挥,那么对上共工,祝融,以及重黎这些曾经化身为人的神灵,就是刀刀暴击了。”

    “足以匹敌共工,制衡昆仑,不逊大荒。”

    “以及……”

    白泽看了看卫渊:“想办法加固封印吧。”

    “禹王当年已经尽力了……”

    “毕竟是神代十大强者之一,四方诸神,能强行将其封印之后,还切断和大荒四海联系在小黑屋里关了五千年,已经很强大了,其实我和你说,当年的诸神没有想到禹王真的吧共工封印了,祂们原本只是想要教训下祂而已。”

    “结果禹王当真了。”

    “不过我很怀疑,他是真的没听出诸神的意思,还是在装傻。”

    咸鱼白泽难得地愿意外出看看此刻的情况。

    卫渊看了看新闻里的画面,看了看桌子上的饭菜,那种和煦平静的生活日常就在昨天,却莫名地沉重,想到现在的共工只是开始复苏的阶段,就已经直接干扰影响到了整个人间界的水循环,真的复苏,又有多强?

    人间之剑,可能一剑斩断九州昆仑,四海八荒的水域?

    卫渊揉了揉眉心。

    这就是以前你面对的压力就是这样吗?

    禹。

    他突然觉得,禹王在那个时候仍旧能放声大笑真的是了不起。

    至少那个时期的他是完全没有感知到自己面对的是这样的存在,仅仅是部分复苏就能影响到这么巨大范围的水循环体系,这样说起来,自己当年真的是被保护得很好啊。

    现在轮到你了。

    又听到轩辕的那句话。

    卫渊没有表露什么异色,一如既往地吃过早饭,玩笑调侃,说些过去的事情,珏没有来,卫某人顺便提了一份早饭过去,准备出门,去一趟龙虎山,把那从昆仑越狱的饕餮拎出来。

    饕餮当时可是答应陈渊的,要找来能够封印共工的九州金铁。

    麻蛋给我利索点去加班啊魂淡。

    “大乱之世啊……”

    卫渊抬起头,看到天空明净,却有山海裂隙。

    隐隐感觉到了波涛汹涌的预兆。

    “早上好啊,今天天气不错。”

    旁边邻居阿姨微笑着点头,脸上是习惯于和平生活的表情。

    卫渊点了点头:“是啊,吃了吗?”

    他噙着微笑打了个神州习惯性的招呼。

    至于这玩意儿谁刻录到神州DNA里的?

    不知道,谁知道?

    反正和他没关系。

    “吃了,小卫你吃了吗?”

    “吃了,吃的包子就胡辣汤。”

    “听说西北那边有肉丸胡辣汤,和中原那边的胡辣汤不一样,我看网上有教程……”隔壁阿姨兴致勃勃地聊了聊,在讨论完厨艺,左外右拐打听了卫馆主感情,得到第一手八卦之后的阿姨脚步轻快离开后。

    卫渊收回视线,脚步声却又靠近了。

    是又回来了?可气息不同……

    “你……”

    卫渊抬头,话音微顿。

    一位身穿黑红二色,气质端庄雍容,双目大而柔和的少女站在那里。

    “你就是博物馆主吧?”

    她微笑道:“我叫阿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