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34章 真·修罗场,以及日常的终结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9
  第0634章 真·修罗场,以及日常的终结

    今年反常的,在泉州都下起了鹅毛大雪,昏黄色的路灯下面积了满满一地,却因为灯光的缘故有种意外的暖意,当然触碰一下还是冷冰冰的,而现在大街上的氛围却远比冰雪要冷。

    “……武安君?”

    项鸿羽,亦或者说项羽缓缓开口。

    白起将酒随手一抛,稳稳落在雪地里。

    作为兵家十哲的排行第一,在尊左的唐朝位列十哲左侧第一,只在那个武德溃散的宋代被认为杀戮过重而离开十哲之位的名将,他来到人间这一段时间,早早将秦国和大汉的历史看了一遍。

    如此气机,如此杀伐。

    白起注视着前面高大男子。

    “你和你的祖先有几分神似。”

    项羽气机凝重,他这一脉世世代代为楚国将领,受封于项。

    故而为项。

    而项羽家中自有各代仇敌的画像,以警示后辈子孙能够知耻而后勇,譬如王翦杀项燕,王氏最后的名将王贲便死在了项羽的手中,而眼前这一张脸,在整个项家的记录里都是最前的。

    秦昭襄王二十六年,楚顷襄王欲合纵伐秦,重演当年盛况。

    秦国当时决定给予楚国更大的打击。

    于是派出了白起。

    连续三年以白起为将帅。

    第一年,闪电战,得上庸、汉水以北土地。

    毫无疑问,顶尖名将水准的战阵发挥。

    第二年,白起统帅和战略能力似乎又提升了,他先是用惯用的闪电战灭了边境五座楚国城池,而后直接跨越山地进入楚国,进入之后瞬间兵分三路,目标精准,直接围剿楚国都城。

    这时候白起的表现就有些离谱了。

    不知为何,那个时代大家都觉得赢了就行的时候。

    武安君对于围剿这两个字有发自内心的执着。

    哪怕是对面敌国的都城,也围了他。

    第三年,白起的战略似乎又大幅度提升。

    仿佛完全无视了时代版本的限制。

    这一次采用战术穿插手段,以及游击战术,直接穿插到了楚国军队后方,大败楚军,而后攻占楚国国度,焚烧楚王陵墓,各路分兵合流,向东一鼓作气,楚国溃不成军,直接打得迁都。

    这代表着武安君的战略水准直接提升到可以独自操控灭国战役级别。

    同时代其他名将们在奔驰着掠夺城池。

    武安君已经直接瞄准敌方国都。

    闪电战,绕后,快速穿插,切割,围剿,合流,一波推进了。

    这就是为何李牧,廉颇,王翦只是七十二将,而武安君是十哲之首的原因,无尽杀孽只是他身上最为微不足道的东西,尽管都是不世出的名将,但是十哲和七十二将之间,其实有着一条完全无法逾越的鸿沟。

    七十二将,攻城破寨,所向无前。

    是唯独战乱大世才有可能出现的绝代名将或军师。

    十哲则是,每一个都有灭国级别的战略。

    杀才?

    不不不,这帮老咸菜放出来就是灭国破城的。

    当年楚国迁都到了陈,也就是而今的豫省。

    而项家祖地在江东。

    也就是说,当年一战,武安君直接将项羽的祖地打没了。

    好在之后楚王好不容易凑了十万人马,把江旁十五城夺了回来。

    那个时代的兵家就是武安君的时代,连续三年,每年都能够感觉得到武安君在战略上的恐怖成长,唯独其余名将才能感觉到的压迫力,版本第一还在以疯狂的速度升级。

    第一版本:闪电战。

    第二版本:闪电战基操拔掉边境城池,游击千里,奔袭围剿首都。

    第三版本:闪电战,千里奔袭,游击围剿。

    顺势衔接敌后穿插直接把地方打崩。

    最终分兵的军队合流贯穿,直接推进战线把楚国国度打成大秦南郡。

    不是对阵,而是更高层次的战略。

    而且武安君的爱好特别的统一,老白这辈子没其他爱好,就是要围剿,闪电战,迂回战,而后分兵合流,最终目的只有围剿,最终以地方数千里,持戟百万的楚国迁都,一蹶不振。

    被封为武安君。

    而在那个浩大战役中,面对秦军,世世代代为楚将的项家的挣扎,顽强抵抗,最终不甘败退,远离故土,甚至于没能留下一点水花,历史上并无一点记录。

    最让人不甘的不是失败,而是对方甚至于不曾将自己看作对手。

    直接将自己无视。

    不甘,愤怒,痛苦,如同一粒灰尘,甚至于还不如灰尘。

    项羽对于武安君居然认出自己,以及还记得当年先祖的事情颇有意外,不过紧随其后的便是凌冽的煞气,兵家战将,各为其主,但是杀戮的仇恨却也是真的,彼此身上背负对方故国的血仇。

    打得将楚国迁都,几乎可算是将楚一手推向灭亡的武安君。

    在秦末之年,不断击溃秦军,作为秦末最强名将的西楚霸王。

    酒坛落在地上。

    楚国的战枪和大秦的戈矛瞬间交锋。

    ……

    外面的气机暴起,自然引来了屋子里的注意力。

    卫渊面色骤变,猜测出了是武安君和西楚霸王两个人碰着了,明明白起早上还说是有事情不回来了,那件事情难道说已经解决了?转身走出门外的时候,外面的两人早已经不知道交锋多少回合。

    哪怕一个只是现代转世之身,一个则是兵家煞气所化。

    两人的交锋仍旧对周围造成了巨大的冲击。

    地面崩裂,路灯扭曲,破碎,一片黑暗里,唯独白雪反射着月光,越发地清幽,卫渊刚刚要出手的时候,项羽的枪势突然变弱,武安君掌中的戈矛挥斩,就要将项羽头颅割下,却及时止住。

    “这是……”

    白起将戈矛收起来。

    项羽身躯晃了晃,突然昏迷,虞姬先前被项羽支开买东西,此刻才过来,顾不得其他,急速掠进将项羽抱着,没让他直接摔倒在地,神色焦急,卫渊则是看出了什么,转头看向旁边扭过头吹口哨的白泽。

    “……什么情况?”

    “啊?什么什么情况,我不知道啊。”

    卫渊直接一个死亡之握扣住白泽的脑门。

    最终经历过涂山氏和禹王特传友好交流术的切磋,白泽诚心实意且极为认真地把事情说出来——“有时效性的啊,真灵复苏哪儿有那么快,大概就是那一杯酒的效果散了,所以真灵就又沉睡了。”

    白泽头顶肿了个包,面不改色:

    “况且如果说立刻让项羽真灵复苏,相当于这一世的他直接就被覆盖了,这也太浪费了,所以慢慢的一步步来,每喝一次酒,就像是梦游一样,这家伙会一点一点记起来以前。”

    “最终完成觉醒,相当于成熟冷静版本的项羽。”

    “不过……”

    白泽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武安君。

    头皮发麻。

    觉得某种意义上的真正修罗场开始了。

    真·修罗。

    武安君深深看了一眼项羽,道:

    “无妨,大劫当头,我自然知道合纵连横,当年列国之间,彼此时而征伐,时而联手,都是寻常的事情,我们那个时代绵延五百年的战阵乱世,在这些事情上,和你们的看法或许不同。”

    “现在不过相当于我大秦和楚国合纵,一同对敌而已。”

    “若有仇怨,等到大敌攻破之后,再行论断。”

    兄弟睨于墙,外御其辱。

    春秋战国时代,对这一点看得更重。

    不过白起的话里也隐藏了另外一层意思,等到真正平定其余乱世之后,彼此之间恐怕还是会有一场厮杀,这一点哪怕是卫渊都无能为力,放下执念?开玩笑,这些人之所以成为英雄就是个人意志强大的那种。

    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谁敢嘴炮他们,信不信当场拔刀子?

    释迦复苏都休想度化他们。

    或者说两边意志强度相同,那就彼此说服。

    看看谁的头更铁一点。

    反正到最后要么就是佛国多出一个老杀才。

    要么就是战阵前面多出一员光头猛将。

    拎着重兵器做当头棒喝问你悟不悟的那种。

    项鸿羽苏醒之后,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没有什么印象,只是隐隐约约有所感觉,这一顿火锅吃得还算是安生,也就是卫渊连夜拉着白泽,以道门神通把地给休整了下。

    也就是把碎石扔掉。

    把坑洞填平。

    然后捏了一个幻术大阵。

    最后最重要的一步。

    给龙虎山发条子。

    老天师,出来洗地了!

    不过,饶是如此,两个兵家统帅打了一条街,基本就是拆了一条街,要安抚其余居民,将那些邻居们的相关记忆都抹去,也是个精细且累人的活儿,拆东西的时候简单,可修理的时候就很麻了。

    你打架一脚剁碎地面的样子很靓仔。

    可是你打完架以后扫地的样子真的很叼毛。

    最倒霉的是根本不是自己打的架,还得自己去扫地。

    处理完后,卫渊和白泽瘫在沙发上,天边熹微,已经快要天亮了,也没什么好睡的了,白泽贯彻了老咸鱼的作风,手上突然多出了薯片和可乐,电视打开来,换台看电视。

    白泽道:“早上吃啥?”

    卫渊躺尸:“把火锅剩菜热一热。”

    “就这?”

    “就这。”

    “可这不够吃啊。”

    “没事,只要把火锅底料里面再加点新的菜煮一煮,就是新的一顿饭,不过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卫渊恼怒,那边的白泽躺尸:“不要在意不要在意,这不重要。”

    他换台看电视:“项羽的身体素质训练还得我不是吗?”

    卫渊本来不怎么在意。

    耳畔突然听到早间天气预报,微微一怔,抬起头道:

    “等下。”

    “白泽你把台调回去?”

    白泽狐疑着调回去。

    面容清秀,妆容端庄的女主持人噙着微笑。

    “今日早间天气预报,接下来几天呢,神州各地的降水量都会有显著的提升,观众朋友们前往记得备伞,空气中的湿度也会有所上升,这对于往日冬日干燥倒是大不一样了……”

    “另外插播一条消息,各地河流都出现水流上涨的情况。”

    “北方的大河提前解冻。”

    “沿海岸有出现台风随之而来的暴雨趋势,新年了,也要注意安全,在家里过年,也挺有年味儿的,重要的是能够和亲人团聚。”

    她还噙着微笑玩笑了一句:“不过,打雷了,下雨了。”

    “朋友们可记得下雨收衣服。”

    白泽本来还咬着薯片满不在意打算待会儿换个台看个电影。

    可是看着看着,看着那神州地图上到处都是代表着湿润,降雨的情况,仿佛是要做一顿鸡汤似的,脸上神色也慢慢地凝固,两人转过头,看着外面下了一夜还没有彻底结束的大雪。

    “整个神州的湿度上升?”

    “降水量同比过去十年最高?”

    “河流上涨。”

    “台风海啸?!”

    两个挂件彼此对视一眼,异口同声:

    “共工!”

    ……

    而这个时候,本应该休息的珏伸出手。

    那一枚自西王母所在之处得到的玉书缓缓亮起。

    回忆起在那个未来里的人间,珏决意伸出手——她已经在那个梦中的江南里见证过一次了,大盗为了江南而剑碎人亡的一幕,绝不肯再有第二次,那幻境记忆当中的一切真实不虚。

    所以她也确定,卫渊是真的会为了人间战死到剑碎人亡的。

    就像是红衣名捕留在了江南。

    天女也毫不迟疑开启了玉书。

    玉书亮起,浮现一缕缕文字。

    ‘某年某月某日,江南听曲,吃茶,听书’

    ‘第二日,听曲,听说书,吃茶。’

    ‘西王母啊西王母,你是来人间游历,应对大劫的,岂能如此?’

    ‘昆仑之神,岂能沉迷人间不可自拔?’

    ‘第三日,听曲,吃茶。’

    ‘《白娘子传说》有趣,记录下来。’

    ‘糕点好吃。’

    里面完全就是西王母这些年的吃喝玩乐大集合,从里面的文字都能看得出西王母的日子过得潇洒得很,反倒是让做出了某种决意的珏哭笑不得,只好将《西王母娘娘神州游览指南》收了起来,可是不知为何,却总是心中无法安定下来。

    少女推门出去,脚步顿了顿,迟疑了下,却又突然折返回来。

    打开玉书,看着那些文字,里面出现的大劫和玩笑般的游历不同。

    昆仑之风,天性直觉第一。

    她迟疑了下,想到西王母娘娘以前说的那些话,伸出手指,滴落鲜血。

    她的血落入了大劫两个字里。

    那些游动着的文字骤然一滞,一下被打散,文字似乎都带上了一丝丝的血色痕迹,不断拼接,组合,最终化作了新的文字。

    其上浮现出了一枚枚文字——

    “不要相信……”

    “不要相信……”

    混乱的文字组合完成。

    开明兽。

    不要相信,开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