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6章 修罗,以及未来的希望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106
  第0626章 修罗,以及未来的希望

    卫渊在被白发美人的长姐一顿拷问,并且在双方施展出了涂山氏秘传手段后被反杀,被蹂躏被摩擦之后,老老实实地把今天的一切都说出来,并且再度无比地怀念禹王和契。

    等我,我一定把你们两个捞出来.JPG

    未必能够赢得过女娇。

    但是当倒霉的人变成三个的时候,就会很愉快。

    就像是上课被罚站的只有一个时候,就会尴尬难熬,但是如果有三个的时候,那么就轻松愉快仿佛放假一样了,而当女娇终于满意的时候,卫渊才得以走出来。

    视线和那边的少女交错。

    珏面容微红,转移视线,而卫渊脸上则浮现出控制不住的笑容。

    画师伏特加思绪凝滞。

    看看这边的,再看看那边的。

    清秀少女手里的画笔咔吧一声捏断:“不,不对……”

    “你们绝对发生什么了对吧?!”

    “绝对发生了!”

    “没有。”

    “没有哦。”

    两人异口同声否认。

    感情的事情哪里需要广而告之?

    而那边的少女画师咬牙切齿:“为什么,为什么我没有看到,我的素材,我的素材啊!为什么明明都已经换装出去了,还要被抓住!”

    “你们当我的故事是怎么画出来的啊!”

    “我都要吃完你们的狗粮然后再画出来啊,竟然错过了,错过了,我磕的cp最重要的发糖时刻我居然不在,我居然要陪着这个水鬼挨训,呜呜呜……”

    画师少女反手从口袋里拿出扁扁的一瓶生命之水。

    含着两大包眼泪往嘴里灌。

    然后被水鬼一手刀打晕。

    水鬼拎着画师少女的衣领拖走,干笑道:“那什么,她,她喝多了,哈,哈哈,都说胡话了,我们一直在博物馆,一直在这里,什么换装出去一起挨骂,不存在,不存在的。”

    水鬼快速溜走。

    其余的水神,大和尚也都一哄而散。

    卫渊今天做了一个很好的梦。

    第二天起床后,吃了简单的早餐,顺便给珏也准备了一份,而后思考着接下来的大方向的布局,如何应对那一场大劫,现在人间开始了大型的超凡普及,但是这东西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提升起来的,恐怕是以二十年为单位。

    而老天师那边已经尝试开启新的‘夸父计划’。

    虽然很有可能代价高昂,甚至于可能有很严苛的使用次数限制。

    但是那必然已经抵达了神代级别的战斗力。

    不要说十年,就是一百年都要搞出来,到时候谁想要进犯人间就要考虑考虑能不能吃得下一击超新星爆发了,大概是彻底的掀桌子行为,另外一方面,个体的尖端战力也要提升起来。

    卫渊伸出手。

    蚩尤战戟出现,上面布满了古代纹路,散发出一股股煞气。

    只是此刻的卫渊能够感觉得到,自己已经无法再使用这柄战戟了。

    他自己的剑术已经攀升抵达了,至少是拿到了概念层次的入场券。

    自身剑术为凝聚为一,每一剑皆在同时共存于目标范围的每一处空间,将无数空间折叠化作剑痕,而后一剑斩过,故可无不破,无不断,无不斩,名为长安。

    而蚩尤战戟附带的霸道和煞气是大范围压制型。

    一个往南,一个往北,适应性极差。

    这东西在卫渊手里,和让厨子画画没有区别。

    基本是橘生淮北的模样。

    反倒是刑天斧,具备必中特性,卫渊感觉拎着斧头用剑术的劈斩决其实好像发挥出的力量更强了,而其他能够使用这战戟的人,卫渊想了很久,最终脑海里冒出了两个人。

    一个是被史家所称,煞气直逼蚩尤的武安君。

    一个是霸道强横的项羽转世。

    虽然说他们一个用戈一个用枪,但是这上古战戟和这两把长柄兵器也有相似处,显而易见是比卫渊更容易使的,这蚩尤战戟在他手里只能压箱底,分出去反倒是能提升队友的战斗力。

    他先是给项鸿羽那边发了条消息。

    询问最近过得怎么样,那一枪可学会了?

    要不要再来切磋下?

    项鸿羽没回他。

    而后又给武安君发了条消息,询问什么时候来老街,屋子都修好了。

    那边白起很快回答:“手头上有点小事。”

    “解决了就回去。”

    卫渊愕然:“小事?”

    ……

    武安君放下手机,右手反覆,按在桌子上,微笑着看着前面的天师。

    “嗯,张道友你继续说。”

    “我听着。”

    此刻,黑发碧眼的湖中仙女被阿玄和凤祀羽暂时拉扯住。

    现在在外面。

    作为羽民国的凤祀羽,其实本质上也属于天地清灵之气,放到西方神代,属于位格相当高的天地精灵,倒是有共同话题。

    其实湖中仙女在饕餮第一鼓槌砸下去的效果爆发时候就懵住了。

    “神,神州古代的风格就是这样吗?”

    她结结巴巴地询问。

    饕餮豪爽回答:“是啊,我老爹和我老爹的老大说,如果赢了不能让所有人知道,这个赢了就毫无意义,如果说找场子默默无闻,就一定会导致第二个家伙来欺负你。”

    “所以赢只是第一步,找场子胜了也是第一步。”

    “真正的目标是宣扬出去!”

    “一个场子找得响亮,能避免接下来很长时间的冲突。”

    打得一拳出,免得百拳来。

    这就是当年,一旦人族有英雄诞生就必然得刷一次诸神副本的原因。

    把名气打出去。

    现在,是我们的回合!

    当然饕餮其实本身更习惯于反套路操作。

    只要没有人知道山海坐标最终引导抵达的地方,是饕餮的肚子而不是山海人族,那外卖就永远不会停.JPG。

    闷声发大财,这是饕餮自己顿悟之后举一反三所得。

    当然这一上古操作显而易见地和现代的人间并不相匹配,湖中仙女完全没有预料到现在的混乱结局,没有料想到饕餮其实是好几千年没更新的版本,是上古文官模板。

    而此刻,张若素站在那里,前面是武安君白起,旁边是被九天玄女一句‘庚辰又勾搭了女子’无意识激怒的天女魃。

    另一侧是端着一盆龙虎山瓜子的饕餮。

    张若素环顾周围,叹了口气,道:

    “我和薇薇安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

    “对,他们只是从小就在外面认识了。”

    “只是年少的朋友。”

    “当时成天在一起。”

    “我们没那种感情。”

    “也就抢过一次婚。”

    “一百多年没见了。”

    “一百多年都没忘。”

    老天师额头青筋贲起,转过头双手一记双峰贯耳扣住面不改色补充后面文字的饕餮,咬牙切齿:“妖孽,你想做什么?!”一身实力损耗严重,又不在自己主场的饕餮脸都被捏扁,面不改色往嘴里放瓜子:

    “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你不怕老夫灭了你?!!”

    “我又没杀人。”

    “你说什么?!”

    老道士直接开了天眼,用望气术一看,这家伙身上确实是有各种各样陈年累月的怨念,但是这些怨念大概都是恨这家伙吃的太多,倒是没有杀戮之后的恨意,说起血煞之气,甚至于完全无法和白起相提并论。

    饕餮非常不喜欢现在这种氛围,双目放空放虚。

    遗传自缙云的剑眉星目看起来像是一双死鱼眼。

    面不改色直接一把一把把龙虎山瓜子往嘴里仍,壳儿都不吐,顶着一双‘什么时候开饭快饿死了这帮人类好无聊’的死鱼眼,道:

    “至于为什么敢来。”

    “我最近研究了下你们人间的法律。”

    “现在我这样的,属于特级保护动物,世界上不会有第二只饕餮了,所以理论上,你们该管我吃管我住的,就像那食铁兽一样。”

    “对,我是特级保护生物,养我!”

    “??!”

    老天师语气凝滞。

    养饕餮?

    管他吃?!

    老人断然喝道:

    “不可能!”

    “你做梦!”

    “滚!”

    直接否定三连。

    饕餮啊,这谁特么养得起,虽然说现在的产能搞不好真能养的动。

    但是谁掏钱?!养不起养不起。

    虽然老人承认在那一瞬间,他确实是动用过要不要把饕餮空投到大洋彼端那个国家的念头,不过貌似那边儿各大邪门的教会现在一个比一个冒出来,雨后春笋都比不过,他有点担心饕餮吃坏肚子然后直接黑化掉。

    邪神什么的可不兴得吃。

    不过,那边似乎有羽蛇神的踪迹。

    要不要送一套香火成神炼金身的法;门过去,让她快点恢复?

    额,这个属于是神道的真传秘籍,不可能送出去。

    对,只是不小心丢了,不知道被谁捡走了。

    老道士的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

    正思考着,背后属于白起的那只手缓缓按下,武安君缓声道:

    “张天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关于阁下,和那位来自番邦的湖中仙女之间的感情。”

    武安君白起当然没有什么对此发声的立场,但是有时候刻在秉性里面的行为规准让他会自然而然地做出反馈,渣男必须死,老道人嘴角抽了下,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怎么证明自己。

    他完全无法证明自己。

    正当这个时候,一名奉茶的小道士忍不住道:“其实,师祖绝对是清白的,这一点我们龙虎山上上下下都可以作证!”

    “因为……”

    他看了一眼老道士。

    老道人似乎明白了什么,还没有来得及阻止。

    奉茶小道士就开口道:“龙虎山修行法门气走龙虎之势,皆是极阳之势,而九天神霄雷法,更是至阳至刚,要想要修行的巅峰,非得要年少修行,纯阳不坏才行。”

    “我家师祖,这两门功夫都已经修行至千古未有的程度了!”

    小道士双目怒睁,震声道:

    “师祖是纯阳之体!”

    “他怎么可能会有感情纠纷!!!”

    白起的气势凝固,溃散。

    张若素右手伸出,动作凝滞。

    片刻后。

    武安君白起拍着老道士的肩膀,道:

    “对不起,张天师,请恕白某冒昧了。”

    “能维持住接近三个甲子的清修,不愧是龙虎山天师!”

    “做的好啊,张道友!”

    “能够维持一百四十年的纯阳体魄!”

    武安君总觉得自己这一番话似乎曾经说过,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

    不过功体是无法说谎的。

    那一手天下无双的五雷法也是实打实的。

    无双根骨,绝世的资质。

    再加上道门加持。

    一百四十年纯阳体魄。

    这些累加起来扔到道门体系里面,基本可以等同于天下无敌。

    白起郑重道歉。

    而那边一身道袍,难掩气韵的少女抬眸,黑色瞳孔里面仿佛燃烧着烈焰,老道士望向少女的时候,隐隐然仿佛看到了‘干旱’这一灾劫的具现化,看到了无尽的烈焰。

    天女魃呢喃:“庚辰,庚辰?”

    “你是庚辰么?”

    “你又在做什么?”

    九天玄女在她真灵之中施展法术强行控制住。

    其实少女本身没有什么反馈的,但是就是九天玄女那三行字,直接让安静赏花的天女魃进入狂暴状态,如果非要说的话,那就只有一句话能够形容了——

    密码正确。

    刹那之间,手掌直接朝着老天师眉心落下。

    九天神雷震颤,老道士看着那几乎距离自己眉心就那么一丢丢距离的白皙手掌,嘴角抽了抽,已经下意识用出来了铁板桥功,而这一刹那停止的原因是老道士直接喊出声来:“我不是庚辰!!!”

    天女魃动作顿住。

    白皙手掌上无声无息,不显露分毫,但是却蕴含了足以焚烧一切的高温,老天师身边的九天神雷法直接被洞穿,连雷霆都湮灭,应龙庚辰是最强武神,而失控的天女魃就是昆仑一系单体核弹头,猛烈的那种。

    当然,如果说面对应龙庚辰,这一招倒是没有什么威胁。

    天女魃赤色瞳孔望向老天师:“不是?”

    “真不是……”

    “真的不是?”

    “真的不是。”

    老人额头冷汗狂冒。

    天女魃斟酌了下,慢慢收回手掌,真心实意地道歉。

    道:“不好意思,差一点就伤及了无辜。”

    伤及无辜,也就是说如果真的庚辰这一下已经砸下去了?

    老人嘴角颤了颤。

    天女魃弯腰行礼,起身微笑道:“不过,你真的不是,对吧?”

    “不是对吧?”

    “如果是的话……”

    少女先前明亮的朱红色瞳孔微暗,像是最后焚尽剩下的火炭的一丝暗红,笑容温暖和煦:

    “杀了你哦。”

    天女魃对方才的行为行礼道歉,而后离去。

    但是毫无疑问,这位平常温暖对众生很温和,基本没有太多脾气的天女,如果确认了某老头子是庚辰的话,就会让后者明白什么叫做残忍,张若素仰天长叹。

    老金乌在房梁上吃瓜。

    眼下这情况是避免了最糟糕的情况。

    嗯,没有立刻爆炸,但是改成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的延迟炸弹。

    感觉压力更大了啊。

    老天师茫然无言,无语凝噎,外面凤祀羽和阿玄带着那位湖中仙女在龙虎山转了一圈,最后来到这里的时候,看到了那边的老道士,小凤凰和小道士对视一眼,眼底担忧。

    怎么办?

    完了。

    总觉得这个姐姐说的那个剑仙完全不是老道士啊。

    凤祀羽咬着手指。

    那个潇洒,自在,像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重义轻财承君一诺的侠客,怎么看都没法和那个喜欢喝酒,脾气特别好,龙虎山上上下下都能欺负一下下,打游戏还贼臭的老道士划等号啊。

    这么办?

    会不会认错人了?

    两人对视一眼。

    凤祀羽斟酌着语言,道:“额……仙女姐姐,你说的,那个,真的没搞错吗?是张若素这个名字?”黑发碧瞳的少女摇头,道:“不可能认错的。”

    “他是最厉害,最厉害的侠客了……”

    脚步微顿。

    凤祀羽还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当年天命风流般的少年剑仙已经变成了个没有什么脾气的糟老头子,这完全是要毁灭年少美好氛围的毒药,那边的湖中仙女已经迈开脚步跑起来,凤祀羽和阿玄怔住,听到少女口中喊出一个其他的名字。

    是古代妖精的语言,简短悠扬的字符。

    是映照于湖泊之上的月色,是永恒美好,可见却不可得的水仙花。

    曾经年少的侠客挥挥手,背对着妖精的仙境再也没有回头,口中唱着洒脱自在的歌谣,就这样离开了,跨越足足一百多年的春秋和岁月,终于走出妖精仙境的少女展开双臂,拥抱向当年的少年侠客。

    跨越岁月,湖泊的妖精仍旧如同当年,人族的侠客却已白发苍苍。

    即便如此也在一瞬间便寻找出来。

    那样坚定的脚步声,几乎像是奔跑的骑士,或者公主从高塔上抛下来的花朵,是那样充满了勇气和决绝的动作,那些道人都下意识转头看过去,面容美好,同时具备有东方西方优点的美人往前的动作和脚步,凌厉地像是一柄剑一样要分开前面的空气和一百三十年的岁月。

    众人下意识被这样的气势震住,屏住了呼吸。

    看着她跨越龙虎山干净有云纹的白色石砖地板。

    眼眸明亮,黑发微微散开。

    最终少女直接抱住那刹那间稚拙笨拙,手足无措,手臂不知放到哪里的千古真修。

    黑发扬起落下,碧色的瞳孔闭上。

    “我找到你了。”

    她说。

    ……

    “阿嚏!”

    白泽打了个喷嚏,他觉得今天是个好时候,所以敲响了博物馆的大门,果不其然,安全,稳健,安安全全地见到了卫渊,咳嗽了一声,道:“今天我是有事情要寻你的。”

    “嗯??什么?”卫渊不解。

    他气势磅礴地把怀里的论文砸下来。

    仿佛麻将输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大喊一声胡了,然后啪一下打出‘国士无双’或者说对摊位老板大气的一挥手,说一声,鸡蛋灌饼,三个鸡蛋,两根肠!

    卫渊看了看论文——

    《关于颓废型丰满社畜大姐姐亦或者三无白发萝莉对轩辕后裔特攻研究》

    “??!”

    轩辕后裔?那不就是我?

    白发……

    卫渊看向前面的白泽,面不改色道:“这,我觉得人是自由的。”

    “要我给你订去泰国的飞机票吗?那边的手术挺好的。”

    “没准你回来都可以去做偶像了。”

    “当然,机票钱你自己报销。”

    白泽愣住,而后看到自己又不小心放错了,咳嗽了声,面不改色地把论文换了一下,卫渊看到上面的武庙计划,动作凝滞,一时间连白泽那兴奋不已的话都没有能听到。

    “喂?喂喂喂!”

    “我说,陶匠你在听吗?!混蛋!”

    啪的一声,白泽的右手重重拍在桌子上,恼羞成怒。

    “啊,我在,在……”

    陶匠下意识回答。

    白泽也好奇对方的语气为什么一下变得温缓下来,古怪的样子。

    咳嗽了声,道:“那好吧,你有什么话想要问吗?”

    陶匠沉默许久:“是有的。”

    “就是,阿亮……”

    他语气顿了顿,道:“蜀丞相诸葛亮。”

    “也能回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