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5章 世间一切美好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233
  第0625章 世间一切美好

    龙虎山,张若素喝了口茶。

    他已经从女娇那边得到了大概的瓜,至于为何,神代青丘国之主,神兵神农鞭执掌者,突然离开青丘国涂山秘境,来到人间,作为镇守人间界的修士,他当然能够察觉到,当然要惯例询问一下。

    这不就知道了?

    一问,去博物馆。

    很快啊,老道士就反应过来。

    这必是个鲜美无比的大瓜。

    老夫游历五湖四海,仗剑人间多少年,我什么没见过?

    我什么都见过!

    只是联系一下之前打过电话的时候,对面那稍显得惊慌的语气,张若素就已经推断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愉快啊愉快,如果不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位天女魃心情很糟糕,他甚至于想要在这里高歌一曲大道歌。

    至于对方为什么不开心。

    其实吧,摸鱼的张若素也是心知肚明。

    毕竟之前似乎妖兽冲击了封印,来到了人间,还没有出龙虎山封禁大阵一步,就被天女魃一顿削揍了回去,那一天直接千里火烧云,这个可不是形容词,完全是字面意义上的火烧云。

    那帮妖兽基本上被揍得半熟,然后屁滚尿流哭爹喊娘地回去了。

    不过,居然没有把妖兽全部灭掉,而是留了一条性命。

    “看来,这位天女魃也是个心情温和有底线,不喜杀戮的人啊。”

    张若素若有所思,饮茶自语。

    旁边的赵公明欲言又止。

    欲止又言。

    在那边纠结不已。

    正要开口,门口传来敲门声,每一声之间间隔相同,打开门后,是身穿现代服饰,身材不算是高大,却有如山岳般沉静的武安君,除去了仍旧是秦国发髻之外,看上去已经和现代人没有什么区别。

    “武安君,你这是……”

    “我打算下山,去老街那边了。”

    “哦哦,也是,呵,那边也确实是已经修建好了。”

    老道士抚须点头。

    “武安君往后若是还有兴趣的话,也可以来我龙虎山小住。”

    “定然。”

    一番寒暄,氛围愉快,其实这位武安君在历史上威名赫赫,相处时候倒是很和气的人,不愧其安集百姓之安。虽然并非是唯一的武安封号,但是连之后李牧,都是赵王以‘李牧便犹如寡人之白起’,而封为了武安君。就可以知道白起的重量级。

    不过,赵王那句话真的不是威胁吗?

    老道士心里嘀咕,武安君在这山上的时间里面,和这里的小道士们混得很熟了,如果不提历史上的事迹,看起来就像是个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而且还是那种没有半点脾气的那种,现在他要下山,小道士们都有些舍不得。

    “我打算去做个农夫。”

    前几日询问下山后做什么的时候,白起道:“当年就有过的想法。”

    “只是后来发现,现代的农夫和我当年似乎不一样了。”

    “就又想着,做个教书育人的先生也是可以的。”

    张若素迟疑:“武安君你擅长……”

    白起沉思道:“秦国律法已经不再适用于当前时代,某一身所学倒是可以教导旁人,譬如兵家炼体术,以及大秦黑冰台秘法,或者说战阵合击术,我也掌握了大秦基本所有的剑法和戈矛之术……”

    在详细了解过白起所掌握的知识树之后,满头冷汗的张若素把申请下来的兴趣爱好班的资格证直接焚掉,五百年春秋战国厮杀下来,那个时代的每一招剑法每一招戈矛基本都往人致死点上招呼。

    大秦军爵制,是要拿脑袋换军功的,这剑术技能点简直点地飞起。

    这种剑术。

    那种认真练习的优秀毕业生基本就可以吃一颗花生米。

    如果学习不及格的话,大概则一辈子免费美食外加包吃包住的下场。

    这种杀人剑术当然不能流出去,为了安抚武安君,老道士倒是给他签订了另外的合同,说每过一段时间会送一批学生过去给他训练,神州特种适应性战士里面一批刺头,个性鲜明,应该能满足武安君的老师爱好。

    当时老人第三次询问武安君打算在老街开个什么店铺。

    武安君沉思之后,回答道:

    “实在不行,我想开个民政局。”

    老道士茫然。

    ……

    “呵,武安君,你要求的民政局,额,以及批下来了,民政局驻民政局分局……”

    现在白起登门,老道士从柜子里取出来了那个红彤彤的印章还有一些文件递过去,在白起告辞的时候终于是忍不住问道:“恕老道冒昧了,武安君为什么要民政局?”

    武安君噙着一丝微笑道:“我接到始皇帝陛下的命令。”

    “要护持着少上造的婚约。”

    “君无戏言,兵贵神速。”

    “如同行军布阵,则当将山,水,要害之地把握于己方手中,既然有此事,那自然也当将最重要的一环紧紧控制住,如此方可以以不变应万变。”

    “一旦时机成熟,立刻便可以而今之世的规则,完成婚书。”

    老道士恍然大悟,然后道:

    “冒昧问一句,武安君您的不变是……”

    白起拿着民政局的印章,微笑不答。

    武安君从不打不胜之战。

    老道人嘴角抽了抽。

    大概猜到了白起的想法。

    优势在我,实在不行,绑了去领证,当场给你发下来。

    白起告辞离去,老道人看着武安君的背影,想到之前那句‘我们的时代,婚约聘礼之中有大雁,大雁始终只有一个伴侣,哪怕是伴侣去世也不会再找第二个,以表示此心不二之意’

    “春秋战国好像是不少的名将,战国君子们之类都有宾妃记录。”

    “武安君似乎没有半点绯闻啊,似乎是始终如一的。”

    名震天下的战神。

    忠贞不二的夫君。

    真是,真真正正的纯爱战神。

    老道士感慨,看到外面风光正好,天色熹微,白起脚步从容,而那边身穿白色道袍,姿容优雅的少女正在安静赏花,手指触碰,寒冬腊月也有繁花怒放,实在是风平浪静,祥和美好的一天。

    老道士回过头,端起茶。

    这个时候,忽然,一声雷鸣炸开,如同闷雷一般轰隆隆地起来。

    而后还没有反应过来,第二声闷雷般的声音直接叠加,连带着第一声的声波一起席卷着掠向四面八方。

    轰然雷鸣。

    在神代那种各大神灵凶兽战斗,猛兽嘶咆的时代,都能连震三千八百里,人间效果超级加倍。

    一把雄浑有力的嗓门随雷鸣轰隆隆地落下,就像是当年踹门上山打架的轩辕猛男天团,声音如雷鸣,连震足足七千六百里:

    “龙虎山张若素,龙虎山张若素,跑路了!跑路了!”

    “龙虎山张若素,龙虎山张若素,跑路了!跑路了!”

    一种魔性的旋律,仿佛让人下意识响起江南皮革厂的语调节奏。

    带着那种霸道的震撼力落下来。

    而后能听到吸气的声音,再度轰然鼓声裹挟着说话声音一块传出去。

    “张若素!”

    “你个负心汉!!”

    “你有本事跑路,你有本事开门啊!!!”

    “你有本事跑路,你有本事下山啊!!!”

    ??!

    整个龙虎山陷入死寂。

    赵公明沉思。

    赵公明若有所悟。

    赵公明瞬间躲避,远离老道士足足百丈距离。

    “你事儿发了?”

    老金乌沉思。

    张若素一口老血差一点喷出去。

    “你,你在说什么?!”

    “我是说……天师你站在那里别动,对,就那儿,冷静下。”

    “你是要我静心凝神?”

    “不,我是怕你待会儿溅我一身血。”

    老金乌理智且冷静地回答。

    “现在这情况,第一是,你难道说连雄性都撩拨吗?”

    老道额头青筋贲起。

    “好吧,不是,那第二种,是不是你以前的风流债,现在带着儿子上门找你了,就,就那种经典的小说剧情对吧?”

    张若素大怒。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

    外面身穿白色道袍,都无法遮掩那种美好身段和气质的少女若有所思:“这种气机,夔牛鼓?是故人来了吗?”

    夔牛鼓,是人族战将击杀了夔牛之后,九天玄女给轩辕制造的神兵。

    夔牛虽然不是顶尖神灵,但是也曾经有过雷神称号。

    这种神兵固化了夔牛的权能,声如雷震,至于神话概念,这东西不是那种大路货色,夔牛还没有具备,假如具备的话,也不会被常先和力牧所诛杀了。

    不过神话概念也分不同类型,有辅助型的,譬如元辰。

    但是雷神风格的神话概念,怎么样想都必然是战斗侧。

    寄居于真灵内的九天玄女咬牙切齿,而后道:“你不生气?”

    “生气?”

    黑发发梢有暗红色渐变的天女魃讶异:“为什么要生气?”

    她拈起一枚花,笑容温暖干净,随意问道:

    “对了,他喊那么多是什么意思?”

    九天玄女沉默。

    而后解释道:“庚辰又勾搭女人。”

    少女动作凝滞。

    我方已击穿对方防御层。

    “在你睡着的时候。”

    我方攻击暴击。

    “按庚辰过去的事情,这不知道是第几个。”

    产生致命攻击特效。

    黑发发梢暗红的少女五指下意识握紧,周身花海,遍地狼藉。

    ……

    张若素头皮发麻,转身打算去吧事情处理了,道:

    “这里面,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

    “我要解释下。”

    “还是说先闪?”

    往后一看,是祖师牌位,没法从这个方向走。

    他左边一看,面色凝滞,看到那边少女拈着花,周围丝丝缕缕的赤色炎气逆着升腾,这东西完全类比修行典籍里面九天炎焱火之类的恐怖的玩意儿,刚刚美好的花田直接化作灰烬。

    老金乌金乌化虹,直接溜了溜了。

    正前方山路,那轰然雷鸣的声音再度响起。

    只有从右边走……

    张若素下意识转身的时候,一只手啪地落在他肩膀上。

    霸道至极直接可以和蚩尤睥睨的杀气煞气纵横,仿佛两道红光在背后的阴影中亮起,外貌儒雅温和的大秦战神白起温和道:“张道长,你我为友,故而,某有话想要对你说……”

    后方祖师背锅,左侧天女燃火,右侧杀神低语,前方则是大祸临头。

    老道士无语凝噎。

    吃瓜,吃瓜……

    吃瓜真是,真是一件美事啊。

    老道士我纵横天下多少年,什么没见过?

    这场面,我是真没见过。

    ……

    博物馆。

    在回来的时候,打开门,水鬼和画师整齐划一扑街在沙发上。

    仿佛失去了一切意义,化作灰白的颜色。

    “完了,完了。”

    “失业了。”

    “呜呜呜,口粮都输光。”

    白发美人则是噙着微笑坐在另一个沙发上,背后是气质英武,腰佩青铜短剑的苏玉儿,胜负之势简直不要太明显,在电影院之后,博物馆众就被女娇带了回来,白发美人带着墨镜,白发高马尾,单手开豪车。

    直接把卫馆主秒成渣。

    这不姐弟吗?

    贫富差距大地离谱了吧?

    一众待在博物馆里等待着馆主回来,整个燃尽了的画师心灰意冷,下意识道:“你说,他们今天还会回来吗?”

    氛围瞬间凝固。

    情侣,不回家。

    伏特加娘娘再度挑起战火。

    水神长乘瞳孔开始有序收缩运动。

    白发美人讶异之后,充满了欣慰感。

    很快,大和尚圆觉有所领悟。

    就连老家伙兵魂都察觉到了什么。

    只有水鬼还在喝着快乐水。

    无形之中,仿佛氛围都开始胶着了起来。

    只是没有到这氛围炸开的时候,伴随着叮啷声音,博物馆大门打开,卫渊和天女回来了,水神长乘长呼了口气,把旁边的铁锹收了起来。

    白发美人则是啧了一声,带着失望又果然不出所料的味道。

    仿佛凝重压制起来的某个东西哗的一下散开来。

    “唉?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卫渊下意识开口回答,就被白发女娇直接拎着衣领子拖走:“你过来,我有话要说。”

    卫馆主,物理意义上,脱离战场。

    伏特加娘娘咕噜一下爬起来,展开双臂扑到珏那里:“珏啊,我好倒霉啊,呜呜呜,贴贴……”她直接把脸埋在少女怀里噌啊蹭,天女微笑着安慰,让兵魂忍不住感慨。

    轻而易举地做到了卫馆主五千年都做不到的事情。

    不愧是你!

    “你们去哪里了啊?”

    “最后去海边了。”天女噙着微笑:“星星的光落在海面上,像是碎开来的金子,一晃一晃的,很漂亮。”

    清秀的画师少女呆了下,反过来安慰珏道:

    “今天的约会体验很糟糕吧。”

    “没关系,我一定会给那木头脑袋的卫馆主补课的。”

    珏下意识道:“嗯?我觉得很好啊。”

    “唉?”

    画师下意识道:“不,不可能啊,那家奶茶店太普通了……”

    少女疑惑道:“其实那一杯的奶盖很甜,蜂蜜和柠檬的味道调和地恰到好处啊,像是踩在奶油的云朵上一样,软乎乎的。”

    “小吃街油烟太重了。”

    “可是人来人往,每一个人的喜悦和那里的灯光汇聚在一起,远远地看过去,那像是一条蜿蜒的星河,无数人的美梦沉在里面起起伏伏,灿烂而梦幻,走在里面,我也是星光的一点。”

    “哎哎哎?!”

    “电影院就太无聊了啊,对吧?”

    “电影是人的故事,是人生的缩影,无数人沉静在同一个梦里面,仿佛放下了自己,真的很好。”

    伏特加娘娘被击沉,呢喃道:“不,不可能啊……”

    水鬼仰起头道:“你看,这些东西是分人的对吧?”

    清秀少女看着那边天女去拿茶水,道:“不,不会有错的。”

    “那家奶茶店确实是很糟糕。”

    “那家小吃街其实环境很一般,也很挤。”

    “电影挑选的也很普通,冗长又没有意思。”

    她像是发泄般地三连否定。

    “你不能用你自己的判断来决定其他人的喜好的。”

    水鬼反抗。

    “是,可是有一点。”

    清秀可人的画师看着那边的高马尾少女,道:

    “我老家在海边。”

    “晚上的大海黑漆漆的一片,像是一个望不到底的黑色深渊,不管是月光还是星光都不可能说让这里变得明亮,海洋和天空都是黑色的,白天的美好和安宁完全不见,仿佛要把一切吞噬。”

    “不管是星光还是月光都不可能让大海变得好看。”

    “啊?”

    恰到好处的甜味,像是奶油的云朵,红尘万丈的人间星河,还有璀璨如同碎裂星辰一样随着海洋起伏的光河,这世界的一切美好,只是某人身边的点缀。

    “照亮大海的,璀璨如同碎裂星辰的,是她眼里的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