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22章 死兆星的闪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632
  第0622章 死兆星的闪耀

    一百三十年前的时候。

    初次见面的时候,其实是在湖边。

    众所周知的癖好,湖中仙女的爱好是捡来人类的小孩子收养,带到妖精仙境,当然最后她都是把这些孩子交给了其他的妖精们负责,但是最终,在妖精仙境里磨砺出的,都会化作某个时代最伟大的英雄。

    只是那一次,湖中仙女溜出来散步的时候。

    捡到的不是人族孩子,而是一个倒在路边的人族少年。

    背上背着一把剑匣,右手握着一柄和欧罗巴风格不同的冷冽长剑。

    整体姿态几乎就把不要停下来几个字写在脑门上了。

    湖中仙女是不喜欢把人族少年捡回家的,她看得出来,这少年虽然浑身狼狈,像是从哪里杀出来的,下一秒钟就要嗝儿屁,但是一身气机雄浑地仿佛传说中的提亚马特或者尼德霍格之类的神话龙王。

    流出的鲜血让无数生灵颤栗,无法靠近。

    难怪今天这里这么安静,躺了一条神代古龙吗?

    少女完全无视了这个剑侠,绕了一个优雅的圈离开了,只是她动作却没能完成,那躺尸的少年右手握着剑,左手死死抓着少女脚腕,湖中仙女愣住,而后咬牙切齿:“松开!”

    “你给我松开啊!”

    当年梅林那个老色批只是对她动了念头就给直接封印掉了。

    但是这少年不知道是什么身份,一股道法自然,免疫大部分的法术,气得湖中仙女双手拈起裙摆,右脚踩在少年背上都没法子让他松开手,最后施展了不知道多少妖精仙术硬生生没法把少年给击晕的湖中仙女只好把他拖回去。

    后来知道这家伙到在这儿是被饿的。

    直接饿晕了。

    “我没法和这儿的人交流,你也是天地清灵自然之属,勉强能沟通,这边的人说的什么鸟语啊。”

    足足狼吞虎咽了一桌子饭的少年游侠躺在床上,面容秀气,一双剑眉凌厉,黑发乱糟糟的,束成马尾,笑起来像是暖洋洋的太阳,自我介绍名字,然后说自己来自于东方的传说国度,来此地历练。

    一身的伤势。

    最严重的那一道剑痕,几乎将他自己洞穿掉。

    那少年游侠却绝口不提这一剑的来历。

    他在妖精之国呆了足足一个月,主要是为了学语言,湖中仙女相当讨厌这个家伙,但是偏偏其他的妖精都说这个人是很好的,女王陛下你不能这样如何如何,但是她还是不喜欢。

    不喜欢那种自由的模样,不喜欢那种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在他内心留下痕迹的潇洒,不喜欢那种带着一身伤做简单木匠活换吃的时候还哼着歌的自在,不喜欢那一双黑色眼睛里的笑意。

    不过那一段时间里面作为妖精女王,还是要和他接触。

    教导对方舞蹈礼仪的时候,那少年游侠右手却僵死僵死的,始终维持住剑客的风格。

    而且最优雅的妖精之舞,他却总是学不会。

    那次偷偷去看,发现这家伙用分身糊弄其他妖精,自己去做了陀螺和风筝,和其他小妖精小仙女们玩得开心,黑发墨瞳的东方游侠,被西方史诗中的妖精和背后透明之翼的小仙女环绕着,笑意洒脱。

    那和挣扎于命运的伟大骑士并不同。

    却同样具备有英雄的气度。

    至于为什么要和那种与命运共舞的伟大骑士比较?

    那当然是因为,那就是湖中仙女的理想型啊!

    理所当然,否则的话,那么多养子,为什么全部都传说级别的骑士?

    虽然后来就变成了奶妈心态,看着那些伟大骑士,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这帮小家伙幼年体的状态,可惜了黑发的家伙,长得还不错,只是一点都不像是个骑士。

    唔,这是什么舞,跳得还挺开心的嘛。

    最终少年游侠手掌鞭子一甩,陀螺飞起来做出一个非常高难度的动作,而侠客身子偏转,以一种非常潇洒漂亮的姿态将这空中的陀螺接住了,没有动用任何超凡,全部都是单纯的武技身手,潇洒漂亮。

    一只坐在了游侠肩膀上的小妖精开心地飞舞起来,捧着游侠的脸蛋亲了一口,然后羞红了脸飞走,唯独那少年游侠并不在意,噙着微笑站在那里。

    那些围绕着的妖精们看到了湖中仙女,一哄而散了。

    湖中仙女一双碧色瞳孔俯瞰着微笑着的黑发少年。

    “你,过来!”

    今天的妖精宫廷舞蹈,少年的右脚被湖中仙女踩了不知道多少次。

    一月之后,少年的伤势恢复到了五成左右,离开了妖精之国。

    离开的时候,曾经邀请过湖中仙女:“我看你在这里挺无聊的嘛。”

    “要不要出去玩一下?”

    湖中仙女一脚把他踹出去。

    “我可是妖精国的女王,你这样寒酸的邀请算是什么?”

    那时候的游侠迟疑了下,诚恳道:

    “或许我这样说有点冒犯,如果你真的不能和我走的话。”

    黑发少年注视着碧眼的仙女,神态里没有一点技巧,全都是感情,让湖中仙女都忍不住心动,然后道:

    “那么你能不能给我点酒?”

    游侠图穷匕见,目光炯炯。

    换来湖中仙女看垃圾一样的眼神。

    和一句字正腔圆的神州文字。

    “滚!!!”

    “哎,得嘞。”

    游侠狼狈地扛着行李跑路了。

    本来以为从今往后是再也不会遇到那个人了,毕竟作为长生种和短生种,哪怕是整个西方最著名的英雄们,也如同是星辰划过天空,最终从她的生命中消失,现在还在仙境之国的妖精们口中口口相传的黑发游侠。

    其实很快就会连一丝丝痕迹都留不下来。

    本来是这样的,只是后来,雾都王室,以及一系列超凡为了让人间超凡能够完成传承,居然拿出了某个东西,说是当年的契约之物。

    要求妖精之国履行当年和王的契约,而他们这一次提出的要求是,要求当代妖精女王,湖中仙女嫁给王子,以纯化曾经王族的赤龙血脉。

    但是,当年的契约早已经完成了。

    这属于是对面利用举国之力钻了漏子搞出来的契约欺骗。

    但是整个妖精王国一种类似于‘契’的特殊能力,一旦违反契约会有巨大惩罚反噬,是一种自我的约束,当然,并非无法解开,只是对方也确实是付出了足够的代价,很有诚意。

    妖精之国的仙境议会其余成员都认可了。

    双方很满意,唯独没有谁询问过湖中仙女的意见,妖精仙境的组成并非是强权状态,而是类似于议会的,只是当最终事情即将完成的时候,有消息传来。

    真理之门前,一名来自东方的少年游侠仗剑穿破皇室卫队。

    一剑斩破了十五米的秘银大门。

    而后在层层包围当中,大名尚且没有响彻人间,默默无名的游侠凿穿了那个时代十二圆桌骑士的围杀,一身鲜血淋漓地出现在了妖精之门前,手持的是当年的契约之物。

    “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最终,在重重的包围,在超过上百名的超凡修士,在当代的十二圆桌骑士和妖精议会的注视下,来自神州的剑侠吊儿郎当,这一次左手握着剑,右手伸出,微微躬身,东方式的袖袍扬起又落下。

    如同邀约的骑士。

    他腰间挂着所谓的契约之物。

    满袖的月光,一身的剑气。

    ‘我可是妖精国的女王,你这样寒酸的邀请算是什么?’

    游侠笑容灿烂。

    “薇薇安。”

    他说:“我来抢走你了!”

    ……

    当年森林里星光散落,那明亮的黑色瞳孔仍旧在心里。

    那一刹那,那就是她的骑士,不是臣服于命运,而是斩断命运的骑士,湖中仙女闭着眼睛,心中温暖,仿佛那一夜的星光仍旧落在她心里,饕餮好奇道:“他是谁?”

    “我带你去找他!”

    湖中仙女轻声道:“他,他是最厉害,最厉害的游侠。”

    “张若素。”

    ……

    “阿嚏!”

    某个早已经活了一百四十来岁的老道士打了个喷嚏,身子都抖了抖,疑惑低语:“嘶……这一股奇怪的寒意,究竟是从何而来啊?奇怪奇怪……”

    老道士抖了抖身子。

    他才从研究所布置完大阵。

    ‘真正正确的,对于权能的使用方法。’

    肯定是这样用了啊。

    神州自然是要以人胜天的,难道要拿去喂了老赵?不可以,不可以。

    那只老金乌早就消化不良了。

    本体都没了,还吃个毛。

    说是这样说,但是这同样也是赵公明的意见,他曾经亲眼看着人族逐渐繁荣昌盛,所以愿意将这作为礼物,再度赠送给人间,最多去买点炒黄豆给老金乌练练嘴。

    面对大劫,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安排进行着。

    张若素觉得这事情应该要给卫渊通知一下。

    随手一算。

    嗯,这个时候打过去,会影响卫渊的好事,打断他的氛围?

    老道士沉思。

    那不就更好了!

    你不开心,我就更开心了!

    老道士毫无顾忌,心情畅快地打过了电话。

    接通之后,不知为何,对面像是偷偷摸摸的做什么事情被突然一个电话给打断了似的,卫渊语气都有点咬牙切齿,让曾经纵剑天下的少年游侠,现在的老道士更加开心了,跟喝了一壶好酒似的。

    你的倒霉,就是我的快乐啊,哈哈!

    虽然反过来对卫渊也是一样的,这正是代表着关系好到了一定程度,老人语气愉快,把自己对于太阳神话概念的运用说了一遍,卫渊语气沉静,道:“本来就该这样做……”

    “不只是我们,这片土地更应该有对抗神的力量。”

    那种自轩辕口中得知了真实历史后始终存在于心中的压迫感终于稍微松了口气,之后就是要磨砺自己的实力,已经进一步的提升队友的实力了,才能应对大劫……

    卫渊想到了猴子,脑子一拐弯,思考自己要不要也学一学物理去?

    嗯,看看书,没准有用。

    还要去接受那几个老家伙的训练。

    张若素在手机对面,嘴角勾了勾,突然大声道:

    “那么,卫渊啊,你和珏姑娘就慢慢聊,哈哈哈,老道士我不打扰你了!!!”这一句话直接用上道门上清玉音的法门,直入神魂,手机这边听得清晰无比。

    卫渊身躯僵硬。

    旁边的少女面容微红,竭力维持住雍容。

    刚刚询问要不要去约会,老道士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真的是会挑时间!

    卫馆主暗恨。

    少女眼眸微敛,控制住自己的心绪,道:“那,什么时候?”

    卫渊吐出一口气,道:“现在。”

    迟了的话,女娇那边怕不是会加急赶来。

    这博物馆里,绝对有‘内鬼’!

    就是不知道是哪个。

    “唉?!!现,现在?!”

    卫渊拉着珏的手腕站起来,心中满是对于女娇的戒备,以及老夫一定要保住约会的决意,两个人的脑子都乱哄哄的,走出数步之后,迎面阿姨愣住,而后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暧昧微笑,道:“啊这,年轻人这么急切的吗?”

    “哦呵呵呵呵……真是年轻啊。”

    阿姨脸上带着愉快的笑容。

    一边伸出手掩住几乎要咧到耳根的嘴角,一边用小碎步快速平移掠过去,那一手南拳附带的腿法用得超水平发挥,几乎是嗖一下飞过去,卫渊的耳力清楚地听到了那边的声音。

    “喂,听说了吗?卫馆主和珏姑娘好像同居了?”

    “什么?订婚了!?”

    “啥?老街这儿要开酒席了?!”

    “你们说什么?明天在老街领证了?!!”

    卫渊:“……”

    珏:“……”

    他低下头,看到自己一身衣服还好,但是少女显而易见的居家模样,懒洋洋毛茸茸暖呼呼的,脚上穿着白色的棉拖,卫渊脚上是黑色的,少女的棉拖上是微笑的弧度,卫渊这边是眨眼的表情。

    是省钱大师圆觉拼单买回来的,和博物馆Hello Kitty炒菜围裙一起的,大和尚节俭惯了,直接送给他们两个。

    两人看着这一幅装扮,两张脸都慢慢通红,少女的小脚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那,那我先换衣服……”

    珏结结巴巴说话。

    然后转身一下就飞回去,卫渊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少女优雅而迅速的背影,最终站在冰凉凉的冬天,却感觉到血液都在烫,蹲下来,伸出手按在脸上,覆盖住那控制不住的弧度。

    “妈妈,那边有个大哥哥在傻笑唉!”

    “小孩子不可以说真话!”

    ……

    极远之处,老道士抚须放声大笑。

    “好啊,哈哈哈。”

    “好好去吧,卫渊,不过,你这感情得好好照顾好,否则怕不是直接北斗七煞星一起亮起来啊,唉。”老道士想到了九天玄女的存在,忍不住感慨,觉得卫渊的死兆星简直比太阳都亮了。

    真的是,亮堂堂啊亮堂堂的。

    然后脚步轻松,带着解决了事情的愉快。

    带着从卫渊扳回一局的快乐,以及准备吃瓜看戏的八卦之心。

    准备回龙虎山,在山上吃瓜。

    这吃瓜,可真是一件美事啊!

    老道人抚须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