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8章 风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352
  第0618章 风筝

    在片刻之前。

    “放心,交给我,完全没有问题的!”

    “你相信我啊!”

    清秀而身姿消瘦,外貌上如同风扶弱柳小白兔实际上切开来是黄色的画师拍着平坦的胸脯,振振有词:“人类都渴望和自己喜欢的人拉近距离,比如说,我们在两个人之间设定一个安全距离,对于不喜欢的人会离开,这个叫做安全距离。”

    “对于喜欢的人则是渴望靠近,这叫做亲近距离。”

    “以及最后的负距离……”

    “还有并不推荐的几类变种,比如精神上的敌人,却是肉体上的负距离;或者精神上相爱,却看着对方和另一个人负距离等等的变种,这个就叫做NT……”

    画师还没能说完,一只手掌从天而降。

    憨厚爽朗的兵魂一手刀直接把画师敲晕拖走,满头大汗干笑着。

    “啊哈哈,这,这家伙刚喝假酒了,珏姑娘你不必在意。”

    而最终画师比着大拇指,强推的就是这膝枕。

    没有任何男性能抵抗住心仪少女的膝枕。

    没有!

    事实上画师表示就连女性也同样无法抵御美少女的膝枕。

    有谁会不馋美少女吗?!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女生更馋的好吗?

    而此刻摆在卫馆主面前的,就是一见钟情加两小无猜加青梅竹马加青梅竹马终极进阶版本之天降青梅级别的,珏的膝枕,在枕还是不枕这件事情上,卫某人的迟疑没有超过一秒钟。

    犹豫?开玩笑。

    知不知道什么叫南山之竹的含金量?

    屏住呼吸,他僵硬地转过身,身子躺在沙发上,脊背龙骨一点一点地绷紧,仿佛面临一场大战,搭在地上的脚也僵硬着,至于脖子,那更是仿佛在者一刹那成功含铁量超过了卫渊自己的脑袋。

    像是世界被凝固,没有一切的思考和声音。

    仿佛世界终究你我二人,万物失去意义。

    最终卫渊的头枕在少女的腿上。

    哪怕是隔着了冬日的睡衣长裤,仍旧能感觉到一种火热的感觉透过衣物传递过来,心脏跳动加速,而在卫渊的头枕住的时候,少女身子抖了抖,发出低低柔软的声音:“嗯……”

    卫渊身躯僵硬。

    天女面容通红:“压着有点痒痒的……”

    卫渊下意识要起身。

    少女白皙手指按在他眉心,把他按住:“不要动。”

    珏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嗓音都有些颤抖:

    “更痒了……”

    “哦,好,好。”

    卫渊僵硬地回归原本状态。

    僵硬着的身躯慢慢柔软放松下来。

    在他头抬起又放下的时候,少女又痒痒的忍不住发出一声轻而柔软的鼻音,卫渊心脏狠狠地被刺穿了似的狂跳不已。

    二层阁楼中,强迫征收导致水鬼自愿将装备提交后的伏特加娘娘密切关注着这一幕,抱着抱枕在床上扭成一团,脸上的笑意都止不住,终于,终于,老娘嗑的CP终于要成……

    她从二层阁楼往下看。

    看到水鬼脚步愉快地准备进门。

    冷笑一声,直接五指一握,抓起一瓶限量版发行快乐水直接往外一抛,伴随着抛物线,水鬼瞬间上钩,一个向旁飞扑直接抓住,然后在他抓住快乐水的同时,一个绳套直接挂住他的右脚脚腕。

    伏特加娘娘清瘦的身体绷紧用力。

    右脚踏在地上,左脚踩着窗户旁边的墙壁上。

    双手把着绳索,嘿咻嘿咻地把水鬼直接拉到二楼。

    连喝伏特加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一张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

    还想要来第三次。

    想得没啊,岂可修!

    老娘早防备你个‘小可爱’了。

    最终水鬼被直接捆成一个麻花,嘴里塞了一团团起来的布料。

    成功停止了这家伙的一切语言交流能力。

    而后偷偷往下看。

    珏嘴里哼着在桃花源梦中听来的歌谣,用仙术催发的虞美人花,取出了里面的花液,手指按在卫渊的眉心,只是简单的按摩方法,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卫渊心中汹涌澎湃的情绪逐渐地消失下去了。

    大概是因为,虞美人花的花香。

    大概是因为,按摩的技法真的有用。

    大概是因为……

    卫渊情绪逐渐安沉下来,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当那种猝不及防的剧烈冲击离去之后,如同浪潮最底部的悲伤方才能够涌动着浮现,人的情绪往往具备有迟滞的特性。

    当亲自遭遇一切的时候不会特别的悲伤。

    有些人在送别亲人的时候仍旧能做到理智冷静。

    但是当午夜梦回,独自一人,可能只是偶尔想到了某一天逝去亲人的几句话,就会难受到说不出话。

    少女敏锐地察觉到了卫渊的情绪波动,装作随口地问道:

    “很累吗?”

    “是啊……突然,有点累了。”

    卫渊闭着眼睛,如此回答,他沉默了下,低语着说老牛说大胡子的事情,其实老牛离开的时候,他也很舍不得啊,青牛说自己找不到老聃,找不到夫子,找不到子路……

    可他也一样,再也找不到那些人了。

    他经历了更多的别离,本来以为会习惯的。

    但是他后来发现,就算是经历再多次,再多次。

    人都是永远无法习惯离别的。

    最多只能强迫自己不要往回看,只是往前走,装作什么都忘记了。

    可装作忘记总是装出来的,强迫自己忘记的东西,往往是那些最刻骨铭心的,不知怎么的,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张张熟悉的脸。而后看到天门。微笑着离自己而去,自己却也只能站在这里。

    他们曾经为自己遮风挡雨,然后我们彼此并肩而行,最后看着他们渐渐远去,最终什么都看不到了。

    无论经历过多少刻骨铭心,同生共死的战斗。

    最终只有他自己被抛下在人间。

    ‘老师困了,睡一会儿……’

    ‘阿渊,等我回南阳,我们一起生活’

    ‘就不活下辈子了……’

    ‘渊师兄,石磐陀,不能再送你了。’

    ‘快跑!’

    ‘黄巾军渠帅司隶在此!!!’

    ‘麦芽真的是甜的……’

    卫渊是不可以回头去看的,因为过去的一切都变得灰暗,他的前方光芒万丈,他的背后却是空虚到足以将他自己都吞噬掉的深渊,不能回头,绝对不能回头。

    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

    如果说按照这句话的定义,那么卫渊的人生早已经支离破碎。

    支离破碎都无法形容,甚至于早已经没有了。

    他甚至于很清楚地知道,他又不是傻瓜,当然能看得到这样的未来——那个逐渐有个修道人模样的张浩,大和尚,忘年之交的张若素,董越峰,邻居的阿姨,这些朋友们最终同样会凋零消失,离自己而去。

    自己会看着邻居阿姨的孩子变得垂垂老矣。

    自己会亲自收敛张若素的尸骨。

    自己会有一天,将大和尚的舍利子放到唯识宗的大雁塔里。

    然后回到博物馆,下意识说今天吃什么的时候,回头只会看到靠着墙壁上的九环锡杖,听到风声呜咽着从九环穿过的声音,在那样一个午后泪流满面,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小鱼儿是活尸,她也会目送好友林玲儿长大成人,结婚生子,最终垂垂老矣,而卫渊此刻的寿数甚至于看到小鱼儿去世的一天。

    最终,博物馆里会多出上清宗的剑,多出微明宗唯一非人弟子的腰牌,会多出千载以来最强真修的符箓,多出唯识宗的九环锡杖,以及卫渊自己。

    无数人照亮生活,最终却一定会归于黯淡。

    而正因为曾经相处足以让平平无奇的人生变得灿烂而美好,所以当光芒散去时候的黑暗也幽邃到恐怖,足足五千年时光,为主神所悲悯的轮回之苦终于彻彻底底地,在老牛那一句低语中暴露在了卫渊的眼前,恐惧和虚无几乎让人疯狂。

    你们在哪里……

    我找不到你们了啊。

    大唐时候自嘲地说过,焚烧残躯谢苍生,我辈皆是无情人。

    可是我终究学不会离别啊。

    他想到西王母询问自己之时候的玩味。

    想到春秋时期老子欲要度他离开俗世时候的遗憾目光。

    卫渊呢喃自语:“大道无情,太上忘情。”

    他声音顿了顿。

    “然则情之所钟。”

    “正在我辈。”

    ……

    作为涂山氏编外成员,附驻老街博物馆办事处之特别行动组成员。

    伏特加娘娘在自己嗑CP的时候。

    还不忘取出了摄像机,准备分享新鲜热辣的CP给女娇。

    旁边水鬼凑过来,好奇道:“奇怪,老大为什么看上去那么害怕?”

    “害怕什么啊……”

    “嗯?!!”

    伏特加娘娘随口回答了一句,然后意识到这句话是谁说的,猛地扭过头去,跟见了鬼似地盯着那边的水鬼,不对,这家伙就是鬼。

    “你怎么出来了?!”

    “不是,你怎么能说话?”

    “笑话,我是谁!”

    水鬼仰起头,得意洋洋道:“你居然想要用快乐水以外的东西来堵住我的口,我觉得你是在侮辱我。”

    “你……”

    伏特加娘娘给堵了一句,却又觉得这混蛋说的似乎有道理。

    清秀少女手指抵着自己的下巴,道:

    “我知道普通的布料塞不住你。”

    她微微拈起睡裙衣摆,清秀脸上浮现红晕:

    “可那如果是吊带白丝呢……”

    水鬼:“?!!!”

    还没有反应过来,少女反手一画板直接砸在水鬼脑壳儿,直接跨坐上去咬牙切齿左右连环拳:“你想了对吧,你果然想了,你不光是水鬼吧,你还是个大色鬼!”

    “去死啊魂淡!”

    “这里是博物馆,不可以涩涩!”

    水鬼卒。

    最终艰难举起手:“我只有一个问题……”

    “什么?!”少女面容涨红。

    水鬼用最后的力量呐喊道:“黑丝YYDS!”

    因为和快乐水的颜色一样!

    而后被暴揍,要不是担心被下面听到,伏特加娘娘差一点就是一个德式拱桥背摔教水鬼做鬼,只是最后锁住这家伙的时候,想到了什么,好奇问道:“你为什么说馆主在害怕?”

    鼻青脸肿的水鬼抬起头,茫然回答道:“啥关注在海拔?”

    “你耳朵是泡了快乐水了吗?!”

    “是啊。”理所当然的回答。

    “啊这,这……”

    少女画师无言以对。

    最终水鬼听明白了问题,挠了挠头,道:“这个,很正常吧?你也知道馆主是活了很多世的,而现在他的朋友们都离去了对吧?换个说法就是,他现在其实是亲朋好友都快要死尽了的样子啊。”

    “你换个任何人,好朋友,亲人,战友都没了。”

    “你跺你也麻,换你你也疯。”

    “大概像是独自走在黑漆漆的晚上,四处都是雾,天空下着雨。”

    “看不到前面的路,看不到后面的路,而两侧又是悬崖。”

    “只能往前走,谁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步踩空就会摔死。”

    “说实话老大还这样子正常人都很奇怪了。”水鬼沉思:“一般来说这样不是疯了就是变成那种石头样子高高在上的人,游戏人间,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就像是传说中大明斩龙的仙人那样,缥缈无情。”

    “好像留下了传说,但是仔细研究的话,会发现这家伙其实冷漠得很,没有真的生活气息。”

    “像是现在这样喜怒哀乐的普通人,唔……”

    “一定是我们陪在他身边的缘故!”

    水鬼恍然大悟,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掌心,得意洋洋。

    换了一击粉拳冲击。

    最终嘴角抽搐道:“不开玩笑了。”

    “是因为,嗯,大概是因为有什么东西束缚住他了,比如说,某种从一开始,每一世都陪着他的那种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可能驱散那种不断失去的痛苦,不过,这也是有危险的啊。”

    水鬼叹了口气,像是个哲学家,当然就是被少女一屁股坐在背上的姿势一点都不像是个哲学家就是了,他道:“就像是最初的那瓶快乐水如果留下来的话,我肯定很宝贵的。”

    “假如说,假如真的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从最初的一世每次都陪着老大,那么,每一世的其他失去,都会加重那个人在他心里的分量,成为感情的养料,就像是我喝完了一箱子快乐水,还剩下一瓶就会更宝贵,额,大概这样。”

    “这个过程会不断循环。”

    “每一世每一世如此叠加,只会让本来就珍贵的感情越来越重要。”

    “我觉得吧,老大就像是风筝,经历越来越多,飞得越来越高,什么风雨都没法阻拦他,再猛烈的狂风也只是会让他飞得更高,但是,风筝是有线的啊……”

    “就像是在深海里独自潜行的潜水艇,和陆地上也是要有联系的。”

    “一旦,一旦他们失去了和人间唯一的联系。”

    “那么潜水艇就只能孤独地在那黑得仿佛另一个世界的深海里彻底迷失,被深海里的孤独吞噬,再强大和尖端的科技无法扭转人的孤独恐惧,而假如,假如风筝的线断了的话……”

    画师脑海中下意识浮现出了在深海中被黑暗吞噬的潜水艇,以及断了最后一根风筝线后从天而坠摔得粉碎的风筝,真正毁灭他们的不只是线或者联系,而是这将会将之前积累的一切孤独和无助全部地爆发出来。

    水鬼还在感慨,还要开口。

    伏特加娘娘直接一拳砸落,衔接生命之水漱口,让水鬼直接KO。

    “咕嘟咕嘟咕嘟……倒!”

    再起不能。

    少女画师双手啪的合十,虔诚祷告。

    “小孩子不懂事,小孩子不懂事。”

    “卫馆主要没了,我还在哪里蹭吃蹭喝,啊不……”

    “呸呸呸,都是什么话啊。”

    “没事的,没事的。”

    下面的天女珏给卫渊按揉眉心,能够感觉到他的那种汹涌的情绪和暗藏的悲伤逐渐地消散了,看到卫渊眼睛闭上陷入沉睡,想了想,打算让他睡在床上更舒服些。

    自己去把花收起来。

    可是才稍微动了下,卫渊就突然惊醒,眼睛睁开,下意识伸出手抓住了珏的手腕,少女怔了下,而后伸手按在卫渊的手掌上,“放心,我还在这儿呢,哪里都不去。”

    卫渊低着头,呼吸略有些急促,像是走在夜色里失去了最后一点光。

    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珏好奇,然后微笑着安抚道:“没关系,渊你稍微多休息一下。”

    “毕竟很累了。”

    她已经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维持住了昆仑之风的从容。

    能够在此刻仍旧收敛自己的心境波涛,维持温雅。

    哼哼,千年之风的内心防御,无可匹敌,这个可是新开发出的神通!

    哪怕是渊,也休想要突破,我可是背负着昆仑的荣光的!

    卫渊没有回答,他忽然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道:

    “珏。”

    他道:“我们去约会吧?”

    “欸?”

    少女完美微笑凝固。

    耳畔传来了呼呼呼的声音。

    像是流风溃散,一败涂地的声音。

    防御,防御……

    防不住了。

    她瞪大眼睛,终于反应过来。

    “哎哎哎哎哎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