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7章 对卫馆主必杀技!!!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131
  第0617章 对卫馆主必杀技!!!

    撑天之神重询问石夷的时候,身上穿着工地服,单手打灰,那打得,又快又好,还匀称,其熟练度,如果放在之前的樱岛,怎么也得给评上一个打灰仙人之类的技人名号。

    如果说是游戏里面,这家伙身上一定会有类似于,因为力量属性太高,所以对于任何需要出力气的职业都有极大加成,假如力量又分类,最高为S级别,那么蚩尤刑天力量估摸着也是S。

    可是这是疑问他们的力量就这个级别。

    而重的力量显示出这个数值,是因为版本最高就这么点。

    此刻伟大的大荒撑天之神正在为了今天晚上的火锅努力,旁边的石夷则是在做饭,作为天神,他能轻而易举地把握火候,大概就是说,以石夷时间之神的力量,他可以保证每一种菜都火候刚刚好。

    无数种恰到火候的菜搭配起来,是一种和卫渊厨艺截然不同的交响曲,味道奇妙得很,听到重的询问,随意道:“是要给人的。”

    “给谁?”

    重疑惑。

    石夷回答道:“女娲十肠,就是女娲的心思情绪所化的十个女神。”

    “我之前和祂们相识一场,曾经欠下几个人情,所以之前不得不退去,之后女娲十肠里面的昭阳找到了我,说是需要女娲造人之黏土,所以我问你拿了这一份。”

    重若有所思,随手抛给了石夷:“祂们不是和女娲有关系吗?”

    “和女娲有关系,又不代表着拥有女娲的宝物。”

    “更不代表女娲的底蕴。”

    石夷面不改色回答:“她们也就只是女娲某一天诞生的情绪而已。”

    “起源于女娲,却又和女娲没什么关系。”

    “某种程度上,祂们和女娲捏出来的人没有区别,只是一者用的造人黏土,一者用的是自己那一天的情绪,二者并无高下,只是稀少就自称为神,而无神的担当和职责,只是徒然惹人发笑的愚蠢举动罢了。”

    撑天之神单手摸索着下巴,古怪看着石夷:

    “我觉得吧,你这话最好还是不要在昭阳她们面前说。”

    “为什么?”

    “我怕你会被她们打死。”

    石夷冷静且理智地回道:“不,严格意义上来说。”

    “她们打不过我。”

    “娲皇虽然斩鳖足撑四极,但是她也打不赢我。”

    “何况她们?”

    是的,打不赢,但是也打不输,大荒五五开,荣登神代最不愿意面对的对手榜首的男人,从性格到权能到战斗风格都朴实无华又无懈可击到把人逼疯的程度。

    防御,进攻,防御,回血,如此精准循环一万三千年。

    重无可奈何:“你不怕她把她哥叫来?”

    “伏羲?”

    石夷沉默。

    伏羲也打不死石夷。

    防高血厚回血还快,就这么为所欲为。

    但是伏羲可以创造个先天八卦把石夷一脚踹进去关小黑屋。

    所以说,相生相克。

    岁月之神不服气:“我也可以找帝俊冕下。”

    撑天之神无话可说,只能扶额叹气,石夷的逻辑严密,祂居然无法反驳——石夷作为神代最难缠的顶级神灵是被公认的,而娲皇擅长的造化,当然这只是因为造化这一能力比起她其他属性值强很多,但是不代表娲皇不能打。

    其他门课九十,造化这一门一百分。

    你当然要说娲皇最强的是造化。

    但是一般神灵遇到娲皇只会被全方位按在地上摩擦掉。

    比如烛九阴,祂最擅长的当然是支撑九幽,塑造幽冥这一概念。

    这家伙打开九幽,基本可以类似于直接把幽冥带到人间这种恐怖的变化,关于日月岁月之力只是附带的,但是这个附带的能力基本上能够把十二元辰任何一个按在地上摩擦。

    人比人得死,神也差不多。

    最怕就是你所擅长的还不如别人的兴趣爱好。

    而石夷,作为无论性格,防御,还是回血再生,都是最离谱的那种。

    娲皇都没法速胜,要赢可能得打个两三年。

    作为大荒西北隅最强,石夷的定位基本可以认定为。

    在山海大荒四海人间都乱战的时候,可以一换一换掉任何一个神系任何一个神灵的恐怖战力,打未必打得过,但是对方也别想离开,属于扔到太阳上可以泡澡的那种怪胎。

    “不过,你是怎么被昭阳缠上的?”

    “昭阳代表的是火,阳气始萌,万物合生,不擅战斗才对。”

    “破坏力恐怕还不如你。”

    石夷面色凝固。

    而后面不改色道:“这,我忘了。”

    “总之,这女娲造人之黏土,我会带回去给她们,不过最近还有些工作,等到手头的事情结束了,我可能会回一趟大荒。”

    重眼底异色闪过,大笑着答应下来。

    石夷道:“不过,重你似乎不怎么工作?”

    撑天之神道:“当然,我一般做二休三,偶尔做二休五。”

    “这么懒散吗?”

    重理所当然道:“我又不买房子,那么努力工作干什么?”

    石夷若有所思:“也是。”

    “奇怪,明明按照逻辑来说,金钱只是人族以物易物太过于麻烦之后出现的中间替代品,核心属性其实是劳动成果,可是为什么,那些根本不劳动的人,能够得到最多的劳动成果呢?”

    “奇怪的人族规则。”

    “我或许真的该考虑挂一个在路灯上了。”

    而女娲创人之黏土……

    石夷皱眉,脑海中浮现出被女娲十神保护着的,身穿白衣的少女。

    是给她的吗?

    那她的正体,会是谁?是需要这个东西来提升自己的底蕴状态?

    还有……龙虎山。

    昨日可见,龙虎山上方圆千里的灿烂火烧云。

    那么浩瀚的烈焰,仿佛霸道到要将天地焚尽般的气势,美则美矣,可是只有石夷这样的顶尖存在,亦或者说实力已经强大到勾连人间天地的修士能感觉到,那灿烂美景之中的壮阔和无边危机。

    “天女魃?她在龙虎山么?”

    “生气了?”

    “是庚辰,还是勾搭庚辰的女子或者男子?或者非男非女之物?”

    石夷的小本本上记录如下;

    1.资本论,马哲全集已阅读完成,准备实行挂路灯。

    注1: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2.欠昭阳的债拿到手,随时还回去。

    3.能够让天女魃震怒的某个因素疑在龙虎山。

    4.西菜市场白菜价比起左边的便宜一毛三。

    5.隔壁王大妈疑似打算更换广场舞舞伴,李大爷和赵大爷争风吃醋,决定斗舞……

    啪。

    岁月之神的小本本合起来。

    什么都逃不过岁月。

    他想。

    无论是诸神,还是说万物的变化,亦或者寻常一二不起眼的小事。

    都可以摘取采撷入书。

    人的国度建起来,又如同泥沙崩散。

    唯独岁月,岁月不变。

    棱角分明,气质沉稳的男子眼底仿佛看到了日月轮转。

    看到万物变迁。

    “老板,一份盒饭。”

    “好嘞,十块钱。”

    祂回答,而后将手中的本子随手放下。

    然后开始认真炒菜。

    ……

    博物馆外面。

    老街上打算出去买菜的邻居阿姨看到了回来的博物馆主,闲聊了一会儿,这年轻人还是那么地善谈啊,她心里感慨着,这老街日新月异,这不,又来了一堆人,不知道在修些什么东西,估摸着这是又要搬来新的邻居了啊。

    唉,这地方,是越来越热闹咯。

    她脚步轻快愉悦地往回走,心里想着。

    呵,听说好像是姓白的。

    白,这个姓氏挺少见的啊,难道说是白大夫的亲戚?

    说起来,这条街上,那白大夫出国在外的妹妹也回来了。

    还有那位姓陈的少女。

    这两个好看的小姑娘,还有据说是新来的老白。

    也是那种好脾气,不和人争斗,性格也好相处的人啊。

    我们老街人气越发好了,这地方人又多,氛围又和谐安睦,邻居都是客客气气好说话性格也好的人。

    这日子啊,是越过越平和了啊。

    卫渊和那位心情愉快的邻居阿姨道别,并且衷心祝福她不要知道自己的邻居都是谁,如果非要加个期限的话,那最好是一万年,否则的话,隔壁住着杀神白起,前门的大夫是白素贞,妹妹是化龙的小青。

    旁边那加花店里面是虞美人,甚至于有可能把西楚霸王带回来。

    是个人心脏都撑不住好吧。

    总不至于吧急速救心丸变成老街常备药品吧?

    他心中自嘲,拎着一袋子鱼回来,当然,按照常理来说,出一趟国那不得带点东西回来?可是吧,这唯独是隔壁这地方,卫渊实在是不知道带点什么回来比较好。

    他看到珏也在博物馆里。

    在卫渊离开的这段时间,少女就在这里给他看着店。

    虽然说,这博物馆也实在是没有什么好看的。

    卫渊打了个招呼,微笑道:“珏,麻烦你了。”

    “对了,伏特加娘娘呢?”

    卫渊想到喝了假酒的无支祁,额头青筋贲起,微笑和善。

    能给那猴子那种级别加了料的,也就只有伏特加娘娘了,他转过头,看到博物馆新增的二楼阁楼死死缩着,上面贴着一张简笔画,是个少女伸出手敲在自己头顶,吐出舌头的搞怪图片,就差来一个哎嘿了。

    ‘死线赶稿,已收到读者的刀片养护四件套。’

    ‘无事勿扰。’

    ‘有事的话隔壁左传找水鬼,他很闲。’

    下面写着第二张。

    ‘卫馆主尤其不要踹门’

    ‘我好歹是女……女鬼,这门更是你自己的。’

    ‘你不要不识好歹,要不然我就跪下来求你(╥ω╥`)嘤嘤嘤<(__)>’

    用最怂的语气说最狠的话,卫渊翻了个白眼,只觉得自己这博物馆里一个个都是什么人啊,叹了口气,将菜放在冰箱里面,样子轻松,毫无半点的变化,只是沙发上少女若有所思看着他:

    “渊……”

    “你怎么了?”

    卫渊动作顿了顿:“我?我没事啊……”

    回过头来的时候,脸上一如既往是微笑。

    只是少女却轻声道:“很累么?”

    卫渊脸上的微笑有点绷不住。

    那种内心汹涌着的情绪几乎差一点就把他淹没掉,同时送别了两个好友,而且再也无法相见,谁都抗不住,只是他这样头铁的家伙,一如神州许许多多的其他人,总是把很多事情藏在自己的心里,倔得死活不肯开口说出来。

    但是这个时候,不管男女,再如何严酷的风霜都能无视。

    却很容易被有些人一句关心就直接洞穿防御层。

    珏站起来,穿着棉拖走到对面的花店。

    然后抱回来一盆虞美人花。

    虽然这个寒冬腊月里面的,但是这花朵在仙术的作用下仍旧怒放,天女噙着微笑点头:“还记不记得,我们这一世,刚刚认识的时候,我给你用虞美人花按摩过眉心,可以放松精神的。”

    “那时候,我们还没有去青丘国。”

    天女没有去直接询问卫渊到底经历了什么,微笑着道:

    “我再给你试试看?”

    “好啊。”

    卫渊控制情绪,然后去找枕头。

    少女穿着居家睡衣裤子,毛茸茸的,上半身穿着偏暗红色有白色针织纹路的宽大毛衣,头发用白色的发卡固定住,然后把卫渊找到的枕头扔开,眼睛直视前方,伸出手掌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大腿。

    “这次,枕这里……”

    她尽量稳定情绪说出了伏特加娘娘亲传对卫馆主特供绝杀之1.0。

    当然,少女白皙脸上都泛起红色,耳朵红得快要烧起来。

    卫渊的动作凝固。

    在这安静中。

    博物馆的气氛一下变得前所未有地暧昧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