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6章 夸父!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817
  第0616章 夸父!

    再度为炎黄铸剑。

    这一句话的分量,在座的所有人都明白。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道:“道长,这个是……”

    张若素解释道:“一个古代神系太阳神的神话概念。”

    “打个比方的话。”

    “你们可以认为是赫利俄斯,或者埃及主神拉的神格。”

    老教授推了推眼镜,好奇道:“这东西,保真吗?”

    张若素认真道:“是真的。”

    “我们之前杀了一个主神,把他的东西拿了回来。”

    “当然这个不重要。”

    ??!

    哈?什么东西?!

    唐鸿哲的思绪稍有些呆滞。

    事实上他昨天难得回家一趟,给女儿讲述的睡前故事就是赫利俄斯和向日葵的希腊神话,结果第二天这足以类比希腊太阳神赫利俄斯的神格结晶就摆在他前面了。

    这就好比昨天说起外星人。

    第二天外星人首领就结结实实躺在你前面的手术台上。

    你手里突然还多出一把解剖刀。

    太离谱了啊。

    唐鸿哲感慨着,然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盯着这神格所化的宝石,哪怕是有老道士的结界和禁制,以及这神话概念其实本身处于未被激发状态,他仍旧感觉到一种颤栗般的恐惧感。

    仿佛核反应堆产生的粒子令氮气和氧气分子能量升高,处于激发态。

    而后回归常态时候散发出的,美丽而致命的蓝色光芒。

    这代表着足以毁灭自身的伟力。

    而除此之外,还有作为科学研究者的好奇心。

    不只是他,几乎所有的科学研究者反应都差不多,作为这个时代最顶尖的一批科学家,最具备天赋的学者,他们也都很清楚地知道,现在人类对于超凡的认知还处于一种比较初级的阶段。

    科学,并非是单纯的物理,化学。

    严格意义上,科学应该是一种认知世界万物的方法论。

    只要是真实存在的,只要是可以研究的东西,那么便可以属于科学的范畴,遥远到宇宙尽头的光芒,万物诞生前的爆炸当量,微弱到肉眼无法捕捉的微观生态,但凡可以被人类捕捉到一丝丝蛛丝马迹且客观存在的,全部都可以作为科学研究的对象。

    问题只是在于,人类目前的认知水准和知识结构是否能够完成解析。

    说白了。

    如果用水猴子都懂的方式解释。

    科技树你得先把前置科技都点亮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研究。

    没法跳跃。

    而很多的科技树其实和游戏里那种老老实实一环接一环递进的完全不同,而是彼此交叉的,而且这个学科交叉还交叉的特别妖娆特别地离谱,鬼知道你没法突破研究的下一步是因为远到十万八千里外的一门学科还不够成熟。

    比如上九天揽月的航空设备,那需要无数尖端科技的完美结合。

    差了一步都不行。

    科学是精密的学科,是机械之美。

    而超凡,则是汇聚于伟力于自身。

    这二者交叉,需要的是高屋建瓴般的研究,而世界上又有哪种力量的层次高度,能够抵达神灵之域?一众学者只是一瞬间就明白了眼前这神灵概念的重要性——

    不仅仅是作为兵器。

    而是作为一种答案,一种参考的研究物。

    他们就仿佛已经得到了最终真理和考试答案的学徒。

    接下来只需要反向解析,就可以快速地推进超凡认知,直接把神州的超凡认知学科疯狂地点亮,当然,这同样需要极为漫长的时间,根本也不可能一蹴而就。

    但是还有什么比不断靠近真理的终点更让人心中震颤的愉悦感吗?

    对于他们来说。

    既然已经得到答案,接下来只需要研究下去,总有一天会抵达终点。

    在研究开发兵器的途中,所衍生出的一个个附属学科和研究,都会具备有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譬如电脑,他们脑海中已经开始构建一种种未来的学科。

    眉毛花白,神色温和的老教授坐在轮椅上,伸出手摸索着下巴,若有所思:“这是太阳神的力量,太阳是恒星,那么,理论上极限完全可以演化成为恒星末期的状态,完成超新星爆炸的推演啊。”

    超新星爆炸?

    张若素额角跳了跳。

    没想到自己的老朋友一开口就是王炸。

    这家伙,脾气这么爆的吗?

    那是宇宙中最狂暴的力量,至于有多强……

    一颗恒星的湮灭,足以照亮一整个星系。

    其力量足以持续几个月才缓缓消失,顺便会把恒星的一切物质以十分之一光速的速度往外抛,大概就是附带破甲穿透,强大地离谱,这东西直接就是玉石俱焚的掀桌手段。

    而且用一次就得杀一个太阳神。

    哪儿那么多太阳神给你宰啊。

    老教授叹息道:“不过,这个太难了,一百年,一千年都未必有可能完成,甚至于人类现有的方法,都完全无法激发这一个过程的开始。”他自嘲道:“我们可以看得到未来。”

    “但是我们甚至于连扣动扳机的力量都远远做不到。”

    “毕竟,连最初的宇宙射线都是因为这东西诞生的啊……”

    他语气中满是遗憾。

    张若素怀疑自己的老友体内有相当程度的暴力基因,看着文文雅雅的,怎么一瞬间这么武德充沛了?不过,毕竟是科学家,为什么各种故事里面疯狂科学家角色会那么多?

    因为他们确实是最具备好奇心的一部分人。

    而且,是好奇心,天赋,勤奋,执行力乃至于灵感全部抵达一定高度之后,才能走到这一步,这样的人很容易推开潘多拉之门。

    唐鸿哲道:“老师超新星爆发太难掌握了,而且也未免太浪费了。”

    “既然无法完成超新星爆破的话。”

    “那么,为什么不试试看核心坍塌,创造人造黑洞呢?”

    他先是觉得自己的老师说的太浪费。

    反手砸出一个同样离谱的东西。

    无论是超新星大爆发还是说核心坍塌演化黑洞。

    前提都是一个——这个恒星要毁灭了。

    比如黑洞就是恒星收缩,塌陷,而后强力爆炸。

    核心中所有的物质都变成中子时收缩过程立即停止。

    被压缩成一个密实的星体,同时也压缩了内部的空间和时间。

    一个崭新的黑洞新鲜出炉。

    但是哪怕是张若素都知道,作为精密的科学,根本无法做到一蹴而就,这只能是展望,对于千年后,乃至于下一个五千年后的展望,现实永远无法捕捉到人的想象,哪怕身在大地之上,思维亦可以遨游星海。

    最终他们确定了现在唯一可能能尝试的东西。

    “单纯的火力恐怕很难对于这些神灵级别的武力产生伤害了。”

    “我们所需要的是,哪怕只有一瞬间的火焰,也要将神灵击穿,唯独手中有着足以弑神的武器,我们才能挺直腰杆,站在大地之上。”

    最终尝试计划方案一:尝试人造星辰,捕获宇宙中划过的流星,而后以这大日之神的力量重新点燃死去星辰的核聚变之火,创造大日,研究促进星辰坍塌,用这种人造恒星制造威力只有原版本万分之一甚至于百万分分之一的恒星陨落级的爆炸。

    如果说原版本的彻底爆发。

    那可是足以照亮一整个星系的狂暴力量。

    是代表着恒星类神灵死亡一击,虽然某个太阳神蠢到完全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一招,以及,祂几乎没有决死拼命的勇气和时间就是了,哪怕是万分之一的残留都很恐怖。

    都足以对于神灵产生毁灭性的攻击。

    但是这一柄剑的铸造,耗费巨大到只是想一想就离谱的程度。

    捕捉星辰,完成人造大日,点燃核聚变之火。

    而后尝试将其进程加快到星辰毁灭之前。

    “需要多少年完成?”

    “不知道……”

    老教授摇了摇头:“或许一百年,或许五百年,我们都要完成。”

    “这是人族的神兵。”

    “真正庇护人的力量。”

    “而且……”

    老人沉默,打算开口的时候,张若素道:“我来吧。”

    他看着那一张张脸庞上的微笑欣喜,深深吸了口气:“这句话,由我来说吧。”

    在一众天才般的学者们欣喜的时候,道人深深地看着那一张张脸上的喜怒哀乐,闭了闭眼,开口道:

    “所以,不愿意参加这一次计划的,可以选择离开了。”

    “门口有阵法,可以将你们这一段时间的记忆抹去,将你们身上和大日概念相连的短暂因缘斩去,不会被察觉。”

    讨论声戛然而止。

    抹去记忆,这四个字像是来自于北方的寒风,让气氛冻结,让氛围增加了一种残酷冰冷的味道,张若素闭了闭眼睛,道:“我们的对手是天上的诸神,而神灵几乎全部都具备有提前预知的天机能力。”

    “趋吉避凶是基础的,几乎本能。”

    “而这个趋吉避凶的预知,往日无法做出反馈,是因为足以威胁到他们的力量,本身属于同一层次的强者,或者说相近层次的强者,同样会自然而然干扰天机,所以这样本能的预知难以发挥效果。”

    “但是,你们是不同的,相较于诸神来说只是凡人。”

    “而当你们亲手铸造这柄剑的时候,神灵会有所感知的,因为你们手中将会握有对神产生威胁的力量,而你们个体却又无法以自身来规避掉神的天机预知。”

    “哪怕是隔着遥远的距离,他们都可以循着天机夺走凡人的性命。”

    “所以,为了防止你们被诸神所杀。”

    “为了避免这一点,为了避免你们亲朋好友被牵连,参与计划者,在第一阶段将会全部迁入道门洞天福地之中,将会有道门和佛门的修士每时每刻维持天机大阵的运转,隐藏气机。”

    “也就是说。”

    老道人的声音顿了顿:“既然要对神拔刀,只能离群索居。”

    “后续的验算可以交给普通的科学工作者,单纯的数字不会蕴含危险。”

    “而亲自接触大日核心概念的成员,需要远离人群,直到计划完成,现在的话,你们没有接触过这东西,再加上禁制封锁气息,还能够斩断因缘,之后真正接触了大日计划,就无法脱身了。”

    “计划开始后,甚至于你们本身都无法和旁人接触……”

    “为了以防万一,会断绝一切交流,把你们彻底保护起来。”

    “这次的对手不是其他国家,是天上的诸神,本能把握天机。”

    “不容许一丝的差池。”

    话音落下,已经满是死寂了。

    神灵能感知到威胁自身的力量。

    而作为凡人却又绝无法抵抗这样的预知。

    为了不导致计划暴露,为了不让自己的亲人受到牵连,他们必须要远离社会,一直到计划完成,若是计划无法完成,恐怕连去世都不能告知亲人,因为这一次的对手,是诸神。

    那种直接的交流都会带来危险。

    可能和家人的视频都会是危险的信号。

    他们只是被阵法遮蔽气机。

    而不是彻底消失了。

    毕竟作为真正铸造这一柄剑的人,他们本身就代表着神灵的恶意注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本身的经历和存在都必须被封闭起来,更不必说其他。

    慢慢的,有几个学者站起来,羞惭地鞠了一躬,而后离开了。

    “我,我还得回家……”

    “抱歉。”

    他们脸上浮现出那种仿佛做出了最错误决定,最惭愧决定的表情,有的人甚至于泪流满面。

    老道和老教授目送他们离开,回答道:

    “你们其实没有做错什么。”

    “错的难道不是我们这样的老家伙么……是我们啊。”

    “我们没办法,没办法像是以前那样保护你们。”

    “反倒要你们来保护人间了。”

    而大部分剩下的,则是没有离开,最终,老道人轻声道:“还有五分钟时间,可以联系外界。”

    “我们,只争朝夕……”

    轰的一声,伴随着椅子的响动,这些往日温和的科学工作者猛地站起来,然后各自奔出去,到了角落里,唐鸿哲同样这样,他是最理智最冷静的那种,站起身,对老道和自己的老师打了招呼,找到安静的地方。

    拿出手机,给朋友群发消息。

    安排学生接下来一直到毕业的课题。

    辞职。

    他的父母已经去世了,已经经历过离别。

    所以显得理智而冷静。

    像是做数据实验一样,如同紧密的仪器。

    最顶尖的科学家,生活中也会受到一定的反向影响。

    直到最后他打通了和妻子女儿的视频电话。

    伴随着嘟嘟嘟的声音,似乎是没有注意到,当最后打开手机的时候,对面女儿的笑脸,还有妻子带着抱怨的声音也传来了:“慢点跑,小心点。”

    “工作完成了吗,阿哲?”

    “没,还没有,可能有点麻烦……”

    唐鸿哲回答。

    视频上变成了女儿的笑脸:“爸爸,爸爸,我刚刚做摩天轮了。”

    “摩天轮哦!”

    “我都没有喊出来,是不是很厉害?!”

    “对,对,最厉害了……”

    唐鸿哲微笑点头。

    “那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我们放风筝啊。”

    小女孩开开心心的道:“你说了今天晚上会放烟花的,天黑黑的,烟花亮晶晶的,biu一下飞上去,就能炸开花,天就会变得和白天一样。”

    “我们拉了勾的。”

    唐鸿哲嘴唇颤抖,他伸出手捂住嘴唇,而游乐园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看到自己的父亲手掌捂住嘴唇,仿佛是在思考,而后点头微笑,眼眶发红:“嗯。”

    “会的。”

    “爸爸会给暖暖造一个大烟花。”

    “所有孩子都能看到,黑夜被驱逐的那一幕。”

    “好哦!!”

    “那爸爸,我们去坐旋转木马了,妈妈给我买了好漂亮的风筝,不给你看,回家了给你看。”

    那边主动地挂了电话。

    唐鸿哲看着骤然黑下去的手机里发呆。

    他踉踉跄跄站起来,转过头看到自己大学时期一直就看不对眼的那个家伙也在,自己始终认真学习,那家伙还是个海王渣男,到处约妹,一点科学工作者的严肃都没有。

    现在那个老对头眼眶发红,抹了摩斯的头发乱糟糟的。

    鼻子都红彤彤的,像是个搞怪角色。

    唐鸿哲想要大肆嘲笑他,却发现对面的表情似乎也是想要嘲弄自己,而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表情也是这样的,最终什么都没说,他轻声道:“加油。”

    “嗯。”

    最终他们坐在了会议室里面,一片安静。

    白发苍苍的老教授低语着叹息:“我曾经为炎黄铸造了一柄剑。”

    他是最后的那几位两弹一星元勋之一,因为灵气复苏,超凡的普及,成功修行延长了寿命,坦然微笑:“而今,又要铸造第二柄剑了,虽然我可能最终会倒在这样的路上,但是能够和你们并肩,我很开心。”

    “那么,我们的计划,名字是什么?”

    “弑神兵吗?”

    唐鸿哲旁边的海王吕波光强笑着问道。

    事实上他们完全不知道自己需要耗费多么巨大的时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够完成。

    老教授道:“不,这一次计划,名为夸父。”

    唐鸿哲呢喃:“夸父逐日?”

    “夸父不量力,欲追日影,必渴死也,比喻不自量力的举动吗?”

    他虽然是理工科,但是之前女儿的成语听写里面有这个。

    老教授道:“不。”

    他道:“是欲要将大日摄取到手中的决绝!”

    将击沉诸神的伟力,把握在人类的手中!

    “代号,夸父!”

    “意即捕捉神话大日的人类。”

    白发苍苍的老人转过身,沉默了下,轻声道:

    “你们都是,都是我们人族的夸父……”

    共和国之辉。

    诸神之争,灿烂之世。

    炎黄。

    为庇护这大地上的每一位生灵。

    参战!

    ……

    古老的文明,当面对着诸神的时候,再度挣扎着坐上了牌桌,无论对手几经变换,从不曾放弃,永远会自内心爆发出炙热的火光,那根曾经被夫子铸造的脊梁骨,是最硬的那根。

    每一代的豪杰和英雄以自己的热血让这根骨头越来越硬。

    未来回过过往,当某个节点发生的时候,那时的所有人只当做寻常一日,孩子在游乐场里开心笑着,路边的老人打折哈欠。

    而撑天之神重取出一个匣子,疑惑道:

    “石夷,我还是想要问下,你要这女娲之土,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