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5章 一通紧急电话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421
  第0615章 一通紧急电话

    蜀地。

    这儿有卫渊的某个老熟人。

    在这位只打巅峰赛,而且打完巅峰赛之后直接沉睡的关二爷住着的地方附近,身材高大逼近两米左右,身材肌肉却很匀称的青年模板饕餮端着一份冰粉,以一种类似于流水线级别的稳定速度往嘴里面放。

    味道不错。

    吃!

    至于钱怎么来的?!

    他啊!饕餮啊!

    会没钱吗?

    当然会。

    事实上那玩意儿味道一般,所以饕餮身上还剩下了那么一点,纸币麻麻赖赖的,不好吃,钢镚儿还不错,一口一个跟小糖果一样,银行卡一类的东西是最好的,又脆又香,和酥饼干一样。

    还带了一股微弱的磁力,就跟夹心奶油一样,比起其他玩意儿好吃多了,在干掉一车的冰粉之后,饕餮所化青年在众人看勇士般的状态,大步走向了一家热气腾腾的火锅店。

    勇士啊。

    吃了冷的东西直接开火锅,这不怕变成喷射战士?!

    另一只凶兽鄙夷地看着那些人,而后得意洋洋。

    笑话!

    吃进饕餮大人肚子里的东西,怎么可能会从其他地方出去?

    除了昆仑山神做的饭菜以外。

    我家饕餮大人,只吃不拉,你们能吗你们?

    你们不能!

    而饕餮并不知道坐在自己肩膀上味道贼难吃的小凶兽脑子里面在嘀咕什么,推开火锅店的门走了进去,作为轩辕部族夏官缙云氏之子,尽管他从小被一堆暴力狂大叔强行暴揍得屁滚尿流,但是好歹没怎么长歪。

    剑眉星目,五官英朗,身材高大却又肌肉匀称。

    肩膀上的小凶兽相当强推自家老大。

    能打,又帅,还有脑子,执行力强大得一批。

    实力更是尊崇,论出身,人皇轩辕麾下的缙云氏之子。

    论实力,自身乃是执掌地之四极概念的凶神,强大而有威望。

    除了稍微能吃了那么一点点。

    没别的问题了。

    简直就是神中的优良选手好吧。

    为什么就始终招募不到靠谱点的手下,凑过来的都是些只能当小零嘴的歪瓜裂枣,不过以老大这么样的意志力,这样的实力,只要填饱肚子,离开西蜀这一片区域,就能……

    凶兽正走神的时候,饕餮已经刷一下坐下来。

    周围客人不少。

    隔壁桌是一家夫妻,带着个小孩子,那边儿是一对情侣,另外也有一大堆亲朋好友一起来的,饕餮看到那边一个巨大的海报,若有所思道:“你好,这东西是什么?”

    服务员道:“那个啊,是我们店里的活动。”

    “超级大胃王比赛。”

    面容清秀的服务员解释道:“咱们就是说,这里给出一个,对,一个大的套餐,你在规定时间里面吃完了,就能够给你免费,但是如果吃不完的话,这就得要原价购买了。”

    “到现在还没有谁完成过挑战呢。”

    “嚯哦,免费……”

    饕餮眼底闪过一丝光。

    值班经理微笑道:“这位客人要尝试下吗?不过嘛……”她看了看饕餮健壮的身躯和平坦的要死的小腹,露出微笑,道:“为了您的身体建议,这里还是希望您正常购买其他的菜品就好了。”

    “我们这个菜的分量,一般五六个人都吃不玩的。”

    “吃坏了身子就不好了。”

    她看似是好心地劝导,但是其实暗中也有那种诱导购买的想法。

    毕竟,男人都是经不起挑衅的生物。

    果不其然,剑眉朗目,气质硬挺的青年直接一秒钟就直接点头了:“就来这个吧。”

    值班经理道:“好,那么,地狱大胃王套餐一份。”

    她声音提高了些,眉眼里有着笑意。

    又是一个不自量力的小年轻。

    业绩又能稍微增加一笔了。

    这大胃王套餐里面可是有许多昂贵的菜品的,平常不会有人一口气全点了,更何况里面还有很多都是能填肚子的那种,她脚步轻快,饕餮手指摸索着下巴,若有所思:

    “她一直都是这么勇的吗?”

    他看了一眼肩膀上常人无法看到的凶兽:

    “她不知道我很能吃?”

    凶兽摇头:“看来,您吃穷一个国家的威名已经不够了。”

    “是时候给这个女人上一课了。”

    饕餮认真点头。

    为了表达自己的认真,他顺手松了松化作人形之后的裤腰带。

    物理意义上给自己增加了一个BUFF。

    很快美食就一一地上来了,而在这个过程中,饕餮已经干掉了餐前的小零食足足五盘,旁边那一家三口的孩子是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饕餮的零食。

    她的父亲是个三十来岁,带着黑框眼镜文文雅雅的男人。

    稍微有些不好意思地给饕餮点了点头。

    然后摸着女儿的头,小女孩晃荡着脚,口里说着埋怨父亲这么久了才能出来一趟的话,可实际上还是很开心的,至少是饕餮都能看得出来的开心,就像是他小时候有了吃的一样。

    他分出去一小盘子零食。

    和小姑娘手里交换了一块糖。

    小女孩的父母有些感谢的点了点头。

    只当做饕餮这属于是那种友善的大人会做的事情。

    当然,只有凶兽才会知道,饕餮不是什么大人的友善。

    这个逼是真的馋了。

    以及……

    如果不是才在昆仑山蹲完禁闭,饕餮绝对会抢了棒棒糖直接跑路。

    屁的成年人的和善。

    在饕餮咔嚓咔嚓的吧棒棒糖给啃完了的时候,终于,他的菜终于上齐了,那位大堂经理没开玩笑,这完全是能够把五个刚刚打了一下午篮球浑身散发着饥饿气息的男子大学生竖着进来横着出去,直接把肚皮填充到怀胎七月级别的饭量。

    不少的食客都惊呼着拍照。

    这菜可不便宜。

    居然真的有冤大头点啊。

    他们心里想着,只有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举了举拳头,露出换牙缺了牙的牙齿,认真地给他鼓劲儿:“大哥哥,加油!”

    饕餮想了想。

    右手握拳竖起大拇指。

    稍微认真一下好了。

    周围的人本来还是看笑话,尤其是其他人甚至于开启了直播,毕竟百八辈子难得来这么一个人,不要说是体修,就是体修都得交代在这慢慢一桌子的菜上。

    那位老板更是得意洋洋。

    “他要是能吃了。”

    “我不但免单,我把桌子都给你啃了。”

    饕餮抬眸,觉得对面是想要抢自己的吃的。

    周围一片欢快的气氛。

    只是慢慢的,这种欢快的气氛逐渐地有些绷不住了,伴随着饕餮以一种精准地仿佛流水线的速度进食,桌子上的食物相当地有条理地消失不见,连那和爸爸妈妈开心地讨论着待会儿要去游乐园,要去做旋转木马,要去放风筝的小姑娘都被吸引了注意力。

    不得不说,缙云其实很好看。

    所以他的儿子,作为嫡子,甚至于是人族和异族混血的饕餮。

    其实外貌没问题。

    只是搭配着这恐怖的食量,就给人一种奇异的压迫感,这是一种通过比较得来的,人本性是有斗争的趋势性的,就像是学武的见到了剑法的天下第一,像是打电竞的匹配到了巅峰期的大魔王,那种压迫感不需文字。

    这里的所有人都有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这绝对是吃饭的天下第一。

    作为炎黄子孙血脉里的某种烙印,让他们莫名有种自己输了的感觉。

    没见过丫这么能吃的。

    那边老板脸上的微笑越来越勉强,额头冒出冷汗来,最后冷汗都快要变成广场喷泉的时候,饕餮勉强地吃了最后一口,打了个饱嗝儿,让老板好不容易是松了口气,不断地擦着自己的冷汗。

    吃饱了,吃饱了,太好了。

    饕餮肩膀上的凶兽愕然:“老大,你这就不行了?”

    饕餮摸了摸肚皮,眼里有睿智的光:“你懂什么?”

    他回忆起自己记忆里唯一吃的那顿饱的。

    第二天有穷国直接全体提桶跑路。

    连带着那个和有穷国关系不错的山神都提桶跑路了。

    “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饭要一口一口吃。”

    “这一次吃饱了,下次就没了,这个免费,啊不,我是说,大胃王挑战就没了,但是呢,你想着,如果我每次都露出一种,勉强吃下去,好像再多出一道菜就吃不下了表情,是不是他们会觉得我就这样?”

    凶兽若有所思。

    饕餮道:“这样的话,下次我来,他们就会多出点菜。”

    “希望能把我难住。”

    “而我再表现出好像再多出一点点,就会被撑到的样子。”

    “他们就会觉得我就要极限了。”

    “这样,我就能多吃好多顿了!”

    饕餮眼中闪过睿智和智慧的光芒。

    凶兽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不愧是您啊,饕餮大人!

    他盛赞自己的老大。

    “那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换一家,再整点火锅。”

    凶兽:“……”

    饕餮在那老板送瘟神也似的眼神里得意洋洋地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还有一个很精致的气球,他注意到了隔壁桌子上的那个小女孩渴望的目光,高大的凶神微微躬身,将手中的气球递过去。

    “啊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孩子的父亲有些不好意思。

    饕餮微笑道:

    “我也不是送你,小家……小朋友,我们做个交易吧。”

    祂指了指小女孩手里的棉花糖。

    小女孩重重点头,然后开心地和高大的男子做了交易,她的父母道谢,而后饕餮微笑点头,快步转头出去,带着眼镜,气质温和的男人感慨:“真是个绅士风度的人啊,还会考虑到孩子的心里感受。”

    “交易比起直接的赠送,对孩子更好啊。”

    他们盛赞的绅士走出去的时候,左右看了看。

    伸出手噗嗤一下把粉色的棉花糖直接攥在手里,吧唧一下揉成团,塞到嘴里,如同一只野兽一样心满意足地舔着自己手指上的糖丝,眼底泛起一种古怪的视线。

    “非人的气机。”

    如果是小青和卫渊还在这里,就能感觉到,这气息和当初他们重新相见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盗血的血修士几乎一模一样,而哪怕是卫渊当时在场也没有察觉到的一缕杂味,却被饕餮捕捉到。

    作为吃饭天下第一的凶神,这食物里面有没有杂味祂当然立刻分辨出来,就仿佛是在方便面里面冲泡了板蓝根,在祂鼻子里刺鼻离谱,抬起头:“是以血为修士根基的东西,很奇怪。”

    “但是不是人的话,应该可以吃。”

    非人等于食物。

    饕餮转瞬消失不见。

    而在这家火锅店里面,老板成功把饕餮留下的那张作为挑战成功者的自拍照片发到同行群里,直接标注成黑名单,一顿饭直接让整个火锅行业大胃王挑战拉黑。

    而那得到了饕餮的气球的小女孩坐在椅子上,身子晃啊晃。

    脸上满是欣喜。

    “游乐园,游乐园!”

    “放风筝,放风筝!”

    男子心里有些愧疚,毕竟工作忙,有些时候是顾不上家的,也是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吃完饭,小女孩拿出了一张纸,上面写着想要和爸爸妈妈做的一百件事情,认认真真地划掉一个。

    下面是放风筝,是看烟花。

    男人心里歉疚。

    反倒是小女孩安慰他道:“没关系的,爸爸,往后也可以的。”

    男人把女儿抱起来,捏了下孩子的鼻子,笑道:“放心,今天呢,老爸能陪你一整天,还有你妈妈。”他伸出手拦着妻子,稍微有些紧张,兜里面还放着刚刚买好的戒指,是周年礼物。

    妻子不说,他得想办法补上啊。

    出门的时候,看了看外面,天空中山海裂隙,无数凶兽在另一个世界里面飞舞,散发着强悍的凶威,哪怕是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他仍旧无法习惯,有时候睡起来,都会担心有凶兽飞进来。

    无法习以为常啊。

    现在反倒是觉得往日的蓝天有多难得。

    在一家前往游乐场的时候,男人却接到了一个电话,他不想接,可是因为工作的原因,还是接了起来,旁边的女子脸上浮现出的微笑慢慢地收敛起来,因为她看到丈夫脸上的表情逐渐凝重。

    一个电话,只有一分三十秒。

    男人抬起头,看向妻子和那边拉着气球蹦蹦跳跳的女儿。

    嘴唇嗫嚅了下。

    “又是工作?”

    男人有点尴尬,只是他的妻子也只是叹了口气,脸上神色复杂,看了一眼女儿:“那去吧,没办法……”

    “我尽快回来。”

    他拥抱了下妻子,蹲下来看着女儿:“乖啊,爸爸有点事。”

    “等到忙完工作,给你放风筝,我们晚上看烟花好不好?”

    “好!”

    小女孩眼睛亮晶晶的。

    伸出手指,“那我们,拉钩。”

    唐鸿哲噙着微笑伸出手指和那稚嫩的手指勾起来,晃啊晃的,最后拇指还碰了下:“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他站起来,只当做这不过寻常一日,匆匆地拦了一辆汽车。

    在车上整理着衣服。

    兜兜转转地回到了单位,才发现只有几个人接到了通知。

    他们眼底有疑惑,换上了研究工作者的衣服。

    然后却被蒙上了眼睛,花费了足足三个小时,带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是要开会吗?唉,又是开会,开开开,开个毛!

    每次都是简单说两句,简单说两句。

    说得比老婆子都嘴碎。

    作为一名天才的科学工作者,他对于那些裹脚布一样的狗屁倒灶的会议同样烦求得不行,只是这一次等到抵达地方的时候,居然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顶尖科学家,除了他之外,还有当年的老师,有一直的对手。

    “这是……”

    唐鸿哲神色凝重下来。

    他们坐在会议室里,会议室暗下去,放了一个幻灯片。

    上面是自神代复苏之后的一场场战斗,以及一位位远超过现代科学极限的强者,单手摧毁山脉,仗剑硬抗核弹,剑气纵横便是千里,以及那一只只靠着皮肤就能抵抗小口径冲锋枪扫射的寻常凶兽,一切都导致现代化武器装备的效果大幅度降低。

    以及撕裂空间的一次次降临。

    在和平的城市上空,是狰狞掠过裂隙的凶兽,散发滔天凶威。

    会议室悄然无声。

    “新的时代来临了……诸位,神州面临着新的危机,虽然不想这样说,但是他们这样的存在,随时都会粉碎我们现在的和平,而人类也没有办法对抗这些神灵,说实话,他们的实力强得可怕,核武器也没法威慑住。”

    “不过,这其实不算是什么大事情,我们早已经习惯了。”

    一位身着道袍的老人走上讲台,语气平静道:

    “七十年前,我神州孤立无援,四下强敌环伺,你们的前辈,曾经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功业,靠着自己,用短短十年不到的时间,两弹一星,将核武掌控在了我们的手中,让我神州终究伫立于东方,而现在,这样的局面,再度出现了。”

    “就像当年那样。”

    “核弹已无法庇护神州。”

    “而今山海回归,诸神并起。”

    张若素拂袖,一道禁制浮现,大日之神的概念散发出炙热的气浪。

    整个会议室一片明亮。

    他抬手深深一礼,开口。

    一字一顿,如同重锤击空。

    “请诸君,再度为我炎黄铸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