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3章 我来也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16
  第0613章 我来也

    那是个老道士,白发苍苍,毫无半点的高手气度。

    背后那柄剑的剑鞘上甚至于还有斑斑的锈迹。

    毗湿奴完全没有放在心上,直接出手。

    老人右手一提,长剑连鞘而起。

    “请。”

    ……

    昆仑山。

    先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整座昆仑山都震颤了一下,以饕餮的本能感知,有一种手里的吃的马上就长了腿自己飞走了的感觉,当然这不代表着祂把昆仑当做了食物,只是一种饕餮特殊的形容方式。

    大概就是煮熟的鸭子飞了的那种感觉。

    仿佛昆仑山受到召唤,马上就要长翅膀biu一下飞走的感觉。

    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让饕餮好一阵惊疑不定。

    西王母回来了?!

    那暴脾气的老……老少神们都特别特别尊敬特别崇敬的昆仑主神。

    要不然,怎么可能还有第二个神勾动了昆仑山本身的概念?

    毕竟陆吾代表的是规则,是天之圃,开明代表的是洞察,是天之九门,唯独西王母才能够触及那传说中的‘一念永存,诸界不坏’的恐怖概念。

    不过他很快就不再在意这个小事情。

    伸出手把一块昆仑山的石头扔到嘴里,咔嚓咔嚓嚼碎了吞下去。

    打了几个寒颤。

    “真的是,又冰,又硬,还塞牙。”

    “真地道啊!”

    饕餮感慨道,然后直接从洞穴里面钻出来,回过头看,这昆仑山封印他的地方硬生生给他吃空出一条地道,怎么说,大概是神代很少人知道的一个关键问题,而轩辕部族的不少人都知道。

    只要你锁住饕餮的东西没法比他的胃更坚强。

    你就根本关不住他。

    老子把地牢都给你吃了.JPG

    饕餮随手把最后一块石头扔嘴里大嚼着:

    “地道,真是地道。”

    “昆仑山的牢饭。”

    “这味儿多少年没吃过了。”

    唯一一个还能始终追溯着饕餮的那只妖兽钻出来,作为能够作为饕餮亲随的妖兽,可以不强大,可以没什么用,但是必须要具备有极为重要的一个特性——

    不好吃!

    或者说难吃得仿佛臭屁虫一样。

    但凡味道稍微有那么一点点好,饕餮都会当了小零嘴。

    此刻看着自家老大又双叒叕脱困而出,心中感慨。

    不愧是老大。

    也是那昆仑山神太过于自大了些,居然以为普通的禁制能困得住饕餮?这可是饕餮啊,懂不懂得这两个字的含金量?!天下万事万物,岂有能够困得住饕餮的?

    正打算这样说,突然嗓音戛然而止。

    好像,貌似,还真有……

    要是那个昆仑山神把自己做的饭作成禁制。

    估摸着搞不好还真能把饕餮给拦起来。

    对于饕餮来说,问题不是难吃,问题在于吃了居然会吐。

    这能忍吗?

    这不能忍!

    他跟了饕餮这么多年了。

    什么吃的没见过?!

    可是能把饕餮给吃吐了的。

    那是真没见过。

    人间真的邪门儿了。

    他忍不住感慨,看向再度脱困而出,意气风发的饕餮,道:“老大,接下来我们去哪里?”而后又有些担忧了:“不过,咱们就这么走了?我看着那个昆仑山神好像强得有点离谱了啊。”

    “真的是神灵级别的战斗能力。”

    “哼,当然要走,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岂能郁郁久居人下?!”

    饕餮豪迈开口。

    他这一段时间在昆仑山被困住,不过好歹还有手机电脑。

    饕餮是以绝强的毅力,才忍到刚刚才把这两个东西塞到肚子里面去,没有直接电路板就着昆仑冰雪当零嘴下了肚,此刻道:“不过,虽然是要走,但是对于那姓陈的事情,我也不会违约。”

    “虽然猜得到他要四海九州之金铁,肯定是打算对水神共工动手,不过,这反倒是对我们最好的,哼,就帮助他寻找回来这九州金铁,到时候加固共工,共工必然不可能坐以待毙,大荒石夷和撑天之神也来到这里。”

    “三足鼎立,世道就会乱起来。”

    “而唯独乱起来,我,我们,才会有机会!”

    “作壁上观!”

    “彼时我回我那山上,执掌地之四极的撑天气运,实力便可全部发挥出来,而那姓陈的离开了人间昆仑山,自身实力肯定会下跌一部分,再不济他想要胜过我也要付出代价。”

    这是四凶之一,是完全体四凶,是足以在一个时代抵御凶神侵袭的,执掌神话概念的顶尖高手所自然而然拥有的傲慢和澎湃的自信,饕餮双目幽深,语气平缓,仿佛已自话语中勾勒出无边美好的未来。

    “到时候,攻我有害而无裨,三足鼎立,谁都担心出问题。”

    “又有谁会做这样亏本的买卖呢?”

    饕餮负手而立,气魄雄浑。

    那一只随身凶兽惊喜而崇敬,都说饕餮是四凶里最弱的一个,但就只是这样洞察世事的眼光,以及这一份周旋于三大即将爆发大战的势力中的魄力,便已经远远超过心思暗沉阴毒的梼杌和傲慢自大的穷奇。

    如此的冷静,强大,不屈!

    不愧是你啊,饕餮冕下!

    他,心悦诚服!

    道:“那么,老大,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去蜀地,整点火锅。”

    凶兽脸上表情凝固。

    他咳嗽了声,道:“老大你误会了,我不是说接下来立刻要做的事情,而是说这大争之世,山海回归,大荒现实,人间昆仑和四海共工争斗之战即将打响,面对着这样精彩雄浑的时代,我们要做些什么?”

    饕餮回答:“去蜀地,整点火锅。”

    凶兽:“……”

    草!

    ……

    龙虎山上。

    林守颐匆匆忙忙带着天师令出去了,很快的,各大派别,只要是现在还存在有传承者的,都一一地出现了,作道门装扮,齐齐地奔了出去,偌大龙虎山上,只剩下了那些新进入门,没有修出什么名堂来的弟子。

    其他师兄弟全走了。

    只是小阿玄也留在了龙虎山。

    正在给凤祀羽做网课作业。

    “阿玄你不是白胡子老道士的师弟吗?怎么这一次没走?”

    凤祀羽坐在暖呼呼的炕上,小脸像是个软乎乎的年糕一样趴在桌子上,仿佛要扁下去一样,面容清秀俊气,眼睫毛长而黑的少年认真在做题目,道:“为什么,因为我还没有授箓啊。”

    “哎哎哎?你都是师叔祖级别的了,居然没有授箓?”

    小阿玄想了想。

    回忆隐隐约约的记忆里面,师兄从废墟里找到他,那时候的师兄还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年道人,似乎是受了伤,一身道袍都是血,发髻散乱,右边额头受了伤,鲜血流入眼底,却微笑着从光里面伸出手把他拉出来。

    自那之后,他的记忆不断消散,一直维持着十五年记忆。

    但是这一幕却始终还记得。

    百年岁月,他再不曾见过那样风华绝代的少年仙人。

    阿玄摇了摇头:“师兄说我不该留在道门。”

    “授箓对我来说是一种拘束。”

    “他就不给我了。”

    “哎?那他难道要赶你出去吗?”小凤凰紧张起来,道:“那,实在不行,你可以去我那边的。”凤祀羽拍了拍平坦的胸脯,道:“放心,博物馆那里,有我一家零食店,你可以住,但是得打地铺。”

    她补充道:“我的翅膀必须在床上才行。”

    “不过我可以在地铺上给你铺上三层……不,五层褥子!”

    阿玄抿唇微笑:“不,师兄他不会赶我走的。”

    “他说了,道门呢,没有什么规矩,随意来随意去,想要来的时候就来,想要走的时候就走,在外面云游大山累了,若是想回来,归亦归,只是授箓不一样,那代表着某种责任。”

    “是要真正全身心地认可才去授箓的,所以他不给我。”

    他叹了口气:“可是为什么不给我呢?”

    “我在龙虎山长大,这里是我的根,也是我的家。”

    “我愿意留在这里的。”

    少年道人语气里有些难过,可突然微微一怔。

    前面的小凤凰伸出手按在他头顶,然后双手用力直接一顿乱糅。

    整理好的黑发乱糟糟的和炸毛了似的,而凤祀羽咯咯咯地笑起来,阿玄心里的低沉就这么奇妙地给这戏弄般的事情给揉掉了,当然,毫无疑问,阿玄完全没有注意到凤祀羽手掌上面沾着的糖浆。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门外身穿白色道袍,黑发垂落腰间,发梢泛红的少女饶有兴趣。

    “不过,这小家伙是用了祝融氏的法术吗?”

    “那小道士明明心里很难受,可现在却好很多了。”

    天女魃若是所思,而玄女在她眉心真灵,道:

    “难受的事情是不可能会消失的,不管是说再多的话,都没有办法消失,之所以会起作用的,不是法术,也不是语言。”

    “那是什么?”

    九天玄女慢悠悠地回答:“你猜?”

    天女魃一下把花坛里的花攥在手里,花瓣纷纷扬扬。

    喜欢坐在树上看着整个龙虎山的金乌之精赵公明硬生生打了个哆嗦,僵硬转过头去,眼观鼻,鼻观心,这个时候,整座龙虎山龙吟虎啸之声掠过,似是剑鸣,遥遥响应。

    天女魃微怔,惊疑不定,想要体悟这一道气息的时候。

    就听到了一阵阵欢呼般的兽吼咆哮声音,将这气机直接搅碎——

    天师府龙虎大阵早已经破坏,那些凶兽没有见到天天准时打卡上般的老道士,不断在龙虎山封印大阵边缘左右横跳。

    在第三次横跳之后,始终没有突然从哪里钻出来个老道士把他们抽得鼻青脸肿之后,这帮凶兽终于大喜,甚至于可以说是狂喜,几乎要恨不得怒吼——列祖列宗们,我们终于能出去看看了!

    笼罩在咱们头顶两千来年的噩梦,今天结束了!

    他们直接浩浩荡荡冲了出去。

    而后看到了手里捏着花瓣,黑发垂落腰间,发梢有着渐变色暗红色,气质温暖却又有些许的暴躁的女子,当先几头凶兽的面色僵硬,动作戛然而止。

    一只猴子举起手,僵硬道:

    “我只是想要看看,最新出版的山海经……”

    他声音顿了顿,弱弱地道:“你信不信?”

    少女微笑。

    眼底像是有红色的火光跳跃着。

    ……

    与此同时,卫渊骑着青牛,本来他是不想要骑着的,是老牛非要带着他,说是也算是比较好,这两千来年陪着好几个人,难得再背着你走一程路也是好的。

    卫渊没有拒绝,只是突然察觉到不对。

    微微抬头,似乎感觉到一股锐气升腾。

    而后在下一个路口,在老牛转过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身灰色道袍的老道士,背着剑,那柄剑的剑鞘上都是锈迹斑斑的,神清气爽,气机交互,来得似乎恰到好处。

    没有早了一步,也没有迟了一步。

    一切恰好。

    卫渊怔了下,深深看着张若素一眼,道:“人头收了?”

    老道士提着酒壶喝了口,道:“收了啊。”

    他笑眯眯地,不客气地坐在了老牛背上,也就是老牛牛背宽阔,还能坐得下这清瘦的老道士,只是再问这老道士什么,他也什么都不说,只是道:“反正都只是个残血,人头肯定是收了啊。”

    “你都快达成血皮了,我要是还放跑掉了的话,不如从龙虎山上跳下来算了。”

    “开大招了?”

    “扯!你收割脆皮残血还开大,那不浪费吗?!”

    老道得意洋洋地无话可说:“平A!”

    在这一片土地最边缘的区域。

    毗湿奴双目怒张,身穿黄色王衣。

    而后身躯晃动。

    面朝东方,重重跪倒,眉心一道剑痕,神魂剧裂,确认死亡。

    提婆们用颤抖的手掌将这一战记录了下来。

    甚至于,没有再包涵个人的感情,或者说根本无法再将个人的杂念和情绪包涵于其中了,距离那第一个道人跨越函谷关来此已经过去两千多年,在古老的石板上,交手的记录如下。

    第二名道人西来,拦路于道,神怒而出手,道人单手出剑十七次,剑未出鞘,神出权能,浩瀚天穹坠地,道人剑鸣欲出,剑刃出一寸,单手压剑归鞘,而后纵剑一百里,神硬接三十七剑,终死,道人离去,剑终未出鞘。

    天神死而不倒,浑身权能崩散归于天地。

    道人袖袍不乱。

    注:道人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看过一眼,没有再多出一剑。

    青牛背上的老道士把剑换了个地方,嘴里哼着大道歌谣,盘腿而坐,他是背对着卫渊背对着青牛前行的方向而坐着的,于是天地万物从他两侧一一地后退,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位老人的方向,口中低语:

    “紫气东来三万里,函关初度五千年。”

    “君去矣……宁将紫气留人间。”

    老人按在剑柄上。

    眼瞳安静。

    吾来矣。

    不许狂奴,撼泰山。

    ……

    这一路上,卫渊和老道士,卫渊和水猴子,都算是关系不错。

    只是这两个人想见面的时候,就都比较客气了。

    不只是张若素。

    就连无支祁瞅了瞅那一柄锈迹斑斑的剑,语气都颇为认可,属于是那种平等对话的姿态,两人是客客气气的,大概都是,这位道友如何如何,老道你也不错不错之类。

    老道士是想着花花轿子人抬人,客气点好。

    水猴子纯粹懒得找麻烦。

    当水猴子看到老道士掏出手机的时候,看到了他手机上的游戏。

    “你也打游戏?”

    老道士客气道:“是啊,手法还行。”

    “那要不然来一局?”

    “好啊,刚刚也没打进行。”

    “我邀请你?”

    “面对面匹配吧。”

    一人一猴子的交流客客气气,直到他们打开游戏,面对面匹配。

    “您好,您的好友‘不屑超神,龙虎寂寞是我’已上线。”

    “您好,您的好友‘淮水无敌大圣爷爷’已上线。”

    气氛凝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