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1章 传说再临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25
  第0611章 传说再临

    几乎以一己之力统合印度全部神性的毗湿奴动作凝滞。

    祂本来已经打算要趁着打破对手心境的大好局势之下,顺势出手,一举击溃敌人,但是一瞬间作为神灵在这一片土地上的本能让祂下意识顿住,因为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气韵流转着。

    仿佛风掠八千里刮面而来,寸寸如割。

    毗湿奴看着敛眸的剑客。

    “这是……剑气?!”

    ‘为什么稳定的心境,并非是最强的?’夸父曾经询问。

    ‘稳定代表着理智,理智则代表着克制,理智的人可以避免低谷的出现,但是也同样失去了最高的山巅。’

    ‘最高的山巅?’

    ‘是,曹营归刘的关云长,背水一战的楚霸王,八百跃马破十万的逍遥津,七进七出的赵子龙,当阳断喝的张翼德,你觉得那一刹那的他们,真的和平常状态的自己实力相同吗?’

    还有另外一句话没有说出来。

    ‘知易行难。’

    这就是为什么白泽只是白泽的原因。

    如同现代无数的人,最简单的运动对身体好谁都知道,却有几人能做到,明明知道前方的道路,但是终究只是镜中花水中月,巅峰的境界本就孤寒,曾经走上去,却也无法保证永远站在上面。

    知道,和做到本身就是两个完全不同,云泥之别的境界。

    而此刻,明明双手已经没有了剑,但是毗湿奴却感觉到眉心刺痛的感觉越来越强,那股锐气逼迫,祂不得不出剑了,因为那气机几乎是以恐怖的速度在攀升,如同滚滚闷雷。

    如果再不出剑,再过一段时间,恐怕就连兵器都无法递出去。

    那柄曾经立下斩杀十首罗刹的不灭之刃霸道地斩出。

    大唐的游侠垂眸,左手并指猛地横扫。

    铮然暴鸣。

    神话的兵刃,居然无法再突破区区无形剑气。

    曾斩杀罗刹的神剑被剑气激得扬起。

    卫渊踏前一步,五指微张,伴随着清越到无法言说的鸣啸声音,在早已经埋葬在历史当中的一处地宫,在被提婆天族们困守住的‘持戒的太阳神’的遗迹里,清越的鸣啸声越发地壮阔,仿佛洪钟大吕。

    一连震响一十一声。

    封印被破碎。

    一把古朴的唐剑暴起。

    作为戒日王下葬时唯一珍视的兵刃,这柄剑猛地升起。

    周围有三十三盏油灯,灯火如烛,代表三十三重天。

    本来伴随着呼吸动作而微微震颤,此刻突而凝滞。

    每一缕烛光都如剑升起。

    而后仿佛归虹一般汇聚入了那一道剑光中,在天空中划过一道弧,直接冲破了重重的封锁和阵法,刺穿空气,在天空中留下一道绚烂的流光,直落入了游侠儿掌中。

    留下戒日,换回这柄长安,才是有始有终。

    顺势第一剑刺出。

    天竺。

    如同稚子习剑,歪歪扭扭,毗湿奴抬手神兵斩出,两把剑同时交锋,硬碰硬,唐剑长安震颤,被天道加护的剑逼退,毗湿奴面不改色,只是后退了半步。

    只是半步。

    而后本来就要调整身姿,却察觉到眼前锋芒锐气暴起。

    居然再度侵袭而来。

    毗湿奴面色微凝,不得不再度后退,期冀卸去这一股锐气。

    按照常理,人的气机流转,发力,动作都要和气机相融合,最简单的便是各家各派武道里面的吐气开声。

    如同八极拳的哼哈二音,就是调整气机暴起发力。

    一般人出招之后更是要回气,才能调整体力,但是这游侠儿一剑刺出之后,气机根本没有调和,而是转瞬迈步上前,再度第二剑一模一样的刺出,这一剑刺出如同战阵厮杀,惨烈壮阔,直接超过第一剑的气势。

    游侠心中低语。

    “长安。”

    第二剑被拦下。

    毗湿奴的两只手臂手持法螺,生生扛住了这一剑。

    右脚用力踏在地面。

    再度打算停止后退之势。

    可前方游侠儿气机再度暴涨,猛地踏出第三步。

    袖袍在空中震荡,几如风雷。

    第一剑寻常,第二剑霸道杀伐,第三剑却已经是一腔剑气剑意如同长江大河澎湃奔流到海浩瀚不息,拉扯出璀璨至极也森寒至极的剑气长河,毗湿奴咬牙,只得一退再退。

    就只是这一退,本身气势如同江河顺势直下,不可休止。

    神兵材质的袖袍咔嚓声中出现了裂隙。

    卫渊右脚踏前,无视了出剑对自己的压迫,这一次的速度再度提升,如同雷霆般前掠,在空中拉出大片大片的音爆云,第四次气机仍旧不回调,仍旧是如同南山之竹一般的笔直无前。

    袖袍鼓荡而起,黏着白色冷凝云气,长剑平平刺出,剑锋之上已经孕育风雷。

    出剑的时候,周身气机暴起。

    第四剑。

    已经是天地一片剑气如霜。

    交手的时候,回调气机,必然导致自身的气势会有所降低,而卫渊此刻仿佛直接忘却了自己需要回气,每一次强行出剑,气势固然累加,对于自身的压迫也在不断提升,但是此刻却完全无视。

    那么急速的出剑和暴烈的气势,毗湿奴不知不觉已经退出极远的距离,前方一片浩瀚银色剑光,第五剑,卫渊仍旧是踏步向前,速度再度攀升,肉眼无法捕捉,只是剑气森锐,如同月色涌动

    同时斩出了第五剑。

    无视自己的伤势。

    无视对自己的压迫。

    无视对方攻击的威胁。

    若是来杀,就以杀对杀,以伤换伤,是最霸道惨烈的杀法,毗湿奴心知再这样下去不行,掌中神轮旋转而出,如同风雷,直接旋转斩向游侠儿脖颈,如果被斩实了,必然会被削去头颅。

    卫渊掌中剑不退不避,直接朝着毗湿奴的眉心魂魄刺杀过去。

    气势陡然惨烈。

    仿佛是要以死换死,哪怕是身上穿戴了不死不灭的黄金铠甲,毗湿奴心底的那种恐惧却越发浓郁,祂不得不召唤回来了神法天轮,挡在了自己面前,游侠掌中的剑斩落,仿佛是那天轮自然而然挡在他的面前。

    那一把神兵之上出现了裂痕。

    反震之势强悍,号称三千层黄金铠甲之上出现了噼里啪啦的碎裂声。

    卫渊嘴角出现一丝丝鲜血。

    右脚抬起顿了顿。

    而后猛地踏下。

    不退!

    一步也不退!

    天空中出现层层涟漪,云气猛地下沉。

    如同笔直洞穿而出的南山之竹。

    十一碗酒,此刻如同烈焰般在大唐游侠儿的胸膛里升腾着,每一次出剑的反震和气机都压迫内脏,反倒是让这一团火越发地暴虐,第七剑的时候,是为千秋。

    毗湿奴手中的护法金锤直接被斩破。

    那柄看似平平无奇的唐剑长安第一次有了变化,猛地横扫,两只手臂直接被横扫飞起,作为曾经古代英雄的铠甲,它原本的主人,并没有八臂的法相,金色鲜血猛地扬起,空气中氤氲出惨烈之气。

    卫渊脚步不停,顺势刺出第八剑。

    金色鲜血凝固在空中,而后齐齐被剑势裹挟,化为剑气。

    如同百川归海。

    第八剑,号为斗剑。

    再断一臂!

    第九剑,纵横来去!

    那柄神话里面为湿婆所有的战弓还没有来得及再度射出传说里的金色箭矢,被剑气剑势硬生生劈碎,毗湿奴以双手拦截,这一柄剑直接斩下,剑锋深入手骨之中。

    而卫渊自己也是鲜血淋漓。

    一剑暴戾。

    直接顺着手骨将两只手臂劈开。

    第十剑的时候,卫渊再度斩破毗湿奴手中的剑。

    轰鸣的声音,剑鸣声音,都如同雷霆一般,卫渊一口气提起在胸口气机不泄,这一路连出十剑,十剑不停,每一剑都远远凌驾于上一剑的剑意之上,几乎如同步步踏天梯一样将他的剑术境界硬生生推到了比之于往日都更强的状态,今天出的每一剑,都是绝唱。

    今日之前不会有。

    今日之后的卫渊,也无法再用出来了。

    因为这每一剑,都是无可复刻的巅峰。

    那连续十剑皆暴烈无匹,仿佛真真正正一剑在手,有进无退,卫渊将那一口气机和鲜血一并咽下,最后一剑仍旧前刺,刹那之间,眼底仿佛有金色流光潋滟,神州昆仑山之上似乎隐隐流转金色光芒,但是旋即隐没。

    昆仑山特性·诸界共存。

    但是这并非是人间这昆仑山能够做到的,而是真正昆仑之主才有资格企及的高度,此刻游侠儿掌中的剑却靠着人间剑术的巅峰,硬生生自剑法而攀升至于理,演化为道,循着那一缕几乎微弱到可以忽略的昆仑特性。

    一剑斩出。

    我剑昆仑,同时存在于不同空间。

    将前方一方天地锁定,每一缕空间仿佛都折叠,化作剑痕大小。

    这一剑,‘同时’斩过空间的每一处。

    仿佛前方空间折叠化作一道剑痕,而后,笔直斩过。

    此剑,必中。

    这一剑,并非巅峰,亦或者传说。

    这一剑,就是神话。

    前所未有的剑鸣声音暴起,无法用肉眼,无法用一切捕捉的剑光,仿佛刹那间就已经斩出,已经击中,号称不死不灭的黄金铠甲瞬间已经破碎,一柄剑直接笔直刺入了毗湿奴的咽喉。

    天竺长安,归故里。

    十万里剑。

    佛法珈蓝,千秋斗剑。

    纵横来去,持剑南北东西。

    问英雄敌。

    问英雄敌!

    毗湿奴双手死死拉着剑,大唐游侠儿直接抵着这神灵狂奔往前,在地面拖行数十里,重重插在一座山上,喘气如牛,而后狞笑,右手握剑,竖着刺进去的剑一转,剑刃平行于地面,而后猛烈地发力,剑刃如同长流江水直接横扫,撕扯出大片血雾。

    毗湿奴被直接枭首。

    他左手按着这天神的头颅,死死按回去。

    看着那一双眼睛里的恐惧。

    “不是还能活吗?”

    一气散尽的游侠儿喘息着,狰狞道:“你再活过来我看看?”

    ……

    十一剑之下,人间最强的剑术,以及靠着剑术阐述昆仑之理。

    毗湿奴的死局,在退了半步的时候,就已经输了。

    无支祁心潮澎湃,旋即也多出了几许本能的感慨。

    面对那一柄剑的时候,只能硬拼。

    只要退了半步,那么就只会不断走向死亡。

    而卫渊那一口气散去了之后,浑身上下都筋疲力尽,只觉得刺痛不止,衣服瞬间被冷汗打湿,他一脚踹翻了毗湿奴,咬牙切齿道:“站起来!”

    “不是有不死的传说吗?!”

    “既然是这里大地的神性,只是这样的话,你还死不了吧?”

    “我只是,杀了‘毗湿奴’而已,还有更深层次的对吧?”

    “你……!”

    三相神之躯崩溃看,毗湿奴,或者说已经不能够被称之为毗湿奴的存在猛地快速膨胀,神话概念自然而然地生发出来,带着灼热而霸道的高温——吠陀太阳神,这才是毗湿奴的本体。

    祂原本是吠陀时代的太阳神之一。

    不断吞噬其他人的神性和传说,出现十大化身,才跻身于三相神。

    而此刻,作为三相神之一的存在,被一剑抹杀。

    被歌颂被供奉,名为‘毗湿奴’的那个神已经死去了。

    直接打回了原始形态。

    “凡人,我要你死!!!”

    数千年的积累被昆仑一剑直接抹去,真的死了一次的‘毗湿奴’惊恐而愤怒,或者说杀机更重一些,祂注视着那显而易见已经力竭的游侠儿,猛地升腾而起,开启了神话概念。

    下一刻。

    整个印度彻底化作黑暗。

    人类对于太阳的认知是因为太阳光落在了眼里面。

    而此刻,所有的阳光都汇聚扭曲,凝聚在了这太阳神身上。

    此刻,祂就是大日。

    高温,炙热,明亮!

    而浩瀚大地上,一片黑暗,而后大日升起,猛地落下,如同燃烧着的巨大火焰,无时无刻不再爆发的上亿度的高温向着人间以极快的速度落下,仿佛要将那杀死毗湿奴的游侠儿直接烧成灰烬,卫渊拄着剑,看着那大日,摇摇晃晃站起来:“太好了……”

    他说:“我能杀你两次啊!”

    “凡人,放肆!!!”

    “我要将你的魂魄都烧成灰烬!”

    神的愤怒里面,无尽的高温和无法直视的璀璨砸落。

    众生都不能直视,但是却有一道新的气息出现。

    伴随着苍凉的长啸,一股蛮荒的气魄,一种一人伐神的孤独和决绝,铺天盖地的覆盖出来,直接将那抵达巅峰之境后力竭的大唐游侠儿包裹起来,而那自游侠儿口中长啸而出的怒吼,是古代最简单的文字——

    “夸父!!!”

    而后。

    古代的英雄回应于此。

    以凡人之躯,将高高在上的诸神攥取于手,追杀高高在上的御日之神羲和,是人族的高傲,是最初的反抗,远古的苍凉传说,于此,重临大地。

    神话概念——逐日。

    开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