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7章 恶魔低语,卫馆主限定版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689
  第0607章 恶魔低语,卫馆主限定版

    摘下狰狞神代面具之后的持剑罗摩,展现出的是一张东方的面孔。

    卫渊只是瞅了一眼,就直接懵逼。

    等下等下,什么情况……

    这张脸,和他大唐时候,七成,至少七成相似!

    那种相似程度,说是一个爹妈生的都不会有人怀疑。

    只是眉宇间的傲慢和戾气,还有不知道怎么搞的变成卷发的黑发,让别人能清晰地分辨出这个北印传说里面的王者和大唐长安的落拓游侠儿区分开来。

    以及,真灵里面的些许杂质,让醉酒状态的无支祁虽然觉得眼熟,但是一时间居然没察觉到问题,不过无支祁脸上的疑惑还是让卫渊自己的心脏险些停跳——

    毕竟这家伙虽然头铁,但是本能直觉强大地离谱,而且贼记仇。

    五千年前一陶罐记到现在。

    转世不知道多少次,这猴子居然还能一眼认出他来。

    就离谱……不过还好,就算这个真灵和我大唐时的经历有关,被猴子知道了也没什么,反正当年是我跟着玄奘西行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债多了不愁,大不了再打一架。

    等下,这是罗摩?!

    卫渊思绪凝滞,路上看来的北印史诗浮现脑海。

    罗摩,毗湿奴十大化身之一,其实是里面神性最弱的几个之一。

    最著名的事迹。

    打败大魔王,拯救公主悉多。

    和悉多分手。

    和悉多重归于和。

    还生了两个儿子。

    两个!

    被记录在史诗里……

    如果说让这猴子把这真灵碎片的事情给说出去……

    草!

    我的约会!

    正在这个时候,卫渊腰间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是特备设置的铃声,比如说女娇的铃声是死神来了配乐,这种柔和的神州古乐,是珏的来电。

    无支祁疑惑转头。

    卫渊抬头看向无支祁,看到后者沉思,恍然,若有所思,似乎马上就要反应过来这是什么,卫渊面不改色,反手抓起那个面具,啪叽一下直接糊在持剑罗摩的脸上,阻断无支祁视线。

    力气大到持剑罗摩直接被砸得昏迷。

    鼻梁骨被打断。

    醉酒的猴子疑惑:“你怎么……”

    “没什么,就觉得这脸很欠揍。”卫馆主面不改色。

    “水君你喝酒不?”

    卫渊反手掏出一瓶神代美酒。

    拇指开瓶盖。

    右手一晃,脸上带着无懈可击的微笑直接把酒瓶塞到无支祁嘴里。

    无支祁:“??!”

    卫馆主右手化掌,一招韦陀献花,右手手掌部托着猴子的下巴猛地一个笔直上托,猴子下意识仰头,卫渊左手手里的酒一个内旋涡轮加速直接给他灌了下去。

    神代之酒,产自白泽,敲诈得来。

    本来是为老天师准备的。

    “可惜了……”

    卫渊看着被直接干完的酒瓶,遗憾低语。

    轰擦!

    本来就已经到了临界点的无支祁直接倒地不起,金色瞳孔里面满是茫然,这个酒瓶看起来不大,但是卫某人的容器一般都被加持了地煞七十二法的壶天之术。

    而他的壶天,在长期锻炼之下几乎已经升级成袖里乾坤这个级别。

    淮水祸君无支祁,再起不能。

    卫渊徐徐吐出一口气,酒瓶反手一扔。

    神色庄严。

    我的黑历史,谁都不可以知道。

    虽然这玩意儿根本和我毫无关系。

    他取出手机,正要接听,抬眸看到前面动静。

    那边被无支祁打趴的哈奴曼似乎辨认出来卫渊的真灵气息,面容惊慌道:“你,你也是罗……”话音未落,卫渊面不改色把手机往上一抛,纵地金光瞬间靠近,左手五指翻覆,以天罡神通,移星换斗之神韵啪地按在猴子脑壳上,右手握拳。

    裹挟天罡神通,翻江倒海之巨力。

    狠狠地砸在哈奴曼腹部。

    给爷死!

    巨大的气浪直接洞穿哈奴曼,仿佛怒龙般冲天而起,在地上留下了放射性的冲击波痕迹。

    哈奴曼双眼狂翻,直接捂着肚子跪倒在地,额头撞地,再起不能。

    卫馆主徐徐吐出一口气。

    我的黑历史,谁都不可以知道。

    他抬起手,接住手机,按下接通键,语气平静:“珏吗?”

    “对,是我。”

    “我在哪儿?”

    卫渊微笑低语,环顾周围,看着遍地狼藉,古印英雄躺尸半死不活,鼻血横流,哈奴曼跪地燃尽,口吐白沫,无支祁直接被烈酒灌得懵逼,手掌一抽一抽,一片核武器饱和轰炸后的残垣断壁。

    卫渊顺手从怀里拿出一根棒棒糖,叼在嘴里。

    面不改色,语气温和道:

    “……在看风景哦。”

    ……

    在接完了珏的电话之后,卫渊托着持剑罗摩来到了小树林里。

    哐哐两下弄醒。

    而后弄清楚了这真灵的来历,看着他,神色倒是有些复杂——这是在唐朝时期,新编撰的新婆罗门教典籍里面因为历史上,并不曾真的有过伟大的罗摩之国,整个北印历史上唯独的两个英雄君王,唯独是孔雀王朝阿育王和戒日王而已。

    这个罗摩,只是编造的历史,编撰的神话。

    并没有史料的依据。

    譬如传说中的妇好,譬如商代的君王,在神州是历史。

    而同时代的其余文明,皆要归结于神话时代。

    就连他的过去,他的功勋,他的骄傲,也只是为了充实这个持剑罗摩的身份而出现的,他的存在,是为了三相神驱逐敌人,作为剑,先后21次从地球上肃清傲慢的刹帝利,维护婆罗门的统治地位。

    连他的妻子都只是虚妄。

    可悲。

    卫渊收回手掌的时候,明了自身的罗摩悲愤着诅咒者诸神散去。

    其中一部分属于神的飞走,另一部分编造的散去。

    而属于陈渊残留于戒日剑上的部分则是本能要回归。

    被卫渊所拒绝。

    唯独这一部分真灵,他是一点都不想要收回来。

    卫渊很自然地把这一部分真灵散去了。

    他不需要别人的人生,更不需要被编撰的史诗和神话。

    只是感慨一句,连分灵都摆脱不了单身的命运吗?

    坦然起身,哈奴曼被无支祁一记贴脸神棍打得重创,又被卫渊一记狠的打得直接再起不能,卫渊拉着无支祁的后衣领把他拖回了老牛在的地方,大青牛茫然看着卫渊。

    卫渊面不改色:“喝大了。”

    青牛无可奈何地笑着。

    看着卫渊右手里多出来的那柄剑,是古印戒日王时期的神兵,散发着灼热的神性气机,哪怕是见多识广的青牛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忍不住赞叹:“具备有太阳神神性概念的剑,这把剑本身就代表着一部分神话概念了啊。”

    “是难得一件的神兵利器。”

    “是啊。”

    卫渊带着一丝微笑和骄傲道:“是我朋友送给我的。”

    青牛看着他得意洋洋的模样,忍不住摇头失笑。

    卫渊右手握剑,左手轻轻拂过剑身,在气机的牵扯之下,神兵的内核在雀跃着,上面在漫长岁月之下积蓄的痕迹也逐渐溃散,剑身仍旧一如既往地明亮锋锐,散发着令人动容的锋芒和锐气,而这柄剑的神性和灵性主动接受卫渊这位新的剑主。

    “戒日王之剑。”

    卫渊低语,这一柄剑,以古典印度文化集大成者,一统北印的最后一位帝王,名望足以和孔雀王朝阿育王相提并论的戒日王身份,如果类比到神州,恐怕也是和泰阿剑一样的地位吧。

    当然,那大胡子肯定打不过政哥。

    卫渊心里补充了一句。

    朋友是朋友,兄弟是兄弟,可政哥是政哥这也没法。

    咱各论各的。

    那大胡子要是知道自己这样想,肯定要破口大骂了,那家伙年轻时候统一诸多王国,通晓各国骂街语言,卫渊忍不住微笑,将戒日剑收入剑鞘之中,想了想,道:“大青,我要出去一趟,难得来一次,要去以前去过的地方看看才是。”

    “待会儿回来,咱们就出发回神州,也顺便让这猴子醒醒酒。”

    “对了,放心,他虽然看似是醉了,但是是因为我在。”

    “一旦察觉敌对气息,他会瞬间苏醒的。”

    卫渊想了想,补充道:

    “如果醒不过来的话,你给他听这个最后一条消息就好。”

    他顺手取出一个录音笔,递出去,正要递过去,突然想起了什么,收回来看了看后面贴着的标签,拍了拍额头,抱歉道:“拿错了,东西有些多,大青你等等啊……”

    “我看看,是这个?也不是啊……”

    “那是这个?”

    卫馆主从袖里乾坤里面掏出了一打录音笔,翻翻捡捡才找到对应的,松了口气,交给老牛,微笑道:“放心,他睡得再死,都会马上醒过来的。”

    青牛盯着卫渊袖袍里面的一打同款录音笔,眼神古怪。

    卫渊拍了拍衣摆,转身离去。

    去寻当年玄奘曾来之处。

    而后再回来返回神州。

    老青牛看着烂醉如泥的白发青年,带着些许好奇,伸出牛蹄,看了看那完全无法进行精细操作的蹄子,叹了口气,只好化作一名青衫老者,白发长须,面容慈和,伸出手取来卫渊留下的东西。

    打开之后,狭窄的显示屏上出现一条条记录。

    “狐狸精反制记录1”

    “对女娇特攻记录·禹王语言残留录音版本2.0”

    “反女娇反制的反制特殊记录·2.1”

    “上一条失效,对女娇特攻……”

    “上一条又双叒叕失效,更正反制2.1.1……”

    青牛:“……”

    化作老人的大青牛嘴角抽了抽,然后找到了据说能直接唤醒无支祁的那一条语音,貌似还是刚刚卫渊自己录下来的,青牛略有些好奇,略有一两分的不服,伸出手推动无支祁:“猴儿,猴儿……”

    “起来了。”

    无支祁翻了个身继续睡。

    老人抚须道:“不想要再听《道德经》后半部分了?”

    无支祁鼾声如雷。

    伸出手挠了挠腰。

    青牛无奈,哑然失笑:“真猴儿啊……”

    他看了看手里的录音笔,打开最后一个,点了下。

    因为声音微弱,只好凑到了无支祁耳边。

    无支祁正在梦中大闹天宫,打得不亦乐乎,愉快也,越快也,哈哈哈哈,没有谁能阻止我,没有谁!我就是世界之王,我就是齐天大圣!!!

    耳畔声音温和低语:

    “我把你喝醉了装齐天大圣的视频发网上了哦。”

    醉得半死的无支祁猛地睁开眼睛。

    鼾声呼吸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