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5章 种蘑菇啊种蘑菇,卫渊头顶种蘑菇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251
  第0605章 种蘑菇啊种蘑菇,卫渊头顶种蘑菇

    剑的鸣啸声音。

    仿佛清越的龙吟,那种剑刃破开空气,就连声音都被抛在剑身之后的凌厉,最终搅动了天地的灵气,而后又令周围的空气被自然地震荡,调谐,共鸣,化作了物理意义上的剑气。

    轰!!!

    卫渊掌中的剑连鞘落下。

    霸道的剑痕直接扫过,前方所谓的神话生物直接被拦腰斩断。

    抵达人间巅峰的剑术。

    当然,仍旧存在破绽,仍旧不够,仍旧还是有缺憾的。

    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是大羿。

    是刑天。

    就像是夫子说的,老子不擅长战斗,那可是以自己为标准的。

    神州人间巅峰的剑术,对付这些所谓的天族,绰绰有余了。

    毕竟这帮家伙在神话里都常常被阿修罗摩擦。

    惨叫之中,鲜血喷涌出来,而后被阻拦,卫渊的长剑剑鞘之上缠绕流风,顺势盘旋一周,将脏血甩出,旋即右手控剑,剑重重落下,右手五指微张,按在剑柄之上。

    黑发剑客手中的剑抵着地面。

    而后下沉一寸。

    无形的剑气四下冲击。

    诸天族卫队踉跄后退数步。

    剑客眼神漠然。

    一如当年纵横北印的中原剑侠。

    就连这里最伟大的英雄戒日王都败于剑锋之下。

    无可匹敌。

    当然,除了打不过玄奘外,没什么遗憾了。

    刚刚老牛在给猴子讲述老子的道,而外面来了一堆的印度神性生物,就是所谓的天族,而带路的,就是之前遇到的那个河神,而在刚刚,这脸庞湛蓝的河神,已经被卫渊的剑所诛杀,躺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前面的诸多敌人同样如此。

    当然,可能是因为这里毕竟是北印区域。

    受到了神性力量的加护。

    这些天族……似乎稍微比较难砍。

    只是在这个时候,眉心传来隐隐的灼热之感,卫渊微微皱眉,旋即看到那诸神之中,一道赤金色的剑光暴起,化作大日般的轨迹朝着他杀来,卫渊神色不变,只是这一次,掌中铁鹰剑终于出鞘。

    两柄剑凌空交错碰撞。

    一瞬百次交锋。

    居然短时间内不分上下,卫渊的剑术境界高于对方,但是对方在这一片天地下似乎获得了某种加护,以那样蹩脚的剑术,居然总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追上卫渊的剑。

    印度众天族欢呼起来。

    “人类啊,你已经不错了,余认可你作为……”

    那道声音低语着,充斥着一种绝强的自信。

    卫渊抬眸,掌中剑锋震颤,剑气之中蕴含风雷,速度力量再度暴涨,那人的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掌中的剑几乎就被打飞出去,而卫渊的剑顺势踏前,剑仿佛刺破声音一样没有声音,直到要刺穿对方咽喉。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

    双手持拿重锤狠狠地砸下。

    卫渊掌中铁鹰剑一震,直接将对方震开。

    只是先前持剑之人趁势后退,如同被狂风的鞭子拉扯着一样。

    双方简短的交锋就此暂且告一段落。

    就只是这样短暂的交锋,如果不是有人途中插手,那持拿烈日般长剑的身影当场就被卫渊在咽喉上开一个大口子,而不是现在这样。

    卫渊手腕微动,一串氤氲金色的血珠顺着剑脊落下。

    鲜血滴落地上,发出嗤嗤嗤的声音。

    “戒日剑。”

    卫渊认出了那柄光焰是赤金色的宝剑,“那是我朋友送给我的剑。”

    “胡扯,这明明是伟大罗摩的剑!”

    旁边有神直接开口断喝。

    “持剑……罗摩?”

    卫渊看向前面,微微皱眉,对面是一名身穿古印度服饰的青年。

    黑发,身高和卫渊自己差不多。

    体型也和卫渊差不多。

    脸上带着一张古代神魔面具。

    连握剑的姿势都透着一股眼熟的感觉。

    这个逼,学过古代神州剑术?

    这怎么看怎么透露着一股大唐游侠儿们常用的白猿技击法的架势。

    卫渊摸了摸下巴。

    眼熟。

    贼眼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爽。

    持剑罗摩旁边一只猴子,刚刚就是那猴子靠着狂风的加护把持剑罗摩拉走,也是他将卫渊手里绝杀的剑招打断了,是哈奴曼,风神之子。

    持剑罗摩捂着咽喉,在这片土地上,他是受到祝福和加护的。

    他咽喉的剑伤很快得痊愈了。

    他看向卫渊,语气中满是赞赏,就像是传说中那样充满了勇气和王者的坦荡:“人类啊,余认可你的勇气,你足以作为我,伟大王者罗摩的对手。”

    卫渊沉思:

    “但我不认可你。”

    “??!”

    对面神话里青年的声音一滞。

    神州剑客语气懒散道:“再说,古印历史上,只有两位王者。”

    “一个是开辟孔雀王朝的阿育王,纵横来去。”

    “一个是开辟戒日王朝的戒日王。”

    “我还没有听说过,有叫做罗摩的王。”

    和卫渊身高类似,持剑方式类似的青年沉默,反怼道:

    “我也没见过你这样的剑客。”

    卫渊语气轻松道:“可是你手中那柄剑的主人认识。”

    “这片土地上唯二的王者和我是互相交换兵器的武者之交。”

    “所以我也不需要你这样假冒的王者认识。”

    “毕竟你是假的。”

    “还偷我的剑。”

    他顺口补充了一句。

    持剑罗摩:“……”

    他吐出一口气:“无论如何,今日能见到你这样勇武的人,余心中颇为欣喜。”他很有王者风度的伸出手,“虽然立场不同,但是你我仍旧可以作为武者相互交手切磋。”

    “当然,余会击溃你,带走我要的东西。”

    涂山渊抬眸:“欣喜么……”

    他沉思:“那你高兴得太早了。”

    “??!”

    持剑罗摩脸上带着古印一带夸张式样的神魔面具,看不出表情,不过似乎内心有被打击到,而卫渊也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家伙就觉得特别地不喜欢,像是看到一个盗贼一样。

    双方阵前嘴炮互怼。

    是涂山氏的胜利。

    持剑罗摩沉默了会儿,在诸多天族的注视下尴尬收回了右手,装作没有发生事情,缓缓往前,手中的戒日剑散发出大日的光辉,道:

    “既然这样的话,你侮辱我,便是侮辱了这天地,而余将遵循着三相神的威严,将你斩杀,得到前方的至宝。”

    卫渊道:“那可不是你们的东西。”

    持剑罗摩傲然道:“只要是诞生于此的,皆是出自于伟大的毗湿奴,而这片土地上的一切生灵,最终都会回归到湿婆大天的身躯中,一切财宝都将归于宇宙的意志梵天。”

    “那两具尸骨,自然也不例外。”

    “他们的魂归于湿婆大天。”

    “他们的肉体回归了毗湿奴。”

    “而他们的知识和智慧,是梵天所赐予的。”

    “余只是来帮助他们,回归大天而已。”

    卫渊敛了敛眸。

    持剑罗摩傲然道:“先前只是余大意了,现在,我将会使用出全部的实力,梵天赐予我智慧,而湿婆给予我无上的勇武,来吧,此剑曾拯救无数婆罗门,是王者之剑。”

    他掌中的剑上泛起火焰。

    代表着传说事迹,是《Uttararamacarita》史诗里,罗摩为救婆罗门的孩子,在他们以前受难的地方杀死了修道的贱民。

    罗摩在欢呼声中冲上前。

    而后在一声轰然暴响中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

    天族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那边的剑客,掌中多出了一柄造型古朴霸道的战戟,上面有着战天斗地的战纹。

    蚩尤战戟。

    “不好意思,我没兴趣玩了。”

    他语气低沉,刚刚就是这样一戟横抽,那罗摩就飞出去了。

    尽管说,蚩尤的道路和卫渊的道路完全不同,但是用还是能用的,古代神兵毕竟是神兵,至少是比铁鹰剑结实得多,蚩尤战戟剧烈震颤着,轰鸣着,卫渊双手持拿,语气平淡回答道: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我们的智慧来自于先辈的上下求索。”

    “我们的力量来自于自我的追寻。”

    “我等生于天地之间,谁又敢高高在上?”

    “终究是,道不同。”

    掌中神兵嘶鸣。

    持剑罗摩右手震颤,握不紧剑。

    卫渊掌中蚩尤魔兵斜持,紫黑色的气焰缓缓升腾。

    ……

    而在卫渊守护的内部,猴子盘坐在地,满脸不耐。

    青牛前面取出了老聃的遗物。

    这些遗物化作了最后单纯的意念,化作了虚幻的老者。

    是生前预料到今日之事的老者,最后留下的讲道之法。

    无支祁听得烦了,只觉得无聊得要死,尤其是听到外面那种打架的声音,更是心理挠痒痒似的,放卫渊一个家伙独享经验值,对无支祁来说比没架打都来得难受,直入正题道:

    “你给我讲讲什么叫做上善若水之道啊!”

    那老人微笑着道:“上善若水的意思,就是……”

    “流水之道,就是最好的。”

    “啊这……”

    无支祁脸色凝滞了下,不得不点头:“我觉得你说的对。”

    “但是你倒是说啊,好在哪里?”

    无支祁当然看过了那什么道德经,不觉得有多好。

    老聃残留的意念微笑着低语:“可我又不会教你水,你问我这个有什么用呢?”

    无支祁呆滞,有种第二次被放鸽子的感觉。

    额头青筋贲起。

    老头子你特么耍我?!

    老人慢悠悠地笑道:“我会教给你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

    在两千多年前死去的老人,残留的意念微笑着低语:

    “是啊,作为水,该是什么呢?”

    而现在的无支祁随口道:“统治一切,最强大的!”

    “那如何更进一步?”

    无支祁语塞,迟疑道:“共工?”

    “是么,那么水又是什么呢?”

    “它遵循着什么规则?”

    “你真的了解你所驾驭的力量吗?循着水的根源,又能抵达什么?驾驭着水的力量来自于哪里?先天下万物而生的,那不可形容之境界是什么呢?”

    无支祁不知该如何回答,祂甚至于觉得,比起自己更强大的共工,是否能够回答这样的问题?强大者的支配自然是骄傲无比的,但是单纯的强行驱使力量,是真正意义上的支配吗?而共工比自己强,那么他是否支配着自己?

    如果真的能够真正意义上地支配和驾驭水系,是否能够真正和共工势均力敌地一战?

    祂沉默许久,而后郑重回答道:

    “请老先生教我。”

    老夫抚须叹息道:

    “我当然不会教给你水,我为什么要教给你水来限制你呢?”

    “孔丘没有以自身的所学束缚弟子,温良恭俭让的他塑造出了能笔直洞穿乱世的南山之竹,我为什么会以我的上善若水来束缚你呢?我如果以我的文字我的道理来传授你,那也不再是道理,而是锁链,而这,只是我这老家伙死前最后的礼物而已。”

    “所以我不会教你水。”

    老人洒脱道:

    “我会教你道。”

    声音顿了顿。

    老人最后自言自语笑着说了一句话。

    “掌控驾驭水流,终究不如驾驭道更为自在啊,不是么?”

    ……

    外界,鏖战越发地凄厉,卫渊下手狠辣。

    开了杀戒之后,眼底漠然,掌中的蚩尤魔兵越发凌厉。

    刚刚只是顺势一抽就将这位其实在神话里曾被‘蚁垤仙人’戏弄的王者击溃,一片死寂,伴随着杀戮,敌人在身边远远退开,纵然天族虽然多,居然没有一个敢于上前的,而持剑罗摩被扶起来,呆滞沉默了下,突然怒道:

    “开火!围剿他!!”

    “嗯?!!开火?”

    卫渊抬眸,突而神色微滞,看到那边天族手里多出一个很现代化的红色按钮,然后吧唧一下暗下去,而后眉心瞬间感觉到隐隐刺痛,远远的,看到一道道赤色火光升起,而后朝着这个神灵幻境就飞过来——

    天族军队围杀失败。

    北印核武器饱和式轰击,开始。

    目标——神州剑圣。

    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