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4章 少女们的塔罗牌,卫馆主的试炼场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6031
  第0604章 少女们的塔罗牌,卫馆主的试炼场

    少女阿照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说实话,在失去了记忆之后,眼前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有着新生般的喜悦,以及,不知为什么,虽然世界的一切值得欣喜,但是和人交流却只觉得乏味。

    有种奇怪的,仿佛能看清楚对方心里在想什么的感觉。

    以及,顺势而为地给予对方反馈的本能。

    很有趣,所以这样做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连那位威严高大的男人泰器都能隐隐约约地看穿,眼前这位眉目清朗的少女,她却始终无法看清,仿佛对方的内心盘旋着不息的狂风,将另一个自己隐藏起来。

    “要做什么?”

    画师道:“第一个,就先做个简单的四元素牌阵吧?”

    “好啊。”

    阿照语气软糯,当然,故意的咯。

    你的语言是你的武器。

    你的言辞是最伟大的毒药。

    你的行为是天下最厉害的诱饵。

    她当然懂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如同本能,当然,对这牌阵是真正的有兴趣的,因为在她隐隐约约的感知里面,这种新鲜的东西往日里从来没接触过。

    她似乎对一切新鲜的东西都有兴趣。

    画师在那里捧着一本书介绍着四元素法:“只需要四张牌,是最基础也是应用最广泛的东西,不像是吉普赛牌阵,专门就是为了测试恋爱的,当初搞不好这些吉普赛流浪者就是靠着给人做感情大师挣钱的。”

    水鬼讶异道:“那这个适合我啊。”

    画师古怪看他:“你谈过恋爱?”

    “没有啊!”

    水鬼理不直气也壮:“不是从没有谈过恋爱的才最喜欢做这个感情大师的吗?!你画恋爱故事,你谈过恋爱吗?”

    画师语塞。

    “系内!”

    “给爷死!”

    清秀少女直接一脚踹翻了嘴欠的水鬼骑在背上,双手卡主水鬼双臂反扣,咬牙切齿,反手第二瓶对神特供生命之水直接强行给他灌了下去,一边发飙一边含着两大包眼泪:

    “呜呜呜呜爷我当年被多少人暗恋你知道吗?我要不是那么早就死了,我会这么惨?!”

    “谁让你喝蒙了把农药给……”

    “闭嘴!”

    “要死要死咕噜咕噜咕……”

    无视了那边习惯性开战的两只,珏轻而易举给眼前阿照做好牌阵。

    “第一张牌代表着的,是你的过去。”

    画师碾压水鬼,还不忘回头说了一句。

    就连泰器山神,还有钱来山神,长乘都有兴趣抬头看过来,毕竟是自身背负某种神性力量,干扰他们的卜算的,当然有兴趣,阿照兴致勃勃地伸出手指,掀开了第一张。

    过去——

    正位女皇。

    一瞬间博物馆的气氛都凝滞了下。

    直到画师站起来,水鬼再度倒地,神清气爽的少女看了一眼,道:

    “哦,女皇牌啊,这个代表着的是丰收,意思是,嗯,我看看,是代表着你的过去生活很好,无忧无虑,美貌,艺术都有,家世很好。”

    气氛缓和下来。

    阿照掀开第二张牌,那代表着那位表哥对她的意义。

    哪怕是失去记忆的少女此刻都屏住了呼吸。

    她是真的有点好奇。

    “正位星星牌。”

    兼职的神棍画师啧啧称奇:“这张牌的意思,是在黑夜但漫天的星星给我们指引方向,在星光的指引下走向光明的未来,或者说,黑夜中的光,甚至于直接代表着救赎。”

    “正位的话大概就是充满希望,满足了愿望。”

    “救赎的话,你这样的家世应该不是什么救赎,应该是这个表哥满足了你的某些愿望,比如说困在家里的,和能四处跑来跑去的,毕竟大家闺秀嘛。”

    阿照吐出一口气,微笑道:“有松了口气的感觉。”

    “松了口气,担心什么啊?”

    画师随口说着,打开了第三张,笑着说:“这个是你们之后的关系,怎么说呢,你这样出身优渥,美貌,艺术家庭都好的,又遇到了满足你梦想的表哥,估计关系应该是很好……”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第三张,代表着的是之后的关系。

    死神,正位。

    代表含义:别离,双方有很深的鸿沟,毁灭。

    画师脸上的表情凝滞,抬起头的时候,看到那个少女的眼神里似乎也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而后者的左手下意识抬了抬,按向心口,而后又下意识地放下来,下意识控制住了这样的情绪表露。

    阿照深深吸了口气,道:“那,第四张牌呢?”

    画师主动遗忘了刚刚的事情,尴尬道:“第四张牌啊,这个代表着未来事情的发展,代表着你们的未来,也就是说,解决问题的方法。”

    打开,命运之轮。

    逆位。

    恶性循环,以及,轮回。

    淦!

    清秀少女的脸差一点就跟空军了钓吧老哥一样。

    四张牌。

    这开局和结局就离谱。

    她能直接写出虐死人的短篇故事。

    顺带发出去一百把刀子,一百把!

    虽然大概率会收到刀子养护四件套之类的玩意儿。

    但是,发刀子,谁能忍住发刀子的诱惑?!不可能!

    不过现在大概率被历史发了刀子的那位主角就在眼前,阿照闭着眼睛,睁开眼睛的时候,眼里浮现出那种遗憾,以及惹人怜爱的一丝软弱,只是她说出的话却颇为直接:“我希望能再算一算。”

    “额,嗯,好,好的。”

    “算什么?”

    “我和他为什么会走到那个地步……”

    阿照语气和缓。

    当然,无论情绪还是表达,仍旧还在自我控制之中。

    不可露出一丝破绽。

    顺便用自己的悲苦经历,自然而然地得到好感度,人总是会怜惜弱者,哪怕只是展现出来的弱者,她眼眸大而柔和,只是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步步为营。

    当然,情绪和表达都是发自内心的,只是受到控制。

    在步步杀机的地方,最好的欺骗是什么?

    是诚实。

    至于那什么表哥?

    谁在乎?

    她现在连记都不记得了好吧,就剩下一点点印象,是好奇,但是这个好奇只是用来打破这里氛围寒冰的破冰锤,也是可以利用的东西,哪怕是自身情绪也是可以利用的,或者说正是因为其真实,反倒是最好利用的东西了。

    重点是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好好活下去。

    阿照心底微怔。

    等下,为什么是步步杀机?

    抬眸看了看周围,这儿好像和本能里步步杀机的地方,不能说完全一样,只能说半点关系都没有,按照她的潜意识判定,像是那个水鬼刚刚所作所为,放以前早就没了啊,怎么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

    在她察觉到违和感的时候,那边珏沉思,她对这个东西也很感兴趣。

    画师敏锐地看到少女仿佛头顶有猫耳竖起来了似的。

    就像是明明感兴趣,却又必须维持着端庄高冷样子的猫咪。

    装作漫不经心道:“珏你要不要来试试看?”

    “很有趣的哦。”

    珏只是装作推辞了两下,就很快接受了。

    “咳嗯,这一次呢,就用黄道十二宫大阵!”

    画师愉快地决定了,遗憾道:“可惜了啊,要是那位夸霖小姐在,再加上隔壁的三位狐族小姐姐,然后小青你也过来,咱们围在一起,就是一个很棒很和谐,让我梦寐以求的,愉快的少女座谈会了!”

    “像是漫画里面一样。”

    伏特加娘娘幻想着那一幕。

    然后珏和阿照彼此给彼此去做牌阵,珏收敛了自己的神性气机,再加上阿照身上携带着的奇特之处,反倒是可以完成排阵组合,画师眼眸微亮的凑过来,道:“哦哦,来,我来解阵,先开谁的?”

    珏语气温和道:“先开阿照的吧。”

    不知道为什么,阿照不想打开自己的牌阵,只是在这个时候,她的本能和秉性选择了同意,画师愉快地道:“第一宫牌阵,代表着的是事物的本质,也就是说,你们最终分散的原因。”

    “嗯?还是星星牌?”

    “我看看啊……”

    她翻开书找了找,道:“这个,应该不是救赎之光的意思了吧,我看啊,在感情方面,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对两人的关系也抱有乐观的态度,可能是这个。”

    阿照皱眉。

    第二宫:人的价值观。

    出现了代表着胜利的战车,代表着行动力,自立,自我。

    第三宫:沟通上,出现的居然是正位的月亮。

    画师看着那本厚厚的书,道:“额,这个在感情上代表着,你很敏感害怕被伤害,尽管有承诺,你仍然犹豫不决,甚至选择逃避?”

    阿照抿了抿唇,那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逐渐地从内心失去了。

    “第四宫,代表着根源。”

    画师道:“是你们之间分离的真正原因,我看看啊……嗯?”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打开的牌,是一张恶魔。

    代表着诱惑,根本象征为一个恶魔以锁链束缚着人,是代表着,认为只要有了地位和财富,就拥有了一切,对于感情,则是互相束缚和制衡。

    她迟疑着,阿照闭着眼睛,轻声道:“请,打开下一张。”

    第五宫,代表着的是自我的表现。

    “逆位隐者牌。”

    画师低声道:“憎恨孤独,自卑,担心,以及逃避。”

    “因为害怕感情而在关键选择时候退缩了,使对方心寒……”

    阿照手掌下意识握了下,眼前浮现出恍惚破碎的画面。

    是一个游侠朝着自己伸出手,自己却退了半步。

    用无比完美的微笑摇头否决了对方的提议。

    而后记忆破碎,从手指里流逝。

    而之后的第六宫到第十宫,全部都是什么事业啊,合作啊,财务,目标之类的,所展现出的,似乎是阿照在过去很成功,一方面是成功,什么事情都能做到似的,而另一方面却又不断地攀升到绝对的孤独。

    而唯独其中第七宫,代表着和那位表哥的关系。

    是塔。

    是比死神更为残酷的结局。

    无论正位逆位,都代表着一个结局,毁灭。

    而在毁灭之后,第九宫是皇帝牌,代表着精神上的孤独,抵达第十宫的是正位的太阳,象征着普照万物的地位和光芒,是目标,而最后在第十一宫抵达了世界牌,代表着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理想,至此,只剩下了最后一张牌。

    代表着隐藏的事物,隐藏的自己,最私密的牌。

    画师没打算打开这一张。

    那边少女阿照紧紧闭着双目,她突然吐出一口气,仿佛成竹在胸的执棋者,微笑道:“还真是有意思的玩具呢。”她似乎已经完全地恢复过来,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干扰,没有受到一丝丝的影响。

    语气轻快道:“与其说是卜算,不如说是在唯心地推测。”

    “完全不能和袁天罡的卜算术相提并论啊。”

    “这里面每一张牌,每一个正位,逆位,都有各种各样的意向,甚至于相反的,根据这些指代着某些东西的意向,按照自己的内心去排列组合,就能得到自己所期望得到的结论。”

    “所以,同样的牌阵,会根据你的期望不同,有不同的结局。”

    “几乎类似于骗术了。”

    画师不知该怎么说,因为好像塔罗牌就是这样的,而阿照皱着眉头,在语气宽和道出自己的判断后,指着这些牌阵,微笑道:“比如说,这些牌阵,几乎可以得到两种,完全不同的选择,就比方说……”

    “第一种解释:那是我的兄长,是我年少美好生活里面对于外界的向往,而最终我们之间出现了矛盾,大概率是因为某些诱惑?而我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只是我是软弱自卑的隐者,是不够自信,最终逃避,让他寒心。”

    “最终明明遵循着胜利者为主的战车风格,在面对自己在乎的存在时候,反倒是退缩,没有交流,双方各自都没有真正正视这个问题,最终裂痕越来越大,而我们的关系归于了毁灭,无法痊愈。”

    “而失去了感情的束缚,我最终也抵达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画师连连点头。

    这确实是恰当的解释,开始于愿望,归结于成功。

    “但是,这里还有第二种解答。”

    阿照伸出手指晃了晃,微笑道:“星星除去了满足愿望,本身代表着的不是黑夜中的星星这个意向吗,这个要比后人增加的解释更为直接,所以,我们按照这个来解答。”

    少女眼眸微敛:“他是我的救赎,是黑暗里最后的星光。”

    “我内心渴望着他,精神上期冀着他,而行为上回避着他。”

    “自信而自卑,软弱又强大。”

    “我渴望着得到他,如同我得到世俗的一切,金钱,名望,我是渴望以力量征服一切,支配一切,得到胜利的战车,我是支配一切的太阳,我是象征着最高孤独的皇帝。”

    “我们出现了裂痕,他自然而然地远离着我。”

    “而我如同‘恶魔’一般束缚着他,我如同‘隐者’一般躲避着他。我渴望着独自占有他,如同黑夜中占据最后的火光,我在精神上束缚他,我在行为上孤立他,最终心灵上毁灭他。”

    “直至一切的终末。”

    “倾斜的高塔在世界尽头毁灭。”

    “他是最灿烂的星光,而我将是他唯一的观众。”

    “他属于我,只属于我。”

    阿照的解答,里面的恶魔,皇帝,全部都是塔罗牌。

    她聪慧到直接掌握塔罗牌。

    却如同一只无形的手掌捏住了屋子里的喉咙。

    画师下意识想到了那个新闻里面失忆少女的操作,而这个时候,阿照却轻声道:

    “你们觉得,我是谁呢?”

    画师不知该说什么:“这,这……”

    “都不是!”

    少女扬起眉,锐气凌厉,语气安静道:

    “人怎么能够可以用这样的东西来束缚?!”

    “人怎么可以被过去所束缚?”

    “我的道路绝不会被这些文字所干扰,我难道不是活生生的人?每一天的精彩,怎么可能会归结于短暂的文字?而且,如果说这就是过去的话,那我为什么不能扭转?哪怕是过去的我,也不可能束缚现在的我。”

    外面传来声音,是其他行动组成员已经将少女生活用品准备好。

    阿照拈起那最后没有打开的卡牌,想了想,微笑着询问道:“这一张代表着什么?”

    画师下意识回答:“隐藏的自我。”

    少女阿照直接将这一张牌展示给了其他人,自己却并没有去看。

    这绝不可能束缚我。

    她如此想着。

    白色宫装的少女微笑着起身,恰在这个时候,长乘看着的西方宫廷戏里面演出到了精彩的地方,宫装少女看到里面的画面,噙着笑意道:“感谢你们让我玩了一次这西方的东西,很有意思啊。”

    “那么,下次再见。”

    她双手拈起宫装长裙,学着那宫廷戏里做了一个屈膝礼。

    纵然从没有做过这样的动作,但是裙摆散开,像是一朵花那样,阳光照在少女脸上,眸光微敛,不经意的雅致和雍容已然将宫廷剧里的女主给压制到了黯然失色的程度。

    而后黑发垂落,散开的裙摆束起。

    少女阿照微笑离去。

    众人看向桌子。

    桌子上的第十二宫——逆位,皇帝牌。

    独裁。

    以及稚嫩,悄悄撒娇,无力,温柔,行动力不足,意志薄弱。

    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向。

    其中有某一种代表着和表现出来的自我所不同的,隐藏的一面。“是哪一种呢……”

    “不过,真是个好看的女孩子,不知道能不能给我做模特,反正大家都是女孩子……”

    画师这样说的时候,看到刚刚那温柔暗藏凌厉的少女走出的时候,不知是在想什么,踉跄了一下,差一点就摔倒,手掌按在墙壁上,而潜藏着的阴影里面,阿照的手掌死死按在心口。

    没有什么,不可以露出破绽。

    只是心口稍微有一点点,只是一点点痛而已。

    她低语着。

    很快就好了。

    她抬起头,阳光下仍旧是无懈可击。

    而最终昆仑天女也没有打开自己的牌阵,画师不好意思道:“总觉得,是做错了什么啊……唉,珏,要不我来给你解答?不要小看我啊,我可是塔罗牌十级爱好者!”

    珏摇了摇头,微笑着道:“没什么,能够参与其中就很好了。”

    “只是这样我就很开心了。”

    她站起身来,还要去寻找西王母娘娘可能的线索。

    好一会儿后,被灌了两瓶生命之水的水鬼踉踉跄跄爬起来。

    捂着头迷迷糊糊,看到桌上覆盖着的牌阵。

    顺手就打开了珏的第十二张牌。

    第十二宫,隐藏的自我。

    画面上一尊威严的帝王倒立,手持权杖。

    逆位·皇帝。

    代表着,稚嫩,悄悄撒娇,无力,温柔,行动力不足,意志薄弱。

    以及……

    独裁!

    不为人知的自我。

    酒劲儿上来了,水鬼捂着嘴巴奔跑出去,空无一人的博物馆里,阳光安静流淌在桌子上。

    两张逆位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