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2章 许久不见了啊,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5118
  第0602章 许久不见了啊,渊!

    理应该被封印起来,躺在淮水底部玩游戏,恰可乐的淮水祸君。

    此刻以人形真身之态出现在自己面前。

    还直接一脚把刚刚就要打架的对手踩进水里面。

    这是完全无法想象的画面。

    卫渊觉得,这事儿很大,得慌一下。

    至少卫渊是打破脑袋都想不出来,那只宅猴居然能放下游戏,放下手机,直接奔波这么久杀过来?!这什么概念?

    那简直像是和你双排打游戏的老哥约定一起锻炼跑步,结果他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起床出去跑了一个全程马拉松顺便神清气爽地把跑步截图发你一样。

    就离谱。

    而现在最离谱的是,这家伙直接抢了人间恒河本地神性直接快要戳到卫渊鼻子上了,尽管说,无支祁抽取的是神性,卫渊仍旧下意识退了一步,以风把自己和这棍子前面隔了一层。

    然后看着无支祁,下意识道:“你,你居然出来了?”

    白发青年冷笑道:“当然,本座是谁?!”

    卫渊很想要顺口说一句,是水猴子。

    然后顺势礼貌客气地补上一句,那你能出来多久?

    但是瞅了瞅现在百分百情绪暴躁的无支祁,卫渊沉思,而后做出了选择,青年的脸上浮现出不敢置信的神色,叹服道:“原来是这样啊,我都不知道。”

    “我竟然没有料到水君你已经能轻易挣脱了神代禹王留下的封印。”

    “你居然超过了我的预料。”

    无支祁脸上表情微怔,而后微微缓和,傲然道:

    “那是自然。”

    卫渊抚掌长叹,脸上满是诚挚温和:“真是厉害啊,水君!”

    “不愧是你!”

    “哼,不过寻常而已……”

    如此的对话还在继续。

    被抛飞出去装死的隔壁水神嘴角抽了抽,毕竟是神灵,语言什么的不是问题,当然也不能听得太懂就是了,可是,至少祂能够看得出表情,读得懂氛围啊。

    那白发青年脸上的表情几乎是肉眼可见地缓和下来。

    本来还期待打一架的。

    可是眼看着,那毛躁躁的暴走神灵的毛躁就被抚平了?!

    这什么情况?

    谁?!

    这谁教他的?!

    而且,不知道是否是错觉……

    祂看着那微笑着,面容诚恳赞叹的黑发青年,就突然回忆起神代最后三百年的时候,那位阿育王父亲的宠妃,被称为九尾妖狐的华阳天,想到描写对方的文字——温和端庄的举止,无论和任何人交流都仿佛是在认真地倾听,让任何人都觉得自己得到重视,这,这……

    水神嘴角抽了抽。

    总觉得那微笑恳切,说话时双目温和和对方对视,嘴角带着微笑的黑发青年,背后一定有狐狸尾巴在晃荡,不,不止一条,是好几条!

    得意洋洋,晃啊晃的。

    就跟那人间界传说的三大妖妃都是九尾妖狐一样。

    神州妲己,北印华阳天,以及樱岛的玉藻前。

    这这这……这家伙也是狐狸精?

    可是,他是男的啊?!

    眼见着一小会儿,那白发青年就被顺完了毛儿,反倒是变得似乎有些不好意思似的,道:“这,咳咳,原来是本君的实力恢复远超过了你的预料,哼,卫渊你还是太不了解本座了。”

    白发青年抬了抬下巴,然后勉为其难地道:

    “不过我看着你刚刚在和谁打架,要不然我帮帮你?”

    卫渊嘴角抽了下:“不,已经打完了。”

    “打完了?人在哪儿?”

    卫渊沉默,伸出手指指了指无支祁脚下。

    猴子踏足虚空,脚下三尺里面的浑浊水中是给被对折了的男人。

    无支祁沉默,怜悯地看着卫渊:“就这?”

    卫渊嘴角抽了抽:“你不要用这样的表情。”

    “你让我觉得我很廉价一样。”

    白发青年眼神怜悯,道:“没事儿,你一点都不廉价。”

    “真的。”

    祂说这话的时候,似乎察觉到了下面的水系里有多脏,早躲到了八百米开外,卫渊嘴角抽了下,也跟着远离,顺手一抓,以御风之术将那被甩飞出去的几个河神拉来,后者眼前一晃,就看到了黑发青年。

    以及旁边身材相较而言还要高大些的白发青年。

    河神刚刚还在想什么,脱口而出道:“你你你……狐狸精?!”

    卫渊:“??!”

    河神刚刚说完就后悔了。

    无支祁瞥着卫渊:“狐狸精?”

    卫渊沉思:“不,我不是狐狸精。”

    “可我确实是青丘涂山氏出身的。”

    蓝脸河神:“???!”

    合着不是狐狸精,是直接捅了狐狸老窝吗?

    祂嘴角抽了抽:“是华阳天,妲己和玉藻前那样的九尾狐狸精?”

    祂看了一眼卫渊,补充道:

    “男狐狸精?!”

    卫渊道:“说了我是人,而且你说的那几个,也就妲己是九尾,其他的根本不是九尾境界,都是樱岛那边儿乱传的,华阳天不确定,玉藻前只是两尾境界而已,在青丘国只是不错而已。”

    他可是真的研究过狐族历史的。

    青丘国没能找到玉藻前的本名是涂山什么。

    不过樱岛关于玉藻前记录最早的《神明镜》《杀生石》《玉藻之草子》中,玉藻前是双尾七寻。

    寻是神州古代的记录单位,八尺为一寻,也就是说被樱岛出动八万精锐血拼了,勉强封印的玉藻前,修为是具备有八尺长尾的双尾妖狐,只是如此而已。

    而北印的华阳夫人,记录不明。

    在被北印最伟大的英雄阿育王发现之后,从对方手中从宫廷逃脱。

    修为怕是不低。

    这两个都是妖狐一族。

    但是不是九尾妖狐。

    至于为什么玉藻前变成了九尾妖狐,这是在距今两百年前江户时代的一本书里被记录的,里面记录玉藻前其实是三国时代前来,卫渊没事儿看到资料里说,是这只青丘狐化身貂蝉打算继续祸乱朝纲来着。

    结果招惹来了名为吕奉先的乱世极致乐子人,狼狈溜走。

    双尾青丘狐,打不打得过吕奉先?

    很遗憾,真打不过这个逼。

    卫渊想到那个笑得恣意张狂的高大男人,揉了揉眉心。

    真打不过啊。

    他见过青丘狐。

    也是真见过吕奉先的。

    因为,当年曹孟德血屠徐州,天下群雄嘴上说得好听,没有一个动手,他带着年幼的阿亮,带着阿亮的姐姐,还有叔父一家一并逃亡,幸亏遇到刘玄德前来阻止,才活了下来。

    但是刘玄德甚至于能在暴怒的曹孟德之下活下来,也是因为另一个人,毕竟关云长再猛,张翼德再强,兵力比起曹孟德都太弱了,让曹操不得不马上回去的原因。

    是流浪的吕布直接一个直捣黄龙爆了曹操后菊。

    这也是后来刘备收留吕布的直接原因。

    当时吕布骚操作逼迫地当时第一流统帅的曹操火急火燎地杀回去。

    ‘太祖引军还,与布战于濮之阳,太祖军不利,相持百余日。’

    曹操啊那可是!

    当时意气风发,而且打开了屠戮大门的血腥魏武帝。

    尼玛一只吕奉先算个毛。

    老夫单手按死你!

    曹孟德气势汹汹。

    而且展现出了极高的战争艺术——

    ‘太祖围城,城中大姓田氏为反间,太祖得入城。烧其东门’

    反间计!偷袭!火计,齐活了!

    顺便还有屠城到眼红之后被背刺的愤怒BUFF。

    看你死不死吧。

    而曹孟德和吕奉先死磕的第一次大战,在历史里记录如下:

    及战,军败。

    四个字。

    败得很没有尊严。

    另外还有一段:

    布骑得太祖而不知是,问曰:“曹操何在?”

    太祖曰:“乘黄马走者是也。”布骑乃释太祖而追黄马者。

    三国演义将这一段化到了其他地方。

    被背刺,被摩擦,顺便差一点就被吕奉先砍了脑壳儿。

    一波儿三连。

    给曹孟德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阴影,最后杀吕布干脆利落。

    经历过那个乱世的卫渊对于吕奉先的看法还……还挺复杂的。

    他三姓家奴,他背信弃义,他喜欢背刺。

    他不断背叛士族。

    是浑身黑点被士族所唾弃的吕奉先。

    但是……

    没有屠城记录。

    以他的名声臭的程度,只要做过一定被留下记录,但是没有。

    甚至于有城池因为忠诚于他被复仇的曹操屠戮。

    八百破十万的张辽和陷阵之志有死无生的高顺追随他到飞将的最后。

    吕奉先武力值确实是很高,但是本质上卫渊觉得,是个乐子人。

    以卫渊自己在那个时代的所见所知来看。

    这家伙一开始是热血青年,从军干边境的蛮子,报效祖国。

    后来又跟着老大来干宦官,结果义父丁原留在京城不走,董卓又告诉他,自己是董太后的哥哥,说丁原是叛贼,吕布信了,一刀咔嚓,是所谓诱杀丁原,不但吕布信了,连并州狼骑都信了。

    老大并州牧被自己义子砍了居然没哗变,那可是忠孝儒家的汉朝。

    后来王允告诉了年轻的吕布你丫被人耍了哟。

    董卓把你当傻子玩呢。

    吕布心境彻底崩溃,然后最绝的来了。

    在这个男人最软弱的时候。

    这位看似忠厚长者的老司徒给吕布安排了一出一见钟情,让美少女治愈了飞将吕布的内心,救赎了痛苦的名将,然后反手一招NTR啪叽糊在吕布脸上,而且是‘骗你杀了你义父的肥猪仇人当面NTR了你一见钟情的软弱少女’这种极端性的王炸情节。

    还让你当场撞破。

    这是血勇的大汉朝。

    哪个男人忍得住?

    吕布是男人,他没忍。

    结果那位一见钟情的少女,被后世称之为貂蝉的狐妖跑路了。

    义父又没了,他又遇到第三个男人。

    一个叫做贾诩的家伙把他当笨蛋一样戏耍,直接围困城里,最终被大军围城的极端情况下,吕奉先选择率骑数百直接杀穿了贾诩留下计策的城池,直接给贾诩留下了心理阴影。

    围了城困了八天,还能骑兵凿穿走人?

    攻城战这么窄的地方你骑兵?

    这是人?

    你统帅率是怎么练的?

    直接导致了毒士贾诩在面对这种情况下直接在城门口布下箭矢大阵的补丁,顺便修正了对猛将认知的BUG,获得打猛将之前先偷武器拉走战马的修正。

    以及第二位猛将典韦的死亡方式。

    没办法,在吕奉先身上吃过大亏了,经验值提高。

    而那个乱世,在少年最热血沸腾的时候,用一键三连三个大耳掴子把出身平民的飞将吕奉先打成了煞笔,在经历过被戏弄杀死义父,一见钟情,被NTR王炸掉,再度杀义父,名声臭成翔,又被顶级军师戏弄后。

    吕布直接变成了乱世究极乐子人。

    其艺术行为包括并不局限于——

    打劫袁术。

    打劫完袁术打劫袁绍。

    直捣黄龙爆了曹老板后菊。

    击溃了卫渊相识的张燕。

    虎步江淮。

    被刘皇叔收留。

    反手背刺刘皇叔。

    然后又辕门射戟救下刘皇叔。

    堪称上古PUA模板。

    给刘皇叔留下了浓郁的心理阴影。

    背刺十级爱好者,最后被背刺没了。

    在三国志上留下‘志在逆乱’,专门搞事的评价。

    乱世究极乐子人。

    但是不屠城。

    “出生平民,就真的必须要作为棋子被士族所利用吗?”

    “你看看这天下,袁术袁绍,四世三公,刘玄德是皇族后裔,名将的学生,而我出生平民,我的职位是一刀一剑在边疆和蛮子打出来的。却被他们称呼为蛮子,被士族所鄙夷,不是士族,就只能当他们手中的剑吗?”

    这是三国时期的少年道人,和已经名震天下的诸侯飞将的简单对话。

    他大笑着离去:“看吧,布也不打算要统一天下,我自然没有这样的器量啊,所作所为,不过搅乱这士族的乱世罢了,哈哈哈哈……”

    “你是谁?”

    “凤仙,凤凰于飞的凤,仙人的仙。”

    “吕凤仙?”

    “是啊,很潇洒对吧?可惜啊,这个人已经死了。”

    “留下的,只是吕奉先,奉先二字。”

    “是被义父所赐。”

    奉先思孝,接下思恭。

    丁原低语着赐予他这个名字。

    如同凤凰一样的武仙人啊。

    就作为以孝束缚的狗吧。

    卫渊难得从九尾狐的传言上,想起了那个导致玉藻前直接逃亡的猛将,当年曾有一面之缘,不过,他也已经逝去了快要两千年之久,知名度上也因为其所作所为导致的‘逆乱无常’而不行,恐怕也无什么可能再遇到了吧。

    而且,如果遇到的是那个恣意唯我的凤凰才好。

    那个奉先就不必了。

    卫渊神色没有波澜,看向旁边的水神,后者似乎是以为卫渊要出手杀了他。连忙跪倒在地,道:“等,等一下,等一下……”

    “你要还我剑了吗?”

    “剑……”

    水神脸色呆滞,而后看到无支祁抬起棍子,连忙道:“等下,等下,我,我虽然没有剑,但,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我可以带你去找大尊神,大尊神!”

    “大尊神……”

    卫渊敛眸,和旁边无支祁点头。

    “走罢。”

    那水神好不容易松了口气,额头渗出冷汗。

    无支祁毫不客气把棍子收起来,至于留下的垃圾,他懒得管,卫渊看到那边跳到河里,低下头捧起水不知道打算做什么的宗教徒,嘴角抽了抽,转身不再看。

    心中则是警惕着那所谓的大尊神。

    ‘无妨,打杀了便是。’

    无支祁冷笑,‘来这儿不就是打架的?’

    卫渊心中一定,说的也对。

    两个头铁男人彼此一对视,基于共鸣原理导致了头铁度再度暴涨,直接制定了实在不行就打传出去的作战策略,而被领着走过一出出隐秘的神灵幻境后,卫渊和无支祁看到了那所谓的,被恒河支脉水神所尊称的大尊神。

    是三相神?

    湿婆大天,梵天。

    还是目标毗湿奴?

    卫渊沉思,而后听到一声苍老的笑声。

    神色一怔,快步往前,掀开了绣着金色莲花的重重帷幕。

    看到里面的大尊神,面色骤变,抬手一招苏秦背剑,直接拦住了无支祁的水棍,后者本能收力,皱眉看向卫渊,而卫渊脸上却是又惊又喜,最终竟然放声大笑道:“原来是你!原来是你!”

    “许久不见了啊,渊。”

    对方也是笑着低语。

    无支祁看去,那所谓的大尊神分明是一头苍老的……

    青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