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0章 你的死兆星在加倍闪耀啊!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583
  第0600章 你的死兆星在加倍闪耀啊!

    老天师给卫渊安排的是小型航班,之所以不直接找一辆战机把他空投了,是因为这个实在是太过于离谱,离谱到隔壁那些人都能看出来这被战机兜一圈空投出来一脸爽朗的家伙是来找麻烦的。

    要不然还能咋?

    老乡开门送温暖啊。

    卫渊盛赞这家航班空餐的味道极为不错。

    在询问食谱无果,面容姣好的服务人员噙着抱歉的微笑,说是私人航班好不容易挖来的大厨后,卫某人连干了两份套餐,靠着自身神通‘隔垣洞见’直接把食谱还原出来。

    不单单是食谱,就连火候和五十年厨艺经验值都给还原出来。

    隔垣洞见——人族三十六天罡无上神通。

    状态——未完成。

    预想中巅峰状态——

    彻视洞达,坐见十方,天上地下,无有障蔽!

    六合内外,鬼神人物,幽显大小,莫不了然分明。

    神话概念原型——昆仑三神·开明,坐镇九天门,俯瞰万古。

    目前使用——还原菜谱和火候,卫馆主厨艺UPUP,大满足。

    老街博物馆伙食等级提升,员工愉快度上升。

    在经过了一段较为无趣的航行之后,卫渊把古印度神话《水持记》返了一遍,这一架私人航班稳稳地落了下去,而他顺便把《水持记》最后看完,眉头皱起,这一个神话传说。

    如果抛开那些具备有浓郁的神话色彩和宗教色彩的东西。

    大概就是,阿修罗王水持整合了阿修罗,打上天界,击溃了天帝因陀罗,驱逐了神族,最终被三相神之一的毗湿奴击败了,化作焚尽世界万物的怒火回归了破坏神大天湿婆的第三只眼。

    因为他本身就是湿婆大天的一部分,现在只是回来了而已,而之所以他能打败天帝也是这一个原因。

    但是如老天师说的那样,神话反应历史和文化,童话里都会有现实性,如果说考究一下天帝因陀罗的原身,就会得到另外一个截然不同的含义。

    天帝因陀罗,是率领雅利安人吞并了古印度神代文明的领袖。

    这一点基本被公认。

    而该被天族压制的阿修罗族指代着什么,就很简单了。

    是源初的古印度文明。

    水持是阿修罗王,最强的阿修罗王,也就是古代印度文明的领袖,祂在传说中聚集了原本分散的阿修罗众,从事迹上说,也就是说类似轩辕那样整合了古印度,打上了天界,血洗了天人的三十三天。

    也就是说将侵略者屠杀驱逐。

    令梵天避战,和湿婆平手,被称为湿婆的愤怒。

    仿佛无可匹敌的地上人王。

    而最终祂战败的理由——

    他的妻子毗羚陀是虔诚的毗湿奴信徒,在水持再度和天神战斗的时候,阿修罗王的妻子被毗湿奴化作的丈夫奸污,女子发现这一点后,信仰崩溃,悲愤欲绝,自焚而死。

    而人王的愤怒之心变成了悲哀,出现了不该有的破绽,被湿婆杀死。

    他自身的古印度神性被湿婆吞噬,化作了最恐怖的怒火。

    也是传说中湿婆破坏神的力量之根源。

    故事结束。

    真的是,面对英雄没法从正面打败,就从内部瓦解内心。

    而且还是下三路。

    卫渊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这被记录在正式神话里的东西。

    哪怕是西方那老种马都鄙夷这事儿吧?

    人宙斯好歹是打生打死打出来的神界之主,干死泰坦上位。

    控制雷霆。

    武德充沛!

    当然,仅限于宙斯·年轻版本。

    大概老了以后出现‘我打生打死一辈子,我享受享受怎么了?’的情绪,虽然各种下去泡妞,可也没有做出来,‘我特么打不过你,我就把你妻子杀了打破你的道心’这种腌臜事情啊。

    “……真是,特色。”

    卫渊揉了揉眉心,从这个神话里面总算是反向推导出了敌人具备的可能的神话概念——怒火,以及悲哀之火,当然这大概率是来自于公元前三千年前的古代印度神系最后的咆哮。

    来自于人族王者的愤怒和最终的悲哀。

    是古印度的领袖,是阿修罗王水持死前的怒焰。

    真正的古印度人族失去了统帅和领袖,最终崩溃,连人王的传说也化作了神的一部分,唯独一点——就连现在的传说里,象征着正法的毗湿奴奸污信徒的事情也无法被抹去,算是最后的残存。

    不过经过数千年的贴金和传唱都没有散去,可知道当年恐怕是所谓天族自己都有人无法接受这样的胜利吧,难怪后来,明明传说里面是毗湿奴创造世界,最终的三相神却是隐隐约约以湿婆为主的。

    毕竟黑料少,头铁,又能打,能打,以及能打。

    这是头铁和头铁之间的惺惺相惜。

    至于所谓的宇宙意志梵天。

    梵天娶了自己的女儿辩才天女。

    然后直接被暴躁老哥湿婆一三叉戟剁了个脑袋。

    是现在整个印度宗教庙宇最少的。

    梵天剩下了三个脑袋,顺便在暴躁老哥再度把自己儿子脑袋也剁了之后,暗搓搓指导他给儿子安了个大象脑袋。

    不过,被神所用的,吞噬万物的怒火。

    仔细想想,毕竟未必是无支祁那种神代淮水之力的对手。

    卫渊若有所思,觉得这三相神里,似乎也就头铁暴躁老哥湿婆还可以点,除了头太铁好像没什么大毛病,至于怒火,以神的力量去驱使被算计死亡的人王怒火,想一想都知道会出现版本不适的问题。

    这玩意儿的附属权能在神话里面常常出现能放不能收的情况。

    比如说赐予某人左手碰一下头顶就会把一切敌人焚烧成灰烬的力量。

    承受了这个加护的人最后用手碰了自己的脑袋。

    然后,他就无了。

    “火焰……”

    卫渊低语。

    那么,以无支祁的神灵,四渎。

    没事儿,这局稳了,我就在旁边看戏吃瓜就行了。

    他心中默默低语。

    “水君?水君你在吗?”

    “到地方了,要不出来打一打?”

    沉默许久后。

    卫渊再度愉快热情地邀请道:“我可以给你游戏哦!”

    “这次给你十个游戏,随便挑哦!”

    卫渊得到两个字的回应。

    “呵呵。”

    顺便后面还有一个最经典的微笑表情。

    卫渊:“……”

    高速飞行的无支祁看了看跨国私人航班头等舱机票价钱。

    金色的瞳孔散发危险的神色。

    “呵呵。”

    十个?

    我全要!

    无支祁把手机一收,以狂暴的速度飞飙。

    卫渊嘴角抽了抽,以他那种基本没有多少熟练度的卜算天机之法,算出无支祁似乎会准点出现,稍微安心,看着这地方,神色逐渐复杂,往日的经历,往日所见到的一幕幕都在眼前浮现,无比鲜明,仿佛昨天才发生过。

    玄奘,石磐陀。

    还有那个爽朗痛快的,几乎有一统全印之势的戒日王。

    物是人非。

    当年把臂同游者,不过只剩渊一人而已。

    不过,想到戒日王的时候,卫渊突然一怔,想起来当时那家伙和自己感情很好,是彼此交换佩剑的武者之交,而当日过河的时候,自己的剑坠入河里面,当时还放言说往后一定要把剑拿回来。

    难得来了一次。

    在无支祁脾气恢复之前,先把那柄剑拿到手里再说。

    卫渊辨认了下方向,脚下步履从容。

    一边感应着戒日剑,一边循着感应而去。

    此去取剑。

    ……

    博物馆里。

    一众人把那新闻看了一遍。

    水鬼忍不住感慨:“直接入局,无间道,反杀,挑拨,最后掀桌子,一直到最后,那些人似乎都没怀疑她,好像是那老大到了被抓起来,都担心她也遇到危险,直接把所有罪责主动坦白揽到身上。”

    “而且不止一个这么做的。”

    “这手段已经离谱了吧。”

    “恐怕都够得到史册留名这个级别了吧……”

    “怎么觉得就是给我攻略,我都做不到啊。”

    旁边看西方宫廷剧的长乘忍不住吐槽:

    “你脑子里都是快乐水,肯定做不到。”

    “多谢夸奖。”

    水鬼打开手机,除了神州一贯的,对于人贩子这些家伙的剧烈谴责外,就是都被这少女的机智,果敢,外貌,外貌,以及外貌吸引的吃瓜群众。

    水鬼都不得不说:“确实是,好看啊。”

    长乘道:“你还真是喜欢吃瓜。”

    水鬼振振有词道:“神州人的吃瓜,这叫吃瓜吗!”

    “有瓜不吃,那还是人吗?”

    “如此大瓜,不可不吃!”

    不周山神点了个赞。

    伏特加娘娘正在和刚刚过来的小青玩塔罗牌,看了一眼,愉快道:

    “是很适合作为漫画角色的原型啊!”

    旁边过来蹭饭的小青歪了下头:“漫画原型?”

    “是啊。”

    伏特加娘娘伸出一根手指,道:“就是角色原型。”

    “凭空想象的总没有这些真实存在的更完善更鲜活。”

    “比如呢,你看这个姑娘就是个很棒的原型,稍微加以二次创作,就是个好角色了哦,聪明,机灵,又好看,这样的角色可不能画成傻白甜,得有抱负,但是单纯的伟光正角色实在太多了,没意思,所以呢,我们在给她加一点点野心,最好再加一点点侵略感,就能组成一个受欢迎的坏女人。”

    小青若有所思:“姐姐那样的已经不吃香了吗?”

    她目光炯炯,掏出笔记本。

    清秀的画师得意洋洋道:“当然喽,你看看这姑娘,应该搭配什么样的CP呢?”

    小青若有所思。

    她看着那新闻里被人贩子吓得厉害的少女,小脸白皙,眼睛无辜。

    但是反手直接把一整条交易链都直接抓出来,手段精彩到离谱的少女,道:

    “同样很聪明有抱负的坏男人,枭雄类的?”

    “不不不,不对。”

    伏特加娘娘扶了扶并不存在的眼镜,而后庄严道:“这样的强大而聪明,又有侵略性的坏女人,和那种同样坏坏的,心机深沉獠组CP,当然是可以的,而且也挺有趣的,但是就像是黑色和黑色共舞,无法进行冲击性的对比。”

    “所以,坏女人,必须配那种好男人!”

    “当然坏女人各有不同,好男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款式。”

    “比如说支配者的坏女人,就配一个表面上是顺从性格但是反手一刀直接暴起的角色做CP。”

    “侵略性强的,就配禁欲系,最好是个佛门道门之类的修行者。”

    “控制欲强的,就偏要把她和那种洒脱不羁的游侠放一起。”

    “比如她!”

    ‘居住于博物馆二层阁楼的伏特加娘娘’刷地伸出手指,而后以一种大法官敲锤的气势,震声道:“又有侵略性又有控制欲,最有趣的,就是和一个虽然不在佛门但是身具佛性道心的洒脱游侠凑一起,你追我逃啊什么的,我能画一百张,一百张!”

    “现在这时代的恋爱漫画里面,女主打直球,男的玩拉扯。”

    “常见,常见得很啦。”

    “哦哦,原来是这样的吗?!我明白了,伏特加师父!”

    少女小青双眸明亮,认真记笔记。

    画师得意洋洋,虽然不知道小青做笔记是为了什么。

    还是补充道:“不过我也就是二次创作,二次创作。”

    “不算什么的,不用这么尊重我。”

    叮咚,叮咚……

    正在这个时候,博物馆门铃被按响,放下数位板,放着自己的读者,自己去和美少女玩塔罗牌顺便闲聊的画师低头装作没听见,兵魂正在和圆觉外出拉练,据说是为了追上馆主的脚步,正在奋发向上地努力,山神们正有兴趣地看西方宫廷剧,毕竟没见过。

    在那门铃一连想了五秒钟后。

    最后无可奈何,上网看评论,吃瓜吃得最开心的水鬼被少女画师修长的右腿五连踹,不情不愿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握着手机,一边吃瓜,一边去开门,打开门,外面是一身改良版道袍,气质英武的龙虎山修士,正是张浩,水鬼早和他混熟了,点了点头。

    “哦,老张啊,哈哈哈,你来了,进来吧。”

    “我让大和尚给你加双碗筷。”

    水鬼打了个招呼,而后立刻双目发亮凑上去,道:“顺便,老张啊,我跟你说啊,这儿可有个大瓜,你不可不吃,不可不吃!”毕竟整个屋子里大家各做各的,水鬼没法和别人交流实在是憋得荒,马上打开新闻就要安利,新闻吃瓜的乐趣,就是和沙雕朋友一起吃啊!

    他身高比张浩高,凑过来的时候,视线当然会下意识往外看去。

    而后神色凝固。

    手机新闻画面上是那紧张无辜的少女。

    张浩外面,是身穿白色宫装,有黑红金装饰的少女,眉眼大而柔美,气质雍容,比起新闻画面上还要好看鲜活个好几倍,注意到水鬼的视线,微笑还礼。

    这是个大瓜,不可不吃啊!

    水鬼如是说。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不周山神点了个赞。

    你说的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