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9章 关于出差以后后方崩溃的事情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449
  第0599章 关于出差以后后方崩溃的事情

    身材高大,外貌看去阳光桀骜,嘴角有虎牙的青年皱眉,上上下下打量着水鬼,水鬼神色郑重,英俊洒脱的脸上浮现出讶异,惊愕,旋即郑重,缓缓走出。

    “是你……”

    “谁,谁来了?住手,不要把我叉出去!”

    钱来山神一边说着梦话,一边打着哈欠从地铺上爬起来,姿态放松而从容,至于大冬天睡地铺会不会照亮?祂自己就是一大块石头了好吧,就这么懒洋洋拍起来,而后看到了那边的青年。

    作为西山经里最能打的山神之一,钱来山神的神色凝固。

    沉默。

    就仿佛刚刚的复刻。

    爬起来的钱来山神一点一点躺下去,沉默了下,顺便把被子慢慢拉起来。

    你看不见我,你看不见我……

    流沙河主长乘抬起头,眼睛瞪大,然后呜哇一下瞬间出现两大包眼泪,瞬间转身,缩地,抱着自己藏在桌子下面,瑟瑟发抖,让桌子上的锅碗瓢盆都快要抖动下来。

    那边泰器山神一只脚才走进博物馆,面容威严庄严。

    第二步直接转身面不改色走人。

    顺便把老山主夹在胳膊肘下面闪了。

    几乎一瞬间,整个博物馆里的气氛瞬间凝滞了下来。

    作为昆仑神系里面的坚实战力。

    他们一眼就看出了眼前这家伙到底是谁所化的。

    无支祁!

    淮涡祸君!

    翻译一下,大概是这家伙是神代刺头之王的文雅说法。

    开启神话概念可以直接抽起一千多公里的淮水水系化作棍棒抽击。

    麾下巅峰有数十上百万的凶兽群和妖族群汇聚。

    桀骜不驯,藐视昆仑。

    占据一方水系,向下则吞并云梦,向外则直入东海,浩瀚方圆数千里之地皆在麾下,金瞳白发,遥控神代山海数万里浩瀚水系,无数妖神领受其令信,妖兽群集于麾下,气焰滔天。

    而后踏碎神的尊号。

    自称为君。

    君者,至尊也。

    祂桀骜到不屑于神灵的称号。

    昆仑体系编外成员,水神共工唯一好友,另外战斗力可以把一票水神按在地上摩擦的疯子,头铁程度可以和禹王直接摆明车马死磕的天神,发现连禹王都开始摇人了还在那儿站着不动非得死磕的钢铁头颅持有者。

    钱来山神双眼茫然。

    是谁?!

    谁?!!

    谁是内鬼!

    是谁把他招来了?!

    整个西山界山神水神嘴角抽搐。

    唯独水鬼神色庄严,无惧了淮水祸君无支祁的气势,步步走到他的面前,脚步踱步旋转,往左边走,而无支祁凝眉注视,瞳孔中散发出金色流光,祂若有所思:“是你……”

    “当时陶匠拿了我的神性就是分了一点给你。”

    水鬼比了大拇指。

    “要来一杯快乐水吗?!”

    白发金瞳,虎牙毛躁的青年傲然道:“本君只喝酒!”

    水鬼遗憾。

    “卫渊哪里去了?”

    无支祁所化之躯环顾周围,皱了皱眉,水鬼道:“这,老大似乎打算外出做什么事情,一早就外出了,应该是做准备了吧。”无支祁脸上的神色稍微和缓。

    做准备,看来这家伙还是认真的。

    关于暴揍持剑罗摩这件事情。

    祂道:“我来看看他在做什么……”

    无支祁随手一握,水流变化,化作了一面镜子,老子曾经以水流变化来比喻天机的变化,作为一方水君的无支祁当然是懂得卜算这东西的,所谓‘辨江淮之浅深,原隰之远近’。

    意思是他很懂得这水系的深浅变化之处。

    作为上古头铁天团里面唯一一个点了卜算技能点的。

    再加上和卫渊的联系。

    无支祁轻而易举地在水波里显化出了卫渊的模样。

    看到了卫渊,在宽敞明亮的候机厅里,安安静静地翻看着书卷,神色平和而闲适,再看了看地理位置,无支祁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危险的弧度,那边面貌姣好的服务人员询问:

    “前往北印度的航班,先生您是一个人么?”

    “是的,我就一个人。”

    卫渊把古印度神系资料放下,微笑点头,礼貌客气。

    反正猴子是能从梦里直接附着的。

    还能省一张机票。

    这可是公费出行,四舍五入,直接把那猴子出马的游戏费用补足了。

    一张跨国航班头等舱机票,够给他买多少游戏了?

    四舍五入就是白嫖!

    还能剩下点儿。

    这年头陶匠家里也没有余粮啊,养猴子也得省着点。

    某卫·涂山渊心里头算盘打得噼里啪啦。

    然后起身上了航班。

    水鬼沉默。

    僵硬砖头,看到那边看上去很英俊潇洒的青年嘴角勾起,看到那一双瞳孔化作了金色,原本显化的,乱糟糟的白发似乎受到气机牵引晃动,青年吐出一口气,右手五指松开,从前面插入发根直接将额前乱糟糟的碎发撸起来。

    露出白皙额头,一下从懒散变得锐气,只有几缕碎发白毛露出来。

    嘴角笑起,露出锋利虎牙,瞳孔金芒流转,脸上满是野性桀骜。

    好啊!

    放我鸽子?!

    当年共工都没放过我鸽子!

    你死了。

    打完持剑罗摩就弄死你.JPG。

    无支祁冷笑着往出走,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站定回眸道:“对了,那家伙说,这一次我来这儿,酒水管够。”

    “酒,有的有的!!”

    清瘦秀气的伏特加娘娘举起手。

    扛着数位板蹬蹬蹬跑到自己阁楼上。

    然后搬下来一箱子透明长颈瓶的透明液体,举了举,道:“有!”

    “嗯?怎么这个样子的?”

    无支祁疑惑。

    伏特加娘娘讶异:“你看出来了?”

    少女不好意思道:“这个是我自己调制的特制品哦,用了涂山女娇娘娘那边给的灵材,效果很棒的,比原来的带劲儿!”作为涂山部驻博物馆特别行动人员之一,画师用自己精湛的画术换了好多灵材。

    然后统统酿造成了具备神性直接对神都有效果的好东西。

    秘·神代青丘·生命之水!

    “原来如此。”

    无支祁点头,直接收起来。

    少女画师眼睛亮晶晶的:“你,你是齐天大圣吗?要不然合个影?”

    “不是!”

    无支祁干脆回答。

    然后点头:“但是合影可以。”

    青年伸出手接过画师的手机,直接向上斜角四十五度,广角拍摄把自己和那少女画师都拍摄进去,为了把那个相较于祂来说是个小矮子的家伙也拍进去,无支祁直接后仰,然后直接比了个耶,点头,神灵白发金瞳,只是似乎因为煞气缘故,眼角有几缕赤色神纹,神秘而野性。

    祂随手将手机扔给少女画师,转身走出。

    崇吾山主站在淮水祸君之前,缓声道:“你……挣脱封印了?”

    无支祁冷笑:“区区封印,能奈我何?”

    崇吾山主沉默,也从刚刚的动作里猜测出什么,道:“……祸君,你现在无法动用神代淮水之力,实力又还能省下几分呢?”诸多山神们似乎打算做些什么,无支祁漠然前踏,气机瞬间冲击。

    雷声阵阵掠过天地百里之余。

    只是一次气机的交锋。

    双方根本没有动用权能以上力量。

    崇吾山主闷哼一声,后退。

    无支祁动作丝毫没停,懒洋洋地走过去,道:“水系?水系没了,再抢便是,不过只是一个兵器而已;况且,如果只有占据着山水才能有资格成为神,那就代表着,你们根本就没有资格占据祂们。”

    “不是吗?”

    “哈哈哈哈哈……一帮守着祖业,抱残守缺的废物!”

    无支祁放声嘲弄,直接化作一道遁光离去。

    气势磅礴,压迫力极强。

    诸多山神面色难看,却也无法胜过这神代的祸君。

    双方的第一次接触就隐隐充斥着极为浓郁的火药味道,只是无支祁的仇恨值被另外的家伙吸引得死死的,这才没有当场打一架,而自无支祁离去后,诸多山神水神心中更是气不过。

    博物馆里,水鬼感慨遗憾:“可惜了啊,可惜了。”

    他道:“我一见他,就觉得眼熟……”

    “这一定是个快乐水狂热爱好者,居然喝酒?”

    而那边伏特加娘娘得意洋洋。

    水鬼翻了个白眼:“你居然会把自己的酒送给他?”

    “那有什么?”

    伏特加娘娘震声道:“而且那可是白毛,白毛!”

    “而且……”

    她看着自己的手机,嘴角勾起一丝愉快的微笑:“第一手素材有了。”

    “呵呵,呵呵呵……”

    “齐天大圣的cp可是很多的,我有了齐天大圣的原典。”

    “今天就画齐天大圣和紫霞仙子的。”

    “哼哼,原典在手,我看还有谁能说得出话来?!”

    她得意洋洋地像是一只猫。

    水鬼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好兄弟,钱来山神和水神长乘全部都犯了严重的水猴子PTSD,毕竟只有交错的名字,没有取错的外号,当年能在神代留下‘祸君’这个称号的,还流传在典籍里面,这水猴子当年搞的事情,搞不好比西游记里齐天大圣阶段的孙悟空都来得桀骜不逊。

    他打开电视,打算给自己的好兄弟转移注意力,大声道:“啊呀。”

    “这个电视剧可真好看啊!”

    “这个新闻……额……”

    “卧槽这什么生猛新闻?!”

    水鬼本来也只是打算找到个转移注意力的东西,可是看了一眼,眼珠子差一点瞪出来,长乘疑惑得抬眸看去,那边电视上播放新闻,“这,这小姑娘被人贩子拐卖结果反倒把这个人贩子给卖了,顺便还找到了官方把卖了的钱全交了直接报警……”

    水鬼茫然,看着画面上那个双目含泪,仍旧无法掩盖其容貌的少女。

    以及画面里满脸懵逼的几个人贩子大妈。

    吃着火锅唱着歌,怎么手上就多了一串手铐子?

    仔细看看,这新闻里,似乎这少女直接连着整个人贩子买卖连都端了,连续在人贩子,人贩子一号,人贩子二号,卖家,卖家二号,某商人,某二次大本营之间反复横跳,时机把握地仿佛恰到好处。

    最后反手一巴掌直接掀桌子。

    直接举报。

    连交易记录都给保存下来,手段娴熟。

    自己不但因为主动坦白外加是最初受害者以及重大立功行为没有被追究卖人贩子这事儿可能存在的一些法律问题,反倒是得到了奖励,顺便拉了一波极大的社会好感度,这操作之强大,让水鬼的脑子懵逼了好一会儿。

    “卧槽,这这谁啊……”

    圆觉讶异,而后不知是否是错觉。

    僧人看着那少女一双眸子,不知为何,总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仿佛,仿佛曾经在那一座佛陀塑像上见过。

    ……

    身穿白色宫装的少女安静地坐在接待室里,和几位年轻工作人员微笑着聊天,气氛很是熟络,就只是在这短短时间里面,这些工作人员就觉得,自己仿佛和这少女已经认识了很久很久的时间,是很好的朋友,所谓一见如故就是这样了,感觉交流起来无比地轻松愉快。

    少女的一颦一笑,以及每一次的回应都仿佛能看穿自己在想什么似的。

    而且给出恰到好处的回馈。

    而在另一个房间。

    “这女孩子怎么回事?”

    “手段很厉害啊,只是说不清楚来源……”

    “而且……”

    在专门处理这件案件里面,也有着超凡修士,她迟疑了下,看着监控里安静坐着,姿容秀美的少女,不敢置信道:“她身上,虽然没有修为,但是有着古老的气息,很有可能,不是这个时代的人,而且,这气质不像是普通大家闺秀能养出来的。”

    旁边负责此事的修士组长,正是张浩。

    他皱了皱眉:“……非此时代之人?”

    “好了,你这件事情不要说出去。”

    可是他的队友还是担忧道:

    “在龙虎山的前辈下来之前,该怎么安置?不能这么放出去啊。”

    “不是这个时代,安置?”

    张浩沉默,下意识想到了一个地方,一条几乎全部由非此代之人聚集的老街。

    “我可能知道一个安置的地方。”

    他给龙虎山打了电话,详细说明了情况。

    得到了回答:“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老天师声音疲惫,似乎在一代代的冲击后直接摆烂:

    “这边儿还有一位重量级的,反正一个也是安置两个也是安置。”

    “都先安置到老街。”

    “那边也安全,不用担心古代修士们搞出什么事情。”

    张浩看了一眼双目柔和有神,噙着微笑的少女,点了点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