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8章 被放鸽子的无支祁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963
  第0598章 被放鸽子的无支祁

    毕竟妇好之墓里面的墓葬品冲击力实在是巨大。

    小道士们呆若木鸡。

    总说自家神话厉害厉害,你有本事让神话人物打一架啊你!

    不好意思,我们真打了。

    卫渊沉思之后,觉得还是不要带着的比较好,道:

    “那这些北印度神系所擅长的神话概念呢?总是有一两个吧?”

    “比如那个概念上特别强大的由伽创世,轮回之概念。”

    “他们神话里面的轮回由迦里面分为四个阶段,吉利多由迦、特雷多由迦、德伐波迪迦和迦利由迦,四由迦时间依次缩短,人的道德和生理状况也依次降低,直至最终创世。”

    老人沉默,然后尴尬回答:

    “你知道,卫渊,最初的古印度文明在一千年后就给灭了。”

    “经历了战斗,融合,他们变成了最底层的百姓,那些灭了他们的人创造了新的文明,然后过了一段时间,公元前6世纪中期,给波斯帝国的缔造者居鲁士大帝灭了。”

    “然后又过了一段时间,又给大流士大帝给入侵了,这两个时间太近了,其实是可以认为是一起的。”

    “然后公元前4世纪又被亚历山大大帝给端了。”

    “那是距今两千多年前的神代末期,是史诗神话的创造完善阶段。”

    卫渊沉默:“所以说,四个轮回由迦是因为……”

    老道士眼观鼻鼻观心:“从灭了古印度的文明算是第一由迦节点,之后经历过三次被覆灭占领,所以被分成了四个阶段。”

    卫渊:“由迦时间越来越短是……”

    老人咳嗽了下:“每次被入侵之后的间隔越来越短了,一千多年,千年,几百年,两百年。”

    卫渊嘴角抽搐:“人民的道德和生活质量降低。”

    老人沉默,反问道:“外来统治者对他们会有什么好的待遇吗?”

    “那四次由伽之后的创世是……”

    张若素道:“因为被摩擦完之后,出现了阿育王,创造孔雀王朝。”

    “不过在他之后,再没有统一了。”

    卫渊沉默,突然道:

    “所以说,四次轮回由迦的来源是因为他们在神话完善的神代之前被人前后摩擦了三次,一条线三个节点分成了四个文明阶段,每一个阶段越来越短,统治者对他们越来越不好,所以就在神话里说是道德降低?”

    “这一情况和说法的来源是公元前六世纪,也就是说神州的春秋时代,非要说的话,是始皇帝一统天下之前,而隔壁的这边,如果说被多次征服,后一代统治者奴役前一代,前一代再奴役更前一代的话。”

    “那么四个种姓……”

    “嗯,印度的四种姓是按肤色深浅来排的,我记得亚历山大大帝那帮子兄贵,挺白的是吧?和婆罗门似的,就居鲁士大帝那边儿的波斯人也挺白的,不过比不过亚历山大,就挺像刹帝利哈,哈哈……”

    老人沉默,咳嗽了下,尴尬道:“虽然说神话反应历史,但是,大家都是文明古国,卫渊你,你留点面子……特色,特色,古印度神系特色,这个,特色。”

    两人沉默。

    然后端起小米粥碰了下。

    异口同声道:“特色。”

    卫渊沉思,还是打算询问清楚到底有什么神话概念的可能性,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随口道:“那古印度神系留下来的壁画里面有没有类似的?就像是我们这里一样……”

    “我知道很多神代神系都会将自己的文化和神话刻录在壁画上。”

    老人摇头,道:“我看过,没卵用。”

    “古印度神系把男子的特殊器官叫做林伽。”

    “女子的叫做瑜尼。”

    “把合欢之事称呼为瑜伽。”

    “他们的寺庙里面刻画的壁画都特么是古瑜伽黄色小作文,有屁用?”

    “……你看过?”

    “咳咳,卫馆主你在说什么,贫道唯独年少之时曾经流落那边,那也是少年潇洒,仗剑降妖除魔,一心唯我天地大道,看得都是道门绝学,走的那是堂皇正道,涉猎天地各家各派的传承流派,怎么会看那般腌臜之物!”

    “画得怎么样?”

    “一般。”

    卫渊沉默。

    张若素沉默。

    僵硬抬起头,看到来自于涂山氏的青年盘腿坐着,手里拿着一根录音笔,身子晃啊晃,嘴角带着狐狸精似的愉悦微笑,仿佛后面的狐狸尾巴露出来在愉快地摇来摇去。

    当然,旁边小道士们早已经被顺手以幻术糊弄开来。

    青年把录音笔放在袖口里。

    “嗯,你说,我听着呢。”

    渊,年少为战俘,自幼被女娇以仆从的名义护住,在涂山氏长大。

    张若素嘴角抽了下,道:“……总之,我再想想看。”

    旋即叹道:“哪怕是童话故事里,也有现实的成分,神话里自然也彰显文明本身,四大古代神系里面,本身残留下来的壁画里,就代表着许多东西了,代表着各自的倾向。”

    小道士们的幻术被解除,也对这些古代神话很有兴趣。

    老道随口道:“比如说西方神系的壁画,就是神灵伟大降临人间之类的,要么就是世人有罪需要神灵来解答,大概这个路数;古埃及呢,就是神灵和人的和谐统一,法老就是地上之神,人民是神的仆从,尊重死亡,自然,相信尸体不腐烂就会重生,最后出现了木乃伊。”

    “而古印度神系,他们最厉害了。”

    “人必须听从神。”

    他道:“比如说,他们说释迦摩尼其实也是毗湿奴的化身。”

    “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老人似笑非笑:“释迦说众生平等。”

    “他们说,释迦摩尼是毗湿奴的化身,是魔相。”

    “说佛祖要人众生平等,是怂恿妖魔和恶人渺视吠陀,弃绝种姓制度。”

    “引导他们自我毁灭。”

    卫渊言简意赅:“奴性深种。”

    “没救了。”

    老人随口道:“总之那边乱糟糟的,毗湿奴什么的,持剑罗摩什么的,应该不会是你的对手,印度神话实在是太能吹嘘,以及曾经在神州这边不知道怎么起来的魔祖罗睺说。”

    “罗睺只是印度神话《摩诃婆罗达》里一介阿修罗,偷仙露喝被毗湿奴一轮子斩首了的渣滓,也不知怎么在神州有点名气。”

    “而毗湿奴三相神率领的所谓的神代大军,只在神州留下了九个字。”

    卫渊低语。

    而那时候的神代商朝,只是离开山海之后的部分。

    他越想越头疼,扶额叹气道:

    “麻了,神话历史一对比……神州的神代为什么是地狱难度?”

    老人翻了个白眼,道:“这件事情,老道士我在年轻时候游历的就懂了,比如说……”他看向旁边一个七八岁的小道士,道:“神州最古老的太阳是什么?”

    那小道士茫然:“金乌鸟啊,被大羿射死的。”

    “那要是有山神拦路呢?”

    另一小道士不假思索道:“搬山啊。”

    “有灭世洪灾呢?”

    “治他啊!”

    “那要是天裂了呢?”

    “补啊?!”

    一堆小道士用‘师叔祖你是不是喝酒喝多终于烧坏脑子了’的怜悯眼神看着老天师,而老道转头看向卫渊,一摊手,面无表情道:“懂了?”

    他摸了摸胡须,古怪道:

    “一个猜想,不一定对……”

    “可能对于我们的神来说,这儿也是地狱难度?”

    “比如说太阳神,我就没见过比神州还强横,也没有见过,比神州还卑微的了……”

    卫渊沉思。

    西方太阳神:我,强大,俊美,带来光明,十二主神,普照万物!

    古埃及太阳神:我是拉,我是最强之神,我是诸神之神,最高的威!

    古印度神系太阳神:支配运动与静止的一切!支配诸神!

    我支缚住天地,使其以永久稳固!

    古美洲神系太阳神:我!最后一个纪元——“四度变迁”的统治者!

    战神的位格!

    神州太阳神:啊啊啊!救命啊啊!妈妈,开盾,快开盾啊啊!有个巨人在拎着手杖追杀我呜呜呜呜……

    神州太阳神第二法:

    巨人夸父已死,愉快也。

    啊啊啊救命啊。

    呜呜呜呜有个男人出来报仇拿箭把九个哥哥都射死了啊!

    神州太阳神第三弹:

    呜呜呜,神州又双叒叕跑出一个家伙来,把兄弟们都烧烤了吃啊!

    另外,味道好香。

    仿佛一堆肌肉狗子围绕着一只流泪狗子图。

    然而实际上的战斗能力——

    印度神太阳神:被哈奴曼夹咯吱窝下面跑路,被海神拦路,给毗湿奴打小报告。

    西方太阳神:十二神之一,但是比较倒霉,经常被甩脸子,经常失恋,喜欢的女人宁愿变成树和向日葵都不愿意跟他好,所以擅长弹奏乐曲,因为失恋就唱歌,不以战斗见长,擅长的作战方式是优雅的射击。

    古埃及太阳神:伟大,雍容的父神,是最初最古的法老。

    神州:十日凌空我特么毁天灭地,哈哈哈哈哈我就是天帝之子!

    上下对比一下,画面极端惨烈。

    卫渊沉思。

    张若素沉思。

    “我说……”

    老道低语。

    “我们家神话是不是跑得有点偏?”

    卫渊嘴角抽了抽,道:“确实,但是我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你听说过思维逻辑吗?又叫做思想钢印。”

    “科幻概念,怎么了?”

    “嗯,是大概可以认为,面对一些问题时候会不假思索做出的认定,比如饿了吃饭,渴了喝水一样,几乎是烙印入血脉的本能,我好像才发现,我们这边的人身上都有这东西。”

    “哪怕是神州的孩子,和其他文明的都不一样。”

    “当提起太阳神的时候,我们会觉得太阳神可以被射杀而不是跪拜,提起山一样大的压力我们是会搬开而不是拜伏。”

    “天裂了不会认为是神罚而是要解决它。”

    “哪个神说我们生来有罪我们直接掀桌子干他。”

    “所谓的神灵洪水我们想着是把神封印掉而不是听天由命。”

    “而做出这一切的人……”

    卫渊嘴角抽了抽。

    仔细想想,之前怎么没注意到,炎黄,黎民,华夏。

    这被无数人挂在嘴上的话,放在当年来说,不就是……

    炎帝神农,黄帝轩辕,九黎蚩尤,夏禹文命。

    这帮上古老腊肉男团曾经叱咤风云,纵横神代的名号?

    他仿佛看到那帮神代老男人在当年沉思,觉得自己都快死球了,要不给自家的后裔留下点什么东西?最终大概是决定反正死都死了,啥东西也留不下来,就把意志之类留下来好了。

    然后就把头铁基因和桀骜叛逆直接啪叽一下按在了炎黄血脉DNA里面,直接把头铁和跪不下去的硬骨头传承下来,顺便神农表示把种菜也加进去,蚩尤表示得抢地盘,地方不够大。

    ‘哪怕是神,不服就干死他。’

    ‘干死他之后,抢他地盘种菜。’

    直接设置成炎黄出厂设置。

    刻入DNA。

    另外‘炎黄必须是最强的,神州必须全世界最牛逼’

    这个是姬轩辕自个儿偷偷摸摸想办法刻的。

    凑热闹吃瓜,卫渊怀疑是某些倒霉鬼的事迹流传下来的。

    比如不周山,不周山,还是不周山。

    顺便之后,夫子,始皇帝还不断在出厂设置里面加‘私货’。

    ‘自己家人要好好过,对人好点,顺便别人第二次不听你话你可以削他’

    ‘神州必须一统,丢一块都对不起祖宗’

    最后卫渊和老道士彼此聊了许久,终于是找到了一丢丢眉目,发现着眼点在于加护之类的权能上,老人叹道:“放心,在你出去的时候,我们会给你继续查找资料的。”

    “另外,你真不需要第二张票?”

    “不用了。”

    卫渊接过一张票,反正无支祁那家伙,到时候直接在梦里拉出来。

    用一张票就行。

    他喝完小米粥,起身,老人笑道:

    “多少是文明古国,至少遵循礼仪之邦的名号。”

    卫渊道:“是礼义之邦。”

    他离去后,小道士疑惑道:“是要去温温和和好好说话吗?”

    “啊?谁说的?”

    “不是说礼吗?”

    老人忍不住放声大笑:“谁说礼就是温温和和,忍气吞声的?”

    “礼只是一种待人接物的方式啊,自是有不同种类场合。”

    他抚摸着孩子的头,笑着道:“再说,如果这是礼的话?”

    老人敛眸微笑:

    “那么为什么神州最著名的礼器里。”

    “一个是钺,一个是戟呢?!”

    钺,戟!

    为常人所不能匹敌之武。

    祀与戎。

    斯为礼。

    ……

    老道士给的机票是随时兑现的那种。

    卫渊直接去了机场。

    在贵宾候机室里,直接开始干饭。

    博物馆里,卫渊昨天是睡得香了,可怜伏特加娘娘被气得直接爆肝,产量惊人,花了一堆水鬼各种姿势图,面容清瘦秀丽的少女穿着大一号的T恤,脚下踩着棉拖,怀里抱着数位板,一边揉眼睛一边往前面走。

    开门,一时不察撞入一个怀抱。

    “啧,又是你,水鬼,这股子味儿!”

    伏特加娘娘不爽地抬头,愣住。

    外面是一个穿着黑色棒球衫外套,身高一米八以上的青年,头发毛躁躁的,一双凌厉又有些乱的剑眉,脖子上挂着白色头戴式耳机,皱着眉头,一双瞳孔深处似是有金芒,道:“水鬼?”

    “那谁?”

    伏特加娘娘结结巴巴说不出话。

    桀骜青年大手直接按住清秀少女的头,俯下身看了看,然后面无表情把少女推开,抬起头扫了一眼,道:

    “陶匠呢?本君来了!”

    “你给我出来!”

    “不是要去印度打本吗?!”

    他视线凝固,皱眉。

    没有感觉到那个熟悉气息的存在。

    水鬼刚打着哈欠站起来,看到这桀骜青年,愣住。

    两人齐齐挑眉。

    “熟悉的气息……”

    ……

    此时此刻。

    候机厅。

    卫馆主举了举手:

    “你好,再给我来一份这个套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