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7章 古代神系和古代神系是不一样的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4020
  第0597章 古代神系和古代神系是不一样的

    卫渊等待着无支祁的回答。

    虽然说,因为烛九阴说漏了嘴,导致之前无支祁知道,跟随玄奘的人其实是唐代的卫渊,为此两人直接在梦中互殴了一顿,但是没关系,这一次卫渊很有信心!

    他查过神话了。

    确实是有人故意把齐天大圣和哈奴曼联系了一起。

    四舍五除二就是把无支祁和哈奴曼联系在了一起。

    但是哈奴曼简直就是持剑罗摩的一条狗子。

    怎么说呢,哈奴曼为了表达自己对罗摩,也就是三相神的尊重,遵循‘为了希望某人健康长寿就涂红色’这样的故事,把自己涂成了全部的红色去见罗摩。

    他被认为是最虔诚的教徒,会听从一切神灵的命令。

    他最经典的造型是破开自己的胸膛取出心脏证明对神的恭敬。

    祂被神赐予神通。

    而无支祁则是齐天大圣这一概念里面的桀骜不驯,代表着蔑视诸神。

    征服淮水而为神。

    哼哼,以无支祁的傲慢,绝对不允许这么个舔猴和自己有关系的。

    到时候自己就能看到无支祁亲自揍那两个家伙了。

    反正雨我无瓜。

    结果无支祁反手回了一句:“没空。”

    卫渊眯了眯眼睛。

    无支祁在淮水底部冷笑,嘴里叼着一根快乐水味道的棒棒糖,噼里啪啦打游戏,哼,还以为自己看不出他的意思?这就是在白嫖祂的力量,可笑可笑。

    卫渊直接转发了哈奴曼的神话过去。

    比如说,最经典的红色皮肤外加剖心下跪表达忠诚。

    无支祁只是随意瞥了一眼。

    看着那个猴子半跪在神前,然后双手撕开心脏的造型。

    脸上表情凝固。

    然后又出现一个个转发文件,比如什么的,哈奴曼会实现谁谁谁的愿望,因为罗摩同意过!比如什么哈奴曼虽然因为神的祝福和加护比太阳神稍强大,但是会恭恭敬敬地为自己的不敬而道歉,因为他是个对神虔诚并且相当认可四种姓的BOY,比如说……

    《我依着钢和泰博士的指引,在印度最古的记事诗《拉麻传》里寻得一个哈奴曼,大概可以算是齐天大圣的背影了》·胡博士

    《我总疑心这个神通广大的猴子不是国货,乃是一件从印度进口的。也许连无支祁的神话也是受了印度影响而仿造的》·胡博士二连杀并且触发暴击效果。

    无支祁额角贲起青筋。

    青筋一跳一跳。

    卫渊慢悠悠地发了一句语音:“这你都能忍?”

    “你要能忍,我服。”

    啪!

    无支祁手中的游戏机直接被按爆掉,脸上浮现出狞笑。

    忍NM!

    整条四渎之一,淮水水系的水电站同时察觉到流速暴涨。

    无支祁冷笑回道:“什么时候?”

    神代·直接征服一条文明水系的恐怖神灵再度苏醒。

    淮水祸君。

    或许很难表述,但是在古代文明时期,征服水系的含金量简直高得离谱,统称的四大神代,便是围绕着水系而形成的。

    需要昆仑和禹王围殴的存在,唯一被骄傲的共工认可的好友。

    数遍神州,明明是为正神,却独独被尊以君,称以祸的。

    唯此一尊。

    “有酒吗?”

    祂问。

    卫渊看了看水鬼库存的方向,嘴角浮现一丝微笑:

    “管够。”

    ……

    轻而易举把无支祁的血压拉高。

    卫渊觉得这应该是因为那些传闻的缘故。

    和自己的涂山身份背景,以及某些原因并没有关系。

    确信!

    而那些传闻,那就是扯,那哈奴曼和作为齐天大圣阶段孙悟空原型的无支祁比起来,不能说是一模一样,只能说是完全没关系,神州的骨血里面是不存在那样不纯并且腌臜的东西的。

    只能说,曾经有些家伙想要摧毁被塑造在神州子民身上的脊梁骨。

    而形象符号里面,已经充斥着强大,反抗,睥睨的无支祁。

    是重点关照对象。

    有些人着急着把什么东西都往出送,仿佛在这片土地上,不该诞生齐天大圣这样强大而英勇的英雄符号。

    可是。

    文脉是斩不断的。

    历史的风会把那帮小人如同落叶一般地吹拂而去。

    卫渊吐出一口气。

    眼眸微敛。

    这么长的时间,连共工都已经初步苏醒了。

    无支祁,你回复了多少呢?

    卫渊这一日,不知为何,在回到博物馆后,极为安心地睡了一晚。

    而第二天早上起来,他发现自己又得要去龙虎山。

    拉开窗帘,看着对面的花店,少女似乎还没有醒来,卫渊眸子微敛,心境突然安宁下来,突然明白了——昨天自己明明应该留在龙虎山,和老天师多询问目标,去等待白起身上事情的解决。

    而最终自己却选择了回到博物馆,回到老街的原因。

    他吐出一口气,精神焕发,洗漱之后,吃了造饭,给珏留好,然后提起自己的剑大步走出,踏空御风,直奔龙虎山上,等到他抵达龙虎山的时候,老天师正在就着咸菜吃小米粥,差一点给卫渊给呛死。

    而后他古怪地看着卫渊:“你是做什么去了?”

    “怎么这么神清气爽?”

    “对了,这是两张票,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走?”

    卫渊抽出一张,道:“一张就好了。”

    老人疑惑:“一张就好?”

    卫渊爽朗笑道:“那儿太脏了,珏踩上去都感觉有被冒犯。”

    张若素:“……”

    你为什么可以这么爽朗笑着说出这么狠的话?

    他嘴角抽了下:“卫馆主,同为文明古国,是不是应该有点尊重?”

    卫渊反问:“那你觉得那儿脏吗?”

    “脏。”

    老道士老实回答。

    沉默了下,表达自己的微弱反抗,道:“但是,这或许是人那边儿,对,那边儿国情如此,是特色。”

    卫渊点头微笑:“啊对对对。”

    “你说的都对。”

    对了,这家伙当年有一段孽缘在那里的。

    老道士:“……”

    卫渊自顾自坐下,端起旁边的小米粥给自己来了一碗,龙虎山的手艺其实也相当不错,主要是免费的,让美味加倍,不可不尝,老人无可奈何,给他让了让位置,道:“那你来这儿,又是什么?”

    “我想要知道,印度神系的力量层次。”

    卫渊夹了一筷萝卜干,神色认真:“我最近明白了神灵的力量上限,对于古印度体系我还不够了解,多少有些担心阴沟里翻车,毕竟这些家伙的神话描写,实在是太强了。”

    不说其他的诸神。

    三相神,梵天——宇宙意志的化身!

    破坏神湿婆——足以重启宇宙的庞大威力!

    以及毗湿奴——据传说祂创造了梵天,也就是说真正的创世神!

    其他的什么三女神,四大天王,吉祥天,什么八部天龙就不说了。

    名声和各自的神话都强大无匹。

    人的一年为天神的一日一夜。天神的四千年为一个“圆满时代”,天神的三千年为“三分时代”,天神的两千年为“二分时代”,天神的一千年为“斗争时代”。四个时代结束就是一劫,然后重新创世。

    有怒火之下足以焚尽宇宙的磅礴威力。

    有万事万物不过是醒来和睡着的高远灵魂。

    只要祝福便能够不死的权能。

    只要祝福加持,就足以毁灭万物的神兵。

    在见识了重的力量之后,卫渊对这些神话都具备了强大的戒备。

    张若素缓声道:“确实是如此,印度神话,不可小觑啊,从古籍里和传说里的东西来看,堪称无可匹敌,纵然是有着后人加工的部分,但是也着实是令人畏惧,而这些神话又太过于遥远,现在都有人在争斗。”

    “认为古印度神系比起炎黄神系更强大。”

    他摇了摇头道:

    “不过也没办法,说起来,老道士倒是听过个说法。”

    “说谁家厉害,就把这历史上添油加醋增加传说的作者拉出来打一架,谁赢了就谁家神话强,这也是个玩笑话了,这么长的历史,不知道多少人口口相传的传说,谁能把那么多人拉出来?”

    “不过我倒是可以说说看,这要从他们的古老神话开始。”

    “约莫公元前3000年前后,大概那时候,古印度神话出现文明。”

    卫渊颔首:“和炎黄一脉来到人间时间类似。”

    老天师点头:“是。”

    “而在之后一段时间,有雅利安人神系前来,最终耗费数百年,通过战争,交融,他们一边毁灭一边吞噬一边容纳,最终将原本的印度河流域神系强化扩张,越发地强悍霸道。”

    “最终化作了更为强大更为磅礴的恒河神系。”

    “而这个时期,是神代的巅峰期!”

    “也是三相神出现的力量根源。”

    “也是后世无数史书和传说流传,所诵唱的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

    “他们东征西讨,花费了数百年征服压制了最初的印度文明,而后抵达了前所未有的昌盛,无数的英雄和神灵,带着豪情万丈,唱着胜利的凯歌,在三相神的率领下,跨越昆仑山,自西北方,对神州发起了神代的战争。”

    “三女神在前,八部天龙在后,诸多天神唱诵高歌。”

    “毁灭之神湿婆手中握着毁灭一切的三叉戟,眉心的竖瞳仿佛要散发出毁灭宇宙万物,重启时间和一切的怒火,骑乘在他伟大的坐骑上;梵天的每一个头都在低声吟唱着世界的真理,代表着宇宙意志的奥妙,创生万物。”

    “而毗湿奴掌维护宇宙之权,他的苏醒和沉睡就代表着一次世界的轮回和重启。”

    “伟大的战神敲击战鼓,雪山女胜微笑着看待一切,三女神撰写者胜利的史诗,迦楼罗在火焰中飞翔,天帝因陀罗率领无数在神话中活跃着的伟大英雄们一并高歌,八部天龙抚掌微笑。”

    “甚至于,还有不存在于神话中的古神若隐若现。”

    卫渊凝眉。

    旁边有被吸引来的小道士们听得入神,曾经惹来诸多惊才绝艳的女子倾心的老道士,年少时除去了剑气卓绝,潇洒不羁外,自然也是能说会道的,从他口中说出的故事,栩栩如生,仿佛这一场比起所有印度神话都宏伟壮阔的神代大战即将打起!

    尤其他们的对手似乎是神州的神代。

    围过来的一堆小道士们忍不住催促道:“然后呢,然后呢?”

    连卫渊都对这些隐秘而感觉郑重。

    老人放下手中的茶,漠然回答:

    “高宗伐鬼方,三年克之。”

    “没了。”

    小道士们凝滞。

    从那汹涌,神秘,浩瀚的壮阔神话中,瞬间回到了冰冷的史书之中。

    历史和神话在这一瞬间交错了。

    神话的浪漫,被岁月那种沧桑茫然又浩大冰冷的意蕴冲散。

    异域英雄们的豪情和壮志,会被记录于祂们国度里面的史诗,那些爱恨情仇,无数所谓可歌可泣的故事。

    神州的史书。

    对于此事不过留下了九个文字而已。

    老人看向卫渊,平淡道:

    “二十年前,我们发现了神代商王武丁的妻子妇好墓。”

    “在墓葬中发现作为战利品的,雅利安人的骸骨,只有头颅,是被战斧斩首的,你应该明白在神代的商朝这代表什么,而头颅之中充满了异国神性。”

    “卫渊,要带两个去吗?”

    老人捧着茶杯,微笑询问:

    “或许,是三相神的故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