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6章 水君,有没有兴趣去隔壁打打假猴子?
作者:阎ZK      更新:2023-11-12 19:04      字数:3717
  第0596章 水君,有没有兴趣去隔壁打打假猴子?

    温暖的灯光下,卫渊安静看着眼前的少女。

    简单而直白的低语。

    在阁楼上偷听的‘伏特加娘娘’都忍不住心动,和卫渊过往的行为相比,就仿佛手持戈矛,高唱无衣的大秦锐士,低语着蒹葭,有一种具有反差感的冲击。

    而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天女眼眸微敛了下,道:

    “我懂啊。”

    她沉思,而后恍然大悟:

    “所以说,夸霖喜欢上你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啊。”

    “毕竟当初她濒死的时候,是你背着她在女丑之尸的范围里走了足足十天十夜,是她的英雄啊。”

    少女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卫渊话里的意思,反而因为刚刚提起了夸霖,很理所当然地联想到了这边,盘坐在地的卫渊忍不住笑起来,天女忍不住横了他一眼,道:“难道不是吗?”

    卫渊道:“我不是说她啊……”

    天女疑惑道:“那你是在说什么?”

    她认真思考。

    “你还救过谁么……”

    少女思绪突而微怔,脑海中浮现出了过去的记忆,浮现出在秦末时候,骑乘战马将那些贼匪解决的武将,浮现出这一世登上了鬼域之后,对着自己微笑着的卧虎,思绪凝滞。

    他救过我。

    英雄总是及时出现,拯救他人的。

    刚刚自己说过,他才是英雄。

    所以他那句话的意思是,是指得……

    她看着眼前越发气质英朗的男子,仿佛听到卫渊在含笑低语。

    人总是会爱上拯救自己的英雄的。

    我也救过你,所以你会不会……

    理所当然得出的结论,很简单的三段式逻辑进阶,少女的眼睛瞪大,声音一下变得结结巴巴,白皙面庞一点一点变得通红通红,不敢置信地看着突然间说出这样,这样孟浪之言的卫渊,结结巴巴道:

    “你,你……”

    “嗯?我怎么了?”

    卫渊茫然,“我刚刚的话有说错什么了么?”

    被夫子教导,‘至少,至少你得给我反思一次再去做!’的弟子,被冠以南山之竹名号的御者陷入反思,回忆,并且分析自己刚刚本能说出来的话。

    嗯,珏救过我。

    我说那句话,人一定会爱上拯救自己的英雄的。

    等等!

    卫渊眼瞳瞪大,这句话,这这这……

    这不就是代表着,直接说我爱你吗?

    卧槽你听我……

    他猛地抬头,看到少女面容通红,呼吸急促,一双如同清风的眸子距离自己就不过一掌距离——你曾见过风,曾跨过雪,行过十万里西域,八百里流沙,可你可曾经见到过昆仑的长风?可曾见到过大日落下,流转万里的赤色晚霞,映照入江河流入红尘的模样?

    那双眸子流光婉转,安静倒映着前面的卫渊。

    卫渊的面庞也涨得通红。

    夫子的教导其实很传统。

    诗三百篇,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无声的气氛逐渐变得温软,阁楼上的画师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脊背靠着木质的老墙板,以防止自己下意识叫喊出来,但是她心里已经在狂喊了,赶快上啊,上啊!

    你特么给老娘上啊,懦夫!

    我要画一百零八张同人图啊!

    连她都觉得心脏怦怦怦直跳了啊。

    就在这气氛好得不行的时候,突然大门被一脚踹开,外面的冷空气,夹杂着雪花,酒气就这么一齐地翻卷了进来,水鬼和钱来山神勾肩搭背地往里走,一个手里提着玻璃快乐水瓶,一个手里提着碧色的经典款啤酒。

    大声狂笑着:“好好好!”

    “好酒!”

    “人间实在是好地方啊!”

    “哈哈哈,喜欢的话,我下次带着你去撸串,我告诉你,啤酒快乐水,只有和撸串搭配起来才行,而且必须是在大夏天,人多得不行的时候,外面围着一口大锅子,听着天南海北的故事和话,那才有劲儿!”

    “在家里吃的,没有灵魂!”

    “哈哈哈哈,你也是个噬魂怪啊!”

    “好兄弟!”

    “好兄弟!”

    “大哥!”

    “二弟!”

    钱来山神大笑着喝酒,然后戛然而止。

    两个大混子一个迈出左脚,一个迈出右脚,却都顿住在空中。

    面容呆滞看着前面的画面,死寂无声。

    水鬼右手颤抖,快乐水都洒出来。

    钱来山神嘴角抽搐,喝进去的啤酒往出冒。

    他们看到在这博物馆中,相互对视,面容都涨得通红的年轻人。

    那边两人直接拉远距离。

    死寂,一片死寂。

    对视一眼。

    沉默。

    水鬼瞬间反应过来,挣脱钱来山神的勾肩搭背,踏步,转身。

    开门一脚,大力抽射。

    钱来山神被一脚踹出去。

    外貌英俊洒脱但是其实是屑中之屑的水鬼直接把山神处理之后。

    嘴角抽了抽。

    “不好意思,走错了。”

    他把自己叉了出去,抱头鼠窜。

    席卷而来的冷空气,反倒是让加速跳动的心脏缓和了些,明明刚刚还感觉到天地苍茫如冰原,万物寂寥萧瑟的卫渊,反倒觉得稍微有些热,吐出一口浊气,少女也眼眸微敛。

    “啊啊啊啊啊!!!”

    唯独阁楼里面的‘伏特加娘娘’咬牙切齿,手里的画笔啵啵啵地戳在数位板上,泪流满面:“呜呜呜呜……该死的水鬼,我要戳死你,我要戳死你,戳死你啊,你的脑子里面都是水吗?!”

    “可恶啊,岂可修!”

    她从旁边提出一瓶生命之水。

    单手开瓶盖。

    仰脖吨吨吨吨吨地都吞了下去。

    面容瘦弱清秀如同清风拂柳的少女面容醉意通红,抬起袖口,用沾满各色颜料的袖口擦过嘴边的酒渍,一双眼睛仿佛散发红光,打了个酒嗝儿。

    一边泪流满面一边咬牙切齿:

    “呜呜呜臭水鬼烂水鬼,我要画你的同人图!”

    “我要把你雌坠成只知道交配的混蛋呜呜呜……”

    “你还我的氛围感!”

    “你还我!”

    ……

    “那,饭菜也放下了,渊你记得吃。”

    少女抬手整理了下鬓角,脸上残留些许红晕。

    月下观花,灯下美人。

    “我,我先走了。”

    珏的理智机构开始催促她快速离去。

    卫渊吐出一口气,突然开口,道:“等一下。”

    吓!

    少女吓得后缩半步。

    卫渊看着她,眸子敛了敛,轻声道:“我这段时间,应该会有点忙,去处理一些简单的事情,嗯,不会太长的,在这之后,要不要一起出去玩?我们可以去看雪,或者说散散心……就当做忙里偷闲。”

    少女松了口气,手掌轻轻按着胸口,微笑道:“是该散心了。”

    “我们大家一起吗?好啊,我去提前看一下攻略。”

    “不。”

    卫渊摇了摇头,眼眸注视着她。

    “只有我和你。”

    “我们两个人。”

    一阵沉默。

    少女轻声回答:

    “嗯,好,好啊。”

    ……

    珏神色平静,走过街道,无视了因为担忧紧张在大雪地里抱作一团瑟瑟发抖的钱来山神和水鬼,姿态飘逸优雅,仿佛昆仑之巅的长风一般掠过老街,姿态清冷。

    嗯,就是毛茸茸睡衣有点违和。

    少女飘逸的姿态后面,有着毛茸茸姿态的睡衣帽子晃啊晃。

    开门,关门,反锁。

    蹬蹬蹬上楼。

    把二楼阁楼关上。

    三层窗帘拉上。

    优雅,安宁,温柔的天女沉默。

    一秒钟。

    两秒钟。

    第三秒钟的时候,少女一下踢开了自己脚下的暖鞋,露出白皙如玉的脚趾,然后一个助跑,穿着毛茸茸睡衣的少女一下跳在床铺上,抱着被子,床垫很有弹性地动了动,把门窗全部关严实的少女猛地用力,床铺上的被子哗啦一下被抖开,被抛起来。

    然后以一种全部展开的姿态从上面飘下来。

    领域,展开!

    少女神色庄严。

    然后像是仓鼠一样把自己直接用被子包裹起来。

    被子的四个角全部被嗖一下收起来。

    然后在床铺上滚啊滚,滚啊滚。

    啊啊啊啊啊!

    是约会!

    约会!

    没有人看到,没有知道。

    所以可以。

    ……

    卫渊目送神色从容平静,仿佛天神一般威严雅致的少女远去。

    眸子敛了敛。

    大和尚和兵魂听到动静出来,愕然看了看那边在雪地里瑟瑟发抖的两个大混子,看向卫渊,后者神色平静,道:“无妨,正常的事情,对了,圆觉,我这几天会出去一趟,博物馆交给你了。”

    大和尚道:“无妨,卫馆主,可需要帮忙?”

    卫渊摇了摇头,看向那一柄流传下来的九环锡杖,道:“没什么。”

    “我自可以处理。”

    “你记得……多和这锡杖共鸣吧。”

    “或许,你还能够从这锡杖上,得到更多的东西。”

    比如……玄奘的意志。

    如果在玄奘手中,这锡杖必然是可以进化成为人族神器的。

    圆觉郑重颔首,卫渊点头,迈步走向自己的住处,大和尚和兵魂看着卫馆主的背影,感慨道:“卫馆主脚步沉静轻松,看来对于之后那件事情,已然是成竹在胸。”

    兵魂感慨颔首:“是啊。”

    “馆主修为越发精进,与诸多强敌战斗。”

    “我等也要跟上啊!”

    “是极,是极!”

    被兵魂和圆觉看得越发高而沉静,是人族战线第一线奋战的战神冕下回到了静室,关门,关窗,拉窗帘,上符咒,一气呵成。

    而后,右手握拳狠狠的一比。

    “好耶!”

    “成功了!”

    “说出来了!”

    卫渊,大胜利!

    心情愉快的卫渊思考着外出出差打架的事情,想了想,除去自己提升实力,还可以拉外援嘛,比如说,齐天大圣的起源是无支祁,但是却又有几个读书人非要往外面送,说是来自于北印度神系的阿努曼。

    其实只要了解下神话,就能发现他们两个除了都算猴子以外。

    那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芜湖,那猴子肯定忍不了。

    卫渊取出手机,如同当时的张若素一般,自然而然地打出去:

    “水君,最近憋着打游戏是不是挺累的,心情不咋好?”

    “如果心情不好的话。”

    “嗯,要不要去北印度出个差散散心?”

    他打完这一行字,顺手就要发出去,本来都要按下发送键了,动作顿了顿,沉思,把这些文字全部删除掉,重新写下:

    “水君,高掉落率英雄级副本限时开启!”

    “真假美猴王1V1,来不来?!”

    点击,发送!